>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六十二节 粮草先行

《临高启明》 第四百六十二节 粮草先行

    陈识新带着张毓出了大门,往旁边走过去却有一道不起眼的小门,门前有两个假髡看守。

    只见他向守卫说了几句话,假髡点了点头,又将张毓身上搜了一遍,这才放他们进去。

    开门进去只见里面另有天地原来这翼楼后面还有一大片空场,又有一栋楼房。不过守卫并不容他们多看,直接将他们带到了了一间屋子里。屋子门口,又有警卫,更是公然腰间挂着转轮连珠铳了。

    这种转轮连珠铳张毓在澳洲杂志上看到过,知道这是可以连发的军国利器,如今在这么近的距离上看到,虽然插在枪套里只能看到握把,亦算小小的得偿所愿了。

    不过,澳洲人如此关防严密,到底想做什么呢,张毓心中暗暗生疑。

    警卫将门打开,只见屋子里正中放着一张大桌,桌子上堆满了纸张文卷。靠墙全是四四方方柜子和书架,一样堆满了各种卷宗册页。

    桌子后面,一张藤椅中端坐得,正是一位“首长”。

    陈识新也就罢了,张毓虽说第一次见,但是从衣着气质上就知道眼前这位是如假包换的“真髡”。

    这真髡体格壮实,堪称膀大腰圆。脑袋上头发犹如和尚一般的短,真真是“髡贼”。他穿着短打扮,衣服全是棉布质地的,软塌塌,皱巴巴,颜色是褪了色的靛青。看上去实在不够威风。不过身上的气势倒是绝对的有权有势者才会散发出来得。

    只见这壮汉抬起眼睛,朝着这里望了过来。

    “这位是洪首长。”陈识新介绍道,“这位是――”

    没容他说完,张毓已经腿脚一软,已经扑通跪了下来,磕了个头“小民,小民……张毓,见过老爷……不,首长……”

    洪璜楠点了点头“起来说话吧。”

    “是,是,多谢首长恩典。” 张毓颤抖着身子爬了起来,垂手而立。

    “小陈啊,这就是你说得同窗好友了吧。到底有什么事,你就让他说吧。我的时间很宝贵的。”洪璜楠开口道。

    洪璜楠来广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原本大世界招商的事情和他不相干,大世界项目组原本就有张易坤在负责,而且确定了“广州新城”计划之后,原来在香港的元老们基本都涌到了大世界,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除却大世界的未来的总经理,连在香港的商务代表洪水尹也来插了一脚,准备在大世界搞个大型批发市场。

    至于洪璜楠元老作为联勤总部的主任,在香港岛上这几年堪称充实先是为发动机行动提供后勤保障,成千上万的物资从港岛上转运,虽说后来又来了几位搞物流的元老,然而排船期和配货还是把洪元老的脑细胞消耗了一半。结果却不尽如人意诸如高雄收到了去济州岛的棉衣,济州岛却收到了诸葛行军散之类的事情时有发生。

    转运工作告一段落之后,他就开始着手实施“香港岛联勤中心”计划,在港岛上主持修建库房,挖掘洞窟,修水坝,建码头。还在岛上建立了联勤食品厂,直接利用在珠三角收购食材加工耐储的军需食品。

    除了这些正事之外,洪主任还不时的返回临高和来往与“元老院各管辖地”之间,去经办他的一个私人项目82号特供商店――当然这个项目理论上是属于元老院的,归办公厅领导――从头至尾都是他一个人在奔走。

    好不容易将82号项目建立起来了,备货也进入了正轨,军务总管庭又下达了“广东攻略整备”的命令。

    这下他可要抓狂了,过去伏波军的行动目标都很小经常是一个小岛,一座城,一小片地域。珠江突入战役虽说规模很大,却基本上是依靠舰队船只沿江河行动,仅仅使用随舰队行动的补给船和少量现地调达就可以满足军队的需要;陆上的最大规模军事行动“夏季觉醒”也只是海南一岛,海南岛地广人稀,不管是敌人还是潜在敌人的规模都很小,战斗力更是不值一提。因而伏波军每次投入的兵力,补给规模――何况他们有沿海航运的便利条件。所以组织补给并不吃力。

    现在伏波军要占领的是整个广东,从发来的标注“绝密”的广东攻略计划上看,伏波军的军事行动遍及全省。动员的海陆军将会超过二万人――几乎是伏波军的全部家底,计划中还有组建“占一县即建一连”的广东国民军计划。按照明代的行政区划,全广东有77县8散州,也就是说仅新建国民军就有85个连――这些新建的连队从头到脚的装备都要从临高运来。

    野战部队、治安军、国民军,还有即将要接收全省政权的“东进干部”,这些人的衣食住行,全得靠联勤总部来筹措发给。

    和发动机行动不一样,发动机行动的补给尽管规模宏大,补给品种复杂,但是补给地点就那么几个,部队不需要大规模的机动,联勤干得主要是配货和转运工作,补给终点距离兵站很近。而广东攻略行动,补给线要跟着部队前进,还要开设兵站线路。其中的协调复杂程度远胜以往。

    他在临高和索普以及企划院的元老一起开了几天会,商量如何进行这次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后勤活动。最终定下的方案是“就地调达”。也就是说,除了武器弹药和被装之外,吃喝烧柴全部从广东就地征发。

    因此广东攻略的发起时间最终定在秋末冬初,正是秋收结束,颗粒归仓的时候,这个时候发起攻击,公私仓库都很丰裕,不论是征调还是购买,都很容易获得足够的粮食物资。天气凉爽宜于行军和作战,疫病也少。

    虽说是现地调达,但粮食方面的准备工作依然不少,本地的大宗存粮多是以干谷的形式存在的,野战部队不可能先舂米再煮饭。为了保证伏波军惯有的行动速度,必须保证足够的野战食品。

    这些野战食品不但种类多,需要的量也很大。他和索普商量之后决定扩大香港岛上的联勤食品厂的产量。不过港岛上的淡水资源有限,对食品厂的生产有很大的限制作用。为此,他们商定在大世界搞一个食品生产厂,产品就储存在大世界,一旦行动开始便可就地补给。

    连带着这个方案,他又开始鼓吹敌区预置兵站马车行的计划。不过依然遭到了否决。方案本身争议极大,再者军务总管庭已经规定了制定作战计划的几个原则,其中之一便是尽量利用水运进行机动和补给。

    洪璜楠到了广州之后,除了监督实施食品采购计划之外,便是每天都通过广州站的情报系统搜集本地和周边的粮食情况,特别是对目前还未收割的水稻产量进行预估,以便大致推测各县的实际产量。同时,他还筹备在大世界设立一家食品厂,专门生产军用口粮。

    在工作之余,洪璜楠不时在便衣警卫的保护下大世界周边散散步――眺望下不远处另一个时空的“家乡”。自从D日之后,他还是第一次距离“家乡”这么近。

    虽然对这“家乡”颇有亲近感,他也没敢靠得太近,这里毕竟是敌占区,他的广东话说得再好,到底也不像大明人士。万一给哪个不知死活的土匪强盗绑了去这乐子就大了。闹临高事件之后,对元老的安保工作都升级了。

    在一次散步中他结识了陈识新。这孩子在艺术上的钻研精神让他有了好感――好歹他也是艺术类院校毕业的。虽然后来改了行,但是专业都还没撂下。从简单的指点到系统的教授,一来二去渐渐的便成了没确立关系的师徒。洪璜楠觉得他在艺术方面是个可造之才,不过眼下他对这孩子没什么想法――要做得事情太多了。

    没想到今天他居然会跑来求自己办事。洪璜楠有些好奇,便答应见一见他的好友。

    “小民张毓,”张毓见他神情还算平和,没有官老爷的威风,也不见两边有三班衙役,稍稍定心,话也流畅了许多,“家中是开核桃酥店的……”

    接着他就说起自家是如何的百年老店,但是听说大世界也要开茶食店,不知道这茶食店是不是“首长”们开得――因为首长们做得东西总是又好又便宜,所以一直很担心……

    洪璜楠微微点头,对这孩子大有好感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能想到为家中分忧了,也算不容易了。他想了想,商业部的确准备在大世界里开设若干“澳洲风味”的饮食店,卖得无非是冷饮、点心、快餐乃至“澳洲菜”,至于茶食店倒是没听说,不过莫笑安也和他说过,准备在大世界开个点心房,计划制作销售西式烘培食品和日式米粉果子之类的东西。

    “卖本地茶食的店倒是没有,”洪璜楠说,“不过有卖澳洲茶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