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六十三节 专供大世界的核桃酥

《临高启明》 第四百六十三节 专供大世界的核桃酥

    张毓也不知道这消息算是喜还是忧,怔怔的发愣。洪璜楠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家的核桃酥好吃吗?”

    陈识新插话道“首长,他们那店虽小,却是地地道道的百年老店,核桃酥号称番禹一绝……多少茶居都用他们店里的货呢。”

    “番禹一绝”当然是吹牛,不过陈识新从首长的问话中闻到了对张毓家有好处的味道,所以才赶紧来一番介绍。

    张毓也跟着点头“我家的核桃酥,吃了的都说好。”说这话的时候他有点脸红。因为搀入陈核桃的事情,有的老客已经有烦言了,

    洪璜楠点点头“这样啊,识新,你明日给我买几块来尝尝。”

    张毓赶紧道“我身边就带着呢。首长您不嫌弃的话就尝尝看。”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个油渍斑斑的纸包来――这是早晨娘给他当点心带的。

    洪璜楠打开纸包,核桃酥已经碎成几块了。油纸下面积了一层细碎的颗粒。起酥做得不错。作为广州城里经常给杂志报纸的美食栏目写稿的作者,他对食物有着天然的敏锐感受。

    他拈起一块来,先放在鼻端嗅了嗅,问道“这是昨天烤得吧。”

    张毓赶紧道“是。昨天卖剩下的,小的带在身上当点心吃得。”

    洪璜楠把核桃酥放在舌尖上,闭起眼睛慢慢的咀嚼着,他咕哝的第一句话是“太甜了。”

    甜,非常之甜。中国的传统点心往往是重油重糖,但是21世纪的甜度和17世纪相比还是淡了不少――这核桃酥的甜度堪比中东的糕点。

    “这起酥的猪油不是陈得。”洪璜楠微皱眉,“是新猪油吧。”

    “这个,小人不知道……”

    做传统点心起酥用得猪油,讲究得是陈年的。据说是愈陈愈好。做出来得起酥点心不但香酥,而且久经耐存。可以放上半年不坏。

    忽然洪璜楠的眼睛睁开了“核桃是陈得!”他继续咀嚼了几下,“新旧各一半,用新核桃的香气掩盖,脑筋动得不错。可惜内皮没挑干净,残留有些许苦味。再者核桃多油,隔年的旧货会变味,就算把苦皮都挑干净,这股隐隐约约的哈喇味也是去不掉的。”

    张毓的脸顿时涨得通红,说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这核桃算是他家铺子的最大秘密。为了掩饰陈核桃的味道,他爹娘动了许多脑筋。不过还是瞒不过某些精于品尝的老食客的。

    “实在是小的家里本小利微,核桃如今价格太高了,市面上的生意有不好做……”他勉强辩解道。其实他家的货色有一部分是用好料的,那就是大户人家的订货,主顾虽然挑剔,但是价钱大,量又小,所以东西绝不含糊。

    洪璜楠却不在意他的辩解。虽然眼前的少年和他家的小核桃酥店不值一提,不过他却对此有了兴趣。元老院经常提到要“改造社会”,他也很有兴趣在商业上一展雄风――如今倒是有一个天然的试验品兼白手套送上门来。

    他把核桃酥吞了下去,拿起茶漱了漱口。慢吞吞道“东西做得还成。有真手艺。”

    “是,是,多谢首长夸奖。”张毓不知道怎么的,心情特别紧张。

    “你家就会做这个?”

    “是,哦,不是,”张毓结结巴巴的说道,“一般的茶食,小店都能做,只是核桃酥口碑最好,大家也都认准了这个买……”

    “这样罢,和你爹娘去说,咱们大世界里也要开个茶食店,店里的核桃酥呢就归你们家供货。若是卖得好,今后还可以再做其他的品种,”洪璜楠慢悠悠的说道,“东西么,也不用太好,就按照今天这个水平就差不多了。要控制价格……”

    张毓的嘴巴张得老大,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是陈识新机灵,赶紧推了他一把“还不谢谢首长!”

    只听得噗通一声,张毓已经跪倒在地,咚咚咚的连给洪璜楠磕了三个响头。这广州内外,谁不知道只要搭上了澳洲人的买卖便是飞黄腾达。至不济也是全家衣食无忧。自家的核桃酥这回算是发达了!真是祖宗有灵啊!

    他激动的话也说不出来,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话来“多谢首长恩典!小的小的小的……今生今世无以回报,来生定当结草衔环……”

    这一刻他满怀对这位洪首长的感激,不知道用什么言辞来表达才好,一时竟想到就算洪首长要他穿着女人的衣服去伺候他也愿意……

    “这来生的事情就别提了。你们好好做就是了。”洪璜楠摆了摆手,说着关照一直站在旁边的假髡,“这事你关心一下。晚上提醒我出个函给老张,把事给落实了。”

    “是,首长。”

    “你们去吧。”

    张毓又磕了个头,这才晕乎乎的随着假髡走了出去。等到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外面招商的地方。

    填过专门的供应商资料表之后,假髡给了他一份“供货协议”,叫他回去带给店主画押拿回来之后便可“等候订货通知”了。

    出得大门,却见吴佲和黄禀坤正在焦急的等待,见他们出来,吴佲赶紧迎了上来,连声问“怎么样?”

    张毓依然有些晕乎乎的,脸色发白,手脚冰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吴佲正奇怪,陈识新却笑道“张贤弟这次造化大了!”

    当下将他们见洪璜楠的事情说了一番“如今张贤弟家搭上了澳洲人的生意,兴旺发达指日可待呀。”

    吴佲也连说“小张这回是走运了”之类的话。黄禀坤暗暗苦笑真是什么都不如银子铜钱好使,昨天还视髡贼为虎,这会简直比亲爹还亲了。

    “走,咱们赶紧回去,让你爹娘也高兴高兴。”陈识新简直比自己的事情都开心,“这可不比招商进去的店家,你家可是首长亲自选中的,这位分不比寻常呀!赶明让洪首长说说,也送货到紫明楼去卖……”

    “紫明楼卖得都是澳洲点心,要你的核桃酥有什么用?”吴佲笑道,“人心不足蛇吞象,我看张贤弟还是先把大世界的买卖做好,以后大有前途啊。”

    张毓连连点头,他活到现在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幸福过,满怀憧憬。原本已经觉得无聊甚至有些暗淡的人生道路,忽然又变得光芒四射起来。连原本偷偷想过多次自己有朝一日考中秀才的画面都觉得有些无色了。

    张毓就带着这样晕乎乎的感受回到了家――连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模模糊糊的只记得是陈识新等人送他回来的。

    到得家里,娘看他面色白得吓人,吓了一跳,以为得了什么怔仲之症。却被陈识新和吴佲道贺,夸他“能干”,有“贵人襄助”。

    “婶子,您可是有福了,这回你们家可就真要时来运转了。”吴佲笑嘻嘻道,“想不到张贤弟竟有如此之能啊。”

    闹了半天,才知道今天居然搭上了澳洲人的线,这下张家夫妻都是喜笑颜开。澳洲人那可是出了名的点石成金,能和他们做买卖,且不说是否发财,总之绝吃不了亏。而且自家这“大世界核桃酥专供”的牌子一挂出去,能沾得光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张家夫妻原本为小店的经营已经是伤透了脑筋,只是勉强维持着局面。现在听说有这样的转机,岂能不高兴,特别是看到了张毓拿回来的那张“回执”,知道此事千真万确,顿时连手都发抖了。除了连声说好之外,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了。

    当下拿出许多茶食来招待众人,黄禀坤原以为只不过是核桃酥,没想到花式还不少――都是大户人家零星定做得。

    吴佲开玩笑道“张老爹!我看这洪首长大约是很看得上你家儿子。”

    张毓他爹颤抖着手道“真是这样也是他的造化,能伺候澳洲人,也算他有福了……”

    黄禀坤暗骂这简直是恬不知耻!

    陈识新赶紧说没这回事,洪首长并无这种嗜好,全是吃了核桃酥觉得好才愿意给他们这个机会的。

    “……这等事情竟不用多想,还是好好在货色上巴结才是。”陈识新说。张毓得了这个彩头,他也暗暗高兴,怎么说这是自己牵线搭桥的功劳。洪首长能给他这份好生意,大约也有看自己的面子,想到这里不觉有些飘飘然。

    “这次也多亏是识新帮忙。”吴佲拍着他的肩膀,“多亏他认识澳洲人能说上话,不然哪里有这样的机缘!”

    张家夫妻不由得千恩万谢,连带着根本没做什么事情的黄禀坤也得了许多感激的话语。特别是吴佲说了这位黄公子是临高来得,是髡学大家之后,张家夫妻更是流露出敬畏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拼命巴结起他来,要他在“澳洲首长”面前多多美言。

    黄禀坤哭笑不得,怎么到了广州之后人人都把他当作澳洲人的化身?但是此时此刻也不便扫了他们的兴,便含糊其词的应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