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六十九节 向导

《临高启明》 第四百六十九节 向导

    听到妻子温言安慰,林铭稍觉欣慰。然而这事不能让她知道――老婆虽然也称得上干练能干,到底只是一介妇人。知道了真相除了和自己一样担忧之外又能有什么锦囊妙计?再者她还不比侍妾们――她亦是锦衣卫世家出身,知道此事恐怕愈加忧惧。

    他只好强作欢笑“没什么,我只是出去久了,着实有些劳累,又没能将芊芊找回来,有些愧疚……我也想明白了,此事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相公这般想便好。”林夫人心思缜密,见他嘴上虽说“看开了”,眉宇间的愁色未减,知道这番劝并不在点子上,心中暗暗狐疑。但是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再引起话头来,这时候却听林铭忽然开口问道

    “娘子,你看这世道怎么样?”

    林家娘子何等聪慧之人,一听这话头就不好,小声道“夫君你说这个做什么?!当心被人听了去……”

    “这是内宅,除了她还有谁会听得去?”林铭苦笑着看了看在睡得正香的碧波――这女孩子真是无忧无虑。

    “她听去了也不要紧。”林娘子说,“只是这话由可没意思,不是咱们这等人家该嚼舌头的。”

    “你且说说看吧。”

    “世道不好。”林娘子说,“听我娘家人来信说,北面是哀鸿遍野,满地乱寇。也就是我们这里和江南还是太平景象。”

    “你觉得这世道还能好起来吗?”

    “不知道嗳。”林家娘子叹了口气,“好歹广东还是块太平福地,咱们还是得饮茶时且饮茶。莫论国事――说多了反而烦心呢。”

    林铭从老婆的言辞中听得出她对世道抱着悲观的看法。他忽然决定试探下她对澳洲人的看法

    “娘子,广东怕也是不一块太平福地!”他故意叹了口气。

    “怎么说?”林家娘子顿时警觉起来。

    “娘子,你还记得三年前,冲入珠江直逼广州城下的髡贼吗?”

    “怎么不记得。当时真是吓死人。到处戒严。炮队兵队不断的过,还弄了一群土匪样的义勇,髡贼没来先把地方闹个鸡飞狗跳……”

    闹髡嚣这事,在佛山镇的百姓留下的印象除了官府摊派粮饷,便是“协防”的潮州勇和疍户水勇勒索战费和伺机抢掠商民。至于髡贼面长面短一概都无印象。髡贼一路直奔广州,虽然兵锋一度逼近佛山,却并未过境。听闻最后是勒索了一笔赎城费--自然这种事情照例是轮不到林百户家的。

    “……可是后来髡贼走了,听闻地方上倒是清静了不少,据说髡贼杀了不少匪人呢。算是因祸得福。”

    “我这次出去,沿途见到了许多髡贼和髡船,其势力又在当日之上了。”林铭小声道。

    “你是说……”林家娘子到底是官宦家出身,听得出里面的话音,“不会吧。他们不是像弗朗机人一样,只是为了和大明做生意吗?今他们生意做得这么大,银子赚得像水淌一样。如今官府又不过问。为什么要和大明见仗,一打仗生意不就断了?”

    “难讲!”林铭摇头,“他们不像弗朗机人那么知足……”

    “万一打过来怎么办?你可是朝廷命官!”林夫人忧心忡忡,“虽说不会要你去上阵杀敌,万一髡贼要杀人立威……”

    “万一要战咱们躲起来就是。我到底也只是个小小的百户,难道他们还瞧得上我这颗人头?”

    “哎,也只有这法子了,大不了官不做就是。”林夫人道,“只要咱们一家人团团圆圆平平安安的就好。”说着她略带爱怜的看着碧波,“这几个孩子,个个都是可人儿,闹兵乱就白白糟蹋掉了……”

    林铭心中略定,娘子的态度他已经完全知晓了。只要她不是想做大明的忠臣就好。

    “那,咱们要不要在广州城里先置办下宅子?”林夫人悄声问道,“我倒不是怕髡贼打过来――听说他们过境你只要不去招惹,向来是秋毫无犯的――就怕莠民趁机作乱。这佛山镇又没个城墙……”

    “先不忙,且看看情形再说。”林铭道,“他们总不见得马上就打过来。”他看了看更香,“不早了,我们睡吧。”

    林百户的悠闲生活没过多少日子,这一天清早,他像往日一样来到自己熟悉的茶馆里,先喝上几口茶醒一醒神,再来几碟点心满足下空空的肚子,然后再上衙门里去点个卯,周而复始的一天才算正式开始。

    他的桌子,照例是茶馆里留着的。用不着吩咐,一落座,茶博士便端来茶具和渣斗――这些都是他个人专用的,寄存在茶馆里。林铭慢条斯理的拿起茶壶,先将茶具碗筷一一烫洗过。茶博士这才重新送来茶。

    林铭自己动手给自己斟满一盏茶,慢悠悠的喝了起来,刚喝了几口,他的眼睛顿时瞪了。

    茶馆对面的墙壁上,赫然是一个对外情报局的联络暗记!

    这么快!他暗想。林铭正式投降之后他的编制便转到了对外情报局。具体运用都由李炎来负责了。李炎和他谈过话,虽没有正式的下达任务,但是他知道一旦要动用自己,绝不是一般的事情以澳洲人现在的势力,在广州周边要打听什么事,根本用不着自己出马,有大把见钱眼开的人随时准备出卖主子。

    这下他饮茶的兴趣都没了,匆忙吃过早点,到所里应了个卯,便按照事先李炎和他约好的方式接头,在一条花艇上见到了他的“指导员”。

    “指导员”是什么官林铭完全没有概念。只见对方面庞微胖,穿着一身山东茧绸的直缀,一副不怎么得意的小商人的模样。

    “参见大人……”林铭一副诚惶诚恐的降人模样。以免给“上官”不好的印象,回去下了眼药就惨了――那真叫两头不是人了。

    “别客气了,林同志。”指导员摇了摇头,“咱们都是同志,不搞大明那套。”

    “是,是,卑职知道。”林铭低着头,“不知道上官召唤卑职,有什么吩咐。”

    “咳咳,”指导员大概有些不自在,“林同志,和你说不要这么官派了。好吧,我就直话直说了。”

    “是!请大人训示。”他继续毕恭毕敬。

    “你是佛山的土著,又是锦衣卫的百户,是穗西的老土地了。所以这次中心决定把任务交给你。”

    “是,承蒙中心看重,卑职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了,好了,”“指导员”脸上开始流汗了,他的确是个小商人出身,而且投髡已经好几年,对官场这套做派有些不适应。“你不要客气。这次任务事关重大,关系到我大宋国运。”他说到这里加重了语气,“你要尽一切力量完成此次任务。”

    “卑职明白!”这下轮到林铭脑门上流汗了,事关“大宋国运”,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显然不是什么小事了。莫非是要自己赚开广州城门,迎接澳洲人大军进城?这事好像轮不到他来干,澳洲人只要肯出钱,想这么干得人不是一个两个。再说澳洲人在广州城里有紫记,城外有大世界,取广州不过是探囊取物。

    对方说是自己是“佛山土著”、“穗城老土地”,大约此事和佛山有关。

    “过得几日,从临高方面有人要来。”指导员小声布置着任务,“和他们接头之后,你就受来人指挥。一切都听从对方。”

    “是,卑职明白。”林铭有些紧张,“不知道具体做什么任务,卑职也得预做准备。”

    “你的任务是充当向导,路上你听他们指挥就是。”

    “向导?”

    “正是。上级要你带领他们沿着西江、北江走一遍。这些地方你都去过,有问题吗?”

    “当向导不难。”林铭暗暗惊慌虽然不知道对方要自己带路“走一遭”用意何在,但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澳洲人对本地动手怕是就在眼前了。他赶紧提醒自己不要慌,这可是自己立功的好机会,道,“不过这就要出去不少日子,卑职要在百户所里告个假才行。”

    “你自己去安排就是。你有什么看法想说?”

    “西江、北江这一带,卑职都曾经去过。路途熟悉。”林铭想了想,“只是沿江山匪水匪甚多,还有些无法无天的豪强。若只有卑职带着他们前去,路上怕是难以保障安全,卑职想最好是弄个官家的名义。不但路上可以叫驻军保护,沿途还能有人夫船只轿马的支应。”

    指导员沉吟了片刻道“你的想法不错,不过此事牵扯到官府。我也得请示上级才行。若是以官府的名义,你打算用什么名义?”

    林铭笑道“这名义可多了,办案亦可,查缉亦可,总之是百户所里一张嘴。弄个文就是。到时候出去诸事方便,一路威风。”

    “这法子倒是很妙。”指导员也笑了,“好,你且去预备,待我报告上级再做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