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七十节 参谋旅行

《临高启明》 第四百七十节 参谋旅行

    林铭接到任务,知道澳洲人要大用自己。正是表忠心的时候,他虽满心纠结,大势还是瞧得明白的,知道这从龙的机会只有一次,只要抓住了才能挣下儿孙们的长远富贵。当下抖擞精神,先去了一趟百户所,所里的百户年老昏聩,早就诸事不问,只管拿钱。这小小的百户所里就是林铭说了算。

    林铭先行弄了一纸公文,以百户所的名义先移文西江北江各县县衙、卫所等地,说本所有“侦缉大案”办理,望各县配合云云。其实他这佛山百户所和沿途各县八竿子打不着,连平级关系都够不上――要是普通百户,那真是比大头兵强不到哪里去的芝麻绿豆官――但是锦衣卫的威风犹在,一般衙门都要卖几分面子。沿途免费吃喝住宿外加征夫不成问题。

    事情都办好,他又回家安顿了家室。说自己要出差几个月,众妻妾虽然万分不舍,听闻是官家的差事也不能阻拦,无非又是一番叮咛嘱咐。林铭有心要讨好新来得上级,叫妻妾们多做各种“路菜”,说是要“孝敬上官”。

    候了几日,这一天指导员又一次约他“吃花酒”,在花艇上见到了“中心来得客人”。

    来者一共三位,为首的不到三十岁,生得俊秀挺拔;旁边一个三十多岁,满面络腮胡,身材健壮,孔武有力;最后一位却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肤色黝黑,显得精明强干。

    虽说长相各不相同,但是三人都有着同样干练结实的身材,整个人看上去都是精气神十足――林铭何等聪慧之人,他在临高已经见过多位“澳洲首长”,一看这眼前三个人气质神情就知道来者多半是所谓的元老。

    一下过来三位元老,这桩任务的重要性亦不问便知。他赶紧踏上一步,躬身打千,朗声禀道“卑职林铭,见过三位老爷。”

    “不必客气。”为首的人说道,“我姓索。你以后在公开场合叫我索先生便是。”

    “是,卑职知道。”

    索姓元老逐一介绍“这位是康老爷,这位是谢先生。”

    林铭不敢怠慢,不管索首长如何说“不要多礼”还是坚持一一打千见礼。一时礼毕,众人落座。林铭还是只坐半个屁股,随时听候吩咐的恭敬模样。

    索普看眼前这个百户如此作派,心中暗暗鄙夷,看来此人官场积习甚浓啊。但是对方是新归降人,不是归化民,自然也不能要求太多。

    他开口问道“林铭同志――”

    林铭立刻站了起来“大人请训示--”

    索普不满的摆了摆手“林铭同志!你这套大明官场的老习气还是收起来,咱们为官都是为元老院和人民服务,不讲这套虚情假意的礼节!”

    “是,是,卑职明白!”

    “你且坐下谈。”索普原本就对旧官吏们有看法,林百户的作派愈发让他觉得讨厌。

    林铭得了个没趣,知道澳洲人不兴这套,赶紧坐下。

    “因为中心说你对广东的情形很熟悉,所以这次的任务要请你担当向导,带我们沿着西江北江深入各地。”索普斟酌着字句,“你可有什么难处?现在先说明了,大家好讨论个对策来。不要事到临头再说这样不成,那样也不行。”

    “不敢不敢,让卑职带路这是卑职的荣幸。”林铭媚笑道,“难处多少是有些的,不过不碍事。卑职都能克服。”

    “好,那就一切都要指望你了。”索普见他回答的干脆,并无故作难色的摆谱开条件,观感稍好,“具体怎么去,要你拿个方案了。”

    “这个卑职已经想好了。”林铭有心要在新上司面前讨好卖弄,早就将要办的事情细细过了一遍,“不知道几位老爷准备先走哪条路线?”

    事先索普等人已经商量过广东的三江之中,西江的通航条件最好。通过西江,不但能够控制影响粤西的山区,还能直接深入广西最富庶的地区。大明两广总督衙门就设在西江流经的肇庆府,此地有明军驻扎,这里是用兵的重点,有事先侦察的必要。所以决定先走西江,继而再走北江。

    “我们打算先走西江。”索普说,“溯江而上,一直到梧州。”

    林铭心猛得一跳,一出三水,西江上可就是肇庆府,那是两广总督衙门的驻地!如今还驻着几营兵,这伙澳洲人第一个走西江,目的不言而喻啊。

    “走西江容易。西江水深江阔,咱们只要事先预备一条大船――船上宽敞,起居舒适,若是要带女眷也方便……”说着他悄悄的用眼角余光看几个澳洲人的反应。

    他在临高日久,知道元老们最看重女仆,在她们身上倾入巨资,便认为他们都是好色之徒,特意在这上面迎合。

    “这是办正经事,要带什么女眷?”索普皱眉道。

    “是,是。”林铭眼见自己的揣摩思路全不对路,干脆不再丑表功,说着将自己已经准备好锦衣卫的公文,可以以锦衣卫办案查访为名出行的计划说了下。

    “……用锦衣卫的名义,不但过关过所方便,而且沿路还能请县衙支应,不管做什么都方便。几位先生意下如何?”

    索普点点头,这主意还真不坏。虽然他觉得有点异想天开的味道总参组织的这次广东攻略的参谋旅行,居然要打着大明的旗号,用大明的资源去做。真真是令人玩味。

    “好,就依你的计划。”

    “那好,卑职这就去预备船只……”

    “船只不用你操心,”索普说道,“我已经预备好了。”

    他们起身之前,起威镖局早就接到命令,备下船只和可靠的水手,另有多名镖师相随。明代的广东水上世界可不是太平地界,不说水匪到处都有,就是一般的船家渔民,只要逮住机会也会毫不犹豫的杀人越货。

    虽说有林铭这张官皮做掩护,不过到时这帮子水上好汉吃不吃这套还很难说。

    “第一站,我们先去三水县。”索普说。

    从佛山到三水,不过三十多公里在21世纪,三水是佛山的一个区,但是在明代,三水却是广州府下的一个县。它的历史不长,嘉靖年间才从南海、高要两县中分出;其县治所在的河口镇地处珠江三角洲的西北角,位于西江、北江和绥江交汇处,故名三水。此地是广州通往粤西和广西的门户。特别是粤西粤北多山,交通不便,货物和人员的转运多依靠西江北江的船运。它的地理优势十分明显。因而1895年这里被开辟为通商口岸,海关也随之设立。当时海关工作的英国人在报告中写道“广大的北江流域实际尚未开发,这些地方的矿产品极为丰富并且很容易运到三水转运或者加工制造。三水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广州差不多,来去香港极为方便,似乎已经被指定将成为大商埠和两条大河之间的一个天然货物集散中心。”

    这里得天独厚的交通地理环境,使得它不但成为省内最繁华的水运码头,还促成了广东境内第一条铁路广州-三水铁路。

    正是这个原因,索普在总参的会议上建议将这里设为广东攻略的主兵站。补给品、弹药、伤员、补充兵和战利品都会在这里集散转运。而未来元老院在广东大搞经济建设的时候,这里又将成为物资转运中心。

    索普此来的目的是进行广东攻略开始前的参谋旅行。与他一起来得总参的一个元老康明斯,另一个年轻人却不是元老,而是他的得意门生谢澎。这位年轻人已经被总参定为重点培养的参谋军官。此次是专门来实习的。以

    之所以要叫林铭带路,也是考虑到西江北江沿途的社会民情的复杂性。锦衣卫虽是“官”但是负责侦缉之事,于社会下层接触多,社会情况熟悉。比起镖局来又因为身份的关系,人人都忌惮三分,关键时刻能给三分薄面。

    “这个林铭可靠吗?”林铭走了之后康明斯忍不住问道。

    “中心说他可以信赖。”索普虽然觉得他不大靠谱,旧习气深重,但是交谈下来觉得此人并不奸猾,“我们还是相信中心的判断好了。”

    情报网的指导员笑着说道,“几位放心就是。他在佛山镇上有一大家子――光小老婆就四个,想憋坏水也得掂量掂量自家人。”

    “四个小老婆?还真能干啊。”康明斯随口道。

    “这林百户的好蓄美貌小妾是出了名的。不过这还不稀奇。”指导员说道,“关键是别人家妻妾不合,打打闹闹是常事。唯独他家最是和美不过。外人都说林家娘子贤惠呢。”

    “贤惠?呵呵。”索普笑了笑,“不说他的家事了。起威的船只什么时候能预备好?”

    “船已经来了,正泊在外河候命。”指导员说,“镖局来了六个好手,都在船上伺候。船夫也是镖局选得,熟悉道路,人都靠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