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七十五节 小三峡

《临高启明》 第四百七十五节 小三峡

    索普心中暗暗高兴,广东的粮食一直不能自给。原本他就计划通过广西来获取粮食,不过对广西到底能运多少粮食来心中完全没底。现在看来广西粮食不但能够外运,数量亦不少。至于食盐本来元老院经济的重要支柱。一旦占领广东,广东的各个盐场就等于都落入了元老院之手。货源不虞匮乏。

    他情不自禁的点头,说了一个“好”字。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陈洪义见他面露微笑,似乎十分高兴。不知道那句话中了他的意,只是陪笑。

    接着索普又问了许多航运上的事情,他言语和气,谈话气氛很是轻松。陈洪义知无不言,这一聊就到了深夜。耳听得谯楼上已经敲了三鼓,索普才发觉夜深了,这才让林铭将陈掌柜的送出去。

    陈洪义临下船的时候忍不住问林铭“这位老爷是谁?”

    林铭不答,只说“老陈,你这是中了头彩啦。”说罢笑而不语。

    陈洪义哆嗦了下,回家去失眠了半宿,连“太子”这个词都闯到了脑海里。

    第二日一早船继续上行。进入肇庆府地界。此地江面尚且开阔,虽然逆水行舟,桨橹并用,有风的时候挂帆,尚可勉强行船。过得几日,两岸渐多山岭,水流湍急,行船愈发困难,时不时要背纤才能上行了。

    这一日,船只进入了羚羊峡,这里便是所谓的“西江小三峡”所在了。亦是肇庆与三水间的重要通道。从这里开始,旅行者便离开了广阔的珠江三角洲,进入了粤西山区。

    羚羊峡峡口南北两岸都有山寺,两寺隔江鼎立,僧侣隔江呼唤,声荡江峡,颇有情趣。

    待到夜幕降临,渔船在水汊中泊舟过夜,有江风渔火,夜半钟声之雅趣,所以这里是历代文人墨客来往肇庆的必游之地。

    此地地势险要,是进入珠三角的咽喉要地,清代曾经在这里设过海关,桂系军阀在此地修筑过控制江面的炮台。

    如果广东或者广西的明军要阻止伏波军西入广西,肇庆小三峡必然是他们选择的防线。不过他们能使用什么手段呢?如果用火炮的话,南北两岸设置红夷大炮倒是可以封锁江面,但是抵挡不住伏波军的炮击和海兵登陆突击的,要说沉舟阻塞江面,这里的水又太深了。

    在西江小三峡之中,羚羊峡山最高水最深。它由羚羊山和烂柯山夹西江而成。烂柯山主峰烂柯顶海拔904米,峰峦叠嶂,怪石嶙峋。羚羊山主峰龙门顶高615米,山高坡陡,紧逼江岸。绵延起伏翠绿的群山蜿蜒倾泻于峡谷之中,以其险、奇、峻、秀称雄于三榕峡、大鼎峡之首。

    船只一入峡,江面陡然收窄,从近千米收缩到三百多米。水势湍急。峡路极险。索普见船只行动缓如蜗牛,再看纤夫登山背纤,弓俯着腰背,一步一个脚印攀树木、沿着峭壁陡崖上纤道蹒跚而行,不由得心情焦急这羚羊峡水路不到十公里,逆水上行就要花三天时间。

    因为他们是“官船”,与他们结伴上水的民船有十几条,因为重载的关系,上水的速度还要慢,索普估计他们走完起码也得四五天。

    “想不到如此的交通要道,竟无半点道路建设。本地官府和百姓到底干什么吃得?”康明斯看到身体近乎平行于地面,挣扎着在纤路上背纤缓步前行的纤夫们,不由说道。

    “这你可就错怪他们了。”索普看着石滩上喊着号子挣扎前行的纤夫们,“西江三峡有栈道就是从明朝开始的。这峡路原本是根本没有道路的。全靠了明代几次凿路架桥,才算有了基本能够通行的栈道的。要不然纤夫只能在半山腰上的峭壁上背纤……”

    康明斯咂舌,在这种地形上背纤?光爬上去不掉下来就很好……

    “这是高要人陈一龙主持的,万历末才修成的。”林铭赶紧来凑趣,“叫‘峡山旱路’,修筑十分不易。平日里也就是纤夫才走。”

    康明斯看着悬崖峭壁间时隐时现的简陋道路和桥梁,对“古代社会低下的生产力水平”有了更直白的理解。

    “这里的水很深,三千吨的轮船直到肇庆一点不难。”索普说,“只是下游有浅滩,都得挖掉。”

    “工程太大了。”康明斯虽然不搞工程,但是作为战勤参谋,对工程量还是有相当识别能力的,“部队单独干干不下来,得执委会组织人力物力……”

    “当然。所以要多用当地的船运力量。他们水路熟悉。”索普说,“就是上水太慢了……”

    “要是有柴油机就好了。直接改装机帆船。”康明斯,“现在那小蒸汽机实在太慢了,还要自备煤炭……”

    索普点了点头动力的确困扰着他们宏伟的“浅水舰队”的建设。即使是制造运用已经充分掌握的蒸汽三发艇,实际上只是在短途使用航行里程一长,煤炭和锅炉用水就会成为一件麻烦事。特别是要在广东这样绵长的内河水系里长时间航行。

    别看工业口提出的内河舰队的规划看上去很美,实际他怀疑除了浅水拖船和炮舰之外,其他方案能不能成――动力可是个致命伤。

    上水缓慢,亦只有耐心等待。此地和人丰物茂的珠三角完全不同,崇山峻岭,山高林密。到得夜间不能上水,只能泊船过夜。时时可以听闻两岸猿啼虎吼,有一晚他们还听到极其凄厉的惨叫救命之声,令人丧胆。

    这里离水匪极多。小股水匪操弄小艇在江岸水叉中出没,沿途被劫掠的船只亦有所见,索普关照加强戒备。

    虽说他们是“官船”,又挂着起威的镖旗,但是“没有交情”的水匪一样不时窥觑。幸而这些水匪势单力孤,见他们戒备森严,又不知道官船上的底细,不敢贸然动手。

    两岸都是山区,上水船只又需要拉纤缓行,难怪是水匪云集的狩猎场。长江中水匪最为猖獗的,也是宜昌以上到重庆的三峡江面。

    看起来广东的事情十分棘手啊。索普心想,我们要面对的社会民情比在海南岛复杂一百倍都不止。就说这小三峡两岸的漫漫群山,即使在21世纪也可以作为“徒步野营”的去处,更别说开发度更低的17世纪了,好像这山里还有华南虎……

    总算一路平安无事,盐船一路蹒跚上行,终于进入到大鼎峡,峡谷变开阔江面放宽,水势变缓。这里已近肇庆府城,有水师巡船,江面平靖许多。船只在肇庆府码头抛锚泊船,采购些新鲜蔬菜。

    “咱们在肇庆歇息几天。”索普下令道,这几天过羚羊峡的艰辛已经把船工和镖师都累坏了。下面还有三榕峡,虽然没有羚羊峡那么险峻,但是长达55公里。复杂的水文和社会环境都需要充足的精力来应对。而且他们也需要时间来搜集肇庆的明军情报。

    肇庆是大明两广总督的驻地,如今在城里当总督的正是那位以招抚出名的熊文灿。不过由于元老院海军突袭厦门,击毙郑芝龙,事实上已经摧毁了郑氏集团,随后又逼得刘香集团退守潮汕,最后在内外交困中不得不投降。熊文灿的“招抚郑芝龙,宁靖海疆”的功绩就远没有历史上那么显赫了。当然,这并不妨碍他把刘香集团的覆灭算在自己头上,为此还和福建巡抚邹维琏闹过一阵小小的不愉快。最后以奏报的时候四六开了账。

    以他的一贯作风来说,执委会对他居然没有派人来“招抚”感到惊讶,原本大家以为这是必然的,关于是否“就抚”,“如果就抚谈什么条件”在元老院都是有过相当激烈的讨论的。但是招抚的使者始终没有出现。这大大出乎执委会的预料,也出乎元老们的预料。

    对外情报局在总督衙门安插的坐探层次太低,接触不到熊文灿的核心圈子,无法了解他的决策思路。不过这三年来熊文灿施政内容来看,他主要是在给广东军队“擦屁股”。

    澄迈战役和随后的珠江口战役几乎摧毁了全部广东明军的野战部队,除了腐朽不堪的卫所军之外,野战主力的营兵几乎全军覆没,广东只剩下南粤副总兵和防瑶参将的部队还算完整。熊文灿招抚流亡,招募新兵,又重建了在珠江口全灭的水师……总而言之,他的一切工作都符合一个总督的应尽的义务。

    对外情报局推测,熊文灿在没有整顿好广东的防务之前是不会和元老院谈招抚的事情,毕竟招抚也是要讲究实力的。

    “可惜呀,熊总督,这个功绩轮不到你了。”索普在端坐在前舱,望着黑黝黝的江面,暗暗想道。

    索普知道肇庆的兵力不多,能称得上“军队”的,只有总督的中军标营还少量在西江上巡航的水师。这对装备精良的海兵队和内河炮艇来说算不上什么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