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百八十三节 熊式招安

《临高启明》 第四百八十三节 熊式招安

    常青云苦笑一声“明人不说暗话,昨夜总督府得到高要县的消息,说这个姓曹的把总带着几十号人在城外闹事,还跟锦衣卫扯上了关系。熊大人怕万一双方僵住了面子上不好看,便叫我急急赶来做个中人。还没到码头就听到了连发铳的声音,接着那群兵痞就轰鸭子一般败退回城里了,我已是心中雪亮――当初在万军中逃出性命,这连发铳的声音是再熟悉不过。单就论两广地面上,能以一船之力如此轻松就打发掉几十个军汉的,也就只有首长们了。”

    索普点点头,既拉了交情又夸了对方,看来这个常青云在临高战俘营没白待。

    “我当即回禀熊大人,说锦衣卫的林百户一行人多势众且武艺高强,已经解决了那几十个丘八。然而姓曹的也并非善茬,大约就在上下水路都布置着人马候着几位,怕是不肯善罢甘休,因此熊大人便派我一早前来,要么请诸位高抬贵手,将那女子让与曹把总,熊大人这里愿送五百两银子;要么请诸位稍稍忍让,改头换面,我这里派人带诸位走山间小路回省城,放空船回去便是。”说完常青云自失的一笑,“不过这俩条件恐怕首长都不会答应。”

    索普笑道“你既知道有连发铳,交人和遁逃两事再也休提。”

    他又问道“你知道那女子是何许人?”

    “学生不知。”

    “她以前是广东巡按御史高舜钦的如夫人,”索普道,“说起来,亦和你们算是同类,沦落到如此地步,不说救她出水火,再把她推回火炕总说不过去吧。”

    常青云道“她不过是区区一个女子,再说又是个小妾而已。”

    索普心中暗暗鄙夷。只见常青云抬头看着他“曹把总竟是小事,恕小人斗胆,以首长之尊,亲身来肇庆,恐肇庆乃至两广又要遭受无妄兵灾了罢。”

    “刷”的一声,林铭立即掣出绣春刀在手,挡在了船舱的出口。谢澎也抽出了左轮手枪。

    常青云并不回头“首长,学生虽不懂兵事,也知道肇庆难挡大宋大军的一击,只是以兵败待罪之身,却深受熊大人厚恩,实是无以为报。倘若林百户成全,今日葬身于此,也算是为熊大人尽忠了。只是为这两广生灵愿进一言,首长若是能听了再做处置,学生便死而无憾。”

    “说吧。”索普说,“政策你是知道的。”

    “是。”常青云似乎又回到了剃光头,穿粗布衣被人叫做“9763”的岁月里,“熊大人早就仰慕……”他似乎在斟酌着词句,“诸位首长的风采――”

    “怎么?老熊要请我们吃饭?”康明斯插话问道。

    索普笑道“老熊的客刚才已经请过了。你就别吞吞吐吐了,说罢,老熊想叫你传什么话?”

    常青云镇定下了,言语也变得流利起来了“熊大人早就对临高的一切赞誉有加,称诸位是‘有仁有德’之士,绝非寻常商贾……”

    索普一听,这是要招安的意思啊。当下耐心听下去。

    “……诸位都是华夏苗裔,炎黄一脉。驾铁船冲破万里波涛回归母邦,都是忠贞可嘉之士,若能歇息刀兵,为朝廷效力,自然前程如锦……”

    常青云带来的果然是招安的讯息!索普心想,这倒也不算新鲜。熊文灿此人就是靠招安“巨渠”起家的,作为两广最大的“海寇”,说他不动这个脑筋是不可能的。

    原本打算将两广的军务整顿之后再徐徐图之,但是昨天码头上的冲突却使得他的计划不得不提前了。真髡在广州是不稀罕的,光明正大的就有好几位在城里出入场合,和官吏商贾们周旋往来。然而这里是肇庆,两广的兵家必争之地,真髡千里迢迢的深入此地,居心何在就不必说了。

    熊文灿的能力有限,自知之明还是有得。当年他以福建一省之里平不了郑芝龙,何况是比郑芝龙强大十倍以上,割据海南的髡贼!

    髡贼的事迟早是掩不住的,现在东虏和流寇闹得凶,朝廷焦头烂额顾不上海南这档子事,若是等朝廷缓过劲来,总得有个说法才是。

    熊文灿深知如今朝廷已经是烂透了的,皇上要要励精图治,有力气使不出――或者说,用得不是地方。他深悉为官之道,知道自己想要继续在官场上混下去,绝不能跟着皇上去“励精图治”,那样只会把事情越搞越糟,更何况,国事日艰,皇上急于求成,性情急躁,万一有个闪失,又不是一个有容人之度的君主……

    只有尽量粉饰只要自己任上不闹出事来,这官才能太太平平的做下去。

    郑芝龙的覆灭对他来说是很大一个打击。他虽然对郑芝龙集团是抱着着“以贼攻贼”的利用态度,但是郑芝龙受抚之后在剿灭其他海盗还是很卖力的,双方可以说是达成了“双赢”。熊文灿能荣升两广,郑芝龙的“表现”功不可没。

    郑芝龙的覆灭也等于宣告了髡贼成了东南沿海最大的“巨寇”,也使得了熊文灿过去指定的“以贼制贼”,让闽粤海域的海主们互相制约的方略彻底破产。髡贼作为后起之秀,不但轻易击灭了郑芝龙的主力,还迫降了刘香的人马。原本熊文灿已经和刘香几乎达成招安的协议,结果被髡贼的船队在潮汕几次武装游行便破坏了。

    这么一来,两广最大的海上势力髡贼便成了熊督最关心的对象,他已经从去过临高的商人们口中了解了不少海南的情况,又派遣过探子去过,结果是有喜有忧。

    忧得是髡贼在海南已经是俨然敌国,公然自称大宋,征税练兵肆无忌惮。朝廷的衙门官员形同摆设。最关键的一点是澳洲人表现出来的巨大胃口多少有点让他害怕。

    所谓巨大的胃口,不是“当皇帝”――这种口号不值一提,荒年几百个贫苦农民拿着锄头造反,喊几句“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那是常事,也没人当回事。

    问题是这伙澳洲人有这个实力却又不急于这么做。按照熊文灿的经验,能拉起几千人马,攻下几座县城的队伍,首领不说马上称帝,称王那是肯定的了。然而髡贼明明有上万人马,东南沿海上首屈一指的大船队,却什么都不做,连朝廷的官儿都还让他们待在衙门里混日子――这就让熊文灿踌躇了这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可是本朝太祖的龙兴时的宗旨。

    喜得是髡贼现在盘踞海南,形同割据,不过赋税尚且完纳,朝廷政令亦能上传下达,说明髡贼尚无自立作乱之心,招安尚有可能。

    如果能够招安髡贼,对于已经焦头烂额的朝廷来说,便是去了一个大患――广东作为朝廷仅有的几个饷源地,已经经不起折腾了。自己绥靖地方,便是大功一件。

    自然,以熊文灿的见识,他是很清楚这伙髡贼绝非池中物,根本不是高官厚禄之类的东西可以圈住的,迟早他们会举旗造反――不过,那起码也是几年之后的事情了,自己未必还在这肇庆主持两广军务了。

    所以他决定这次不惜代价的招抚这股“巨渠”,来换取一时的平安。至于将来如何,将来再说便是。

    常青云提出的招抚条件十分优厚只要接受招安,朝廷即在海南设琼山副总兵。任命文德嗣或者马千瞩任副总兵,他二人不愿任官职的,亦可指定其他真髡担任;广东官府一次性发给伏波军恩赏银三万两;伏波军中可选一千人列册为官兵,由朝廷按月发给军饷;澳洲人可以继续在海南驻扎,除了应缴税赋、地方官吏任免和驿传之外,其余官府均不过问。至于澳洲人出入广州亦可自便。

    索普心想好家伙,这等于是全面承认既成事实了!算是彻底过了明路。他很清楚,要是在几年前,这条件恐怕还是可以一谈的,只是现在海南岛对于元老院来说,正如过小的衣服对于一个正在发育中的少年。海南在发展工业上的许多先天瓶颈开始暴露,元老院对广东已经存着势在必得之势,这种情势下怕是没什么人会和谈招安的问题了。

    索普微微摇头“虽说此事我一人不能做主,不过熊大人的好意恐怕元老院只能是心领了。”

    常青云是在临高待过的,有这个结果他并未觉得诧异,只是索普的这一表态令他心一沉,颤声道“这么说,元老院是要……”

    索普点头“既然熊大人投我以木瓜,我等自然亦报之以琼瑶,请常先生转告熊大人两广不但澳热,且多瘴气,非平安居官之所。且闻得今年的广东天象有异,恐有百年不遇的大雪严寒。我等祈求大人能万事平安,加官进爵。”

    常青云点头道“学生明白了,多谢诸位首长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