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十四节 殖民地计划

《临高启明》 第十四节 殖民地计划

    “企划院的考虑是开发文莱油田,虽然初期投资大,但是技术门槛低,产量稳定。”邬德说,“诸位元老也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

    石油派系的元老们基本上都是文莱派,从专业角度看,文莱石油比台湾石油好太多了。

    “内燃机才是原动机的发展方向……”一位石油系元老刚刚想就此抒情发挥下,就被邬德打断了。

    “石油我们是很需要,不过主要是在柴油和煤油这一块。特别是煤油,有了稳定的煤油的供应,煤油灯产业大有可为。你们要多多关注这方面。”

    “难道不是应该上电灯吗?起码也是煤气灯吧。”

    “煤气灯不是发展的方向。电灯需要电网,这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就旧时空来说,大部分农村是到80年代才用上电的,偏远山区,到90年代才能供电。按照我们的工业和经济发展水平,能在一代人之后普及煤油灯就算很好了。”

    在没有廉价又有足够亮度的夜间照明之前,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天一落黑就只能睡觉,夜里唯一能做娱乐活动就是造人。晚上点灯做活计、读书,至少也是“家有薄产”的人家才能做到的。如果能普及廉价的煤油灯照明,等于将无数人的夜间时间解放出来,为家庭劳动和念书都创造了客观条件。

    会议给了大家一整天“分组讨论”,就第二个五年计划畅所欲言。而新当选的内阁成员也在一起“分组讨论”。

    虽然这一届内阁中有新选上的元老,但是他们几乎全部照旧从事本职工作,所以就自己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了解的还是非常清楚的,也都掌握了全套的资料和方案。自然也少不了要塞进第二个五年计划里的私货。

    分组讨论在南海咖啡馆和各部委办的会议室里举行――元老会堂只有一个露天会场,开大会凑合,开小会就不行了。

    执委会办公厅的会议室里座无虚席,在座的全是“判XX事”的“相”,只有一人除外,那就是司凯德――虽然他已经不再是殖民贸易部的部长,但是外贸是元老院最重要的一个部门,起着物资供给和货币平衡的重要作用,所以这次内阁会议把他“扩大”进来。

    司凯德似乎对这次下台早有心理准备。这也难怪,这几年虽然他的本职工作干得不坏,但是每次讨论大政方针的时候总是“逆流而动”,一会左倾,一会右倾,甚至既左倾又右倾的一起被双方喷子们喷,弄得在元老院里的声望每况愈下,下台已经是必然的事情了。

    文德嗣在选举结束之后对马千瞩说“司凯德是个好同志,这几年外贸业务工作还是应该肯定的。”

    司凯德安慰自己退下来也好,这几年他被人黑得够呛,反正元老院是皇帝轮流做的体系,自己是执掌一方的大员,歇一届也没问题。再者他依然是贸易人民委员,工作范围没变。此刻他正在汇报明年的外贸供货计划。

    外贸的供货计划对元老院来说至关重要,因为第二个五年计划里的不少项目都和贸易部门能弄来什么货物有直接的关系。在这个供应链极度不发达的时空里,贸易流通主要是奢侈品的时代,许多工业原料如果不是在统治区能够找到的,那就要花费极大的人力财力去寻觅采购――有的还弄不到。

    “……平元老来信了下一次贸易船队会从日本给我们运来100吨铜和100吨硫磺来,荷兰人从美洲运来的南美野生橡胶和金鸡纳树皮大致也是明年到货……”

    正在老钟坐定的时院长眼睛一下睁了开来说道“你再说一遍,金鸡纳树的树皮,有多少?”

    司凯德挠了下头说“多少不敢说,但是肯定成吨的。就是不知道长途运输影响不影响疗效。另外英国东印度公司会从印度运来硝石、石墨,还有石棉,还有鸦片。”

    展无涯拍着司凯德的肩膀赞许的说“小司啊,你们的工作做得很出色嘛!想不到啊,居然能搞到了橡胶、石墨和石棉。没说的,我们明年一定把电炉搞出来,那样硅钢、45#钢、65锰钢、不锈钢、电石、电焊全有指望了。”

    “电炉不在五年计划里吧。”

    “我以为弄不到合适的原料就没写,再说把握也不是太大……”展无涯说,“不过电炉是我们必须要迈过去的一道坎,没有这个很多东西就无从着手。是我们产业链上的一个关键环节,还是尽早拿下来。”

    “……夸克穷除了继续运来奴隶之外,马匹合同将在明年交货完成,我们采购的欧洲和印度的几种种马都会运来。不过死亡率怕是很高……”

    马匹的事情,除吴南海之外大家的兴趣都不大。自从攻占济州岛和开通后金贸易渠道之后,虽然各方对蒙古马不甚满意,但是起码填补了需求的缺口,陆军的骑兵、炮兵和辎重队也算是勉强补上了马匹的缺口。即将展开的大陆攻略又是在水网地带展开的,船只比马匹有用的多。至于农业部门,蒙古马的尺寸和牵引力虽说差了点,改良版的农业机械勉强也能胜任。不过,蒙古马的牵引力过小还是限制了一些吴南海原本计划在国有大型集约化农庄推广的大型农机。比起其他人来,他对马种的改良是相当迫切的。

    “我们马上要展开两广攻略,为了彰显我们的赫赫军威和元老军官的威仪,陆军的高级军官应该配有外表神骏高大的坐骑,这方面希望有所考虑……”

    说话的是新任陆军参谋长兼华南军司令官席亚洲。

    吴南海“哼”了一声“老席啊,你想吃马肉香肠,等运马船一到肯定能吃个够,别扯什么威仪的淡了……”

    “老吴!虽说我当初吃了几只鸡鸭,那也是因为我在菊花屿受了重伤,需要补一补身子。当时急了一点,没来得及通知你,你也不应该总是这样揪住不放嘛!还有没有同志情谊……你看,尼克就……”席亚洲忽然发觉自己说漏了嘴,吃尼克鸽子的事他始终“打死你我也不认的”态度。当下腆着脸不说话了。

    吴南海原本还向谈谈农庄里的失踪的兔子和某头乳猪从猪圈不翼而飞,却出现在农庄外面草丛里的神秘事件,看气氛觉得不合适,就没再说下去。

    司凯德继续说道“我这里还有一份驻巴达维亚领事薛若望元老的信件。他的提案大家应该都看过了。他在巴达维亚一个人不容易啊,橡胶、金鸡纳树什么的全是他买来的。他提出了苏门达腊的巨港计划,想从那里开始为元老院试验开辟殖民地,先开辟种植园,大规模种植橡胶、金鸡纳树、油棕等热带经济作物,同时为三五期间开发巨港油田做好准备。至于殖民人员主要从客家人中招募。你们也知道广东的土客矛盾非常尖锐,械斗是家常便饭。我们手里还有刘香这个海盗巨头在。他的海盗集团成员主要是来自潮汕――诸位只要对潮汕地区略有了解的都知道,潮汕人和广府人一样相互不对付。所以我觉得从维稳的角度来看,可以将刘香集团的人员也迁徙一部分过去……”

    “事情一件没办成,又要开新殖民地。不说人力,就这物力和运力投入要多少?”邬德已经在皱眉了,“热带种植园有必要,但是投入可不小啊。何况还在荷兰人的控制区!万一荷兰人万一学西班牙人来个巴达维亚大屠杀清洗华人移民怎么办?这等于又是一个越南副本!”

    “如果这样,我们就血洗大员。”司凯德说,“西班牙人敢马尼拉大屠杀,是看准了大明不会来报复。殖民地有我们元老院做后盾,荷兰人不会这么不长眼。”

    “投入,我觉得倒不会太大。”马千瞩悠悠说道,“种植园经济非常残忍艰苦,让我们的人去消耗是不成的,还是要就地取材,引入奴隶制。华人移民当工匠、商人、监工和农技员就好了。另外这件事可以采取官督商办模式,刘香的私财大概也有几百万,加上他手下也有几个老财,让他们出资来搞个殖民开发公司财力上绰绰有余。”

    冉耀说“这合适么?这等于是在海外培养了一个新的集团势力。万一尾大不掉,再要剿灭又要花很大力气的。而且薛元老这个人我知道,要对付刘香这种纵横海上的老狐狸,只怕是被他吃了连骨头渣都不会剩……”

    “只是叫他们出钱,又没说让他们去负责组织领导。”司凯德对这事早有谋划,“移民由三部分人组成客家人占一半,刘香旧部属的潮汕人占三成,在高雄的郑芝龙旧部福建人占两成。这个人口比例足够他们互相牵制了。”

    “要自相残杀也容易多了。”冉耀说道,“我怕荷兰人本来没什么想法,他们中间先有人去勾结荷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