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十五节 殖民计划的争议

《临高启明》 第十五节 殖民计划的争议

    “这不至于吧。”

    “老司啊,你看你对广东的民风实在是太不了解了。广府、潮汕和客家虽说都是广东的汉族,关系却势如水火,远不是一个‘不对付’这么简单。彼此械斗起来都是杀全家的节奏。而且这种械斗并不因为迁徙而改变。满清因为土客械斗把一部分广东客家迁徙到了海南,结果海南又出现土客械斗。再说客家人和潮汕人都是出了名的抱团,你把这两伙人放一起不算,再弄闽南人搅在里面,这是嫌他们杀起来不痛快是怎么的。”

    “你的意思是这些人都不能用?”

    “我的意思是在没有进行过系统的社会改造,打破原有的社会结构,给他们灌输近代民族和公民意识之前,光是玩弄以夷制夷,互相牵制的权术是没有用的。只会进一步激化矛盾,甚至引狼入室。旧时空东南亚华人玩‘挟夷自重’,勾引土人屠杀同胞的事少吗?要知道旧时空里,海外侵害华人最狠的大多还是华人。17世纪这个情况只会更严重。”冉耀痛斥道。

    “薛若望想搞种植园不是不行,不过不能选在巨港――那是亚齐酋长国的地盘,荷兰人在有一点势力,可是亚齐也不是吃素的。咱们去插一脚,力量投少了保不住,投大了犯不着。小薛自己又在巴达维亚蹲着顾不到巨港,咱们还得另外派元老去看着……既然已经准备在文莱开据点采油,热植园放在文莱也就是了。”邬德实际上已经枪毙了这个方案,“至于小薛,他在巴达维亚的工作还是很重要的,特别是要督促荷兰人把我们的橡胶种好。”

    吴南海最关心的是热植园,当下表态“搞热带种植园我是百分之百的赞成,至于在哪里搞我都没意见。荷兰人怕是靠不住,这个时空还没有人搞过橡胶种植园,他们也得慢慢摸索起来。我看还是我们自己经手比较可靠。我这里有个叫萧合州的元老,他一直想搞橡胶种植,要不文莱这摊子事就给他去办吧。”

    “萧合州?在食堂炸过鸡排吧――他的椰酥鸡排很不错啊,不过听说他是搞金融什么的,懂橡胶吗?”

    “他早不在食堂了。现在就在我们农庄的热作试验园里当农技员,还兼着食品厂的技术员除了鸡排其实他还会做鱼松――不说这个了,要说懂橡胶种植,其实我也不懂,都得从头学习。我看他很有干劲。”

    “只要他本人愿意去文莱,我看没什么。”马千瞩说,“放手让广大元老们出去独当一面才是硬道理。当然公开招聘还是要搞得,要有更合适的人选也可以去。”

    马千瞩见大家没有意见,把文件翻过一页“接下来咱们谈一谈农业问题,特别是粮食。粮食不够,民心不稳,我们要攻略大陆更是要大把的发粮来收买人心保护民力。”

    吴南海清了清嗓子;“我来简单说说把,我们现在在海南、台湾和济州岛直接经营的耕地――包括国有农庄和天地会名下的承包地――旱地水田合计大约有100万亩。明年准备50万亩水田种两季稻,一季红花草。两季平均亩产大约可收稻谷600斤,合糙米大约是450斤。按照每人每月平均需要30斤粮食计算,稻米这项可以养活62万人。考虑到这仅仅是我们的直接经营土地,还没有计算海南的农民和地主自营部分的收成,所以养活海南、台湾和济州岛的百姓是不成问题的。”

    “这个亩产估计是不是有点高?我记得农药和化肥可是从来没有充足过。国有农庄的耕地也不是都进行过水土改良的。”马千瞩表示担心。

    “这五十万亩中一部分是经过水土改良的,一部分是原本条件就较好的水田。加上我们在种子和田间管理上的优势,取得这个平均亩产完全办得到。我做过调研海南的琼山、文昌这些农业县里,一般的水田平常年份单季晚稻的亩产量都能达到2石以上。”

    吴南海说得毫不含糊,众相频频点头。他们虽然过去都是普通人,这几年都成了执掌一方的政府要员,比过去更能理解粮食对国家的重要性。

    “余下的五十万亩主要是旱地和条件不好的水田,除了部分用来种植经济作物之外,我准备全部用来种植土豆、红薯和杂粮。这部分产量加起来再养活40万人还是办得到的。”

    100万人,这差不多是元老院统治区的全部人口。不过,农民是自己养活自己,还要向元老院缴纳田赋,元老院还能从北圻和暹罗进口的大米作为补充。这些粮食就是他们展开两广攻略的本钱。

    “……我们的农业存在的主要问题还是老调重弹。现代农业有三**宝种子、化肥、农药。种子我们有,但是育种规模还跟不上,良种播种率即使在直营土地上也达不到三成;化肥太少,现在靠种植绿肥和粪便垃圾发酵来代替氮肥,用鸟粪石和鱼粉来代替磷肥,不但肥效低,耗费劳力也多;农药上的问题最大我们基本上不能产化学农药,只能靠所谓的土农药,土农药的主要原料是植物,要规模化生产就得规模化种植,需要占用大量土地和人力,而且药效差,保存时间短,从成本上看是很不合算。而现代良种在优化的时候一般不考虑病虫害,所以对农药的需求特别大。希望化工口能够尽快在有机农药上有所突破。”

    展无涯想了想说“化工业的确是我们的短板。要有突破还得在材料上。我们的加工技术是严重过剩,材料方面严重短板。刚才说到搞电炉的事情,如果能搞成,化工和电力的门基本上可以打开了。现在海南有锰、有个小钨矿里边还有点钼。计划是开了年就开采,但是我们还缺少太多的东西。主要是铬、镍,没有这个我们基本上没法上化工,不管是石化、还是煤化工全没指望的,合成氨,农药全没指望。”

    “铬和镍非常不好弄。倒不是提炼有难度,而是17世纪还没有哪个地方开采和提炼这两种金属我们得从头到尾的自己做一条产业链。关键是国内这两种矿还不好找……”

    “兰度不是在菲律宾正负责这事么?”

    “菲律宾啊,光开采矿山的难度我就不寒而栗。”邬德皱眉,“热带原始丛林,矿石要在海边还好说,要在内陆,光活着找到矿脉就是奇迹了……”

    海南本身有镍矿和铬矿储量,昌化的石碌钴铜矿的镍矿石储量还算相当丰富。但是都有储量小品位低的问题,开采成本却不小,典型的鸡肋资源。

    “现在东南亚公司不应该满足于贸易,要多一些探险和开发的成分。”马甲提议道,“我们要推行混合所有制,东南亚公司本来就是混合所有制的。我觉得我们的步子可以迈得更大些,吸收更多的民间海商资本和人力进入公司,授予更多的自主经营权,可以仿效欧洲人的一些做法,要支持鼓励冒险家走出去,不要想什么‘失控’,以我们的力量,一点小殖民势力能失控到哪里去?充分利用民间力量去为我们寻找和获取资源,不要干预太多。现在什么东西都要我们自己搞有些是技术问题不得不这样,但是采矿这种事,完全可以交给民间资本去运作么。关键是在法律上要规范好。”

    “你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啊。”邬德笑道,“搞个探险法还是殖民法?对了,你们法学会折腾了这么几年,除了一个《治安条例》、《婚姻条例》和《民商法通则》之外一部正式的法律也没制定出来,搞得一遇到审判就扯什么‘澳洲行在判例’来掩饰,简直是自由心证嘛……”

    马甲脸色一红,辩道“法律是很严肃的事情,要考虑到方方面面,再说我们的工作也不是简单的抄法条,还要结合本时空的具体情况,不能不慎重,所谓在充分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杂采众家之长……”他生怕众人跟着质问法学会的工作效率问题,赶紧说道,“我们法学会已经起草完毕《婚姻法》和《刑法典》,《民法典》的草案也差不多了。诸位可不要小看了这几部法律,《婚姻法》包含了继承法等以小家庭为核心的民法的基本内容,为我们建立新的社会风气提供了法律保障。《刑法典》和《民法典》为我们把镇压清算宗族豪强和各路牛鬼蛇神准备了法律根据。有了这几部法律我们就基本有了依法治国的依据了。”

    萧子山问道“元老在你那法律上如何定位的?”

    马甲说“每一部法律的第一款都写着,元老神圣不受侵犯,元老是国家的柱石,元老不受本部法律的制巴拉巴拉,如涉及到元老的法律问题一律由元老院按照元老共同纲领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