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二十二节 范村长审案

《临高启明》 第二十二节 范村长审案

    现在元老院说“不许裹脚”,他就成了最坚决的反裹脚人士,颜老五是个“文童”,沾了些“莲癖”的嗜好,对放脚政策阳奉阴违,本来就是村里的“小脚困难户”,他老婆的问题还没解决,又弄出女儿的事情来,刘元虎一听就跳了脚,带着几个民兵就把颜老五就揪出来了。

    郧素济在窗户后面看得真切,见那半老头子吓得哆哆嗦嗦,多少有些同情,原想要不要出来打个圆场,再一想到缠足这事的可恶,他又觉得颜老五是咎由自取,自己站出来反而妨碍村里的工作。不如先看看村干部是怎么处理的。

    还没等范村长开口,几十个看热闹的村民已经从四处汇聚过来,郧素济见他们一个个穿着还算齐整,精气神也过得去。

    只见那范村长咳嗽了一声,说“元老院的精神,上次开大会的时候已经传达过了。大家都是知道的。大伙也是表了决心的要做琼山第一个无缠足村。谁家闺女媳妇不放脚的,就治谁家男人的罪。”

    一干村民都毕恭毕敬的站着,听范村长话音一落,都附和起来“是嘞”、“中”……

    范村长得意洋洋的腆起肚子,说“颜老五的老婆,到现在还是偷偷缠脚,村里还没追究这事,又给女儿缠脚。不治他不行咧――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元老院就是皇上,皇上说啥你敢不听,还不是欺君之罪?要杀头咧。”

    颜老五和他老婆两个脚一软,已然跪在地上,连着磕头叫饶,说“再不敢裹脚了。”

    郧素济暗暗好笑,心想这村长倒是会狐假虎威的。这下他愈发来了兴趣,看看村长怎么判了。

    只听范村长一挥手“既然这样,就按照老规矩办。三婶子,给他裹上!”

    人群里挤出来一个中年妇女,她的脸色勉勉强强的,显然是极不情愿的,挨到颜老五面前,陪笑道“老五,这是官差,您老可多担待……”

    刘元虎不耐烦道“快点,快点!”说着把他按坐在一张长凳上。

    颜老五大约没料到会这样,脸色灰一阵白一阵红一阵,真比憋着一泡屎来开会还难看。眼见着三婶子弯腰就要脱他的鞋,如同抽筋一般的跳了起来,癫狂的要抓住自己的鞋,刘元虎喝道“揪住了!”几个民兵一起动手,把个颜老五揪住,按得结结实实的,两只鞋子也给脱了下去。

    郧素济正纳闷,只见三婶子手脚麻利,半跪在地上,扶住颜老五的一只泥黑的脚,先把右足放在自己膝盖上,用些白矾酒在脚缝内,将五个脚指紧紧靠在一处,又将胸面用力曲作弯弓一般,即用布条子缠裹;才缠了两层,就拿着针线上来密密缝口一面狠缠,一面密缝。颜老五身旁既有四个民兵紧紧揪住,又被两个民兵把脚扶住,丝毫不能转动。及至缠完,只觉脚上如炭火烧的一般,阵阵疼痛。又疼又愧,嗷嗷哭了起来。

    郧素济看得惊心动魄,真没想到这村长还有这一手。

    “这双莲鞋也给他穿上,美得很。”范村长说。

    三婶子哈了哈腰“老五,对不住,这是官差。”拿起那双颜老五媳妇做得小鞋,就往他脚上套――这又如何穿得上去?刘元虎拿出把刀,将鞋跟划开,就这么套到颜老五的“金莲”上。

    范村长说“这事颜老五有错,他媳妇也有错,元虎,打她四十扁担!裤子就别脱咧,妇道人家的,留个体面。”

    刘元虎答应一声,带人把颜老五媳妇拖翻在地,拿着扁担一五一十的打起来,只听颜老五媳妇嗷嗷求饶,哭天喊地的说“不敢”了。

    打完四十扁担,刘元虎又叫三婶子去脱了颜老五媳妇的鞋,果然大鞋里面还是脚缠着的,里面塞了棉花,当下把缠脚带都去了。

    “元虎,你拿副足枷,把颜老五给枷到石磨上去,锁他个三天。叫村里大伙都瞧一瞧他的小脚。你叫人缠脚,你自己也尝尝滋味咧,别吹了灯只顾自己摸着快活,不管闺女媳妇的死活。大伙说对不对?”

    众人都说对。

    范村长又对这颜老五的老婆喝道“今个本来把你们两个的‘金莲’都枷在石磨上亮亮相,你家还有闺女小子等着吃咧,就饶你这遭,不许再裹脚了!带着你闺女赶紧回去罢。”

    颜老五媳妇顾不得屁股火烧火燎,磕了个头爬起来,她闺女赶紧过来搀她,母女两个一瘸一拐的往回去。

    郧素济看了这一幕“审案”,感触很是复杂。实话说,他对范村长、刘元虎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可是要归纳成“简单粗暴”似乎又不是那么简单。就说今天这缠足的事,还挺有农民式的智慧。这个先进村的名头来得还是有真材实料的。

    他正在沉思,范村长走了进来,哈了哈腰“见笑了,见笑了,不这么着,可难弄。”

    郧素济说“不要紧。”才把介绍信给他。范村长接过来一看,信上写的是

    “兹有天地会技术指导员,元老郧素济,前往琼山检查督促农业基层工作,请予接洽是荷……”

    村长看过了信,腿软了几分“乖乖,居然是位首长!”

    他把郧素济让到里屋,说了几句客气话,便要请郧素济到自己家里喝茶。陪笑道“首长,小人是莱州人,是吕首长救下小的一条命,还抬举小的任职。给小的田种,首长的恩情,比天还要大。你还没用过午饭吧,我这就叫人去准备!”

    郧素济道“不要客套了,先不忙吃饭,你把村里的情况讲给我听。”

    村长还要讲俗套,郧素济道“这是制度,不能随便破坏!”

    村干部见他土眉土眼,说话却又那么不随和,一时想不出该怎么对付,便道“好吧,首长且歇歇,我给你取村档案来!”

    说了,就出了公所去找村会计。村会计是浙江来得难民,原是一个铺户的伙计,算盘打得好,八面玲珑的一个人,是村长的“谋士”,村长对他是言听计从。

    他先把介绍信给村会计看了,然后便说这人是怎样怎样一身土气。

    村会计道“前几天听刘首长说有这么个人。这人你可小看不得!听刘首长说,有些事情刘首长还得跟他商量着办。”

    村长道“是是是!你一说我想起来了。那一次去临高县里开天地会,讨论科学种田问题那一天,首长先开了个会,仿佛有他,穿的是蓝衣服,眉眼就是那样。”

    村会计道“我看咱们要好好应酬,不要冲撞着他!”

    村长走出门来又返回去问道“我请他到家吃饭,他不肯,他叫给他看档案,怎么办?”

    村会计不耐烦了,发话道“首长要看档案,你给他看便是。咱们的台帐都是全得。”

    “可这哪现在能给首长看!大大小小几十种表格,一多半还没有填。”

    “现在不是检查的时候。郧首长是中央来得干部,他知道点啥……你把做好的拿出来给他看,话再说得漂亮一点,得过且过吧。”会计说,“县里来人了吗?”

    “来了四个护兵,都在村公所外的榕树下歇息。”

    “这就不要紧。也罢,你去取档案,我去敲锣,叫各甲的组头来见首长。对了,你赶紧去关照下刘元虎,叫他带着民兵把那几个老货都看好了,别叫他们出来喊冤。”

    郧素济等了一会,村长满脸堆笑回来了,将厢房里的文件柜开了,拿出台帐来。一摞一摞的搬在桌子上。

    “这还不全,首长您要看哪几种?”村长陪着笑,“我都给您拿来。”

    “不用了。”郧素济暗暗咂舌,光这些台帐就堆了一桌子,还不全!这文牍作风且不论,就归化民干部的实际水平,没给他们当擦屁股纸就得感谢干部教育得力了。

    郧素济问“你这村里有多少户人家,都是哪里人?一共多少人口?劳力有多少?”

    村长见郧首长果然只是随便翻看了各种册子,稍微放了心,听他开口问话,赶紧起身。

    郧素济道“你坐下说话,坐下说话。”

    村长道“这里有八十四户,全村有四百三十一个人。大多数是山东来得。也有山西、浙江和福建的。劳力一百九十二个。”

    郧素济点头“你这村里的劳力真不少。”

    村长道“首长,这村里多是难民,青壮多,老幼少。”

    接着他又问了些其他问题,好在首长问的都是些水田、旱田、亩产、水利、保墒、除虫的问题,他都能答出来,而且还有条有理的,数据张口就来,看得出郧首长很满意。

    突然外面一片锣鼓响,郧首长吓了一大跳“干嘛的?”

    村长解释说这是通知各甲来开会,拜见首长。

    郧首长笑了“不要这么隆重嘛。我先吃点东西填补填补。”

    村长趁机问“首长便饭吃点啥?有鸡鸭,鱼虾、菜蔬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