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二十六节 座谈会

《临高启明》 第二十六节 座谈会

    范十二见首长话里有话,又是满脸笑容,情知不妙。眼见四个亲兵就在院门口站着,首长一声“拿下!”自己就得扛着行李去挖沙子。不由得热汗冷汗一起流。支吾了半天一个字也没说出来,身子却不由自主的筛糠起来。

    还是村里的会计脑子活络,赶紧道“范村长这会打摆子,话说不清,我来说吧。”

    郧素济问“你是……”

    “我是村里的会计,韩道国。”会计起身点头哈腰道。

    “哦,是会计。”郧素济知道基层组织里别看会计不是官,却是个关键性人物,干部要做好工作要靠他,要捣鬼也靠他,对村里的基本情况了解比普通干部要深入的多。他看这会计的作派,大约也是个店伙之类的人物出身,说得新话却带着南方口音,便道,“好吧,你说说看吧。”

    “是,首长!”韩道国哈了哈腰,清了清嗓子,“咱们村是县里的模范村,这都是元老院、县里、乡里领导的好……”他看了看郧素济的脸色,赶紧进入正题,“要说问题,倒是不少。现在大伙反映最大的是出劳役太多。”

    “怎么个多法呢?”

    韩道国从口袋里掏出个小本子来,沾了点唾沫翻了几页,说道“回禀首长就说上个月,咱们村一共出劳役1566个工日。上个月还是农忙,派劳役要少些。要是平日里,就得上2000个工日了!”

    郧素济心里算了算,全村的全劳力是192个,也就是说,上个月平均每个全劳力都出了8天多的劳役。平常月份如果是超2000个工日的话,就是10天以上了。也就是说,即使在农忙时节,本村的劳动力一周也得出2天的劳役。而在平时会达到每周近3天的水平。

    郧素济读过政治经济史,里面谈到农奴制庄园里农民给地主出劳役的剥削,一般每周3天是一个门槛,超过3天基本上就是“民不聊生”的地步了。而且根据前面和村民聊天的了解,这里存在劳役分配不公的情况,有些人逃避出劳役,那么他们的劳役必然会压在其他村民头上,负担远不止这个数。农民有怨言再正常不过。

    他微微点头,道“是多了点!”

    韩道国见他没有异议,胆子也大了几分,说“至于这个月,算是农闲了――其实首长您也看到了,闲不到哪去――县里一个通知,要调咱们村一半的劳力上工地,一去就是一个月。”

    “不算冬闲和农忙,平均每个月要出多少劳役。”

    “都在二千上下。”

    郧素济拿出支钢笔,在自己的本子上记下数据。又问道

    “服役内容呢?”

    “干什么都有。修水利、修路是大头。”韩道国道,“栽树、卸货、运木头、挖沙子、取土……只要是力气活,都派差。”

    “都是哪里派得差,要过什么手续?”

    范十二这会镇定了些,赶紧凑上来回道“县里也派、乡里也派,还有矿上。手续就是送一张通知单。”

    郧素济知道“矿上”就是甲子煤矿,这是企划院的直属国企。这个矿如今不但要向临高供应质量低劣的褐煤,还要把大量的煤矸石之类的采矿副产品运到琼山加工成建材。货物吞吐量很大。

    “对口部门呢?哪个部门发单子?”

    “县里是县人力科,乡里就乡政府出个条子盖公章就完事了。”范十二道,“矿上就是矿办出个条子。通知单一到,就得安排人。不去不成。”

    郧素济想这也太随意了,典型的滥用民力。

    “出劳役管饭不?”

    “管饭。就是费衣服。”范十二道,“上一次工地磨烂一身衣服。现在出县里的劳役县里能给点补助,还算弥补的过来。”

    “出劳役出过事故么?”

    范十二迟疑了下,道“出过……”

    “伤亡几个人?有残废的不?”

    “死了一个,残废的有三个。”范十二赶紧道,“县里都给了抚恤。日子过得去。”

    “残废的能干活吗?”郧素济说,“村里对他们有什么安排?”

    这下范十二可犯了难,支吾道“安排……总是有得……”

    韩道国赶紧接上来说“这几户,村里做主,他们的地都安排了人代耕。逢年过节,村里再补点粮食布匹什么的。日子都过得去。绝不叫他们冻饿着。”

    这样的安排郧素济觉得还是可以的,但是范十二言辞含糊,不能不叫他对韩道国的说法起了疑心。他决定,一会去这几户人家瞧瞧。

    这时候一个组头大着胆子站了起来,颤巍巍的说道“首长……”

    郧素济见是个老头,便道“老大爷你坐下说,坐下说。”

    “谢首长。”组头说,“出劳役,咱也认了。抓紧一点,地里的活也来得及做。可现在还有各种花样……”

    “什么花样?”

    老头子瞥了眼范十二,道“第一就是夜校,从县里派人来‘扫盲’。夜里上课,识字是好事,可是大伙白天干了一整天,第二天还得出工,都想早点睡觉。非得大伙都去――从掌灯学到起更。小孩子也罢了,俺这样的老头子是不是就饶过了……”

    “哦,还有呢?”

    “各式各样的学习班忒多了,”老头说,“我家小子,一个月倒有七八天都在县里学习开会学习。家里的农活做不过来,把他媳妇都累病了。他去开会还不如出劳役――出劳役还管饭,去学习开会自己还得带煎饼去!”

    “你家小子做什么工作的?”

    “他是村里的天地会联络员。”

    郧素济点头,转头问范十二“村里经常去开会培训的人多不多?”

    “原先是不多,最近县里组织了村里的孩子去培训。多是些十四五的。一批一批的,一去就是半个月一个月的。”

    十四五岁的孩子,不论男女,在农村也算半个劳力了。一走半个月一个月的,对家庭劳动来说的确是个损失。

    郧素济叫老头坐下,接着又有人提到还有许多变相的出劳役做军鞋拆洗旧军衣是一种,征蓖麻籽是一种;给部队和劳工准备伙食,叫妇女们做煎饼的又是一种。还有每年的民兵集训等等,不一而足。

    “咱们真是一年到头,两眼睁开就忙活,到睡觉还有一堆劳役等着。”组头们纷纷诉苦,“百姓们都不乐意,可是县里乡里压得紧,不干不成!”

    范十二见首长们正和组头们说话,说“我去解个手。”便从院子里走了出来,他没去尿尿,叫来了外面正在“维持秩序”的刘元虎,道“元虎!你赶紧去那那几户出了事故的人家预备下!弄身好衣裳给他们穿着,粮屯里加满,叫他们不要乱说!一会没准首长要去看!”

    刘元虎答应了,又道“其他几家好说,曹家怎么办?那个老货一直和咱们对着干,决计不肯顺着说话的。”

    范十二道“你找个地方先把她关起来。到时候就说她出去串门子走亲戚去了不就是了?反正她家里也没其他人。”

    刘元虎正要去,范十二又叫住了他“左邻右舍几家,你都提醒着他们一点,不要混说!还有租了这几家地的人家,你也得去关照下不能说租,要说代耕,打了粮只分三成作辛苦费!其余的都给了原主。明白了没?别说错了!”

    “我知道了!”刘元虎答应了,赶紧去了。

    范十二关照好刘元虎,回到院子里,见郧素济笑道“你就是粮户?我本来就想找几家粮户谈谈,发家致富是个好榜样啊。”

    范十二见郧首长说话的对象是白普廷,心里定了一多半。老白不但很“知趣”,平时又十分谨慎,不会乱说话的。

    “无上道宝天尊!”白普廷是个新道教的信徒,对这个把他从死亡线上挽救出来又送到“福地”的宗教虔诚备至,正儿八经说话的识货总是带这么一句,“海南这地方世道太平,营生发家要容易些。这都是托了元老院的福分。”

    “你家几口人?种多少地?”

    “回禀首长,家里有婆娘、二个儿子二个女儿。种了二百多亩地,八十亩是元老院分得,其他是请天地会开荒来得。我自己也开了几亩地。”

    “你家人丁兴旺啊。”郧素济点头,“孩子们都多大了?”

    “大儿子二十了,小儿子十七。大闺女十三,还有个小闺女,是到了海南生的,才两岁……”白普廷说着叹了口气,“原本还有个小儿子,逃难的时候和老娘都死在路上了。”

    郧素济点点头,怪不得他能发家家里的三个男性都是壮劳力。女儿也能顶半个劳力。老婆还能生孩子,大约年龄也不会太大。家里又没有老人的负担。

    “儿子娶媳妇了没有?”

    “托人说合了一个。眼下刚打下粮食,手头紧,拿不出全套彩礼,先放了个定。等卖了粮食土产,过了正月就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