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三十节 告状

《临高启明》 第三十节 告状

    “没有累进税,一样可以开荒种更多的地嘛。”

    “不上算,不上算。”白普廷连连摇头,“地多了,开销也大,再把税一交,是亏是赚还难说嘞。再说地多了还得雇工。家里也没地方给长工住。”

    “呵呵,”郧素济笑道,“你的算盘精!你放心,你的问题我回去一定会好好研究研究,让勤快人不吃亏!”

    “谢首长关心!”白普廷连连点头。

    “你家的小闺女呢?”

    “在屋里呢。她还是个不懂事的娃娃,不敢出来打搅首长……”

    “抱出来让我瞧瞧。”

    白普庭心里嘀咕不知道首长为啥要看他的小闺女――才2岁多的孩子有啥好看的?但是他既然这么说了,自然不能违拗,当即叫“大妞,把二妞抱出来!”

    大妞应了,进去把二妞给抱了出来,郧素济见小孩子白白胖胖,穿着件旧花布的棉袄,脑袋上光溜溜的剃了个桃子头――乡下习惯女孩子要到了十一二岁才开始留头――煞是可爱,当下将孩子抱了过来,道“还挺沉的。”

    白普庭道“那是她命好,到这样的好地方托生。”不由自主的想起路上死掉的小儿子,眼里几乎掉下泪来。

    郧素济逗弄了一会孩子,问道“孩子叫啥名字?”

    “一个丫头片子取什么名字?都叫她二妞。”

    “姐姐也没有名字吗?”

    “是,”白普庭笑了笑,“丫头片子又不能登族谱,取个名有啥用?”

    郧素济笑了笑“我给她取个名字成不?”

    白普庭赶紧站了起来“首长你这是折煞俺了。俺,俺一个庄户人……”

    郧素济笑道“你坐下,你坐下,取个名字算啥?我看你大女儿也没个官名,一并都取了大女儿就叫白莉,小女儿就叫白娅吧。”

    韩道国一听他要给白家女儿取名,早就预备上笔墨了――他还保留着早年当伙计的时候随时带着墨盒的习惯--郧素济取过笔来,在白纸上写下两个名字。

    白普庭做梦也没想到首长居然会给两个女儿都取了名字,这真是祖坟冒了青烟了!

    他既高兴,又惋惜――幼子要还在多好!白给两丫头占去了这个好处!

    他结结巴巴的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直到范十二踹了他一脚才如梦初醒,一叠声喊道“大妞!还不抱着你妹给首长磕头!”

    大妞哎了一声,刚抱着妹妹跪下,郧素济摇摇手“不要不要。元老院不兴这套。起来说话!”说着又问大妞几岁了,识字不?能不能看报纸?

    “十三岁了,会背《百家姓》、《千字文》,报纸上的字有一多半能认识,大概意思能瞧明白。”大妞有些害羞,她已识人事,见首长赐名又问话,不由得胡思乱想是不是看上自己了?

    “会写字吗?”

    “能写几个字,就是字丑……”大妞的脸都红了。

    “谁教你认得字?”

    “冬学里的先生教的。”

    “你喜欢上冬学不?”郧素济问。白家的大女儿长着典型的山东妹子脸型,眼睛又黑又亮,个子也挺高。

    “喜欢,上冬学又热闹,又能有学问。”白莉点头,说着偷偷看了眼她爹。

    郧素济心中有数,问白普庭道“你是不是不让闺女上冬学了?”

    白普庭吓了一跳,首长真是料事如神!他不敢否认,赔着笑脸道“怎么会不让!只是今年冬学里的人多了,男女老少的混在一起说笑,这个这个,总不大好――她还是个大闺女哩……”

    “有什么不好的?我看好得很。”郧素济用非常肯定的语气着重说道,“不是小好是大好!”

    白普庭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说的话触动了首长的那根神经,赶紧道“是,是大好!”

    郧素济又对范十二道“冬学的事情,你可得抓紧抓好。有人不愿意学得,得逼他一逼,哪家的家长自己不愿意学又不叫家里人学得,更得好好的教育。我看你禁裹小脚就很有办法嘛。”

    范十二连连点头“请首长放心,我一定把村里的冬学办好!”

    正说着话,忽然外面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冤……”

    “冤”字刚出口,就被人活活的卡了下去,郧素济一怔,范十二和韩道国顿是脸都白了。白普庭原本还笑嘻嘻,这回脸也变得不活络起来。

    这时候,门口跑进来一个警卫,朝着郧素济敬了个礼,俯下身小声道“首长,在后院墙外抓到个想爬墙进来的老太婆,她说她有冤……”

    郧素济点点头,低声道“先带到村公所看起来。一会再说!”

    范十二可坐不住了,起身颤声道“首长……”

    “不要紧,”郧素济起身道,“我看天色也不早了,今天我就在你们这里过一夜了。晚上的派饭,我看就到老杨家吃吧。你们先去忙,我和老白再唠一会。”

    范十二无法,只好和韩道国先出来了,出门没走多远就见刘远虎在外面杀鸡抹脖子似得冲他们使眼色,范十二“呸”了一口,道“现在弄什么鬼!你看得好人!”

    刘元虎满脸委屈“这老货要去上厕所,我总不能跟进去吧?谁想到她一把年纪了腿脚还这么好!从公厕的窗户里翻出去!”

    范十二还想骂他几句,韩道国劝道“算了算了,事情已经出来了。咱们就别怨这个怨那个的了,还是想想怎么办吧!”

    刘元虎年轻,道“咱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范十二骂道“屁!你以为杀人放火抢人家老婆才叫亏心事?曹老太婆可不是个善主!她到首长面前一顿混说,大伙就一起扛着行李上契卡去喝茶吧!”

    刘元虎这才紧张了,道“那怎么办?老婆子给带到村公所去了,四个警卫看着,一点法子也没有!”

    还是韩道国镇定些,他道“你们莫要慌张!是福不是祸是祸度不过,事情已经出了,如今也没什么法子可想的,只有硬着头皮打官司了!我咱们先自己先得打个商量。郧首长必然要问我们话的,咱们想想好了怎么站地步,怎么回话。免得临时一问先乱了阵脚,各说各的,把不该说的都说了――那才要坏事!”

    这边他们正在商量,郧素济又和白普庭说了些生产上的事情,这才出来往村公所去。叫警卫把曹老太带过来问话。

    警卫带来个苍老的妇人,一件郧素济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喊了声“冤枉!”郧素济赶紧道“起来,起来,你且坐着说话!”

    然而老妇却明显听不懂他的普通话,张口便是山东土话,郧素济听不明白,心里已经有些不快了,幸好警卫中有人听得懂她的话,便充当了翻译。

    从她的话里,郧素济大略知道老妇姓曹,夫家姓黄。丈夫家人都死在登州之乱中,她和儿子媳妇两人逃出生天,被安置在本村。

    老妇的儿子嫌种田赚钱少,便招工去了县里木材厂做工。年前出工伤死了,县民政科说有抚恤金发下来的,可是到现在一分钱也没看到。

    “……我一个老婆子,没了儿子,孤苦伶仃,村里吞没了俺的抚恤金,还把俺关起来!”曹老太婆咬牙切齿,“范十二、韩道国、刘元虎三个王八羔子!没良心!吞了俺孤老婆子的钱,还把俺的地也占去了!说代耕,连一合米也没给过俺!”

    郧素济早知道代耕里有猫腻,但是听到连抚恤金也没给,不由得脸色一变。元老院给得抚恤金虽说不多,除了阵亡军人家属之外都是一次性的,但也是相当重要的社会安定剂。虽说这事的金额有限,但是社会影响非常恶劣。在旧时空中,基层政府机构的信誉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被败坏的。

    他不由得严肃起来了,问道“这都是实话?”

    “若我老婆子说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曹老太太表情坚毅又肯定,郧素济觉得,他不大可能说谎。

    “范十二,韩道国,刘元虎……都是坏得烂了肠子的人,”她又说道,“鱼肉乡里!谁要不顺着他们,就说你对抗元老院,捆上就用扁担打,打得皮开肉绽也是常事!去年还打死了一个……”

    郧素济一听赶紧问道“打死人了?”

    曹老太太点点头“打死了就拿席子一卷,丢到江里面去了,真真是无法无天!”

    郧素济觉得有点难以置信,但是他知道基层无法无天起来的确是超乎一般人的想象,赶紧问道“居然有这回事!打死的是谁?”

    “老孟家的儿子!”

    “老孟?哪个老孟?”

    “就是做豆腐的老孟!”曹老太太的声音越来越高,“老孟还以为他儿子在县里做工呢,都是范十二他们骗他的!我告诉他几回了,他都不信!”

    郧素济将信将疑,这么大的事情老孟能一点不知道?这也太匪夷所思了,难道这博让村真是一个“假先进真反动”的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