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三十一节 调查

《临高启明》 第三十一节 调查

    不过他想起老孟的确说过儿子在县里砖瓦厂上班,“心野了,别说回家,连个口信也不捎。”会不会真像曹老太太说得那样?

    郧素济想了想,要查清老孟的儿子是不是活着倒是容易,到厂里一问即知。可惜村里即没有电话也没有线电报,非得派人去才行。

    正想着,曹老太太又在哭诉说刘元虎霸占了她的儿媳。

    “……俺儿死了还不到两年,刘元虎那兔崽子就把俺家的改凤给抢走了――自从俺儿没了,俺们两个就相依为命,就是母女也没俺们亲!没想到刘元虎青天白日的就这么闯到俺家来抢人!我的儿啊――”她说到伤悲处,一头扑在地上呼天抢地,嘴里絮絮叨叨的哭诉着,有腔有调的。

    郧素济想还有这事?!他觉得事情有点复杂了。又问道“莫哭,莫哭,你还有什么冤枉的,都说出来吧。”

    曹老太太的悲号说收就收,一边抹眼泪一边又说了许多“三人帮”虐待欺凌她们“孤媳寡母”的事情,又说刘元虎早就对她媳妇有歪念头,常常动手动脚的,还有一次竟然想强暴她媳妇,幸而她回来才没得逞……说到动情处免不了又是一番号哭,凄惨至极,让郧素济也不免为之动容。

    她又揭发了许多村干部的坏事,什么干部不参加劳动,自己征劳役叫人代耕;在村里随便派差;村北的闵老头因为说范十二是“耍锅勺的当官,那是贼掌印”,又说“厨子不偷,五谷不收”,被刘元虎抓起来打了四十扁担不算,又连派了他三个月劳役,折腾的闵老头半年没种成地,只好吃南瓜红薯过日子……

    眼见她再也说不出什么新得内容了,郧素济道“你说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且回去休息,我自会把事情查清,还你一个公道。”

    “多谢首长青天大老爷!”曹老太太噗通跪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头,道,“可是俺不敢回去――回家去了,明天就是一个‘暴病身亡’的下场!还请青天大老爷做主!”

    郧素济想,这倒也不能不防着些,基层若是烂透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干得出来。当即点头道“那好,你就权且在这村公所歇一夜。这里有我的警卫,断然不会让你受伤害。”

    他起身出来,叫来警卫队长,吩咐他晚上要看好曹老太太,不能让她受伤害。

    “她跟着你们一起吃喝,睡觉的时候你在外面把门。明白吗?”

    “是,首长!”

    郧素济出门就遇到了范十二,只见他有点魂不守舍的站在村公所门口,见他出来,强作若无其事的迎了上来“首长……”

    郧素济点头“我知道你想说啥。你不用说了,我心里有谱。元老院的方针一向是‘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你在村里的工作,我都是看得到的。”

    范十二正琢磨首长这番话的意思,郧素济又道“我现在去吃晚饭,吃过晚饭再和你谈。”

    说着便上老杨家吃晚饭去了,只留下有点失魂落魄的范十二在村公所门口徘徊。

    老杨家听说首长要来吃晚饭,亦是一阵忙乱。他觉得郧首长这个人说话实在,是庄户人的自己人,所以很是热情。他家原本就属于比较过得去的人家,叫老婆把存着预备过年吃的白面拿出来,擀了面条。又按照时新的澳洲做法,熬了一锅“西红柿鸡蛋卤子”。

    郧素济一进屋就闻到了香喷喷的气味,堂屋里热气腾腾的,当间桌子上已经摆上了面条和卤子,老杨婆娘又拌了几个凉菜。

    老杨恭恭敬敬的端上警卫员事先送来的饭盒,里面是满满的手擀面。郧素济一看过意不去本地农民很少能吃到白面,真正是“珍贵的食材”。这一锅面条不用说是把留着过年用得面都拿出来了。

    “真是太客气了,我随便吃点煎饼稀饭就行!”

    “哪里的话,”老杨很是高兴,“给您吃俺乐意!”

    老杨婆娘也笑道“也没荤的,只有鸡蛋凑合一下了。”

    郧素济见他们心诚,也不客套。坐下浇上卤子就吃了起来。老杨婆娘给自个和黑妮盛了面条,正在端着碗到院子里去吃了,郧素济道“你也在这里吃嘛。”

    老杨媳妇赔笑道“俺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好和首长一桌吃饭!”

    “咱们自己人吃饭,不用那么客气。”郧素济今天特意选择到老杨家吃晚饭是有缘故的,他已经察觉到老杨是个很爽直的人,和他吃饭说话,一定能得到许多真实的村里情况。

    老杨媳妇拗不过,便叫黑妮自己去院里吃,也上了桌。

    老杨晚饭的时候爱喝点小酒,他嫌集镇上卖得甘蔗酒“甜”,用自己种的小黄米酿了些土酒,拿出来给郧素济斟上一杯。

    郧素济和老杨夫妇边吃边聊,说收成谈生活,说着说着便问起曹老太太的事。

    老杨叹气道“曹老太太也是个可怜人!俺听说她早年守寡,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娶了媳妇。她一家子逃难到这里落户,分了地又有了房,原本小日子过得挺红火,没想到儿子忽拉吧就没了!连个孙辈都没留下,难怪脑子转不过弯来!”

    “她儿子怎么死得?”

    “去煤矿出劳役。推矿车的时候没留神,被撞了。”老杨叹了口气,“抬回来一瞧可真是惨啊,上身血肉模糊,脑袋都看不出模样了!”

    “没了儿子,谁种地养活她?”郧素济问道,“我看她的模样还齐整,不像缺吃少穿的。”

    “村里呗。”老杨道,“她这是绝户,村里得养着。当然好吃好喝是别想了……”

    “她家的地呢?据说是有人代耕了。”

    “当然是有人了。”老杨原本就好说话,酒入肠胃,愈发是打开了话匣子,“她这是绝户地,谁不爱种?纳完粮再交村里三成,剩下的就是自己的了。和老范没点关系的,想种还种不上哩。”

    “我觉得不上算啊。”郧素济算了算,“公粮是一成半多一些。再交给村里三成,自己也就落一半,还要贴种子、肥料和劳力……”

    “要紧的不是这五成粮食,是一个缴公粮的户头,”老杨一喝酒就脸红,“代耕的都是些大粮户。原本地多缴税也多。现在有了两个缴税户头,他们就把自家地里产得粮食挪一部分到代耕户头上……”

    郧素济已经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个做法!他不由的暗暗佩服人民群众的智慧,他又问道

    “打下的粮食不给她?”

    “曹老太太现在是孤老婆子,村里把算在社保户里,吃穿都是村里供,代耕户缴得收成就算是养活她的钱了。”老杨道,“至于能用多少在她身上,就是各自看良心办事了。”

    “我可是听说她儿子死了,县里是给抚恤金的。”

    “这个,俺就不知道了。县里的事情谁弄得清楚。”老杨道,“再说这钱从县里发下来,一层层的,保不定层层剥皮,曹老太太能到手几个钱?还不是靠村里养活!”

    郧素济对抚恤金发放的流程不太清楚,也没法再谈,便问“曹老太太就没提起过抚恤金的事情?”

    老杨摇了摇头,他媳妇怯生生的说道“俺倒是听说过……”说着又看了一眼丈夫。

    老杨道“你听到啥就说啥,看俺做啥?今天首长许你上桌说话,说错了也不抽你腚。”

    老杨媳妇这才说她有次听曹老太太骂她媳妇卷跑了她儿子的“换命钱”,是“丧尽天良”,迟早“奸夫淫妇一块上法场”。

    “……俺想这个‘换命钱’可不就是抚恤金?”

    郧素济点头,老杨媳妇说的应该不假,这么说来抚恤金是发了,只不过被她媳妇拿走了……他又问道

    “曹老太太媳妇是怎么回事?听说是给人抢了,那怎么又有奸夫……”

    “抢了?”老杨笑了笑,“自己跑了还差不多!”

    “这么说不是刘元虎抢走的?”

    “刘元虎这愣小子,虽然霸道些,尽干混事。可是抢寡妇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事还做不出来。”老杨一壶酒喝得差不多了,给面条浇上卤子,端碗边吃边道,“曹老太太对改凤不好――她是童养媳,从小就是吃苦受打的苦人儿。落户到村里之后也不安生,一天到晚撺掇儿子打老婆――打老婆不算事――可这么往死里打也算是少有了!”

    老杨媳妇接口道“嗳,真是造孽拿竹条子泡了水抽;摁在长凳上用扁担打!打得起不了身,坐不下凳,还逼着她担水做活,两条腿上都是乌青……”

    郧素济皱眉道“怎么说都是自家媳妇,下这么重的手图什么?”

    老杨道“她家那个醋性大的很!早先刚到村里的时候俺们还不知道,后来才发觉,只要是个男人,不管少得壮得老得,只要和她靠近了说几句话,回去就是一顿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