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三十二节 调查续

《临高启明》 第三十二节 调查续

    “醋性这么大?”

    “嫌她生不出儿子来呗――别说儿子,连个女孩子都没生出来!”老杨一仰脖把最后一点卤子都倒进嘴里,抹了抹嘴巴,“他娘母子两个不着急?”

    “打老婆就打得出来了?”郧素济想这算啥理由。

    他媳妇这时候说话了“俺听妇女们说,改凤的男人不中用,所以生不出儿子来……”

    老杨呵斥道“你混说什么!没凭没据的女人乱嚼舌头的话也学来,腚又痒了?”

    老杨媳妇吓得不敢说话了。

    郧素济道“老杨,你这可就不对了,刚才你可是自己说过不打老婆的。这会就反悔了?还是不是个男人!”

    老杨赶紧道“是,是,首长俺糊涂了!”

    郧素济心想,这一顿饭吃得倒是大有收获。他觉得老杨媳妇说得很可能是真实情况,女人的事情,只有女人知道的最清楚。便又问老杨媳妇“你还知道些啥?”

    老杨媳妇不敢说话,郧素济说“你放心!一切有我给你做主。决计不叫你男人抽你光腚,不然我叫警卫拿扁担来抽他的腚!”

    老杨嘿嘿的笑了笑,道“你说罢你说罢。俺就当没听见。”

    老杨媳妇这才道“……听说是逃难的时候落下的病根!说来也是可怜!”

    “没寻些药吃?”郧素济想到润世堂就是专做滋阴补阳的药剂的老店。

    “瞧您老说得,俺们庄户人得病就是个抗字,更别说他这种病怎么好向人提?”

    老杨媳妇继续道“他可怜,改凤不更可怜?俺们妇女们平日里一块说话改凤守活寡不说,改凤婆婆更是个刁婆娘,改凤的死鬼男人派劳役不在,白天她一个人下地,曹老太太都要给她,给她……”

    老杨媳妇虽说不下去了,郧素济不解道“给她怎么地?”

    老杨媳妇赔笑道“都是娘们的事情,说出来脏了您的耳!”

    郧素济道“不妨事,说来听听。”

    “用针线把她裤子给密密的缝上,晚上回家要是线扯断了几根,摁在长凳上就是一顿打!改凤怕得连水都不敢多喝一口。每天回家的时候脸都憋青了,有几回还直接尿裤子上,哎,真真造孽……”

    这也忒恶毒了吧。郧素济不禁愕然,这不就是穷人版的贞操带吗?他还原以为只有欧洲贵族才玩的东西。

    “曹老太太也是穷人出身吧,待媳妇这么狠?”

    “不是穷人家怎么会有童养媳?穷人家里的童养媳,比黄连还苦!真真是连小粮户家的粗使丫头都不如!”老杨叹气道,“俺们在老家的时候,闹春荒过不下去也有人说合叫黑妮去给人当童养媳,俺说宁可叫她饿死在家里,也不叫她被人活活糟蹋死!如今总算世道变了!”

    老杨媳妇接着道“……改凤的死鬼男人没了之后,她生怕改凤要改嫁,看得更紧了。不但出门要拿针线缝她的裤子,连在家吃饭上厕所都跟着,睡觉都让改凤睡里头。”

    吃过晚饭,老杨媳妇收拾开碗筷,又沏上一壶酸枣叶茶,郧素济问道“她儿子都没了,要媳妇干啥?还看得这么紧,有啥用?”

    “年轻寡妇可值钱咧。”老杨笑道,“如今娶个年轻寡妇也得一大笔彩礼。像改凤这样的,年轻,没拖油瓶,起码也得三条牛的彩礼。”

    “既然贪图彩礼,为什么不赶紧找人配亲?抓在手里能生出孙子来?”

    “三条牛能吃多久?”老杨道,“她想得是长远打算。”

    “怎么个长远打算?是打算招夫养亲?”

    老杨一拍大腿“首长您真是料事如神!曹老太太想招她娘家一个远房侄子――肥水不流外人田。”

    郧素济笑道“既然想招,怎么又没招成呢?”

    “人在济州岛当兵哩,谁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老杨道,“这当口刘元虎瞧上改凤了……”

    “慢,慢,你不是说刘元虎没有抢寡妇吗?”

    “他的确没抢,是改凤自个愿意跟他的。”老杨媳妇插嘴道,“刘元虎家里没公婆,自己又是个干部,还是个精壮小伙,改凤能不乐意?”

    老杨媳妇又津津乐道了一番八卦两个人是怎么对上的眼,怎么偷偷摸摸的相会,又怎么躲在树林里亲嘴,“那叫一个**”……好像都是她目睹的一般,郧素济想女人的八卦能力果然不一般。

    “……前个月吧,改凤划拉划拉自己的家当,乘着曹老太太一个不注意,就跑刘元虎家去了,等曹老太太回过神来,两人都跑镇上领了‘婚书’回来,算是彻底过了明路了。”

    刘元虎的政策水平不差啊,郧素济想,农村对领证这回事一向是非常淡漠的,21世纪也有大把的夫妻只摆酒不领证的。刘元虎这直接领结婚证,就是实打实的坐实了法律关系。村干部到底没白当。

    他道“曹老太太一定是不乐意喽。”

    “这是自然,要换别人,这事铁定成不了!曹老太太可是个会折腾的主!可是刘元虎是个光棍,没亲没眷的,愣头青一个,又在村里当干部横行霸道惯了。别说个孤婆子,就是亲爹娘我看他都敢打!曹老太太去闹能讨什么好去?几回吃了亏,她就不敢找刘元虎了。去找范十二告状――首长您想刘元虎和范十二那是恨不得穿一条裤子的,能帮她?再说当初为了改凤放脚的事情,范十二和曹老太太没少打饥荒。所以媳妇没要回来不说,还给穿了小鞋――被弄到千女堤工地上去了几个月。曹老太太一口气咽不下,直接上乡里告状了……”

    “哦?还去乡里告状?”郧素济想原来本时空也有上访户了。

    “去了几回,乡里说她媳妇既然已经死了男人,愿意嫁谁就嫁谁,乡里管不着。”比起老杨,他媳妇的消息可是灵通多了,“乡里告不了,她又去县里告,县里也不理她――这下可她给气昏了头。整日在村里说村里吞了她的抚恤金,抢她的媳妇,还把范十二干得许多事都拿到街上到处说……”

    老杨觉得不太妥当,对老婆使了个眼色,被郧素济看到了,郧素济笑道“怎么,还有顾虑?”

    老杨有点尴尬“实话说,范十二他们,有时候做事不地道,犯浑!可是大伙还是乡里乡亲的,他也给大伙办过不少事。有些事,当初干着不觉得有用,大伙骂娘,过后才觉得真有用,是咱们眼光不远。真把他闹进了劳改队,俺也过意不去……”

    郧素济道“这么说范十二对村里还是有功得喽?”

    老杨点点头“你要说他没有私心杂念,一心为大伙,他不是圣人,私心杂念是有得,多吃多占少不了,耍威风捆人打人也是常事。可是咱们村要没这么一个人也不成。就说这村里村外的路,引水的渠,还有积肥的沼气池……没他操心那是决计办不成的。周围村子都羡慕俺们村有个能干人当村长哩。”

    郧素济又问道“曹老太太说村里吞没了她抚恤金的事又是怎么回事?”

    “这只有她自个知道了,范十二大概也知道。”老杨道,“抚恤金,的确是刘元虎从乡里领来交到村公所的,至于说曹老太太有没有拿到,拿到多少,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咱也闹不清。”

    “改凤拿到过抚恤金吗?”

    “她能沾到一文钱?”老杨哧的一笑,“改凤在夫家就是个奴才――连奴才都不如,奴才主子还发月钱月米呢。她能吃几顿饱饭就算不错了!”

    老杨媳妇也说“自打嫁了刘元虎气色也好了许多!和大伙在一起做活也有了笑脸。”

    郧素济大致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这和他原先想得完全不一样。看来偏听偏信使不得,“苦大仇深”也不见得就是正义的化身。范十二、刘元虎这些人虽然说不上“清正廉洁”,但是曹老太太也非“清白无辜”、“饱受迫害”。事情的真相总是比表相来得更复杂。

    他觉得在老杨家收获很大,便又继续叙谈起来,老杨见他谈兴浓,便在油灯里又加了一根灯芯,不觉夜色已经深了。

    忽然外面响起“蹬蹬蹬”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警卫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看到郧素济也来不及敬礼,喘着气道“报……报告……首长曹……曹……”

    郧素济一惊,赶紧问道“曹老太太?”

    警卫连连点头“上……上……上吊了!”

    郧素济腾的一声就站了起来,道“走,赶紧瞧瞧去!”

    郧素济赶到村公所门口,只见门口已经围了一圈人,闹哄哄的都伸长了脖子看热闹。刘元虎和几个青年正在维持秩序。范十二脸色煞白,站在门口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看到郧素济过来,他用一种几乎哀求的语气说道“首长!首长!真得不干我的事啊……”

    “不干你的事你慌什么!”郧素济道,“走,先进去看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