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三十三节 谈话

《临高启明》 第三十三节 谈话

    进到院子里只见曹老太太已经被搁在门板上了,几个人正围着她,有个警卫正在做心肺复苏。郧素济问道“人怎么样了?”

    警卫队长道“已经救过来了,好险!”

    “什么时候发现的?”

    “就是才不久,”警卫队长心有余悸,“一点声音也没有!要不是首长您说每隔一小时都要看一看,到明早大约人都硬了!”

    范十二听说人没死,脸色总算恢复了一点。

    郧素济点点头,这时候有个妇女进来,送来一碗姜汤给曹老太太灌了下去,眼见着她脸色转红,大约已经是回过气来了,便叫人把她抬到厢房里先躺着。又叫了两个妇女看着她。

    曹老太太要“鱼死网破”。郧素济点着了一支烟,他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在旧时代是很常见的做法直接吊死在仇人家门口,闹得对方家破人亡――官府不管自杀他杀,照例是把死在谁家门口就把谁家当凶手嫌犯来办得,就算最后能洗刷冤枉,也是毁身破家的下场。

    就是在20世纪的中国农村,因为各种纠纷,妇女闯进“对头”家里喝农药的事也算不上新闻。甚至因为和家里人怄气,吵架之类鸡毛蒜皮的事情,都可能诱发妇女自杀。在中国的自杀人群调查中,农村妇女的自杀率是最高的。

    这是要范十二、刘元虎这一干人好看的节奏啊。郧素济想。他对跟进来一路哆嗦的范十二道“你去把韩道国和刘元虎都叫来吧,我有话想问。”

    范十二应了声就要出去,郧素济又把他叫住“把刘元虎媳妇也叫来。”

    警卫队长见范十二丧魂落魄的去了,问道“首长,要不要我叫人陪着去?”

    郧素济摇摇头“他要跑了就没什么好问了,必有亏心事。”他吩咐警卫队长把曹老太的房门把守起来,不许她出来啰唣。

    一会范十二果然把人都叫齐了,郧素济关照一个一个叫进来问话。他对基层工作十分熟悉,三言两语就知道其中有无弊端,干部说没说真话。

    从他今天一整天的走访座谈看,博让村是大问题没有,小问题一堆。要用套话说“大方向是好地”。至于村干部多吃多占,叫村民给自己干活,态度粗暴打骂村民之累,在现阶段都不算大事。

    郧素济认为最简单的能够看出基层干部行政能力的只有两件事民生状况和基础设施。基层干部办事有没有尽心,能力如何,都可以从这上面看出来。从这两点来看,博让村做得是相当不错的。

    县里对模范村的基础设施建设的确有一定的财政扶持,但是大头还得看村民自己投工投料,如果村干部没有一定的号召力和工作能力,是不可能办到这一切的。

    至于反缠足、搞好环境卫生,算不上解决吃饭穿衣的民生大事,却又是实实在在的事关民生。更是考验干部对工作是否上心的一个重要标准。

    因而他并不过多纠缠村政的细节问题,单就曹老太太的事情问个明白。问范十二道“我知道你是跟着吕元老从山东回来的,也是经过考验的老归化民了。你给我交个底,曹老太太的儿子的抚恤金,到底是怎么回事?曹老太太一直说没拿到,到底有没有拿到?”

    范十二道“首长!这抚恤金的事情天地良心!俺们没黑她的钱。她儿子出了事之后,抚恤金的确是元虎领回来的,到村里就入了官中公账,这都是白纸黑字记着的……”

    郧素济道“钱既然领回来了,为什么不发到她手里,要入村里的公账?”

    范十二咽了口唾沫。曹老太太的抚恤金是早就花了出去。幸好这事他们早就商量过,韩道国当初就找了政策依据。所以他不太紧张“这里有个缘故。曹老太太没了儿子,又没孙辈――这就成绝户了。按照县里给咱们发得‘民部’的文件,这叫‘无嗣社保户’,归村里养活。”他说着翻了一阵,从柜子找出一张皱巴巴的红头文件来,说按照文件里的意思,绝户的土地由村里统一代管,招人代耕。抚恤金由村里代管,留作重大事项开销。

    郧素济拿过来看了看,这红头文件不假。里面关于土地代耕和抚恤金代管的也不假,不过抚恤金由村里代管这一条上有一个“可”字。换而言之,交给村里代管不是硬性规定。

    郧素济心里雪亮,范十二他们是“吃绝户”,别说17世纪的大明,就是21世纪的中国农村也是屡见不鲜。文件上一个“可”字就能做出一篇妙笔章来。对于基本都是文盲半文盲的村民来说,又如何能看懂其中的奥妙?可这还不是下限――范十二他们好歹还是钻政策的空子,玩弄下文字游戏,多少有些“法制精神”。

    “你这个绝户定义的有点牵强,曹家可还有个儿媳,你总知道还有招夫养亲这码事。”郧素济摇了摇头,“这还在一,其二,抚恤金是曹老太太和改凤有份的,她那一份要发到她手里才对。”

    范十二做梦也没想过媳妇也得算一份,郧素济这么一说他倒有点慌了,赶紧道“是,是,我们掌握政策不准。”

    “至于这绝户的问题,我也不和你多计较。”郧素济道,“改凤如今已经改嫁了,招夫养亲这一码事就不论了。”

    “我明天就安排把改凤的那份发给她……”

    “曹老太太的钱你也要发!‘可’字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就叫韩道国给你讲讲。”郧素济微微一笑,又正色道,“另外,现在代耕户给社保户的米太少了,一个人400斤,那只够口粮,”郧素济缓缓道,“人还得穿衣,就算自家地里有蔬菜,也得买盐;有几家娃娃小的,还要吃点鱼肉……代耕户的便宜占得太大了。就这税赋上的好处就说不完,你说是不?”

    范十二吓了一跳,知道自己这点伎俩瞒不过去,赶紧道“是,是。”

    “你去把改凤叫来。”

    “是,我这就去!”

    不一会,范十二便把改凤叫了进来。郧素济看她大约二十五六岁年纪,穿一件靛蓝扎染印度棉布小袄,拾缀的干干净净,看模样也无甚出奇,肤色虽黑,肌肤却饱满润泽,脸带红晕,看样子跟着刘元虎日子过得还不坏。

    郧素济注意到她走路来微有跛足,进得屋来她先屈膝福了一福,叫了声“首长。”便垂首不说话了。郧素济见她眼角尚有泪痕,心道曹老太太这一折腾,她也安生不了。

    心里很是怜悯她的吃过的苦,当下和颜悦色道

    “你就是改凤?”

    “是,奴婢就是。”

    “娘家姓什么?”

    改凤抬起头看了看他,又低头道“奴婢父母早亡,不知道姓什么,夫家姓刘。”

    “你以前是曹老太太的儿媳么?”

    闻到这个,改凤的身子颤了下低声道“是。”

    “他们待你怎么样?”

    改凤低着头,郧素济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是从她微微耸动的肩膀看得出她内心的波澜起伏。半响才听她低声道“总有一口饭吃。”

    他又问道“你如今和刘元虎做夫妻,他待你怎么样?”

    改凤几乎立刻就答道“待俺好!俺愿意跟他。”她似乎害怕郧素济再把她和前夫家扯什么关系,又道,“不管是吃糠咽菜还是挨打受骂俺都愿意,哪怕他蹲大牢俺也给他送饭,等他出来!”

    郧素济已经完全明白了,老杨媳妇说得都是真话。不过他有点奇怪,她怎么会提到“蹲大牢”?便笑道“谁说他要蹲大牢的?”

    “自打您进了村,就有人这么说了。”改凤小声道。

    “你丈夫又没犯事,为啥要蹲大牢?”

    改凤抬眼看了看他,又低头道“他当个芝麻官,总有做错事的时候。他平日里待乡亲们又凶,范村长就是拿他当棒槌用,真出了什么事还不是墙倒众人推。”

    郧素济点头道“你倒是很有见识。”

    “奴婢不敢。”

    “刘元虎这个人,工作方法有些问题,工作做得还是很好的。”郧素济道,“蹲大牢什么的是谣言,没那回事。”

    “是,多谢青天老爷……”改凤已经泪珠滚滚了。

    “你的脚怎么了?刘元虎抽你腚了?”

    改凤摇头,漠然道“这是从前落下的,趴凳子上抽断了四五根竹条子,那晚上俺是爬着上炕的。”

    郧素济心中很是同情,道“你前夫的抚恤金的事情我已经查清了。村里扣着不放是不对的。明儿就发!照理你也得有一份……”

    改凤摇头,道“这钱俺不要。”

    “这是你前夫的抚恤金,你总和他做过夫妻,于情于理都是该得的……”

    改凤决绝道“他家的东西俺不沾,不管死的还是活的。谁稀罕谁拿,俺一文钱也不要。”

    郧素济暗暗点头,这女子还挺刚烈。他道“你出去罢,叫刘元虎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