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三十四节 归纳

《临高启明》 第三十四节 归纳

    刘元虎进来低着头进来,先叫了一声“首长。”便规规矩矩的站着不吱声了。

    郧素济道“怎么,哑巴了?我看你在村里蛮威风的嘛。”

    刘元虎脸臊红了,道“首长,我……”

    “你不用说。你在村里的确有点威风过头了。不过,你要干好工作,没点威风也的确干不下去。”郧素济自顾自的点上了烟卷,“不过,你这威风大多是为了工作耍的,所以我不怪罪你。大家都是为了元老院的大业……”

    刘元虎听了这话,眼圈顿时红了,他抬起头来,道“首长,俺不敢说自己没一点私心杂念,可是俺对元老院真得是赤胆忠心,就是要俺掏出来给首长看一看也行!”

    郧素济摆摆手道“你不要激动。好好个男人眼圈红什么?当干部第一不怕别人说,你听了几句谣言就心里就怕成这样,还怎么做大事?”

    “是!俺记住了!”

    “曹老太太这事,你说怎么处理?”

    “把抚恤金给她!”

    郧素济摇头“抚恤金还给她,这是应该的。我是说她在村公所上吊这事。”

    刘元虎挠了挠头皮,道“这个……她既然没事,这事就算过了……”

    郧素济道“你是民兵队长,自然还是村治安委员吧。”

    “是。”

    “你这《治安委员办事手册》是怎么念得?”郧素济摇头道,“这里有吗?拿一本给我。”

    刘元虎赶紧从书架上翻了出来,郧素济接过来一看,除了书皮上盖了个“博让村村公所”的红色公章之外和新得一个样。这种制发办事手册的做法是为了适应基层公务人员水平低做得“傻瓜式”指导――看来效果不怎么样。

    他翻开书,翻到其中一页,指着文字道“你识字吧?”

    “上过扫盲班,能读,不太会写……”

    “这条怎么说?”

    “凡在政府机构和公营单位内有妨碍办事场所工作和环境的行为,均以‘扰乱政府和公共机构罪’论处,视情节轻重予以相应处罚……”

    “看明白了?”

    刘元虎读了几遍,眼睛一亮,用力点头道“是!首长。我明白了。”

    “负责你们村的驻在警在哪里?”

    “咱们村村民人数少,是和附近的博礼村合用一个驻在所的。”刘元虎道,“不过不远。”

    “既然发生了自杀案,照例是要报案处理的。明天一早就让他过来做笔录。”

    “是,首长。”刘元虎正要出去,郧素济又叫住了他,“我听大伙说这里有个劳改队,是谁办得?”

    “是县里办得。”刘元虎道,“各村抓了人送进去干几天活,每个乡都有一个中队。”

    郧素济点头“好,我知道了。”

    郧素济逐一和村干部们谈过话,对村里的情况了解更深入了一层。三个村干因为话说开了,也比昨天说得明白。

    村里的财务,他也大概了解了下。韩道国说这几年为了“争模范”、“创先进”,搞了不少道路和水利建设,因为村里没有实体经济,谈不上有收入,只能向村民“集资”,但是集资不顺利,非得用强迫手段才能征齐。即使这样,村里也还拉了亏空。

    “……如今还欠天地会的工程款,今年已经征过一次款了,再征大伙也有意见。就靠着这点钱腾挪。”韩道国就扣留抚恤金的事情辩解道。

    郧素济知道这话里有水分,但是他不是审计人员,一时半会也厘不清其中的头绪。便只听他说话,默默记住其中的要点,准备回头记在笔记上给契卡年度审计的时候做个参考。

    韩道国又诉苦,说村公所没有办公费,县里给本村的村公所三十亩“办事地”。这三十亩地是免税的,由村干部自己耕作,农产品就是村公所的开销和给村干部“奉公”的补贴。

    “这三十亩地的收入别说给俺们补贴了,就是村里的开销都不够。”韩道国絮絮叨叨说村里干活虽然可以征劳役,但是征劳役就得管饭,还得顿顿都是干得。村里的工程又多,光给劳役吃饭就是一笔开销,“完工的时候还要吃顿犒劳,白面猪肉的,这钱哪来呀,还不是都靠土里抠出来,不怕首长您笑话,去年拉下的亏空到现在还还不上呢……”

    郧素济笑了笑,道“这么说你们都是在枵腹从公喽。”

    韩道国脸色一红,讷讷道“这也不至于……”

    他起身走了几步,道“别说这块办事地了,就说你们几家自己的地,有谁是自己种的?不都是征了村里的劳役给你们白种的?你当我不知道?要不你们怎么能大白天在村公所下棋呢!”

    韩道国脸色由红转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那点事,我闭着眼睛也想得出来。你就少打马虎眼了。”郧素济道,“我现在不管这些事,你先把村里财务的真实情况好好说一说!”

    韩道国这才老实了些,他说村里的账务有亏空是实,而且数字不小。原因和上面说得一样搞基本建设拉下的。不过村里的集资,今年其实已经举办了三回,村民意见非常大。范十二怕惹恼了村民有人要去县里告状,没敢来第四回。

    “怎么拉这么多亏空?这些建设县里不是都给补贴么?”郧素济诧异道。

    “首长,补贴的确是给得,可还有自筹部分啊。咱们是模范村,一年到头来参观的、取经的川流不息,县里、乡里、天地会……还有各种检查,光招待来人吃饭就是一大笔开销……”韩道国诉苦道。

    “出差来村的,不都是吃派饭,直接付钱给农户吗?你们县里出公差不发餐补?”

    “首长,那是您这样的圣人!县里乡里来得干部,能给一碗番薯稀饭几张煎饼就打发了吗?怎么也得烙张饼,下碗面条,再不济也得大米干饭配点酱菜咸菜。”韩道国道,“派给村民做,村民嫌麻烦,来出差的同志也吃不好。所以村里才指定一家专门做……”

    “所以来下乡的同志就是出了番薯稀饭煎饼的钱吃烙饼卷鸡蛋喽?”

    韩道国连忙道“首长明鉴!咱们这村公所,那是小得不能在小的衙门。要不好好招待,很多事情就争取不到,模范的牌子未必保得住,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

    “好了,不用说了!”郧素济越听越生气,没想到还不到二三年,基层就是这个德行了!

    刘县长,就你这还模范县呢!郧素济一听就明白,这现象绝不是个别的,搞不好有人连番薯稀饭的钱都没出就在吃烙饼卷鸡蛋了。

    问完了话,郧素济就在村公所歇息。村公所里有一盏煤油灯,他就在灯下写自己的见闻。他下乡的时候很多,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完全沉浸进去和农民一起同吃同住同劳动,从没有如此真切的感受到农村生活的脉搏。今天这一天真是受益匪浅。

    这还是模范村,要去了一般村落和落后村,那还不知道怎么个情形。郧素济心想,基层工作的问题不少,农民的情绪也有很大问题。一种混日子的安逸感在大多数村民中可以感受得很清楚,少数粮户又因为各种限制发展不起来,积极性受到打击。

    从今天的见闻来看,农民未经过适当管理教育,是很眼前机会主义者的风范投机散漫、没时间观念(工作时间按天算,只能精确到上下午)、无组织纪律。这样的农民对元老院的事业来说是无用的。

    劳役太多,算是个问题,但是显而易见的是劳役并没有影响到正常生产,真正影响生产是那些播种面积大,从事副业多的粮户。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个需要讨论的问题。

    郧素济是很不赞成某些人提出用“劳役代金”制度来取代现在的“劳役征发”。眼前的大明就是一个典型的反面例子,一条鞭法出发点很好,暂时也起了一定的效果。最后反而成了勒死明末农民绞索上的一股绳子。完美诠释了“黄宗羲定律”。

    “征发劳役要科学化、定量化、标准化。”他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行字,“要拿出一个科学的标准,看看负担的极限在哪里。在不影响生产的情况下提供尽量多的劳役……”

    他想起村口路边三五成群做鞋做针线的妇女,隔三差五打老婆的男人,在家里无所事事的老人孩子……这些都充分说明了他们的空闲时间还是太多。要充分把人这个最重要的资源利用起来,发挥出作用。

    他接着想到村里的副业还是太少了,除了饲养耕牛和少量鸡鸭之外,几乎没看到有人养猪,许多人都反应说宅基地面积太小,当初设计的时候预留的饲养面积就不够。如果按照传统做法挨着正屋盖个猪圈,县里的卫生警察又不同意,说这样“犯法”。

    此外,村里几乎完全没有商业,按理说将近五百人的村子,有家油盐小店总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