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三十九节 总结

《临高启明》 第三十九节 总结

    “小郧啊,”杜雯推了下鼻子上的黑框眼镜,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急促的走了几步,“你的报告很好!我已经和真理办公室说了,《启明星》会全文刊登你的报告全文――不是时报上的八股。”

    她说这话的时候,斯大林的目光正从桌子上石膏胸像上凝视着郧素济。郧素济有些不舒服,倒不是铁人同志的目光,而是“小郧”这个称呼,实在令他倒胃口。

    “还成吧。”郧素济掩藏起自己的情绪,“多到下面去看看,什么都有了。”

    “问题就是没人愿意去下面看看!一个个都想着做官僚,当老爷!”杜雯愤恨的说道,“我就知道这帮小资产阶级成不了事……”

    郧素济不想就这个问题深谈下去,他欠了下身子“要是没什么事的话……”

    “不,我还有话要说。”杜雯重新在椅子上坐下,“这次元老下乡,照我的看法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不过即使这样,也足够让元老们知道真实的农村是什么模样了。免得一天到晚闭门造车。”

    “没错没错。”郧素济点头。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元老下乡之后,一个个圣母病发作。”杜雯做忧虑状,“座谈一番,元老们耳根子一软,回来就扯什么‘农民太辛苦,负担太重’,约束自己工业社会的合理基本建设要求,来个顺其自然田园牧歌。”

    郧素济点头。

    “要这么下去,最后还是故态重萌满村无所事事,吃个饭抱个大碗蹲在村头就是半天,大姑娘小媳妇扎堆纳鞋底聊天“张家长李家短”的是非云起,男人们赌博斗殴打老婆……农村生活我清楚的很,我们那里传统上农村一年两熟,经常播种收货田间管理农忙累计就两个月,闲着没事休息十个月。现在多出一点劳役正好让他们没时间打老婆……”

    大概郧素济嘴角的一丝笑意被她注意到了,杜雯接着说道“小郧同志,你不要以为我反对打老婆是女权主义思维。打老婆是可耻的男权社会的表现,但是在农村如此泛滥,却充分证明了农民还闲得很!你看工人家庭就很少有这事。你不是说走访的村落打老婆搞破鞋很多吗?所以说劳役出得还不够!”

    郧素济道“出劳役的多少我个人认为值得商榷。现在的劳役可能总量上还不至于到下限,但是劳役分配上问题还是编辑哦啊多的,有滥用和分派不公的情况。另外,有些劳役安排欠科学,按人头摊派军鞋就是一种。我和联勤部门沟通过,摊派下去的军鞋质量普遍不高,偷工减料很严重。还有出劳役还是应该就近,出得太远了,不但要多占旅途上的时间,农民还要带路上用得干粮行李,增加农户负担。”

    “这些都是细节,可以微调。”杜雯说,“但是农村工作的基调不能变!要教育他们改变旧观念习俗和落后生活方式,否则落后破旧的习惯和观念一旦复出,‘饥荒死亡 流离失所’等等苦难立刻轮回;生活的真谛是‘生下来就得干活,日子才能红红火火有保障’,为“元老院拯救引领全世界’的信仰引导添砖加瓦。有元老已经在说我办学习班、搞运动是简单粗暴――的确存在个别过火的情况,这我是承认的,但是大方向没错!元老院要实现科技速升二五计划和地盘扩张,就得改造社会,发展效率优先!”

    “是,是,我也这么觉得。”看到激动起来的杜雯,郧素济不由得缩了一下。

    “这么说我们的观点是一样的喽。”

    “在农村工作问题上,我和你的看法是一样的。”郧素济点头。这倒是不是附和,要实现穿越之初的各种宏愿伟愿,就得比其他制度干得更有效率不管是从剩余产品的高效榨取。约束官僚**异化膨胀、抑制基层控制内卷化倾向,还是科技树爬升,工业化的拓展莫不如此。

    “我们的马国务卿说过‘上层社会占有的剩余产品有很大一部分还是被上层社会自身消耗掉了,许多财富甚至在征收的过程中就被官吏和底层贵族贪污。但从总的趋势来看,征收的剩余产品与上层社会的稳定程度、扩张能力成正比,因此制度之间的长期竞争有利于尽量多征收剩余产品的制度’。怎么才能尽可能有效的征收产品?怎么才能更有效的提高劳动效率?这是需要好好的探讨的,”杜雯谈兴很浓,“说到底,就是要有一个有战斗力的基层组织!”

    郧素济对此表示赞同。

    “可惜现有的人力资源不成了,他们受旧社会的感染太多,人生观、价值观很难扭转,还是要把希望寄托在年轻人的身上。”

    “的确是这样的。”郧素济难得的与杜雯有共鸣,“现在的村干部,像范十二这样的,已经算是难得的人才了。老霍这种,马马虎虎。更多的只能说是不堪用。可是年轻人要担重任,还需要足够的教育。”

    杜雯满意的点头“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强力的社会团体来团结、组织和指导他们!”杜雯热情洋溢,让郧素济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觉得元青团怎么样?”杜雯忽然问道。

    “很好。我们也的确需要这样一个青年组织。”郧素济想起了在琼山遇到的元青团干训班活动,他对此的印象相当好务实。

    “好得组织也得有好的领导。不然恐怕会误入歧途啊。”

    郧素济忽然明白了,原来杜雯也想染指元青团啊!所以她才会这么拉拢自己,说到底是认为自己认同她的理念。

    说起来她的不少理念郧素济还是相当认可的,至少在基层工作上面,接地气是她最大的优点。整个元老院,这几年能够沉下心跑基层搞调研的也只有她的社会调查部那几个人了。

    “有些人想把元青团搞成童子军,这我可不敢苟同。开个篝火晚会,露个营,打几只兔子,学几种绳结,丰富学生的生活,锻炼学生的体魄,这不算错,但是,他们有更多的更重要的事情要学习――首先就是政治学习!”

    郧素济为了避免听她的长篇大论,赶紧表态道“这个问题上,我是绝对支持你的。”

    杜雯脸上露出了笑容“很好,很好。”

    郧素济晕乎乎的回到了食品厂的办公室里,杜雯的一席谈让他有些不安。看来围绕元青团的领导权和理念问题少不了又是一番斗争。

    郧素济推开办公室的窗户,他现在的办公室已经是二楼的一个小套间了,窗外就是食品厂的最早的一号车间“清洗车间”。这些车间已经不再是简陋的红砖柱,竹木桁架,芦席棚;除了砖柱没变之外,桁架变成了锻铁的,屋顶也换成了镀锌铁皮热轧而成的波浪板。从窗户里望出去,烟囱冒着黑白各色的烟雾,恍惚又回到了旧时空的老工业区的模样。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甜滋滋的气味。这是速食车间里正在煮沸制作救济口粮的糊糊散发出来的气味。里面除了红薯干粉,还掺入了相当比例的甘蔗渣粉作为填充剂,当然,还能增加一点热量。毕竟甘蔗渣里还是留存有不少糖分的。

    救济口粮的生产规模已经扩大了一倍,而格瓦斯车间的生产规模则减少了一半一方面临高格瓦斯的主要原料红薯要用来制作救济口粮,另一方面也腾挪出更多的工人来。毕竟大陆攻略还是只要靠粮食,不是饮料。

    因为大陆攻略的事情,食品厂的生产已经完全进入战备状态,产品线进行了全面调整,现在除了有外贸需求的产品暂时还未压缩产能之外,其余产品全部为战备生产让道。

    “新下达了5吨水果糖的指标,这是要学日本鬼子吗?”郧素济看着最新送来的“军需用订单”,嘀咕着

    除了水果糖,列在“军需用”目录上的东西五花八门。郧素济原本打算为军队生产罐头镀锌铁皮量产之后,生产全金属罐头还有困难,但是生产马口铁封口的玻璃瓶罐头却没什么难得,食品厂已经小规模的批量生产了。但是联勤总部认为玻璃罐头容易破碎,损耗过大,否决了这一提案。于是军队的速食品就以干货和腌渍物为主了。

    他拿起桌上调度室送来得最新生产进度表和计划表。他管理的不仅是一个食品厂,还包括天厨酱园、海产品加工厂、粮食加工厂等临高县境内的一系列食品加工企业,还有一批县内县外的私人作坊、商行是协作单位。等于是一个食品托拉斯。

    他很快的用铅笔在上面勾画了几道,来自大明的大豆到货远远低于他的预计,这将影响到酱油的生产;济州岛的土豆供货是按期完成了,但是牛肉和马肉的交货量明显滞后,不出意外的话将会连续第三个月不能完成交货计划;食盐的交货进度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