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十节 食品厂

《临高启明》 第四十节 食品厂

    郧素济看着这一片交货进度落后的数字,不由得叹了口气。

    大豆交货不足,影响的不仅仅是酱油生产,也牵扯到豆腐、豆豉、黄酱的生产,这些都是食品厂的拳头产品,虽说有些地方可以用蚕豆来替代,但是毕竟不是一码事。

    厂区铁轨上,工人们正推着平板车往清洗车间去,车上是装满白萝卜的藤筐,另一条轨道上,从烘干车间运出来的是干切萝卜丝,正送去包装。

    郧素济正看得入神,忽然秘书敲门来报告“席亚洲首长来了。”

    “请他在楼下等一会,我马上下来。”郧素济说道。

    随同新任陆军参谋长兼华南军总司令来这里的是陈思根,他这位健身教练兼营养师已经从特侦队分队长的位置上退伍了,他现在在民生劳动省任职,专门负责全民健身和国民营养工作。

    他们这次大驾光临食品厂,主要是为了接下来的大陆攻略的后勤伙食保障工作而来。

    元老院自从草创军队至今,已经进入第6个年头,军队的后勤供应也经历了几次改变,不过,每日基本供应标准还是按照当初建立保安团时候陈思根制定的标准,具体供应标准为大米850克,蔬菜350克,豆制品50克,肉类或水产品类50克,油脂20克,盐10克。这个标准不高,但是基本满足士兵每日训练和整理营务的需求。遇到集体出劳役、野战训练和出征的时候,供应标准再视情况做调整。

    正如陈思根多次指出的,伏波军的供应标准只能算是满足了热量和维生素需求,对蛋白质和脂肪的供应严重不足,因而军人的体能水平偏低――肌肉是需要大量的蛋白质才能合成的。仅仅靠训练并不能真正解决这一问题。

    大陆攻略中定下的补给基调是主食依靠“现地调达”,但是副食品供应上就得依靠元老院的食品工业来提供了。虽说富庶的珠三角不会缺少鸡鸭、淡水鱼和猪,但是卫生部门依旧对现地调达动物性食物持谨慎态度。

    联勤总部向食品厂发了几次公函,要求他们开发出“易携带”、“易食用”、“不易腐坏”、“富含蛋白质和脂肪”的军用食品。看了这公函郧素济只有暗暗苦笑。

    最符合这个要求的只有罐头,你们自己把玻璃瓶罐头给毙了,剩下的不就是咸肉干肉了么?这些东西且不说是不是够“健康”,光“易食用”就达不到。这类食品大多要么死硬,要么巨咸,不经过过二次烹调是很难入口的。

    席亚洲和陈思根都是长期海外服役的军人,因而都是皮肤黝黑,肌肉结实的兄贵形象。看到郧素济,席亚洲一边伸出手来一边裂开了大嘴笑道“郧厂长,好久不见!你上次给联勤试用的干肠很不错啊!直接吃都很美味。”

    郧素济握了握手,说“可惜干肠的原料太少了,没法加工更多的。”他本来还想说“就是下脚肉也不够多”,最后还是把这话给吞了回去。

    “咱们这次来,就是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替代品。”陈思根说,“士兵的蛋白质和脂肪摄入不足,我估算着大陆攻略期间,士兵每日需要的热量不会低于5000大卡,光吃饭可不行。”

    “我们已经做了考虑。”别看郧素济下乡了半个月,平时还有天地会的工作要做,但是食品厂的新品开发的事情可一直没放下。近几年来只有供货条件许可,他就会少量试生产各种食品,哪怕无法量产也要做尝试下是否有可能。因而累积下来能够投入生产的产品相当多。有一些产品小批量制造,供应给元老院的特供商店和广州的紫记字号销售使用。

    “走,我们去车间看看吧。”郧素济道,“我边走边介绍,你们看看哪些产品合适。只要原料能供应的上,可以调整生产线。”

    “这太好了。”席亚洲两眼放光。

    郧素济带着他们来到生产区域,走进了第一个车间。

    “这是禽蛋腌渍车间。”郧素济介绍道,“注意脚下。”

    车间里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一个接一个贴着瓷砖的大池子,池子上悬空搭建着木架,下面吊着一排排的大竹篓,沉在池水里。

    席亚洲和陈思根都是第一次来到食品厂的车间,虽然里面的味道实在不好闻,地下还是湿漉漉的,依旧觉得很好奇。

    “这几个池子主要生产咸蛋。蛋就在篓子里。咸蛋的生产工艺简单,蛋壳不破的话可以保存相当时间。”郧素济说道,“禽蛋是我们现在供应比较充分的蛋白质来源之一。高盐分又能补充士兵体内的盐分。”

    席亚洲饶有兴趣“我怎么记得腌咸蛋是用黄泥浆的呢?”

    “黄泥也可以。但是盐水腌渍的工艺更简单。只要每天测试池水中的盐份PPM浓度就可以了。不够了就直接添加食盐。如果是泥浆,加盐之后需要较多的搅拌。再说盐水的流动性也比较好,直接泡下去就行了,用不着人工裹泥。”

    “那些大布袋里是什么?”席亚洲指着池面上半沉半浮的几个布袋子。

    “是红辣椒。咸蛋的蛋黄容易起酥出油。”郧素济说,“运输我也想好了,用蛋托包装。就是超市里的常见的那种,十二个一组。用混凝纸浆做。再配一个比较厚的纸盒。再放入标准包装箱里,能经得起长途运输……”

    陈思根摇头说“咸蛋不行。保存期太短了。就算我们是春季作战,气温不高,生蛋的保存期也不过一个月。而且你这种盐水腌渍的,脱离了盐水大概一个月都保存不了。”

    这下席亚洲也摇头了,他知道联勤总部的转运效率,从临高出发运到香港,再从香港转运到广州,然后分送到前线――这个过程的确不会超过三十天,但是这咸蛋就成了“生鲜”了,各级仓库不能储存,只能随到随发。显然有些不现实。

    “如果说要配发咸蛋,用黄泥腌渍法的咸蛋的还比较可行。但是也得放在密封的篓子中运输,如果单独包装,黄泥一干就不行了。”陈思根看着池水里成篓的咸蛋,“给军队配给鸡蛋,还是蛋粉最好。”

    席亚洲问道“能生产蛋粉吗?”

    “技术上没什么难度,不过生产质量很不稳定。”郧素济早就想过这事,“我们没能力做喷雾干燥,只能用热蒸汽混合干燥。”

    接着他们进入了第二个车间,由于这里生产的是熟食品,郧素济叫归化民取来了三件棉布白大褂,帽子口罩和油布的高筒水靴。

    “衣服都是清洗消毒过得。”郧素济道,“主要不要接触任何设备。”

    一打开车间门,里面就传来了隆隆作响的机器转动声。席亚洲注意到车间顶棚上有动力天轴,这里可是机械化生产啊。

    “这是肉制品车间。”因为戴着口罩,郧素济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干肠就在这里做得?”

    “是得,不过这里只做香肠,要做成干肠还要经过一道风干熏制的工艺。”郧素济说。

    车间里蒸汽弥漫,席亚洲没有闻到香味,反而嗅到了一股难以名状的气味。

    “这里搅拌的是香肠肉馅。”郧素济指一台从模样到体形都类似水泥搅拌机的设备说道,它由天轴上皮带带动着,正在隆隆的搅拌着,“原料在粉碎车间加工成不同的规格即有绞肉,也有肉丁,然后在这里搅拌起来,当然还得加入淀粉来当填充剂。再加入盐、香料和各种调味剂,最后是少量的亚硝酸钠。”

    “亚硝酸钠?”席亚洲吓了一跳,“这可有毒啊。”

    “没错,这玩意的确有毒性,所以要控制好用量。但它是加工肉制品中的重要添加剂,除了用来发色,还有调味的作用――你觉得香肠好吃这玩意起了很大作用的。当然更重要的用处是充当防腐剂。”

    一个工人向搅拌机里投入了满满一大桶的绿色植物碎片。

    “这是罗勒。这批制作的是意大利口味的香草香肠。”郧素济道,“根据添加的香料和调味剂可以制作不同口味的香肠。”

    正说着话,工人拉了变速杆,将机器停了下来,他打开了出料口

    陈思根看着正在从出料口放出来的肉馅,有点不舒服的感觉“实话说我真不想知道这是啥肉做得……”

    “灌肠吗,俗称乳脂杂碎筒。”郧素济开玩笑道,“德国人杀猪之后什么东西都剩不下――全剁碎了做成灌肠了。”

    “南海那商店卖得,”席亚洲赶紧问道,“应该是好肉吧。”他的胃里有点不舒服。

    “这个自然了。淀粉还是加得,还加了一部分鸡肉或者鸭肉做填充。不过你们可以放心,不管什么肉用得都是好肉,特别是肥膘丁,可是正儿八经的硬膘。”郧素济说。

    “这些呢?”陈思根问眼前的肉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