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十四节 集训队

《临高启明》 第四十四节 集训队

    在马袅堡的一栋兵营宿舍里,谭小芹默默的望着窗外的操场。操场周围的树木已经有一人多高了,当初她和盐场村的村民们来这里种树的时候,树苗只有七八岁的孩子那么高。

    现在是冬天,树木上的叶子虽是绿得,却显得灰扑扑的,草木也不像其他季节那么繁盛,操场上空荡荡的,她的心里也觉得空落落的。

    过了年自己就要二十四了。谭小芹默默的想着,心里莫名的感到惶恐。

    谭小芹没念过什么书,自然吟咏不出伤景感怀的诗句,但是她的心情和古今能吃饱饭的文学少女一样,充满了惆怅。

    二十四岁,村里的女人在这个年纪都已经做了几个孩子的娘,就算没孩子也已经嫁为人妇。若是哪个的女儿到这个年龄还待字闺中,那就是道地的老姑娘了。

    谭小芹自从进了马袅农讲所的培训班,当上了妇女干部,通晓了许多“澳洲道理”,元老们在培训他们这些土著学员的时候,不仅用言语,也身体力行的将现代文明的观念传播给他们。所以,她知道二十四岁对女性来说还是一个“年富力强的好时光”,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她还记得杜首长语重心长的对她们说“你们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我和你们一样打的时候,只能待在家里读书、写文章之外,什么具体的事情都做不了,更别说能像你们这样独当一面的工作了!你们这些新时代的妇女干部,一定要好好珍惜这样的机会!”

    话是没错,谭小芹自从“从龙”以来,官一直升,从小小的盐场村妇女委员,一路晋升,现在她已经是澄迈县的产业经济科科长了,由于年龄轻、资历老,又是农讲所出身,她已经被列入了“重点培养”的行列。这次北伐,组织部门抽调海南各地干部准备北上接受政权,她是第一批被挑选出来的。据说,她将被委以重任,搞不好会当个县太爷。

    她爹,她的亲族们一个个都兴奋不已,谭家是多少辈子都是挑水晒盐的苦人,现在居然要出“县太爷”了!虽说是个女孩子,到底也是谭家出来。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谭家的长辈们转得还是这样的念头。

    可是她娘却和男人们的想法不一样,她被选入北上干部集训队之前得到假期回家探亲,在一片热闹喧哗恭维话之后,娘把她拉到自己屋子里,小声的问她自个的终身大事怎么办?

    “……你也老大不小了。如今就是道地的老姑娘了。要过去,这个年龄就只能给人当填方了。”

    之所以说“过去”,那是因为如今临高有太多年富力强的男人没有老婆的。

    “……你爹,你叔伯他们,都巴望着你升官――谭家出去当官的人,就数你升官最快,他们都指着你发达了大家有好处。就没替你想想,你这么一年一年的耗下去,难道准备三十再嫁人?女孩子等不起呀,人老珠黄不值钱!别以为娘不知道你爹的想头,他是指望着你当官和首长能多见面,有首长能瞧上你去做小――他也不想想,首长要娶人做小也得娶个年纪小的,能要个年龄大的?”

    一席话说得谭小芹脸火烫,其实这想法不仅她爹、她叔伯有,她自己一度也怀着这样的念想。可是最终也没有哪个首长看上自己,要说元老里最器重最喜欢自己的,就只有杜首长了,可她是个女人。

    接着娘就开始给她说合,说得是她娘家的一个亲戚的孩子,也二十八了,在临高城铁上烧锅炉――在临高,这可是地道的“技术工种”,收入相当可观。

    “……家里很是过得,人也长得平头正脸的,这孩子是娘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爹娘不是挑剔人,两家里还是亲戚,你嫁过去不会受苦……”

    其实那时候她是有些心动的。这几年她在外面当干部,年龄一天天大上去,就算心里没想法,体内的荷尔蒙也时时提醒她作为一个正常女人的生理需求,特别是一个人在外地工作,那些漫漫长夜里,孤单单的睡在宿舍里难免觉得空虚寂寞冷。再说这男方的条件也相当不错归化民技术工人在临高的婚姻市场上可是很抢手的存在。

    但是想到组织处谈话的时候上级已经十分明确的宣布过不论男女,出发前都不能结婚,女干部不能怀孕。如有违反的,一律停职进“学习班”,“再教育”。

    县太爷什么的谭小芹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是“违反纪律”,对谭小芹来说却是天大的事情。后果不用说是很严重,不要说她个人,就是全家,乃至整个盐场村都承受不起。最终这事就没成。娘失望的连连叹气,她的心里也觉得很不好过。

    “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呢。”谭小芹想着自己的终身大事,不由的顾影自怜起来。

    “小芹,你在说什么呢?”宿舍的门推开了,进来的是陆橙,她的舍友,在这次集训中认识的。按照集训的内容,她猜这位陆橙到大陆上之后的工作大概和她差不多。

    陆橙的年龄比她要小一些,却很是老成。做事更是一板一眼,谭小芹听她说原本是在财税部门工作的――难怪会有和年龄不相称的老成。

    “这几天放假,你不去东门市逛逛?”

    集训是昨天结束的,从今天开始,北上干部集训队放假一周,队员们可以各自回家看看,或者买些登上大陆之后需要的东西。然后就要进入临战待命状态,随时准备出发了。

    “懒得去。”谭小芹百无聊赖的说,“我也不想买什么。再说要用得东西都发了。”

    “也不回家去看看?”

    “我家就在马袅,从基地大门出去抬脚就到。”谭小芹不想说得是回家免不了又要听爹娘和其他长辈的唠叨,她出去当了几年干部,对谭家的人和事已经觉得很陌生了,甚至有种不耐烦的感觉。

    “你可真方便,我回一趟家坐城铁不算,还要转马车。”陆橙拿出一包宽大的叶片包着的东西,“我买得瓜子,刚炒得,吃吧。”

    吃瓜子这种习俗也是澳洲首长带动起来的。过去临高很少有人吃瓜子――这是有钱有闲阶层的消遣,大多数百姓连饭都吃不饱。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了,在归化民中瓜子这种零嘴就开始流行起来。

    两个人坐在床上,嗑起了瓜子。谭小芹为了转移话题,问道“昨晚上闹这么大动静是怎么了?我看救护车都来了。”

    陆橙是集训队的小喇叭,消息灵通人事,什么事情都知道点。

    “四中队一个人自残,”陆橙果然知道,“不想去大陆,晚上自习的时候躲在训练场拿配训练用得刺刀戳了自己的脚背,说是刺刀掉下来戳伤的――这也太假了,都用不着大夫来看,护士一瞧就说不对。在卫生所还没缝好伤口就全招了……”

    “这可不得了,要开除公职了吧。”

    “岂止开除公职,听说还要流放到南方去服苦役。”陆橙叹了口气,“这下他家里人都要懵了――听说才结婚半年。他老婆知道了不知道哭成啥样……”

    谭小芹心里一动,半晌才懒懒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一时犯糊涂了。”

    “谁说不是,”陆橙说,“大好前程毁于一旦……”

    “他这还算是聪明的,想到用自残来逃避,上次二队的那个,自己哭着喊着不肯去不说,一家老小跑到首长门前跪着哭求,那才叫傻呢。”

    自从集训队开班以来,被动员挑选来得北上干部们中间也涌动着暗流。虽然多数人对即将展开的大陆攻略跃跃欲试,巴望着自己能就此鱼跃龙门,可是也有不少人抱着消极的态度。他们倒不是质疑元老院能否取胜,而是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家庭和熟悉的环境。更怕在大陆攻略中送了命――这好日子还没过上几年呢。

    所以开班以来,装病的,故意考试不及格的,找人托关系寻元老门路的,叫老婆孩子到集训队来哭求的……不一而足。

    “眼界浅呗。”陆橙一晒,“我爹也和我絮絮叨叨说,说一个大姑娘家有啥好折腾的,不如安安稳稳的当个小干部过过日子。我都懒得和他说。”

    两个人都没有说下去,北上干部集训队的每一个归化民干部都知道,这次北上接收,就是元老院“夺取天下”的开始,且不说将来他们这些从龙之臣会这么样,就说眼下,到了广东至少都会官升一级,等到广东全省底定,原来在海南当个小小的办事员、村长当上县长都有可能――大把官位等着他们。

    这对这些大多几年前肚子饿得发慌,衣衫褴褛的人来说,能赶上这样的时机是几辈子也修不到的福分!元老们改朝换代坐龙庭,他们这些归化民全是有功之臣,自己的不说,连子孙的富贵都是稳稳当当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