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四十七节 出征

《临高启明》 第四十七节 出征

    宣誓结束之后,下达了“回营整装,即刻开饭”的命令。田凉回到连里,正要关照炊事班赶紧开饭。

    因为要开拔了,炊事班把连队厨房里余下的好东西全烹煮了,伙食堪比过年。一大盘一大盘的烤香肠、红烧鸡块、白菜烩肉片……端上来,数量管够,你愿意吃多少就吃多少。

    今天的米饭也换了,不是糙米饭,而是真正的白米饭。热气腾腾的。

    炊事班长是个老头兵,因为年龄太大就留在留守队里了,一边给大家打饭一边认真的说道“弟兄们!使劲的吃吧,要吃饱啊。等过了海,不知道啥时候能吃上这样的好饭呢!”说着话的时候田凉看到他眼圈都红了,他也不觉有些揪心。

    看到连里的士兵表情都不太自然,田凉正要说些什么,炊事班长拿出了一瓶朗姆酒,拿出来给每个人都倒上一点。炊事班长是个山东人,他端起酒碗,用带着浓厚口音的新话说道“弟兄们就要出兵放马见仗了,场面话俺就不说了,就说几句吉利话吧。”他说着将碗一举,“祝大家旗开得胜,马到成功,长命百岁,公侯万代!”说罢一饮而尽,将碗一照。

    田凉举起酒杯“为了元老院和人民,为了胜利!干杯”

    全连官兵一起举杯高喊着“为了元老院和人民,为了胜利――干杯!”

    终于到了出发的时候,马袅基地的大门打开了,旗手护持着新近授予的华南军的鹰旗第一个走了出来,红色的鹰旗在阳光中飘动,银色的双头鹰雄踞其上,旗杆上悬挂着华丽的金色的饰索和黑白绶带。

    鹰旗下席亚洲全身戎装,骑着战马昂然而出,他的身后,是由前日本马上武士组成的骑兵卫队,后面,伴随着鼓点和笛声是一个又一个连队步兵、炮兵、工兵、辎重兵……马蹄的的,车轮滚滚。

    基地旁的田地里,水渠旁,正在劳作的农夫们直起身子,望着焕然一新,军容严整的军队从基地里开出了,一队又一队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他们从响彻云霄的口号声中早已知道部队要出征。这会看到部队开出来了,丢下手中的农活,纷纷涌上了路基。

    那些家就在附近的官兵的家眷们,早就得到了部队要开拔的消息,待在路旁等待着,期望能够见到自己的亲人一面,现在看到部队出来了,纷纷跑到路边,焦急的分辨着走过去的士兵。

    田凉走在自己连队的连旗下,他他看到新任的第10营营长林福的一家人父母、老婆还有三个孩子,最小的一个还抱在手里,巴巴的等在路边,拉着林福不知道在说什么。林营长虽然扳着面孔,作出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可是他不停的抚摸着孩子们的头,田凉忽然不忍心看下去了。

    还好我是无牵无挂,一身轻松。他这样想着。

    “你们可要平安回来啊,回去天天给你们烧香……”一个经常受部队里照顾的老太婆好不容易爬上了路基,大声说道。

    “乡亲们再见了,等着我们回来!”一个士兵大声说着。

    “大军!你们走好咯!”老农流泪了!邻居流泪了!村民们都流泪了!男人、女人、老的、少的都流下了依依不舍泪水。

    不知道哪一个连队,唱起了《向亲人告别》,是用《斯拉夫女人的告别》曲谱填词的。

    元老院发号召去战斗,

    战士们别家园,登上轮船,这首歌伴他们去出征。

    圣四年唱着它保卫澄迈,

    圣八年唱着它进广州,

    同志们站起来,万众一心,多少年经风雨、历艰辛。

    前进 同志们 勇敢 向前进,我们为祖国 奋起投入神圣战争

    前进 同志们 勇敢 向前进,我们为祖国 奋起投入神圣战争

    田野稻浪滚滚,祖国大步向前进。

    战胜那敌人,赞美元老院,保卫住幸福和安宁

    战胜那敌人,赞美元老院,保卫住幸福和安宁

    歌声越来越嘹亮,直冲霄汉。蓝色的天空下,蓝灰色的大军如同一条巨蟒,从马袅一路向博铺延伸着。

    博铺港已经做好了部队出征的准备,码头上帆樯如林,为了确保运送安全,这次输送部队全部使用T800级别的大型帆船,从西班牙人手里缴获的盖伦船也用上了。因为缺少燃料很少出动的大鲸号平甲板驳船也收拾一新,用作运载军马和火炮的船只。

    物质和火炮已经装上了船,用绳索捆扎结实。水手们在甲板上等候着。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博铺的街道,从距离镇区很远的地方起,街道两旁就挤满了来送行的士兵家属和欢送部队出征的百姓,人山人海。博铺的街道张灯结彩,悬挂着一条又一条的横幅和旗帜。一群群的学生穿着制服拿着启明星旗的小纸旗挥舞着,欢呼着。

    一面、二面、三面……几十面,几百面军旗在猎猎飞扬。

    这些旗帜,样式图案各不相同。有蓝色的启明星国旗,有齿轮麦穗铁拳伏波军军旗,有绣着各种图案,绶带上标记着战功和勋章的陆军营旗,元老的个人旗……各式各样的在晴空中飘舞。

    旗下,伴随着军歌行进的是以三列纵队行军的士兵们,他们穿着全新的五式军服,背着背囊和武器,在军官们的带领下,步履整齐的沿着街道向码头行进。

    陆军的四个步兵营第1、第8、第9和第10营,华南军军司令部、军和旅的后勤和直属部队,从马袅堡徒步行军来到这里。他们将在这里上船,前往北上的第一个目的地香港。

    旗帜、彩带、欢呼声,在这一片喧嚣声中,田凉昂首挺胸的随着歌声的节奏走着,享受着街道两侧投来得热烈目光和欢呼声。他觉得自己有些晕乎乎的,自己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光荣啊。他只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这时候他看到前面一队里,一个军官正在阔步前进,看军衔应该也是个连长之类。他的旁边有一个穿着漂亮的归化民女性也在拼命走着跟上他的脚步。她是军官的妻子吧,前来送别丈夫的。看着她一直跟着部队行军而没有离开的的身姿,不禁对她对丈夫的思念之心而感到激动。

    一定要活着回来呀,不然可就辜负你的老婆了!他默默的说着。

    在东门市,部队离开营房后一小时,新任的元老院主席王洛宾身穿一身没有军衔的五式陆军军服,乘坐敞篷马车前往东门市体育馆开会。这里被临时作为会场,不但集中了大多数在临高的元老,海南各县咨议局的委员们也被召来出席。

    马车由三十六名衣着华丽的骑兵簇拥着,前导旗手分别手持启明星国旗、元老院主席旗和王洛宾的元老个人旗。队列沿着大道小跑而来。一路上家家户户挂着国旗。街头巷尾满是兴奋激昂的人群,欢笑与呼号交杂一片,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朝着队列而来,

    王洛宾的马车来到了靠近码头的一片货场,这里已经被清理出来作为出征仪式的场所,场地中央树立着巨大的扎彩门。门旁搭建了临时的主席台。当马车停在主席台下,王洛宾下车向群众挥手致意的时候,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阵“元老院万岁”的口号声,接着所有的人都高喊起“万岁”来,无数的小旗子如同海潮一般拼命的挥动起来。

    他登上主席台,元老院中的主要官员都已经到来,王洛宾和众人寒暄几句,等着席亚洲率领的部队的到来。

    华南军的军旗由远及近,队列来到台下站住了脚步。席亚洲骑着马来到主席台下,翻身下马,他拽了下军服的下摆,扶着指挥刀阔步上台。来到王洛宾面前,“啪”的一声,立正敬礼,一字一顿的大声报告道

    “伏波军!华南军司令官!陆军少将!席亚洲!向您报告请求准予出发!”

    王洛宾大声道“准予出发!”

    席亚洲转身下台,翻身上马,一提马缰。这时候王洛宾拿过一个大号角,吹起了出征号来。

    呜――

    低沉的号音回荡在博铺的上空。

    “主席首长亲自操号了!”

    这个消息,如同波浪卷过大海,瞬间传遍了人群。

    “要夺取天下了!”

    所有的人在心中都掠过了这句话。

    “出发!”席亚洲手中的马鞭一扬。

    部队开始通过主席台接受检阅,这时候从扩音喇叭中传出了《伏波军将士出征歌》。

    全国动刀兵,一起来出征,

    你看那大旗飘扬多威风。

    这路人马哪里来?

    天涯海角数琼州。

    军民要齐心,

    救国打先锋。

    这一个主张全国都响应。

    今番渡得海峡来,

    要把敌人消灭净,

    今番渡得海峡来,

    要把敌人消灭净。

    能将带精兵,

    威武世无伦,

    红旗下是咱领袖元老院。

    光复汴梁城,

    再下幽燕地。

    剿灭流寇享太平,

    剿灭流寇享太平。

    齐齐出关打东虏,

    还我华夏好河山。

    杀退鞑子兵一齐下关东

    百姓们欢呼咱们子弟兵

    工农大众要解放

    中国革命要成功

    工农大众要解放

    中国革命要成功

    开始是扩音器里合唱团的歌声,接着所有的部队,欢送的人群也跟着唱了起来,歌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亮,如惊雷的一般,回荡在东南的天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