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五十四节 造币工艺续

《临高启明》 第五十四节 造币工艺续

    大家就整个工艺流程和币材规格又发表了不同的看法。有人提议这个规格的银币太厚了,实际上袁大头的尺寸的39mm,厚度是2.3mm,如果铸成31mm直径,银币厚度就变成3.64mm。而且也根本吹不响――吹、听,是民间鉴别银币真假的重要手法,铸得太厚了,反而给假币开了方便之门。

    他提议新银币的壹元规格改成每枚25g,厚度2.5mm,直径为35.2mm。好处的可以使得银币的尺度完全标准化40枚一包就是10cm高度,重量正好是1kg。易于清点和包装。

    辅币的尺寸也作相应的调整。冶金部门提出,铸币无需使用电解的白银或者紫铜。火法白银和铜材也可以达到99%的纯度,火法冶炼的含有的少量杂质主要是对导电性能有妨碍,对冲压硬币没什么影响。

    关于辅币,有元老提出四分之一元的概念对土著来说不够不直观。在使用上恐怕会引起误会,不如改为铸造二角和一角的银毫。

    “把25分改为20分在生产上倒没什么问题,但是我们要损失一笔铸币税。”程栋梁沉吟道。

    “哪里损失了?”

    “生产1枚25分和1枚20分在成本上是相差无几的,就算缩小尺寸和重量能减少一点成本,实际上省不了多少。等于我们每铸一枚20分就损失了5分钱的收益。同理我们也不能铸10分的硬币。”

    “为什么呢?”

    “差额太小了。从铸币的角度来说是亏本的。”程栋解释说10分和20分面值上只差一倍,且不说铸造成本的差异微乎其微,单就币材成本来说,2个10分硬币的成本反而高出1个20分的硬币。

    民国时代的广东大量发行银毫,面值有20分、10分和5分的,但是大量铸造流通的就是所谓的双毫,后两种因为成本高,易损耗,发行不多,使用更少。

    “如果一味缩减币材的成本,银币成色就会太差,银币要是成色差到5成以下,实话说就没什么意义了。”

    “我看不如发行10分的铜元。这样成本上就过得去了。铜元可以用黄铜做,再掺入少量的铅。含铜量可以控制在60%。”

    “辅币的需求量可是惊人的,得用多少铜才能满足需求……”‘

    “我们本身就有等额的纸币发行的嘛,铜币少发,纸币多发就是了。”

    单论铜材的储备,企划院的数量倒不在少数,这几年近乎变态的收集铜材,使得企划院储存了相当可观的铜材。不过,由于电力、制冷、通讯和一部分机械工业上的需求,铜材没法说宽裕。更何况铸造银币本身就要消耗大量的铜。

    “备忘录里还提出要电解银、电解铜,咱们的产能就更难以满足了。”

    “要是现在电管够的话,我倒也不反对用广泛使用电解银、铜,毕竟电解有色金属之后,阳极泥中会有很多我们平时难以获取的稀有金属。不过现在咱们的电力缺口还是很大的,紫铜满足电力工业还不太够……”冶金部门的元老面带难色。

    接着又有元老提出硬币上没有发行机构,似乎有所不妥。虽说现代硬币上一般是既不压制国号,也不压制发行银行的,不过在本时空似乎还是应该加上的相应的记号。

    “我有个意见眼下S.P.Q.M.别说中国人不知道是啥意思,就是外国人也不明白。西班牙硬币好歹也有个造币厂的缩写。咱们这硬币就算不加上国号,起码也得有个发行银行。让大家知道之后这钱是哪里造得才好。”

    王瑞相提议道“每次都用硬质合金的刀具刻模具实在太浪费了。咱们的自产刀具可是短板,不但产量低,质量也差,寿命特别短。你们看这样行不行用硬质合金的刀具刻铜,做好硬币的母版,电铸一次正好作出阴阳面相对应的模具,然后只要用这母版不断的做电铸就可以了。毕竟化学电池和金属比合金刀具好弄。”

    王洛宾摇头“一个模要用很久的。你那种工艺,成本极高,效率极低,模具面太容易崩损,尤其对着钢铁材料的时候,冲头凹模自身的基体又容易变形――强度不足。再说咱们要搞工业,刀具合金这关一定要过的,没得绕,而且越快越好。做不好没关系,多做多试,我们现在的条件比以前好多了。”

    经过一番讨论之后,最终决定修改钱币规格以符合“标准化”思路。另外在硬币上加上发行银行元老院中央储备银行。至于所用的币材,也不再规定非得电解银、铜了。只规定币材必须是99%纯度。另外决定将原先的25分面额改为20分面额,至于10分铸币暂不开铸,目前只发行纸币。

    “大概多久可以作出成品来?”程栋见大致已经取得了一致意见,问道。

    “设备齐全的话,两周搞定出样。倒是之后调整要些时间。我看一个月足够了。”梁信说道,“就是不知道币材能不能充分供给。”

    “这个你放心。”程栋说,“实行新币制的事情一定下来,我们就会开始改铸我们手里所有的存货白银,统一铸成99%银条,每条1KG。我就是不知道造币厂的月生产能力有多大。”

    “设计能力是日产4万枚各种硬币。”梁信说,“如果全力生产,日产8万枚也能做到。全看币材是否充裕。这个数字其实很低了,20世纪初的南京造币厂每日就可以生产12万元袁大头,加班加点的话生产能力可以翻一倍。”

    “120万枚的月产量,以我们的白银库存,生产一个月就得停工。”程栋暗暗心惊,企划院仓库里所有的白银库存,不计成色也只有70万两(37克两)。就算重新熔炼再加上掺入的铜、锌等材料,也就是一个月的产量。

    120万枚各种硬币,不知道是否能满足市面上的流通需求?元老院的货币改革,说白了就是“废两改元”,是对过去的秤量白银+铜钱本位货币的一次巨大冲击。广东的市面上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出现“货币战争”之类的金融斗争,他心里完全没底。

    他特别担心的是有人会囤积银元,或者更糟,铸造出来的银元根本不能满足流通的需求。财政省能投入市面上的银元数量是有限的。虽然可以从战利品中获得补充,但是对广东各级官府的银库不能抱以太大的期望。至于赋税收入,那得到夏季才有。

    财政省的诸位元老,其实都指望着“打土豪”。但是这收入是完全没法预估的。

    会议就在程栋的忧心忡忡中结束了。会后,以梁信为首的几位机械口的元老就立刻动手开始制作模具。

    考虑到香港厂即缺少足够的归化民技工,设备和材料也不如临高齐全。所以几种硬币的钢模都是在临高制造的,再装入专门的箱子由梁信带去香港造币厂。

    香港造币厂就设在中环附近,这个新厂暂时由梁信负责,待到正式投产之后再移交给财政省。按照编制,造币厂厂长和会计主任由财政省币制局派任。工厂里设总务和生产两科。总务科设有庶务室、出纳室、物料库、煤仓、币材库和校准所。另由财政省雇用,国家警察派出的请愿警在厂警卫。铸造科设有技术室,下面设有动力、熔炼、轧片、冲压、抛光、酸洗、模具、秤量、印花等各个车间。虽然每个车间的规模都不大,但是也称得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香港造币厂除少数力工之外,几乎全是技术工人,都是由元老院自己培养的。由于这里特殊的地理位置,加之造币厂特殊的工作。所以挑选工人十分慎重,不但技术要达标,政治评级要高,还得家世清白,有直系亲属在临高生活。无牵无挂的一律不要。

    梁信到了香港之后,立刻开始整备机器设备,训练工人熟悉流程,等待币材一到就开工。铸造硬币最大的难点是制模,制出合格的模具之后,制造硬币本身并无多少技术难度,可以说任何一个机械加工企业,只要有一定吨位的冲床都能制造硬币。

    没多久,第一批币材被运到了香港,这是冶金口专门为造币厂熔炼的,是纯度99%的1kg金属条。除了白银和紫铜之外,另有少量的锌条。加入锌是为了提高硬币的耐磨性

    送来的币材按照铸造的品种按比例投入专门的坩锅,在反射炉内进行熔炼。按照常理说这样的熔炼应该是用电炉。使用坩锅熔炼的话至少也得上焦炭作为燃料。现在梁信即没有电炉,也缺少焦炭,只能用优质的鸿基无烟煤来代替了。好在反射炉和鼓风机的运用也能提供足够的熔炼合金的温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