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六十五节 檄文

《临高启明》 第六十五节 檄文

    黄禀坤迟疑了下,黄家一贯“耕读传家”,自诩诗礼传家,最是方正道学,妓院之类的地方是从不许子弟涉足的。

    正犹豫间,吴佲在背后推了他一把“快,街面上不宜久留!”

    黄禀坤心道这也算是事急从权,二人闪进院落,身后龟奴就将后门关好落下闩,小声道“二位爷随小的来。”

    黄禀坤原以为这行院里如何的酒池肉林,********,不想这里只是极僻静的一个院落。他随着龟奴一路前行,只见这里别有洞天,花木扶疏,庭院深深,竟是十分幽静雅致。心中不由的暗暗惭愧自己真是见识寡陋的很!

    访春院是广州城里一座大行院。明代的高级行院并非简单的妓院,实际是兼有餐饮、娱乐和流行时尚中心的综合体。不但有妓女、帮闲、乐工这样的人物,还有养着裁缝、首饰工匠、厨师等等一大帮的服务人员。有钱人在这里休闲居停,更多的不是出于“性”的需求――他们个个家中都有娇妻美妾――更近乎于现代的休闲会所性质。

    林公子在这里梳拢了一个粉头。经常来次这里冶游宴乐。是此地的大恩客,他有些机密要紧的事情也在这里见客谈事。

    龟奴将他们带到一座小院门口自去了。女仆将他们迎了进去。中厅里早设下了一桌果子,来得人还不少,黄禀坤一眼望去,除去玉源社的熟人,还有几个生面孔。梁公子却不在其中――大约他身份高贵,此等乱局中不便出来。

    因为多数熟人,也不再一一见礼安坐。二人落座,自有人奉上茶水,席上众人正在侃侃而谈。

    ……

    “澳洲人的手段之高,我等竟是不必再议了。只看这市面之平静,这广州城已是澳洲人的天下无疑。”

    “这广州金山银山,那澳洲人怕是窥觎已久!”

    “入城倒也平静,小弟原以为还有一番血火刀兵之灾呢。”有人似乎是在庆幸,“难为他们的军纪竟能如此森严!”

    “听闻说髡贼驭下最厚,然纪律森严。”

    “便是城中的宵小之辈,也不敢乱动。弹压甚是得力呀。我等有家有产之人,最怕这市面动荡,”说话的人似乎心有余悸,“我才时过来,见路口已经树起了一座架子,吊着几个匪徒了――听说都是趁乱打劫的乞丐。”

    “杀得好!这帮无赖,惯于市面上强索钱财,连读书人绅士都久被他们骚扰。”

    “澳洲人向来强项,只是不知道他们占了广州,下一步又将如何作为呢。”

    “若是请朝廷和议招安就好了。”

    “若要招安,在临高便可招安了。这般打入省城内朝廷岂能善罢甘休!”

    “我只担心朝廷聚大兵来平叛。这繁华的五羊城,怕是要化为飞灰!”有人忧虑道。

    这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老百姓最怕打仗,一旦围城大战,最倒霉的还是老百姓,到时候别说你一个小小的书生,就是缙绅老爷也免不了家破人亡。奢安之乱围攻贵阳之役过去还没有几年。贵阳被围攻数年,城内粮尽,人相食,连官员家的女儿都被守军拉去烹食,整座城池几乎化为鬼域。被围前城内除了原有军民,还有各处涌入的难民,足足有几十万人。到解围之时百姓只幸存了六百人。

    这些可怕的消息广州的士民也是有所耳闻的,一想到万一朝廷大军来会剿,这广州岂不是就是第二个贵阳?众人都流露出不安之色。

    “我看兄是多虑了。”吴佲道,“且不说朝廷眼下捉襟见肘,能不能聚集起人马来会剿。便是能够调动数省大军,我看也无多少胜算。”他看了下在座的人,“王督围剿临高时,澳洲人才有多少人马?如今澳洲人的又比当初多了许多人马了!”

    “这么说,朝廷就算要剿,怕也是打不到广州城下喽。”

    吴佲点点头“澳洲人兵强马壮,又兼船坚炮利,朝廷纵然能发数省之兵来攻,我看胜算也渺茫的很!”

    黄禀坤原很想斥责下吴佲“立场到哪里去了”,但是转念一想他说得完全有理。澳洲人的军力如何,其实自己比他更清楚,要指望疲软的官兵能一举击溃髡贼,怕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感到暗暗丧气。这时候却听有人小声道“这就好。”还不容他多想,又听得有人说道

    “今番澳洲人进取广州,省内各府城自也难保。我等身家性命均在此地,今后也只有任由澳洲人捏圆搓扁了。”

    “我等即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是要结交些澳洲大员方可自保。”

    “要说澳洲大员,听说是文使相为首,然我等小民无门得见。本来能见郭东主也是极好的,只是那高举可恶!”

    “史兄慎言!那人现下炙手可热,非是你我可以议论的。”

    “是极,说不定将来还要仰仗高老爷呢。”

    黄二爷仔细观察各人表情,发现无人露出异色,倒是很有些人面带暗喜。这些苟且之徒,莫是要做反贼不成!他的脸色是越来越黑。这些人读了圣贤书,又身受君恩,事到临头竟然想的说的都是如何活动以求自保,说不得将来还要钻营一番,在髡贼手下大赚几笔!他冷笑一声,微带讥讽道“诸君,髡贼的武功,那是天下第一流的。所以这刀兵之灾大可不必过虑,我看朝廷是决计不是对手,诸君尽可放心。”

    不少人脸面微微发热,想起自己身上还有着大明的秀才、监生之类的功名。又听他接下来道,“诸位最可虑者,却是士子将如何自处?”

    “黄兄何出此言?”

    “髡贼用人,向来手下全用自己教出的假髡,这任用假髡,又最爱用穷苦百姓,无知愚民出身的,哪里有我等读书人的去处啊。”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众人纷纷摇头,大部分人一脸不信的神情。有人道,“有宋一朝皆是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我等无需担心。他如今信用泥腿子假髡,不过是读书人还信不过他,不得以而为之。澳洲人若要逐鹿天下,非得礼贤下士,开科举,拔名士不可。泥腿子假髡不过是权宜之计耳。”

    此言一出当即得到多数人的赞同。

    黄二爷眼见众人不信,暗暗苦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他对这些人本就没有什么信心,现在这般也只当他们自说自话。

    正说着话,有家仆急匆匆从外面进来,低声在林公子耳畔说了几句。林尊秀脸色一变,家仆便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卷,递了过去。

    林公子展开纸卷看了几眼,脸都白了。大家都急道“是什么?”“莫非是澳洲人的文告吗?”“说得什么?”

    “这是街面上刚刚贴得榜文。下人抄来的。”林尊秀道,水手将纸卷递给史公子。

    “讨朱……”史公子只念了两个字,便不敢再说。周围众人都是神情一动,想来已经明白他手里拿的是份什么东西。黄禀坤赶紧接过来一看,果然一篇大逆不道的檄文。

    讨朱明檄

    先宋不幸,屡遭鞑虏,先逢靖康,完颜欺徽钦仁厚。复遇崖山,蠓元凌幼君孤寡。呜呼宋德,社稷虽远中土。海外播迁,宗庙犹存澳洲。元政无道,豪杰崛起。黔首奋进,胡无百年之运。神州光复,中夏独有圣君。

    夫朱明太祖元璋,身起行伍,心窥神器。弑明王、杀同僚,友谅、国珍、士诚等悉被屠戮。驱逐鞑虏,本中夏群雄之共业。功到雄奇,岂淮西一夫之独力?元璋之政,暴戾皆从胡俗。强梁蛮横,腥膻犹在中梁。兔死狗烹,刘基宋濂殒身。鸟尽弓藏,善长蓝玉丧命。陇右道左,皆莫能堪。

    伪朝开国如此,传于二代更甚。叔夺侄位,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残害忠良。神人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

    时至中叶,更加荒唐王好边功,虎贲师丧土木。臣恶通海,倭寇荼毒东南。此般种种,不能尽数。中国之人,莫不背德。神宗以来,朝政日颓。亲恶远善,赤子犹如草木。群丑当道,肉食无非寺人。一条鞭法,十室九亡,白银既敛,民气已衰,阴阳不调,父母仆于道路,五谷不登,赤子嗷嗷待哺。

    日至近日,气息奄奄。内廷三案,朝野人和已失。王恭爆炸,天又夺其王气。阉竖惑乱,魏阉能称千岁。流寇肆虐,驿卒或号闯王。内忧外患,朝不保夕。激荡鲸波,红夷滋生于海。铁马雕弓,女直猖獗于塞。龙蛇起陆,紫薇具现杀机。逐鹿问鼎,朱明气数已尽!

    本朝发迹南荒,嗣业先祖,南海北望,志在安民。奉天景命,广启皇基,爰举义旗,以清妖孽。六军将定南粤,尧舜禹汤复现当下。万里还归琼崖,四海车书混同可期。

    今传檄两京十三布政司四百州

    天命在宋,明亡之期可计!天兵将至,官民好自为之!

    勿谓言之不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