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七十一节 吕易忠

《临高启明》 第七十一节 吕易忠

    “不见。”刘翔想她无非是来求情施恩的,眼下他没工夫管这种小事,“你告诉她,她家里人的尸体我们会收殓的,让她们先去贡院安置,等到时机合适自然会让她们回家乡去。”

    刘翔又和降人们说了几句话,安抚他们一番。又关照各房各班的书办衙役“且来点卯,照常当差”。打发了他们去了,他才对魏必福道“老兄弃暗投明,我元老院自然是不会亏待你的。现在我任命你为广州市军管会顾问,明日便来上班――只是要委屈老兄和宝眷先在光孝寺暂住些日子了。”

    魏必福赶紧起身道“大人言重了,卑职一定戮力报效大宋,为了大人效犬马之劳。”

    “好了好了,你这大人、卑职的一套以后也不必用了。”

    “是,是,谨遵钧命。”

    魏必福毕恭毕敬道退了出去,签押房里只剩下刘翔一个人了。他正要出去看看搬家道的队伍到了没有,新任生活秘书郭熙儿走了进来。

    郭熙儿是郭灵儿的堂房妹妹,她家和郭灵儿家当初一起被收容到海南来。郭灵儿进了女仆学校,郭熙儿年岁还小便进了芳草地。她的成绩不怎么样,属于垫底的层次。去年初小毕业之后就进了某机关当个办事员。

    正好这时候她这堂姐怀孕生娃,郭灵儿眼见着女办事员们一个个虎视眈眈,为固宠计,看到自家妹子也出落的亭亭玉立,又受过“新法教育”,便起了念头――上阵要靠父子兵,这闺阁之中也得倚仗着姐妹同心。便趁着自己生育女儿“有功”,刘翔耳根子软下面硬这个阶段,吹了几个月的枕头风,硬是将把自家妹子给吹上了刘翔的床――当然还是以生活秘书的名义在办公厅注册,名字也改成了“郭熙儿”,年龄写得是十六岁――实际上只有十五岁,郭灵儿生怕夜长梦多,便以虚岁代周岁。刘翔后来虽然有所察觉,也就糊里糊涂的认了――比起乃姐,郭熙儿要活泼的多――到底是从小受新式教育出来的。

    “首长,”郭熙儿当生活秘书没多久,对自己的主人还有些腼腆,“外面有一位明国的老爷来拜,这是他的帖子。”

    刘翔心道这要是一般道大明缙绅赶着来烧热灶的倒是不急着见。然而接过来一看,来得却是吕易忠。这位在澄迈战役中被俘的王尊德的幕僚,投降之后又被派回广州担任郭逸的“师爷”,算是老资格的“带路党”了。刘翔原本就和负责管理他的对外情报局打过招呼,要将他调到新得广州军管会班子里来任用。既然他如此知趣来拜,自然要见的。

    “马上请他进来。”

    吕易忠自从珠江战役之后被派回广州,名义上是郭逸的“文案”,实际充当了郭逸与广州地方缙绅和官场的传话渠道。他虽然为士子和缙绅所不齿,但是毕竟有澳洲人当后台,一城的官吏缙绅都很敷衍他,不敢得罪。只有几个愣头青读书人当面折辱过他,甚至要对他饱以老拳。不过这几个年青人都不明不白的投河上吊的“被自尽”之后,吕易忠的往事就不再有人提了。他周旋于缙绅官场间也愈发如鱼得水――有些郭逸不便说得话,不便做得事情,就都由他来出面。成了广州站乃至广州城里一个相当要紧的人物,财也很发了一点。随着元老院的声势渐隆,吕易忠也不再为自己的卖主求荣感到羞赧了,甚至还有些“因祸得福”的感觉。

    不过眼下他却是有喜有忧。喜得是元老院王师上岸,逐鹿中原指日可待,自己就是从龙北上的旧臣,忧得是郭逸居然不是新任的广州知府,被一纸调令调回临高“另有任用”。在吕易忠这个官场老油条看来,这是“郭东主”失势的兆头。再联想元老院的“文主席”一下变成了“广东制置使”,一个姓王的元老当了“主席”。吕易忠很自然的想到这应该是文相倒台了,所以才会被“出为节度”。郭逸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被罢黜,显然是因为他是文相的人,而他自然又是“郭东主”的人――这可就有点大大的不妙了。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郭逸既去职,新来得“首长”自然要任用新得班底。一周前他就接到了通知,有大批“北上干部”要来广州。这让他忧心如焚――比起首长们自己培养的人,他这种“降人”出身上就矮了一头,更别说自己还是“郭逸船上的人”――简直就是冷板凳预定,万一郭东主回去之后再被勘磨出什么“莫须有”来,自己落个“同党”,落到大宋的“诏狱”里去可就不妙了。所以他一早便开始找门路寻靠山――新任的大宋广州府尹自然是最适合的人选。

    几天前他就接到通知,说广州军管会已经确定要调他去任职。吕易忠喜不自胜。今日听说刘首长已经家进城,也不待刘翔来传唤,自己便来拜访了。

    吕易忠原想过要不要剃头易服去见――广州既已“光复”,郭逸等一干人都剃发易服。自己作为元老院的“客卿”似乎也应该有所表示。然而他琢磨了半天觉得既然没有通知他剃头易服,不宜自作主张。再者刘首长打算怎么任用自己也不知道,还是原样去见比较好。

    吕易忠进来见过礼,刘翔是知道此人的。他虽然为元老院所用,却还算不上正儿八经的“归化民”,属于元老院人事体系里的“灰色人物”,和起威镖局的大掌柜孙可成是一个性质。是元老院对接传统社会非常有用的一个帮手。对这样的人,元老院的方针是“充分任用,不可信托”。因而刘翔对他十分客气,说了几句温稳的话,要他“安心工作,不必多虑”,又说郭逸卸职是“另有重用”,暗示他不要为前途担心。

    吕易忠内心稍定,不由的感激涕零,少不得又说了一番自己如何对元老院“忠心不二”,愿意为元老院的大业“鞠躬尽瘁”。又表示自己愿为刘翔做“前驱走狗”,“戮力报效”。

    说罢,又从怀里掏出一个檀木盒子来,略带神秘的压低声音道“这是卑职孝敬首长的一点礼物,不成敬意!”

    刘翔摆手道“我们的规矩你是懂得。怎么又弄这个调调!你的事情我清楚,放心就是了。”

    吕易忠满面堆笑道“元老院的记录卑职是懂得,也不敢冒犯。这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不过是一点小小的玩物罢了。稀奇虽然稀奇,却不是值钱的物件。”

    刘翔起了好奇心,接过盒子打开一看,确是一对银制的圆球,不过核桃大小。镂空镌雕的十分精巧,轻轻摇动,有轻微的叮当声。虽是银制入手却很轻,充其量也就几钱银子。倒的确不算什么贵重物件。只是不知道干啥用得。

    “此物名叫缅铃,据闻是从缅甸传来。这一对是广州的老字号铺子做得,内中铃舌用得乃是上好得珍珠,最是精巧不过,堪称闺阁中的妙品……”

    刘翔原本还在狐疑这东西干什么用得,现在经他一解说才明白,原来这是明朝的“性玩具”。顿时哭笑不得,只好道“生受了,生受了。”

    吕易忠见他的面色不以为然,知道他还不知道此物的“妙处”,又道

    “房中行乐,此物有宜男之妙用。”说着他低下头,“卑职闻听首长膝下尚且空虚,愿首长早诞公子,以延宗嗣……”

    “承你吉言。”刘翔将盒子收好,放在一旁。这礼物他倒不怎么在意,对生儿子这件事也不太看重,但是对吕易忠的孝敬却很受用。虽然明知道他是在厚颜无耻的拍马屁,可是真舒服……

    “老吕,”他的话语中不觉也透出三分亲切来,“花样你就不用搞了。咱们先谈正事。你是久幕之人了。咱现在不说元老院,我要是明国的知府,到此地来上任,要如何才能让这一府之地风调雨顺,物阜民丰?”

    吕易忠一听,这是在问计与自己了,他赶紧振奋精神,想了想道“天下最易做得便是官,最难做得也是官。全看做官人的心意和运气了。若是要简单的,只要用上两个得力的刑名、钱粮师爷,三班六房的胥吏维持的好,与缙绅们一团和气,刑名词讼上但讲三分良心。三年任满太太平平的卸任,至少也得个中平,自己还能落几万两银子。”

    “若是要有些作为呢?”

    “这就看做官人的手腕本事了。”吕易忠自己也做过知府,个中滋味都尝过,说起来头头是道,“地方官虽是百里侯,有破家灭门之威,到底也是外来的强龙。要做一番事业着实不易。修桥补路、兴修水利、革除弊政……都是善举,然而凡兴一利,必损一益,有人得了好处,有人便少了好处,期间的烦难真是说也说不清。非得强项又有手腕的地方官才能压得住。只是不论你有多大的本事,有些人还是开罪不起的,牵扯到他们的事情,必要慎之又慎。”

    “哦?是哪些人呢。”

    “一则胥吏,最是奸猾不过,地方行政却又都在他们手中。若是耍奸闹猾,轻则叫你难堪,重则处分罢官黜职,甚至丢了性命也不稀罕。所以地方官本事再大,也得敷衍他们,至少叫他们不给你耍奸。”

    “二则便是缙绅了吧?”

    “首长说得是。”吕易忠点头道,“所谓为政不得罪巨室。凡缙绅,在省里、朝廷里都有关系,地方上又有很大得势力。州县要在地方上太太平平做官,不能得罪他们;若要有一番作为,更得结好才行。”

    地方官其实可供支配的钱粮十分有限,要办一些实事无不需要地方缙绅的慷慨解囊。纵然不解囊,至少也不作梗。这就很不容易了,地方的急公好义的缙绅自然是有得,但是凭借着自己的功名侵害地方的“劣绅”也不在少数。

    吕易忠见刘翔听得仔细,便将自己做官为幕时看到听到的许多事情一一向他讲来,里面的花样之多,门槛之深,令刘翔叹为观止这当官的学问真得不浅啊。

    幸亏自己做得是元老院的官儿,要是单穿做大明的官,自己怕是根本应付不下来啊。

    吕易忠道“……首长行得是元老院得新政,自然有一番革故鼎新之举。卑职这点浅薄的见识,怕也用不上……

    刘翔笑道“你说哪里的话,若没有你这一番解说,我如何知道这广州府里谁才是老虎?”他想了想又道,“只是事有轻重缓急,刚刚进城又是百废待举,不知从何入手呢。”

    吕易忠陪笑道“首长必然早有庙算在胸。不过依卑职的看法,施政最重‘吏治’这篇文章,须得吏给治好了,方能如臂使指。眼下天兵刚刚光复广州,挟百战雄师之威,本地的缙绅人家都是有家有业的,断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和天兵公然作对,首长此时的施政,他们必然是逆来顺受;倒是这干胥吏,把持地方多年,自持家学秘传,以挟制官府为能事,首长不可不提防。”

    这番话包含了他的私意,吕易忠自己也是举人,当过知府,对胥吏这个看似驯服,实则阴险狡诈,有时候还会反噬的集团有着天然的反感。对缙绅同类自然有着回护之心。

    刘翔深以为然。缙绅的能量很大,但是在目前阶段他们不会跳出来和元老院作对,倒是胥吏,他们是直接掌握基层政务面对百姓的人,自己要在广州开展一系列工作离不开他们的协助,一旦运用不好,不但损及元老院的利益,更是伤害广州新生政权的信誉。

    但是他不愿在吕易忠面前把如何处置胥吏谈得太深,问道“不知道这广州城内,哪几家是显赫得巨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