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七十七节 拿下

《临高启明》 第七十七节 拿下

    “一千五六百人?”刘翔吓了一跳,这一个小小的知府衙门,居然有上千的衙役!这还没算上南海番禺两县。如果全加上,这广州城里的胥吏至少也有三千人。

    按照现代标准来说,广州这样有几十万人口的城市,有三千“做公的”堪称机构精简了。人民负担应该不重。问题是古典社会的中国,重官轻吏,虽然都是吃“皇粮”,官吃掉了“皇粮”的绝大部分,留给胥吏的连“喝汤”都办不到。不管是六房经制吏一年七两二钱,还是“有编制”的衙役的三两六钱,再次的每月只有六斗米。其实都不够生活,更别说绝大多数人一文钱收入都没有。所以这三千多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得自己找吃的。

    这三千多号人既不能枵腹从公,又是官府在基层权力的化身,利用职权刮地皮,吃拿卡要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旧式的政府实际上也是默许这样做得。

    可以想象这三千多“做公得”对百姓和城市经济的危害有多么剧烈。刘翔看着下面这黑压压的人群,如果不是自己握着“枪杆子”,又有一套现成的干部行政班子可以依靠,一个外官跑到这里来做官,能不被胥吏卖了还帮着数钱就算好得了。

    他缓缓扫视了一遍庭院里的胥吏们,长达一分多钟,庭院里一片肃杀,只闻风吹叶片之声。良久才道“诸位既已弃暗投明,效忠元老院,我这里有一番话要说,望诸位好好记在心间。”

    下面立刻齐声唱喏“请大人训示!”

    刘翔道“我知道,你们这些人当差不易大明给得工食银少到不能养家糊口――大多数人还没有这点工食银;官长呢,又视你们为奴仆贱役;这官衙里的大小政务,说是官老爷在做,实际都是你们的手笔。”

    人群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历来官老爷上任,总有一番官话训示,无非是“历禁弊端贪腐”,表一表“为国为民”的决心,少不了还要“训诫”胥吏们一番,要他们“实心办差”,“不得舞弊”云云,实则都是官样文章,没人当回事。这位刘大人一开腔,说得却是另一个调调。

    仔细品味,却是对他们工作的肯定,也体谅他们的“难处”。众胥吏不禁暗暗嘀咕,这刘老爷葫芦里卖什么药?

    刘翔话锋一转“自然,世上从无枵腹从公的圣人,你们也不是。当个胥吏,出息之大,我也是有所耳闻的。这都是过去的事情,我元老院宽宏仁厚,‘首恶必办,胁从不究’。只要不是民愤极大的,过去的事情就不追究了……”

    人群顿时骚动起来,这话虽是一颗“定心丸”,却也是一道“催命符”。心思灵活的已经明白,这澳洲老爷要“杀鸡儆猴”,借人头震慑胥吏,买好百姓了。有几个人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刘翔很满意这样的效果。其实他手中早有一张城工部准备的抓捕名单,上面足足有一百多人,排在前十位的,只有四人来应卯――看来他们的鼻子也灵得很!

    他忽然大声道“孟功常!”

    这一喝,整个衙署院内顿时鸦雀无声,孟功常是个快班衙役,虽是“正身”,却并不是什么出名的人物。

    孟功常浑身一颤,心道自己无论如何也算不上“首恶”,难道这刘大人要拿自己杀鸡儆猴用得那只“鸡”?虽然害怕,却也不敢不应,只得出列,勉强支撑颤抖的腿脚走到滴水檐前,叉手施礼道“小人在。”

    “可认得字?”

    “小人认得。”

    刘翔丢下一张纸“念!”

    孟功常颤颤巍巍的捡起纸,展开,却是一张名单,密密麻麻的写有二三十个人的名字。有的人他认识,有的人陌生,就认识的人来说即有快班的,也有皂班的;即有“正身”亦有“白员”。不禁暗暗狐疑。他不敢耽误,大声念了起来

    “吴多多!”、“赵宪!”、“艾凡!”……

    被叫到名字的,一个个哆嗦着来站在滴水檐下见礼,刘翔一挥手“不必见礼,站到一旁!”

    待到名字叫完,连孟功常自己一共三十个人,在台阶下排成一行。心里七上八下,浑身如筛糠一般――他们在衙役中都不是什么要紧人物,很符合当“鸡”的标准。

    刘翔点了点头,对着孟功常道“我现在任命你为广州特别市警察局侦缉大队大队长。这些人就算是你的部属了!”

    孟功常原本已经是闭目等死了,现在忽然闻听刘大人当场下了札子,委了他当了个“大队长”,且不说官大官小,起码性命无忧了。他犹如三九寒天饮下了一盏热酒,从脚暖到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道“多,多谢大人栽培!”连磕了三个响头。

    余下的二十九个人也回过神来,知道自己这是已经“简在帝心”了,一起跪倒磕头。

    “好了!我们元老院不兴磕头请安这套,”刘翔摆手道,“你既已是侦缉队大队长,捕拿逆贼便是你的职责所在!我这里有名单有一份,按名拿人!吕先生,念!”

    “喏!”孟功常此时精神抖擞,回身站在滴水檐下。

    吕易忠赶紧走上几步,接了名单――刘翔要当堂拿人他已经猜到了。所谓杀鸡儆猴,要想用这些人,不“示以威”是根本不可能的。吕易忠赶紧抖开名单,深吸一口气,聚集起精气神来,想给刘首长留下个好印象。

    “甄……甄……豪……韧……”没想到第一个名字吕易忠就打了个结巴。吃惊的差点念不下去。

    在场的胥吏们也是一阵骚动。

    甄豪韧是广州府户房司吏,虽不过小小一个经制书吏,却是广州城里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他身为广州府户房书办的头目,整个广州府的税纲皆操之其手,十五县一州上至县令,下到粮差,都要仰其鼻息。知府老爷虽然官面上可以摆一摆“大人”的官威,私下里待他还是客客气气的。地方缙绅亦不敢太拂他的面子。他二指宽的条子下去,竟比县令的札子还管用些。

    吕易忠根本没想到这捕拿的第一名就是这“立地知府”,他久居官场,见过不少“拗相公”,清正廉明,不畏权贵。可是还真没哪个敢对胥吏动真格,特别是这掌握财政粮赋大权的户书,遇到当官的清正廉明又精明能干时,最多也是收敛锋芒,暂时蛰伏而已。上官也是见好就收,绝不会穷追到底。

    甄豪韧已经很久不上衙办事了,在家里或是茶馆中指挥自己的徒子徒孙办差弄权。他吃定髡贼坐了天下也少不了自己,这次点卯根本就没来。

    孟功常也吃了一惊,在他们这些胥吏看来,甄大爷那是云端里的人物――六房的书办是“吏”,比他们这种“胥”要高出一个层次来,何况他还是六房中最要紧的户房书办的头头!

    不过今天甄大爷根本没有到场,他赶紧回禀道“回大人的话,甄豪韧未到!请大人赐下牌票火签,小人这就去拿。”

    “速去!”

    孟功常不敢怠慢,立刻点了几个弟兄一起去了。这边吕易忠念出了第二个名字

    “毕武思!”

    人群又是一阵骚动,如果说甄豪韧是“立地知府”,毕武思就是“坐地太岁”――广州府快班班头。这个位份,连“吏”都算不上,是地地道道的“胥”。可是他的威势一点不比毕甄豪韧小多少。

    他手下的爪牙白员最多,不但城中的城狐社鼠全要听他的招呼,外来进城发财的各路“神仙”若是不给足孝敬,也休想在这一府两县的地盘上开张。至于一般的百姓那就是视同草芥一般了。

    林佰光搜集了很多他的黑材料――其实也根本算不上黑材料,许多恶行在广州城里已经是尽人皆知,手上光人命就十几条。家中聚敛的财富虽然无人知晓具体数字,但是有人估计他每年的“常例银子”就达数千两。家财至少十万以上。

    赵宪、艾凡都是快班的衙役或者白员,听得要拿毕班头,都吓了一跳。平日里他们连和毕武思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他极少上衙,都是他的徒子徒孙们吩咐,逢年过节或者祝寿的时候大家一起去磕头送礼,毕班头若是冲着他们说几句话,有个笑脸,那就是大大的赏脸了。

    眼下上官叫拿,他们自然不能违命,当即将手中链条一拽,朝着毕武思走了过去。

    赵宪皮笑肉不笑的躬着身子道,“毕爷!小的公事在身,请您老多担待……”

    毕武思今天是亲自来应卯的――他不比甄豪韧有家传秘学可以倚仗,所以特别巴结。听得刘翔要拿问自己,心中不由一慌。他到底积威犹在,将手一摆,赵宪等人便不敢强拿。

    毕武思强作镇定,向上拱手冷笑道“小的有什么事忤了大人,大人要拿小的开刀?小的虽不是什么圣人,这些年也保得广州一方平安,宵小不敢作乱,请大人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