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七十九节 承宣大街

《临高启明》 第七十九节 承宣大街

    机构设置是进城前就已经设置好了的,主要干部也已经圈定。刘翔把接收的土著人员分配下去之后,就算是大致完成了机构构建。

    前面闹哄哄的正在登记剃头,刘翔管不了这许多,急急忙忙下来进了办公室――林佰光已经在等他了。

    “大军就要进城,这事有点赶,全看你的了。”刘翔也不客套,开门见山。

    负责广州府占领任务的第4营和国民军是开城当天就进的城。现在要进城的是参加广东攻略的华南军主力。单从军事角度来说这些部队没必要进城,但是元老们都认为很有必要以此为契机来宣扬一下“我武惟扬”,让土著充分领会伏波军的军威,充分的震慑在的反抗分子。所以就决定大军全副武装的穿城而过。

    “这事着实不好办啊。”林佰光摊开了带来的广州地图。这张地图是城工部这几年来的心血。不过,城工部到底只是秘密机构,没权把测绘人员大摇大摆送进各个建筑里去实地测绘,所以细节上并不太缜密,大致将广州城内的主要街道网络和建筑群按比例绘制出来了。

    “虽说不是阅兵,实际上和阅兵一回事。”林佰光说,“就我掌握的情况来说,最合适的路线是从大南门入城,走承宣大街一路往北,过双门底,最后从大北门或者小北门出城――正好横穿全城。”

    承宣大街就是现代时空的北京路。历朝历代,北京路都是广州城的南北中轴线,交通地位十分重要。街道两旁分布有大量的官署、书院和寺庙,亦是重要的商业区。在这里武装游行,可以收到最佳的效果。

    “……关键是这条街足够宽,而且是石板路。”林佰光指点着地图,“广州的街道,想必你也是看到了。”

    刘翔点头“窄、路面不平。还多是泥石混合路。”

    “泥石混合路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大多是根本没有石头的泥土路。”林佰光道,“不过难点不在这里。”

    “在哪里呢?”刘翔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里说不清,我们还是直接去看看比较好。”林佰光微微一笑,“我看你还是多多现场办公才能体会管理大城市的不易。”

    “这个意见我接受。”刘翔点头,“还有件事,我看你是不是暂时兼任一下广州市警察局的局长?”

    “这不合适吧,国家警察和我们民政部门是两个体系,再说冉耀的夹袋里还是有人的。他现在还不提人选无非是要平衡下内部――等正式任命来了再说吧。”

    “你可以先兼着嘛,回头我先给你发一张任命书。等正式局长来了你再办移交也不迟。警察事务这一块要办得事很多。而且都是越快越好。再说你这个综治办主任,没有枪杆子怎么搞得定?”刘翔摇头,“我虽然是军管会主任,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军队和警察我都有指挥权,可是你事多繁琐,总不见得每次都来打报告申请……”

    “不是有你收编的侦缉队么。”林佰光笑道,“这些人好用得很。”

    刘翔和林佰光出了市政府,即不叫车也不坐轿子,随身带十多名警卫,林佰光另外叫来了工房书办和几个贴写并侦缉队员。一起往承宣大街而去。

    承宣大街距离府衙不远――历史上这里一直广州的政治文化中心。这里官衙众多、书院多,寺庙多,因而周边房屋街巷尚算整齐可观,只是街巷大多曲折迂回,路径狭窄不直。路面更是泥泞不堪――这里下水设施几乎是不存在的,生活污水横流不说,下过雨之后的积水要很长时间才会干。刘翔心想幸亏出来的时候听了林佰光的提醒,穿上了长筒油布靴。不然连路都不好走。

    “这里还算好得。因为距离官署近,又靠近主要商业区,居民相对有钱一些,路面还是泥石混合的。真要到了穷街陋巷,淤泥就没有干得时候。”

    “我原本以为广州会比临高、琼山好些,看来也差不多。”刘翔苦笑道,“就这卫生情况,夏天不闹传染病才怪。”

    “古代社会是没有城建规划和管理这个概念的。”

    他们一路走,每过一个巷口就有关闸。街闸的样式各式各样,有像样的门楼,也有仅仅横街一道墙上开个门洞,装扇栅栏门的。最简陋的,只是竹子做成的拒马,夜间封住巷口,白天挪到一边。

    “街闸是广州治安的重要要素,天黑之后街闸锁闭,对夜间的犯罪活动有很大的限值。在没有路灯照明的时代,这算是最有效的城市治安管理手段了。”

    “等于是我们现在搞得宵禁。”

    “就是这个意思。其实这里以前也是禁止夜行的。每晚街道上还有衙役巡逻,看到夜行的人员都要盘问。若是他觉得你形迹可疑,少不得被典史老爷训斥一番,打二十板子,还得在班房里待一晚,第二天交保释放。当然,你要是缙绅或者手里有几个钱及时贿赂一下,就不用受这皮肉之苦了。”

    “真*****。”刘翔说。

    “**归**,作用还是有的。”林佰光道,“他们对城里的犯罪团伙、乞丐团伙都很熟悉,你要搞好治安,非依靠他们不可――至少目前是这样。”

    刘翔看到每座街闸旁都有一座模样差不多的灰砖小房,虽然大多破败,门窗不全,用得却是官房才用的灰色筒瓦,不觉起了好奇心,刚想走过去看看,旁边一个贴书道“大人,这是看街住的官房,里面肮脏的很……”

    的确脏得很,墙面上都是尿渍不说,靠墙还摆着好几个尿桶,散发着浓烈的臊臭。尿桶上方的墙壁还贴着一张大告示,正是昨天他关照综治办在全城张贴的《告广州市民书》。

    想不到居然贴在这里,刘翔苦笑了下,不过这样来撒尿的人肯定会看就是了。

    “看街的?”

    “是,大人。”

    林佰光见他懵懂,解说道所谓看街的就是负责街闸启闭和夜间打更的人,一般都是由乞丐担任。遇到有路倒的无主尸,也是他们负责搬运。

    “治安靠乞丐,真是可笑。”刘翔摇摇头,他已经明白了,这些房子其实就是现代社会的“警务亭”,21世纪的警务亭里虽然不见得有警察,起码也有保安在。这里居然是用一个乞丐。

    “一个月给他多少钱?”

    “给多少是街面上的事情,衙门是不管的。”书办小心翼翼道。

    刘翔快给这奇葩的城市管理思路弄哭了,一个侦缉队员以为刘翔要见更夫,便走到门口,一脚踹开挡在门口权作房门的芦苇帘子,吆喝道“出来!知府大人要见你!”

    从里面就出来了一个打满补丁的号衣的男人,噗通一身跪倒在刘翔面前“小的叩见大人。”

    刘翔看他的模样倒还算干净,就是衣服上补丁摞补丁,道“你起来说话。”

    “是,大人。”

    刘翔问道“你在这里打更,街面上一月给你多少钱米?”

    更夫不敢抬头,低着头道“回禀大人,没有钱米。”

    刘翔道“没有钱米你靠什么维生?”

    “靠街坊上照应,给些剩饭剩粥。还能度日。”

    刘翔忽然回头问书办“街面上不给更夫钱米吗?”

    书办名叫贾觉,因为平日里尚算“有良心”,对待百姓不讹不诈,拿钱办事绝不刁难,属于口碑不错的书吏。所以这次没有被清算。他闻听刘翔发问,不敢怠慢,道“其实是有得……”

    “给谁侵吞了?”

    “钱粮都是交给各处大骨的。”贾觉道。他说“大骨”就是丐头。

    刘翔点点头,心想我怎么把这岔给忘记了,乞丐也有团伙的。不过更夫是古代城市的重要治安力量。他们夜间打更不仅是报时,更有惊吓干扰歹徒的作用。眼下可以组织利用起来。

    一行人走上承宣大街。这条街果然“大”,目测一下宽度超过9米。算是这广州城里难得的宽阔街道了,最关键的是,路面全用青石板铺砌――虽说石板有不同程度的碎裂、缺失,不少地方还积了水。

    “路面平均大概有9.2米宽。我们的人测量过。”林佰光道。

    “这个宽度有双车道的水平了吧,正儿八经的阅兵不行,来个六路纵队行军不成问题,炮车、辎重车也可以跑跑了。”

    “呵呵,所以我要请你来看看,不是你想得那样。”林佰光笑了笑,“材料这东西,往往靠不住。”

    承宣大街是广州城中一条相当热闹繁华的主干道兼商业街,两旁店铺众多。虽说因为城市刚刚易手,许多店铺担心安全上板不开,摊贩也大多不出摊,街上还是有不少正在营业的商家。他们一行人的出现,立刻引起了一阵骚动。人们从他们的装束知道来得必然是澳洲人的大官,有些消息灵通的已经知道这是“澳洲人的府尹”,呼啦一声都躲到街道两侧去了。吆喝的起劲的伙计也哑巴了。原本还算热闹的街道,忽然变得冷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