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八十九节 广州特别市警察局

《临高启明》 第八十九节 广州特别市警察局

    贾觉找不到这王大鸟――这是原是他的绰号,久而久之反而成了名字――问了邻居,说是这里好几天没有看到有人进出了。

    贾觉心里暗暗骂娘,首长把清淤开沟的事看得这么重,自己作为户部书办却找不到要紧的人,这岂不是给首长留下“办事不力”的印象?

    早知道当初首长一进城就该把王大鸟这厮看紧了――点卯的时候他也是来登记过的。

    既找不到,贾觉只好回去如实的回报给刘翔。

    实际上,这位王大鸟还在广州城。在拷问逼交鱼鳞册的事件发生以后,他就担心澳洲人不会放过自己手上的沟图。这沟图可是个宝贝!虽说他没有做什么作奸犯科天怒人怨的事情,可这沟图可是祖传的摇钱树,一家子吃香喝辣的本钱、世世代代子孙的饭碗可全靠这图呢。要是交出去不久屁也没有了?一样得撅着屁股去开沟挖淤泥了――他家可是多少代都没这么干了。

    承宣大街的拆除让他意识澳洲人迟早会要用到自己手上的沟图。他不愿意缴,澳洲人有得是办法叫他缴。王大鸟一想到身受三木之苦,赶紧带着一家人溜之大吉。

    王大鸟在乡下有一处小庄子,但是他没有躲到庄子里去--这地方对衙门里的人来说不是什么秘密,肯定会有人举发。

    好在他还有一条门路。那就是他和大北门关厢的“关帝庙人马”中的一个大骨是结义兄弟――开沟清淤用得工役很多都是从乞丐中临时招来得,和他们混得很熟。便带着全家投奔他去了,如今正隐藏在关厢外的一处住宅里。

    等到时候澳洲人一筹莫展的时候,自然会派人传信来和自己谈判。火中取粟固然危险,但是富贵总在险中求嘛。要知道没有这沟图,澳洲人根本别想找齐全城的明暗沟渠,纵然你船坚炮利又能怎样,总不可能把广州城掀开来吧!

    刘翔接报之后立刻关照林佰光发动警察和侦缉队全城搜索,在各处城门画影图形缉拿,王大鸟在乡下的庄子也搜过,却连个人影也没找到。

    没有沟图,城中的沟渠便难以知晓其具体分布。全得靠人工巡视排摸,这工作量可就大了。

    刘翔无奈,他深感17世纪城市的管理复杂程度远超自己的想象,既然捷径走不通,唯有以力破之了。他立刻把市政工作的重心转到入户调查上来了。幸好这时候慕敏来了。

    国家警察内部关于谁来当这个广州特别市警察局长的有过一番讨论。很显然,所谓的广州警察局长其实也是广东警察厅的厅长,算是警察系统里的一方大员了。和在总部机关当一个处长不同,不但权力大,责任更大。干好了前途不可估量。

    原本冉耀打算派一位男元老去――广州是刚占领的地区,作为强力机关的负责人,工作强度可想而知了。但是执委会的意见是让慕敏去。表面上的原因是慕敏的任职经历很全面干过治安,当过刑警,还在政治部待过一年,去应对广州这样的复杂的新环境正合适,但是据说真正的原因是为了“宣传男女平等”。

    于是慕敏就来到了广州,成了警务部门的第一把手。

    广州警察局的骨干是从海南调来的归化民警察,总共只有一百五十人。这些人中一部分是从归化民中招募来得员警,其中资格最长的差不多都有五年的警龄了,有的已经当上了派出所所长,他们工作经验丰富,专业知识则比较欠缺。另一部分是警政班刚毕业不久的学员,都接受过临高体系的正规警察教育,但是缺少工作经验。共同的问题是对广州都不太熟悉。不少人对粤语更是一窍不通。这给开展工作造成很大麻烦。

    慕敏一搬进广州市警察局――原岭南道衙门――立刻就召开了全体归化民警察的会议,大致了解了广州市的治安情况和目前开展的工作内容。在慕敏看来,这几天的工作有点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感觉,大致就是把警务机关当作执行工具来使用,许多关键性的事务并没有着手去做。连基本的警务机关的班子也没搭建起来。

    自然,这事怪不得刘翔,更怪不得林佰光,这全是警务机关自己的锅。慕敏现在不但没资格发牢骚,还得在完善工作的同时全力配合他们的工作才行。

    不过,刘翔和林佰光至少做好了两件事,首先是在旧胥吏的接收工作中稳定了队伍,使得广州一府两县的旧治安人员基本被掌握在新政权手中,避免了他们流散出去作恶,也给新生的警务机关可使用的人力。广州这个17世纪的特大城市能够保持治安大致稳定,林佰光的综治办的工作功不可没。其次便是完全掌握了广州的牌甲人员的档案,把这个最基层社会组织牢牢掌握住了。

    里正、保长、牌甲、居民组长……虽然叫法不同,在社会管理上起到的作用是一样的。公安工作要做好,就必需建立起有效的保甲体系。

    明末因为社会混乱,是中国保甲体系建设的一个**,广州的保甲制度也算是相当完善的。在眼下警力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要搞好治安,无非是搞“群防群治”,而这个政策又和保甲体系是否完善有着直接关系。

    所以她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刘翔将府、县衙门架阁库内所藏的档案的一部分移交过来,其中的部分吏房档案对她来说尤其有价值。

    全府、全县的里甲、保正、乡官等人事系统以及衙门里的吏胥档案等,全归吏房经管,凡任免、提升、调动、加禄各项,莫不要经过他们之手。掌握了这部分档案,也就等于掌握了这些最基层人员的详细情况。

    现在刘翔要要开展入户调查,清理户口,正是充分掌握这个系统的好机会。完善的户籍体制也的确是警务工作的一个重点。

    慕敏立刻着手建立广州特别市警察局。

    新得广州市警察系统在南海、番禺两县境内暂不设分局,由市局指挥各派出所,其余各县设立县局。

    各县的分局她暂时无瑕顾及,主要精力先放在市局上,按照组织条例里的原则规定,广州市警察局设行政处(辖户籍、治安、交通、卫生四科)、司法处(辖刑侦、审讯、鉴证、文书四科)、总务处(辖内勤、训练、纪律、档案四科)。机构较为简单,层级也少。

    她把原来由综治办指挥的侦缉队和相关的胥吏都接收过来,进行了重新整编。一部分人按照专业调整充实到各个部门。这样很快就把警察机构建立起来。余下的侦缉队人员也作了调整,一部分人员组成了穿制服的“制服队”,负责街面巡逻;另一部分组成不穿制服的便衣队,作为眼线在城区和四郊活动。

    至于各区派出所,她的看法和林佰光是一样的,在没有详细的户籍资料之前不急于建立正式的派出所。但是为了保障治安起见,在全市设立若干临时分驻所,派驻警力。做到有警讯便可及时出警。同时在双门楼、镇海楼、五仙观钟楼和各处城楼等高处设立火情治安瞭望点。用反光镜、旗语和烟火传递信号。

    以国民军为主力,设立专职镇暴机动队,分别驻在城内各主要交通节点和各处城门,随时可以出动。侦缉队的制服队分组分段巡逻,便衣队则分散到全城各处。

    接下来的事情,慕敏就是打算接收全广州市内的“看街的”。

    看街的负责街闸启闭和夜间打更巡逻,其实干得都是基层治安工作。他们长期在街道上厮混,人头熟,对底层社会了解多。这部分人即使不收编为警员,至少也应该由警察局管理起来,这也是群防群治的一个组成部分。

    然而林佰光却表达了不同意见――作为综治办的主任,虽然他和慕敏是平行的,但是在很多实际事务上他是代行刘翔的职权的。所以慕敏要办得很多事情得和他商议。

    “这事不急。”林佰光说,“看街的表面是乞丐,其实也算团伙成员。”

    说着他把关帝庙人马的情况向她做了介绍。

    “……关帝庙人马说是乞丐,实际是广州城里最大的黑势力。我们收编看街的是向他们长期把持的势力范围伸手,必然会引起其强烈反弹。虽说我们手里有枪杆子……”

    “我明白了,”慕敏立刻就理解了他的意思,“我们对他们的底细不是太清楚。斩草不能除根。”

    林佰光点点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是的,不仅如此。关帝庙人马对下层社会的渗透很深,可以说盘根错节,实际掌握着很多城市管理运行方面的工作。如果他们现在起来和我们作对,在我们人手不足,机构不全的情况下许多工作都会陷入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