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零四节 巡警招录

《临高启明》 第一百零四节 巡警招录

    李子玉道“我自然是要去得。军户里许多人都要去应募――给大明也是当差,也澳洲人也是当差,起码澳洲人不欠饷。”

    他这么热心倒不是突然转了性,认识到了元老院的先进性。实在是生活所迫。他爹原靠着伯父的势力在卫所里当个差事,军饷之外还有些“外水”,日子过得。现在卫所已经彻底解体,家中完全断了生计,他再也没了过去“指挥家公子”的派头,亟须要找个差事度日。

    “要剃头。”曾卷迟疑了好一会,“这可是大事,我得和家里人商量商量。再说人家要不要我们还是个问题,当差役可得孔武有力,咱们这样的读书人人能看得上吗?”

    “剃头又不是掉脑袋,怕什么?”李子玉满不在乎,道,“再说咱们是读书人――这广州城里有几个读书人?去应募绝无问题。”

    曾卷感情复杂的点点头,对于要剃头这件事他还是很迟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何况这剃发是澳洲风俗,华夏自古无。剃发当了警察“假髡”,不知道师长同学和亲朋好友们怎么看自己?李子玉本身就是丘八,他是不在乎的。他正犹豫着,忽然看到招募条件上的条目,叫了起来“不行啊!人家只要十八岁以上的,我可是连十七岁都没满呢。”

    “哎呦,我的小爷。你多大了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难道澳洲人还上你家查生辰八字?就说小一二岁又有多大关系?澳洲人看到我们这样的读书人来投奔,那是求之不得。哪里会抠这么细!”

    李子玉这番话算是帮他下了决心,眼下也的确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了。他点头道“好,我试试看。”他又问张毓,“你去不去?当澳洲人的警察以后出息肯定比你做核桃酥强。”

    张毓迟疑着点点头“实话说我也想去,不过这事得和爹娘商量下才行。”

    再看报纸上的资格要求,也没什么特殊的,必需是广州特别市南海区、番禺区户口,身体健康无恶疾花柳。男女不限、是否文盲也不限。而且不需要出具铺保,只要有本甲组头出具“良人证明”,证明该人在本甲内确系良善百姓,品性端正即可。堪称宽松到了极点。

    他们看了上面的报名日子写得是1635年3月19日。他们知道这是澳洲人的历法――他们一进城就晓谕全城使用“公历”,又叫“阳历”。这个历法和他们往日用的“大明历”相差甚远。为了让百姓们能适应,除了在进行入户调查的时候每家每户免费派发了“公历纸”,还专门向商家派发了大型的“挂历”。这种“挂历”和入户普查的时候派发的“公历纸”一样,都是用硬纸印刷,配有“户县农民画”风格的歌颂“新澳洲、新生活”的宣传画。但是尺寸要大得多。牌甲们通知各家铺户,必需将这“挂历”悬挂在店铺显眼处。

    为了让百姓适应新历法,不但阿拉伯数字下面都配有中文数字,还增加了星期几的编排。在排版的时候,原本还打算加上“崇祯八年”的年号,但是被否决的――这年号在古人心目中是正统,他们出版的“新历书”继续出现崇祯年号等于承认自己不是正统。

    《羊城快报》上的“招警”报名就从第二天也就是澳洲历的1635年3月18日开始。

    “三月十八日,”曾卷道,“不就是明天吗?”

    李子玉点点头“没错。我打算一早就去按察使司衙门报名。我们就在钱婆子茶居门口碰头吧。”

    大明广东按察使司衙门就是现在的广州特别市警察局,钱婆子茶居距离那里不过一箭之地。

    曾卷却突然犹豫起来了――剃发投髡!这事情太大了。他迟疑道“要这么早么?我看报名一直持续到二十五日呢。”

    李子玉道“到二十五日是不假,不过上面还有一句‘额满即止’。我们那里不少人都准备去考警察。不抓紧点怎么行。”

    李子玉所在的广州各卫所已经无形解体,一部分人已经被招募进了国民军,余下不愿意当兵见仗的没了生计,在广州城里干警察是个相当不错的选择,起码全家有饭吃。

    “赶早不赶晚!”

    在李子玉的竭力撺掇下,三个好朋友决定明天一早就去报名。

    曾卷回到家中,说起准备去“考警察”的事情,他娘迟疑了下道“这样的话,你的书不就白念了么?”

    曾卷的爹叹气道“我看不念也罢。阿卷也不是个念书的料,上次我去社学里给送节礼给先生。先生就说阿卷在科举上怕是不成,要我们早点给他寻个事做,不要耽误了。去考警察倒是个好机会――怎么也比在家里做蜡烛强!”

    “可是要剃头……”

    “剃就剃了吧,咱们穷人家有啥好讲究的。”他爹挠了挠因为长期不洗头显得油亮肮脏的头,“我看剃了还清爽些。”

    第二天,三人便一起到了市警察局门口,李子玉吹得“人山人海”固然没有,来得人却也很是不少。警察局大门还没开,门口已经站满了人。

    看来人的模样,那真是什么样的都有。曾卷原以为自己十六岁已经够小了,没想到还有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还有一看就知道不止四十的老头――大约是用墨汁染了头发,苍老的面孔配上不自然的黑发,瞧着就觉得很古怪。

    来报名的,那真是各色各样的,无所不有。李子玉倒是熟人很多来得人中间许多是广州各卫军户子弟或逃散的营兵。

    市警察局门口站着两个身穿黑制服,手持哨棒的警察,双腿岔开,凶神恶煞犹如同两尊门神一般。李子玉交游广泛,认识这两号原本是南海县“皂班”衙役。原就在南海县里给县太爷站班开道,风头一转,这就给澳洲人站上岗了。

    正在感慨,忽然钟楼敲钟,一连敲了七下――如今这广州城里的钟鼓楼也是按照澳洲人的规矩敲了――警察局的大门缓缓打开,出来一个穿着黑制服的警察,拿着个铁皮大喇叭

    “报名考巡警的这边走,一个跟一个排队,有插队扰乱秩序者的即刻驱逐出场!”

    报名的人从大门一进去便是体格检查,这次招募巡警,规定最低合格高度是男警1.55米,女警在1.50米,亦有相应的体重要求――刘三倒不担心胖子太多,而很多人体重都偏轻,慢性营养不良是普遍情况。

    体重偏轻尚可弥补,但是慢性营养不良会带来很多健康问题,特别是结核病。警察局显然不能招募一批结核病患者当巡警。

    至于年龄明显偏大或者偏小的,自然也得刷下去。

    然后便是身体检查,基本的视力听力之外,还要**视检,看有无皮肤病、寄生虫和性病。除了性病之外,前两者的条件比较宽,只要是他们有能力治疗的,都算是合格。

    仅仅健康检查这道卡,就刷掉了四分之一的人。下层百姓患有的各种疾病之多,大大超过了他的估计。

    本时空的百姓的确“吃苦耐劳”,实际上却以透支健康为代价的。

    最后才是体能测试,五分钟内跑完一千米就算合格,另有立定跳远、握力和举重的测试。这一环节上淘汰的人更多,许多人虽然看上去身高体重还算合格,但是肺活量、肌力都偏低。曾卷在这个环节上就被淘汰了。

    李子玉和张毓通过了体检,但是到了资格审查阶段,张毓因为虚报年龄也被刷了下来。因为已经做过入户普查,张毓的出生年月在户口本上登记的一清二楚,根本没有作假的可能。

    最后,只有李子玉通过了全部审查,得到了一张“初审合格通知书”。

    “一周后,凭通知书到局里来报到进行二次审查。”发通知书给他的警察说道,“没什么问题就算是正式录取。”

    “差爷……”

    “不要叫差爷,叫同志吧。”

    “是,警察――同志,这个,这个,我的两个好兄弟虽然年龄小了一二岁,可都是读书人!社学里都夸做一艘好文章”李子玉干脆吹上了,“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要不是……要不是……那个天兵进城,今年的秀才是必中的。您看是不是网开一面,再给个机会……”

    警察笑了起来“我没这个权!得首长说了算。读书人我们是需要的,可是当巡警马上就要上街做事,你光会写文章做诗词有什么用?咱们警察局又不是靠做文章抓贼的。”

    “是,是,您老说得是……”李子玉眼见对方一点没有“看重读书人”的意思,不觉有些失望。正要退出去,那警察却叫住了他,“既然是读书人能读能写的,以后还有得是机会。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各机关都要招考。叫他们多看看《羊城快报》上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