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零七节 训练

《临高启明》 第一百零七节 训练

    警察学员们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他们原来就觉得警察就是胥吏,就算澳洲人不把胥吏看作贱民,也没什么值得夸耀的。没想到澳洲人先扯出这么一番“为人民服务”的大道理来,把“贱民混碗饭吃”上升到了“侠客行侠仗义”的层次上。

    “至于为什么要当警察,我相信大家的回答一定会很多样,大多数人来到这里无非是为了混口饭吃,能养家活口,能吃上几口好,多带几个钱回家,”话音未落,下面已经笑成了一片。潘杰鑫自己也笑了一下“这没有错!我们是人,要吃五谷杂粮,有七情六欲,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但大家不要忘了,我们的吃和穿都是元老院与人民提供的。当警察的确是为了个人的发展和待遇,但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回报元老院和人民。不管你们来自哪里,以前从事什么营生,都要时刻记得这一点!”他目光在场内一扫,“要时刻记得忠于元老院!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

    他说完目光一扫“我的话讲完了!”

    全体学员齐声高呼“喏!”

    开班仪式结束之后,军士们把学员们带到操场上。开始基本的警察礼仪和队列训练。潘杰鑫特意过去看了看。刚刚走到训练场旁,就听见“滴—滴—”两声哨响,原本正在进行齐步走训练的方队立刻停下,作为队列指挥员的一名军士马上跑过来敬礼报告“报告首长!广州警察专科学校第一期短训班学员正在进行队列训练,请您指示!”

    潘杰鑫一边还礼一边默默的想着。“按计划进行。”他答道。于是军士又折返回去,喊着口令调节队列着的步伐。

    警校的队列训练一直是军队代办的,潘杰鑫从没操过心,他看到每个学员都穿着两只不同的鞋,一边是布鞋,一边是草鞋。这是多年来行之有效的新兵队列训练的土办法――因为大多数百姓不知道什么叫左右。

    从这散乱的队形他也知道,这队列训练又得花上不少时间。不过,没有什么比队列训练更有助于培养人的纪律意识和服从性了。

    李子玉站在队列里心里直叫苦,这那是当快班的皂隶。根本就是把他们当大头兵训么!就是营兵,出操也没这么练的!正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的脚步也不知不觉就踏错了,还差点把排在自己前面的家伙的布鞋给踩掉。

    “立定!”军士大声命令道。“第3排第5个,怎么又是你,刚刚站警姿的时候也是你,手不知道夹紧,松松垮垮的!”

    “啊。我――”李子玉一下子懵了。

    “啊什么啊,喊报告!”军士吼道。

    李子玉终于反应过来大喊道“报告!”

    “出列,俯卧撑10个!大声数出来!”军士命令着。

    “是,一—二—三—”李子玉赶紧出列趴下,开始做这个他刚刚学会没多久的新运动。

    “不算,重来!”

    “你的屁股撅这么高干什么?”说着屁股上便挨了重重一脚。李子玉哎呦一声顿时趴在地上。

    “快起来!别像个娘们一样!”

    “手肘放平!胸往下压制!对……腿不许弯。”

    军士单独“操”了李子玉七八分钟,其他人直挺挺的站着。

    潘杰鑫注视着整个操场,这里原是万寿宫建醮坛的空地,现在碾平了当操场,不过还是觉得有些小。几个工人正在操场旁安装单杠和独木桥。

    尽管招募的时候测试了体能,所以学员看上去还算比较健康。不过大运动量的训练和连轴转的学习,以他们的体质是顶不住的――一千米五分钟的标准在21世纪还达不到初中学生体锻标准,但是在这里就足以淘汰许多人了。眼前这个做俯卧撑的就在冒虚汗了。

    潘杰鑫悄悄来到厨房,刚改建完的厨房里热气腾腾。临近饭点,菜肴和米饭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漫。

    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了一阵小骚动。负责食堂工作的一个归化民干部小跑着迎了过来“首长……”

    “给我衣服。”他没有任何废话客套,“不要停下来,继续干活!”

    穿上工作服戴上帽子,潘杰鑫在厨房里逡巡起来。这个伙房是从联勤总部派来得。为了减少供应环节和重复建设的问题,目前广东方面的后勤工作均由联勤总部负责。洪部长预计到各套班子进城之后吃饭会是大问题。便提前在香港开设了“伙食训练班”,培养了几十个能满足元老院伙食标准和卫生需求的伙食班子。

    由联勤的伙房供应伙食,起码让元老都能放心。新旧时空的卫生标准完全不同,最爱干净的土著的卫生观念按照旧时空的标准看也大有问题。最要紧的是。归化民厨师比习惯了“厨子不偷,五谷不收”的土著厨师操守好得多。

    别看办食堂是件小事,办坏了就是大事。虽然万寿宫一期只是个短训班,但是潘杰鑫视之为国家警察在广东地区的起家本钱,对学员非常的重视。

    大号的蒸笼被取了下来,露出里面一个个排列整齐的镀锌铁皮的饭盒。潘杰鑫拿起夹子夹出一盒来。随手打开,拿起一根筷子往里面一插,等了几秒,又拔了出来,在眼前端详了下。

    米饭的软硬、水汽都正好,没有多放水提高“出饭率”。他又取了一点米饭放入口中,是糙米略带粗硬的口感,米饭香气正常,没有霉味、怪味。米饭颗粒齐整,不碎不粉。说明用米没有问题。

    “这盒饭一会给我。”

    “是,首长。”厨师长虽然已经习惯了各式各样的突击抽查和检查,但是首长亲自来查厨房他还是非常紧张的――大伙都知道首长的要求就是高。

    菜肴已经准备好了。警校学员的伙食是按照联勤总部制定的新兵供应标准来实施的。因为本时空招募来得新兵体质普遍偏低,所以这个伙食标准比较高,加大了蛋白质的摄取量。

    大铁皮盘子里盛放着刚刚从烤盘里倒出来香气扑鼻色泽金黄的烤鱼肉饼,旁边是大锅的炖菜。炖菜是用蔬菜加上“冷冻肉糜”和碎豆渣做得。所谓的冷冻肉糜,就是香肠和鱼糜产品生产线上每天从机器上清理下来的残渣,混合在一起冻硬。专门用来做大锅菜。

    最后是时蔬,用盐水“炒熟”。理论上这些蔬菜是“现地调达”――其实都是从香港运来的。因为洪部长发现从香港调运农垦联队种植蔬菜比在广州四乡购买便宜的太多,也方便的多。按照本时空的一般供应标准,这伙食堪称丰盛了。

    潘杰鑫每个菜都尝了一口。又看了看卫生情况和生熟分开,觉得还算勉强凑合。虽然归化民比较可靠,也不是完全可以信托,必需时时加以监督。

    “好。”他说,“一会准时开饭!”

    一上午的训练很快就结束了,学员们在各自队长的带领下来到了礼堂里排队领饭――除了礼堂,万寿宫里没有这么大的殿宇了。即使这样也得轮班吃饭。

    礼堂里到处是喘气和声音声,队列训练的本意就是为了养成良好的纪律习惯,对于这批平常没怎么受过纪律约束的土著而言,“死板”的队列训练不啻为一件相当折磨人的事情。

    饭菜采用分食制,饭菜一人一盒。伏波军从建军起就不采取共食制,共食制不但不卫生,而且很容易出现菜肴“盖个盘底”的情况。也给军士和老兵多吃多占的机会。

    对于多数人来说,这第一顿饭好得不像话,以至于饭菜还没有发到位,各处就响起了响亮的咽口水的声音。一声“开饭”令下,食堂里顿时响起一片狼吞虎咽的声音,有人甚至是边流眼泪边吃饭。

    对于李子玉来说,这饭菜虽说口味不坏,但是还不至于好到让他流眼泪的地步,再说开班第一天,连个整鸡整鸭整鱼都没有,未免有点吝啬。看着邻桌的都是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他不由得暗暗鄙夷“真是一群穷鬼!”

    他的目光转过去,忽然看到早上给他们讲话的“校长”也在这里吃饭。就坐在第一排的桌子上,从他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位“首长”的伙食和学员一样。

    李子玉暗暗讶异,他看澳洲杂志的时候见多了“同甘共苦”的说法,但是并不以为真。虽说书里有白起“与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亲裹赢粮,与士卒分劳苦。卒有病疽者,起为吮之”,但是这是古人,至少在大明,他可没见过哪个将军、军官能这样的。当官的锦衣玉食,士兵饥寒交迫,是大明是常态,没人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所以也很怀疑澳洲杂志是不是在吹牛。

    “想不到澳洲人竟然真得能做到!”他不觉吃了一惊,忽然想到所以澳洲人能所向披靡,髡兵能“敢战”,并不仅仅是他们火器犀利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