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零九节 货币发行

《临高启明》 第一百零九节 货币发行

    晚上10点,外面准时吹响了熄灯号,40人的宿舍里很快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鼾声,毕竟安排满满的一天是相当辛苦的。李子玉却睡不着,他从来都是一个人睡觉,哪有和这许多人共居一室的经历!鼾声、磨牙声和人的气味让他无法入睡。

    他回忆着今天的课程,想到今天自己主动举手果然引起了真髡的注意。这潘首长说上课的时候可以“举手提问”的时候他就琢磨着要不要来个“敢为天下先”,没想到自己这一宝还押对了!看潘首长样子是已经记得自己了。

    只要真髡首长能记得自己,以后多少会有些好处。

    旁边的床铺上有人正用几乎听不到的低声在窃窃私语。李子玉仔细听着,原来是在说工钱。这次说是每月给八斗米的工食,但是发多少钱却没说。

    广州是大城,省城,向来是“居不易”的地方,一石米虽然价格有上落,但是也没有低于一两银子的时候。城内的百姓一年若没有十一二两银子就很难养家活口。

    八斗米一个月的收入合不到一两银子,虽然不算低,却也并不高。因为只说这是“工食”,没说开多少饷。所以大家多少还有些期待。

    李子玉暗暗笑两个同学“没见识”,衙门里的快班衙役,“正身”一个月也只有三斗的工食米,白身更是分文没有,难道他们都不养家活口了?说起来还都是一家子吃香喝辣的。自古以来吃公事饭的人那有指着那点粮饷俸禄过活的!再说澳洲人“驭下最厚”,就算给大头兵的军饷都比大明要高出许多来,更不会亏待他们这些元老院未来的爪牙了。

    “来来来,尝尝这个,我亲自做的,糖醋排骨!”

    广州大世界顶层的元老专用餐厅里,坐着六个人,说话的赫然是新任广州市长刘翔,他正在招呼的则是中央储备银行政策规划处处长。两人对桌而坐,互分主宾。刘翔左手的则是广州商业贸易局局长郑尚洁;郑尚洁旁边是孟贤。还有两位分别是广州大世界的总经理张易坤和林佰光。

    要说猪肉,临高到现在也没能放开了吃――虽然养殖规模扩大了,但人口也爆炸了,蛋白质供应还是以鱼肉和鸡鸭肉蛋为主。猪肉牛肉之类的大畜肉那可就稀罕了。尽管没有执行票证供应制度,但每日出栏屠宰的数量还是有限的。就算是元老,要买到上好正块的小排、五花,也得事先打招呼,否则急要的时候不一定有。可到了广府就没这个限制了。活猪现宰,只要检疫合格,没什么猪肉绦虫之类的东西,那真是敞开了随便吃。孟贤和郑尚洁久在广州,并不太稀罕,另外三位倒是难得能吃到上好的只有脆骨的小排尖做的糖醋排骨,又听说是刘翔亲自下厨,这面子可要给,于是各自捞了一块吃了起来。

    刘翔做这个菜向来不放大料,只是按着一二三四的比例。一勺糖,两勺料酒,三勺醋,四勺水,大火烧开小火收汁,若是还嫌肉硬,就上蒸锅再过一道汽――在原时空的话应该是进高压锅压软烂的,现在临高位面倒是推出了铸铁的厨房用高压锅,临高市面上也很受欢迎,但刘翔却不太放心质量。家中也没添置这个。再说,临高产的铸铁高压锅也太重了,二十几斤的份量,用着实在费力。

    众人一尝。纷纷恭维说好吃,其他几位又各自夹了一块再吃了起来,只有陈策把筷子伸向了其他的菜,仔细一看都是些咸辣口味的菜,看来这位是不爱吃甜的。刘翔也不以为意,又扯了些其他的野棉花。气氛是越来越活跃了。

    宴会接近尾声,桌上六个人都靠在椅子背上腆着肚子――吃撑了,各自喝着自己招呼来的饮料,有喝葡萄酒的,有喝茶的,陈策倒是先问了问后厨,然后点了份明朝官宦贵人们餐后喝的温胃去腻的饮子。酒桌上谈事情,倒是千古惯例了,不过刘翔作为一个大吃货,一个肉食动物,最讨厌正吃的时候谈正事,非要桌上谈事,也可以,先吃好了再说,比如现在。

    生活秘书们收拾掉桌子上的残肴杯盘,重新铺上桌布,送上他们各自点得饮料。

    “新币发行的计划定了吧?我可等着执行呢。”刘翔知道陈策来广州的目的,这会终于进入谈正事的阶段了。

    陈策招招手,把随行的警卫员叫了过来,打开了一个精美的小箱子。

    “这是新币的样币!”

    箱子打开,赫然是一排排硬币冉冉生辉。

    正上方是一块俯视图为长方形的银条,正梯形截面,除了正顶面外,其他几面都是抛光得银亮如镜。正顶面上不知道用什么技术手段处理的,印着几排金色大字。最上一排是“元老院中央储备银行”,中间一排是“库存白银锭币材重一千克”,最下面是一串数字,875-020-8888-0001。两个短边上又是两竖排一模一样的字“禁止流通”。

    这数字肯定有什么意义。刘翔心中如是一想,不过这库存白银既不能流通拿来做什么用?却没细问而是看向下面的硬币。

    白银锭下面是三横排6个大小不一的圆饼子,与银锭一样嵌在软衬的槽子里,每一块都垫着一小块丝绸帕子,这丝绸帕子也是讲究,用明黄的丝线锁了边,又绣了些吉祥写意的花纹图案呈放射状指向帕子中心,银币压在正中竟有些“金盘玉盏”的感觉。用手捻着帕子的角轻轻一提,一枚银币就从槽子里出来了,倒在手中正好把玩。

    这枚银币光泽亮丽,直径有35毫米,入手手感沉重,拇指飞弹做猜硬币动作时,银币在空中尤自嗡嗡做响,震颤不绝。

    正面是“壹元”宋体字,环以麦穗图案,下方是小字体的“中央储备银行”和阿拉伯数字的发行年份。背面是阿拉伯数字“1”和启明星照耀下的地球。地球上环绕着飘带,上面有四个拉丁文S.P.Q.M.

    银元挤压出来的凸边上滚上了滚齿――想来这是防止“刮皮”的。

    “切,竟然不是马大头或者文大头!”刘翔心中充满了吐槽没素材的挫败感。

    下面一排是明显小了一圈的银币,直径小了一圈,正面面值是“半元”,背面是“50”,背面的图案是“圣船”。

    “敢更偷懒一点么!这圣船的图形不是已经用在香烟上了么!换个角度会死啊!”刘翔皱着眉强行把吐槽的话憋在了心里。

    再下面就是20分面值的了,图案更加简化,硬币成色比前二种要差了一些。

    陈策注意着刘翔“欣赏”各种钱币的动作,看到他的表情变化,就立即笑着解释道“其实这三种银币除了大小份量各有不同之外,含银量也是不同的。币值越低,含银量越低。”

    “最高的一元成色呢?”

    “白银含量87.5%,”陈策说,“最低的20分是白银60%。”

    单从含银率来说,在市场上亦属于“良币”,接受度是没有问题的。

    接着便是镶嵌在玻璃板木框里的纸币了。纸币共有七种版面,除了三种银币的等额纸币外,另有10分、5分、1分和半分。票面上印有“财政金融省中央储备银行?银元储备券”,按照值分别印有“准兑银壹元、半元、贰拾分……”等字样。钞票的底版和图案的印刷极其精美,比近年新印的粮食流通券还要精致。特别是纸张的质感,已经很接近旧时空钞票纸的感觉了。铜版雕刻的底版花纹图案精细繁琐,在本时空要找出类似的雕刻匠大约不能,但是明清都无铜版制作和印刷工艺,堪称是最强的防伪手段。

    “这次发行新币,是各地同步进行。以免有人钻两地汇率不同的空子。”陈策说道,“海南、济州岛和台湾的粮食流通券也会开始逐步回收改用新币。不过,这三地我们将重点推纸币。银币只在大陆上的光复地区投入流通。所以银币的储备问题刘市长你不用担心。”

    刘翔把玩了许久手中的钱币才放下来说“这钱太精美了,我怕拿出去了收不回来啊。”

    陈策微微一笑“你的顾虑我完全明白,但是想必孟行长也对你说过了,我们的政策是大力推纸币。银币则是对纸币的一种保证。特别是在新币发行的前期,银币的作用就是用来安定人心。但是仅仅这样是不够的。”

    纸币要流通,一方面要有国家机器的支持,另一方面必需有足够的流通商品对货币价值进行保障。尽管新货币是“银本位”,但是还是需要充足的商品来为它进行背书。简单的说,元老院的银元储备券要花得出去,买得到东西。这东西不能是澳洲镜子、南洋香料,而是每个人都实实在在需要的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