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二十八节 信息

《临高启明》 第一百二十八节 信息

    在警务工作中因为小微案件案值低,破案所需的人力物力却并不少。所以往往会采取抓大放小的工作思路,对杀人、抢劫等恶性刑事案件追查严格,对案值很低的盗窃、扒窃案关心甚少,或者等案子发得多了、抓到了犯人再“并案处理”。

    这么做固然有资源不足不得已而为之,但是长久以后大量小微案件无下文,势必造成群众对警察治安能力的信任感丧失。

    一旦信任感丧失,元老院警察机构提倡的“群防群治”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所以冉耀从办理警政一开始就特别提出要关注与百姓切身利益相关的小微案件处置。由此引入的治安法庭、鞭刑、“抓浮浪”和劳动营等各项制度。同时,和司法部门合作,从法律上扩大了警察的执法权和现场处置权,再加上警察的巡逻制度,都使得此类案件的发案有大幅度的下降。

    在广州虽然复制这套体系还不到一个月,但是这类小案件的发案率已经有所下降。老百姓有了安全感,自然也就愿意为警察提供更多的帮助了。

    李子玉笑道“这都是我们应该做得,哪里说得上谢。这几天街面上有什么情况?”

    “你们也真是啰唆,就这么一条街,几十户人家,哪能天天有新情况?要说有,那就是昨个刘家夫妻又打架了,大半夜的打得嗷嗷叫……”

    柳嫂子说起这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事情津津有味,而且还有大量的细节,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李子玉听着,不住的点头,心里骂了几百遍“卧艹”,自己真是为八斗米折腰啊!来听个半老徐娘瞎掰。说到最后,柳嫂子说街上的王寡妇家最近晚上一直有男人出入。

    “听说是个俊俏后生!”柳嫂子说着不觉咽了口唾沫,“这王寡妇看来也守不住了――也难怪,这煎熬……啧啧……”说着感同身受的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李子玉,两只眼睛水汪汪的,“你柳叔要有你这样的身板就好了……”说着便抛了个媚眼。

    赵贵不由得抓了下裤裆,李子玉却浑身起鸡皮疙瘩。别看李子玉才不过十九岁,尚未婚配,风月场所却是去领教过不少回的,懂得女人的风情。他赶紧敷衍道“柳嫂子说笑了。”说着他立马转了话题,“61号的董明珰家母女有什么新情况吗?”

    柳嫂子调笑道“到底是细崽,就惦记人靓女……”

    李子玉嘿嘿笑了笑“柳嫂子您别说笑了,我这是公事……”

    董明珰母女从广东贡院接收甄别出来之后,就在这里租了一座小院子带着两个仆婢居住。她们是上了政治保卫总局发出的“关注名单”的人。照规定警察局要对其实施监控,每个月报告具体情况。所以李子玉遇到牌甲组头和积极分子,照例都要问一声。

    “人家母女两个,能有什么新情况?若要有便是有了野男人了。”柳嫂子说,“我看她们倒是安分,董家娘子平日里大门不迈,倒是这董家姑娘颇为泼辣,常见她带着仆婢们上街,有时候去买东西,有时候就是去瞎逛。要不是如今换了天下,就她这疯疯癫癫的样,早被浮浪光棍骗了去!”

    “怎么?有人瞧上她们?”

    “子玉呀,你真是大少爷出身,不通世故!”柳嫂子笑着点了下李子玉的胸肌,“寡妇门前是非多。董家娘子是个寡妇,家里还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儿。要不是家里有个男仆董祥顶门立户,早就被一干浮浪光棍抛砖丢瓦扰得不得安宁了。就这,还有不少人想讨她们的便宜……外面早就在传了说董家娘子是原来董知府的姨太太,手里大约很是有点钱财,又有色又有财,能不让人起意?”

    李子玉心想这倒是个治安情况诱拐妇女儿童案是警察局的“重点打击对象”,便又多问了几句。

    “……我听隔壁巷子卖茶汤的段婆子说有人托她给董家娘子做媒。”柳嫂子絮絮叨叨,说起这样的事情很是起劲,“据说是大户人家的老爷,想纳她做妾,许了不少好处。日后董家姑娘出嫁,还愿意给一副好陪送……”

    “董家娘子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有大户人家要纳她作妾?”李子玉直摇头,“柳嫂你唔好同我讲笑啦,”

    “呦,瞧你说得。董家娘子水灵着呢,又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姨太太。你又是个细崽,不知道半老徐娘的好处……”说罢柳嫂子又是一个媚眼。

    李子玉没见过董家娘子,自然也不知道怎么个“水灵”法。不过既是托人来做媒,应该和诱拐没什么关系。

    “唉,同人唔同命。”柳嫂子叹道,“你瞧瞧人董家娘子,过去是知府家的姨太太,享了多少福!如今沦落下来,也还有大户人家愿意纳她去做妾,一样的吃香喝辣。王寡妇跟着他男人操劳十来年,也没落多少家当下来。如今守不住了还只能偷偷摸摸!”

    李子玉胡乱应道“给人当小妾也不是什么好事――寡妇熬不住了改嫁便是,他家又不是读书的大户人家,守节做什么?”他原想就此告辞,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这野汉子是你们本街上的么?”

    “应该不是。”柳嫂子摇头,似乎还有点失望,“他总是天快黑了街闸要关了才来,天亮开了街闸便走。听看街的说,象是个管账先生、师爷一类的人物。”

    李子玉在记录本上记了下,因为他的师傅说过诱拐寡妇案大多是光棍诱惑寡妇,两人“勾搭成奸”开始的。所以要留个心眼。

    “这几天你帮我多看着王寡妇家。”李子玉叮嘱了下,和柳嫂子道了别,又向前面走去。

    赵贵在刚才的谈话中一直没吭声,除了抓了几下裤裆外就和个木头人似的,这会突然开了口,嚅嚅道,“阿玉,年纪大的女人不……不……不好吗?”

    李子玉没料到木纳老实的赵贵突然问出这么一句来,吃了一惊,再想他也是三十来岁的人了,总不见得是“童子鸡”,笑道“没什么不好啊,只不过大户人家纳妾,不论寻欢还是延嗣,总要年轻貌美的才是;若是要行采战之术的,就要少艾的女孩子。哪有找烂熟妇人的。”他打笑道,“你这么说,必然是知道这等妇人的好处喽?”

    赵贵红着脸摇头道“我?我还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呢,如何知道她们的好处?”

    原来这赵贵心里一直藏着一个女人。他原在城里打短工为生,经常出入几家大户人家做苦力帮工。有活的时候管家派人来叫,干个一天半天活,混两顿饭,给几个铜板。有时候运气好,会得些府邸里不要的旧物旧衣。转卖出去也能赚几个小钱。

    其中有一家大户钟老爷家,家中有个粗使的仆妇姓乔。年轻的时候颇有几分姿色,被老爷勾搭过。不过运气不好,老爷玩了七八年腻味了,也就丢开手不闻不问了,没名没份不说,被早就忌恨的大太太直接打发到后院来干粗活了。

    赵贵常去干活,和乔姐交集多了,少不得产生了男人的三大错觉之一“她对我有意思”。有时候看到乔姐在忙,也赶着上去出力,献个殷勤。乔姐乐得有人帮忙,自然也是悦色以待,胡乱叫几声“贵哥”。把个阿贵乐得找不到北。晚上一个人空虚寂寞干那事的时候,满脑子想得都是乔姐。

    不过想娶乔姐却很遥远,乔姐是钟老爷家的奴婢――想娶大户人家的奴婢,要付一笔身价。乔姐已经不是妙龄女郎,身价有个三四两银子也够了。可是对赵贵来说,他打生下来连一两的小银锭都没过过手。哪里去寻觅这笔钱。

    要说存钱,那更是天方夜谭,他和他老娘两个都是做一天吃一天。若是一天没活干,便要挨饿。

    日子便一天天的混过去了。他娘没什么指望,只是希望他能说个媳妇,闭眼前能抱上孙子。这在外人看来就是痴人说梦,他们往往会说,“什么?!阿贵还想讨婆娘?那我不是能娶王母娘娘了!”

    每当此时,阿贵总是会涨红了说“钟老爷府上乔姐对我可好着哩!每次额去帮工,总是给额眨眼睛。”

    众人笑道“哈哈,你阿贵吹牛也靠点谱,谁不知道吴妈是钟爷府上苟师爷的相好!”

    赵贵总把这些话当作中伤,他笨嘴拙舌的也不反驳。坚信乔姐是喜欢自己的。等着他凑钱去娶她。

    直到有一天,他去钟府里干活,在后院劈柴,尿急了去柴房的旁的僻角撒尿,听到里面乔姐“嗯嗯啊啊”的痛苦呻吟声,以为她有什么病痛,赶紧推门闯了进去,却见乔姐被苟师爷压在一张破桌上,光“哔”撅得老高,胸前的包子随着苟师爷的撞击剧烈摇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