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四十四节 开小会

《临高启明》 第一百四十四节 开小会

    申长喜团团一礼,施施然地解说道“各位东家!这次高东主托小店辨别澳洲人的银元成色,实在是看得起小店过往一点虚名!自五十多年前小店的祖辈辨过弗朗机人的十字银饼之后,这广府地面上已是快有一甲子没做过这等活计了。”

    座中诸人大多都是家传几代的生意,有几个在当年辨十字银饼时还是跟在家中长辈屁股后面的毛头小子,对此还颇有些印象,听到这申公宝讲古,也是微微颔首,追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不过一个小辈在一干大叔大爷面前讲快一甲子前的古,实在是不合适,点出了自家的“权威”之后,“申公豹”就打住话头,突然出手一指,“唰”的一声风响,把众人的目光又聚在了一起。

    “看成色,小子我有些把不准,毕竟这黑灯瞎火的,只靠两只澳洲油灯,还是比不过天上太阳好。而且这油灯虽亮,但火色还是带点发黄,今个若是销金看色,小子只能有请各位明日再来了。”

    说话留几分余地,倾银销金这一行全是这份德性,大家也懒得说什么,只是各拿各的架子等着“申公豹”接着的话。

    “不过,这库藏纹银又叫雪花银,说的就是色泽纯白如雪,若是成色低了,就绝无雪白之色。就小的看,只从成色看,这澳洲银钱的成色只是稍逊库藏纹银少许,只不过熔化之后再看,却又有不同。”说完小申掌柜望了望老申掌柜,申掌柜只是捋着胡须,闭目微颔,并不发话,小申心中大定。

    “官定库银足文得银九成三分有奇,这澳洲人的银子,依小子看当是八七五看色。”小申掌柜享受了一番万众瞩目之后才不疾不徐地下着结论。

    围坐在一起的商人们立刻起了一阵骚动。

    聚集在聚丰号里的商人们都是广州城里首屈一指的大商人,不少人是工商总会的理事或者各行业公会的会首。基本上是本行业的翘楚,有着莫大的影响力。在新成立的广州工商总会里,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今天刘翔在市政府召开了一个工商总会的特别会议,内容是元老院即将在广东发行新币,广州特别市是第一个。所以特意召开会议“晓谕”各行业的会首,要他们做好配合工作,保证钱币流通无障碍。

    商人们都是成了精的,一听这是“晓谕”就知道是毫无商量余地的命令。换句话说,这三个月,澳洲人在广州城里吹吹打打煞是热闹,都是垫场的,真正的压轴戏在这儿呢。

    别看中国古代没有系统的金融学理论,但是从汉代的桑弘羊起,商人们对此多有无师自通的。因为朝廷的货币政策破产的固然很多,从中捞取巨额利润的也不少。澳洲人在海南搞得流通券体系,商人们多少有所知晓――有不少人因为和临高的贸易,已经接触过这种“澳洲”纸币。

    现在澳洲人到了广州,在广州推行新币这件事上,商人们多少有些心理准备。实话说,商人们对流通券这东西并不是十分抵触,因为海南岛上这种纸币流通良好,澳洲人的官府也都认账――比起“只许我拿它当钱,不许你拿它当钱”的大明宝钞来说这就是非常有良心了。

    不过,大明宝钞给商人们留下的负面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一想到澳洲人可能会全面流通纸币,商人们的心里直犯嘀咕。许多人已经将手中成色最好的银锭秘藏起来,以备澳洲人搞当初大明的故伎强迫商贾百姓将白银兑换成钞票。

    然而会议上却没有提白银兑纸币的事情,新币依然是银子,只不过,变成了银圆。

    银圆这东西商人们早就见识过,几十年前弗朗机人来广东贸易的时候,从船上卸下来的就是这种亮闪闪的圆形银饼子,后来红毛人也带来了银圆。这种番银因为成色好,大受商贾们欢迎。但是,商人们极少直接使用,要么是剪碎了称量使用,要么干脆直接改铸成银锭。

    虽然去过海外的商人们都说在海外许多地方,这种圆形的番银是直接流通使用的,但是在大明可没人这么干一来信不过银子的成色,早年来得番银倒是成色分量十足,后来来得多了,许多银饼子大小不一,成色分量也有差异,最后还是剪碎了称量着用才让人放心。

    澳洲人拿出来的银元却和弗朗机人、红毛人带来的完全不同。虽说大小重量相差无几,然而精致程度却很“澳洲”――和他们卖出来的“澳洲货”一般的精致。每一个人一拿到手中,都忍不住久久的把玩。

    不但色泽银白闪光,那近乎完美的圆形,精细到纤毫毕现的图案,让每个拿到人的都觉得这不是钱,而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和他们以前见过的任何一种银元、银锭相比,堪称云泥之别。

    不过,再好看的银钱,也得瞧瞧成色。商人们聚集在聚丰号里,就是想瞧瞧这澳洲银元的成色如何。

    “成色如此,份量呢?”高举问道。

    “每一枚合六钱七分六厘。”小申掌柜说道,“枚枚如此,不差分毫。”

    “这是澳洲钱,不足为奇。”有人笑道,“那半元钱和二十分钱呢?”

    “这两种小银元,成色就差了许多,”小申掌柜道,“看色都是六成。”

    在座的商人们微微起了骚动。这话一说,有几个参会的掌柜东家就耐不住了,互相咬起了耳朵,场面一时嘈杂了起来。显然,澳洲人预备发行的三种银元,成色并不十分好。除了壹元币之外,另两种的成色比他们估计的都要低。单从外表看,三种银元的成色似乎是相差无几的。

    朱老板哼了一声,道“这澳洲人进城没几天,这聚敛之术倒是精纯!”

    降低成色,这都是铸币上传统的聚敛之术。现在市面上泛滥成灾的各种崇祯通宝便是如此。更不用说各种私铸的小钱杂钱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粮食行的丁掌柜说道,“要说澳洲人要聚敛,何必铸什么银元,就把那流通券拿出来使便是――不收的杀头,岂不容易?”

    丁掌柜的粮食行当因为受了澳洲人的取缔牙行的好处,说话免不了有偏向。不过这话却说得在理。澳洲人发行银币,不管成色如何,总还是银的。要说成色差,他们每天收进来的各种散碎银子,成色更是五花八门,每天光看色秤量就要费很大的功夫。

    高老爷在他们讨论成色的时候一直没说话,这时候又慢悠悠的问道“老申!大伙拿给你的样钱,是不是成色、份量都一样?”

    参加这次会议的商贾们,每人都得了一套“样币”。拿来给申掌柜销金看色的,正是其中一套样币中的三枚银币。

    申掌柜点头“回高老爷您的话,这钱也真是绝了,我打小跟着爷爷、爹在这铺子里学生意,经过手的金银铜钱也算多了,从没见过这么整齐划一的钱。放在戳子上秤,枚枚不差分毫。”

    大伙都是商场老手,自然知道这钱币成色份量划一的好处。

    “成色份量整齐划一有什么用?”朱老板又发话了,“这银钱一到了市面上,自然有人去剪边磨面。你就看这市面上的铜钱,哪个不是这样?到时候一样要看色秤量了才能使。”

    申掌柜道“这可不一样――铜钱毕竟只是小钱,磨去一点,价值微乎其微,人也不与你争相。这银元可是六钱多银子,你磨去几分,收得人岂能善罢甘休?这澳洲银元不比十字番银,就说这齿纹凸边,还有这双面的图案,只要稍稍磨去一点,便有痕迹,哪个还肯收?”

    众人为此又争论了起来,场面一时间如新水初沸一般。

    高举突然发了话“只怕申掌柜说的有理。”

    作为目前广州府城里说话最有分量的豪商,高举一句话就让场面静了下来。

    “我看,澳洲人推行新币是没得商量,铁板钉钉的事情,”高举道,“这银币成色好坏,在市面上能否流通,我们说了都不算。钱得用得出去,流得起来,才叫成事。”

    “高老爷,您的意思是……”发问的是粪行的行首,姓米,性子确实最爱投机取巧,广州府中风评极差,但霸着粪行这一大杀器,却也没人敢当面不给他面子。

    其实这次工商总会开会并没有叫他,但是他消息灵通,听说了此事,非要到这次私下的小会里来“插一脚”。

    “我的意思是,澳洲人现在是广州城里的皇上,他们要你圆你就得圆,要你方你就得方。好在这次给出的兑换方案也算格外体己,咱们把银子拿出来些兑成银币,也不算吃亏。莫要扫了澳洲人的脸面是最要紧的。”

    他的话,大家都是懂得。牙行为了争牙贴,攻打潮汕会馆。扫了澳洲人的颜面,如今落得家家破财毁家――这可是前车之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