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四十八节 税务局长

《临高启明》 第一百四十八节 税务局长

    在金融方面,德隆银行除在市区的分行之外,在各信用社支店开设专柜,准备收兑白银、铜钱,做好存款和放款的准备。在德隆广州分行的石室金库内,准备好了收存杂银和铜钱的木桶和箩筐。特别是预备了大量的银行票据,财经省准备新币制推行之后,就开始全面推行银行间对公账户结算,以减少现金的使用。

    刘翔指令警察局和郑尚洁通过工商联合会对广州的日用品存货、销售额和物价情况情况进行了秘密调查,涉及种类包括纺织品、肉类、水产品、食盐、茶叶等十几种。同时为了保障币改期间对市场数据能够进行实时分析,还预备在广州大世界内筹建区域数据处理中心,处理每日采集到的数据。作为广州的财经小组研判的依据。

    最后,是广州市税务局的组建。在刘翔不遗余力的千呼万唤之下,五道口终于给他派来了税务局局长。

    就在大世界“里世界”的一间元老专用套房里,艾志新元老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精干的短发,精心保养的钛架细框眼镜,手腕上的瑞士手表,配上最高级的白色荷兰细麻布做得衬衣和浅色卡其布长裤,衬托出一种金融精英的“雅皮士”风味。

    可惜没有真正的皮鞋,这特供布鞋好虽好,穿着未免有点太文艺。艾元老不无遗憾的想到。

    他再一次打量了自己,确定一切都妥帖无误,这才转身。恭候在一旁的生活秘书艾懿心立刻将一只高仿公文包递给了他。

    “谢谢。”他接过来,这只从兰度的渔船来捞出来的包虽然只是货,但是做工精湛,用料考究,并不输于正品行货。很受艾元老的喜爱艾元老过去在国税局工作的时候也是一个以爱好精美物品著称的时尚人士。

    艾懿心打着手势,问他是不是要出门?这位年轻的生活秘书姿容身材都堪称上乘,奈何是个哑巴幸好她的失声是后天的,不是聋人。省却了艾元老学哑语的麻烦。

    当然,要不是这个生理缺陷,这位可评为级的女仆也不会在毕业的时候只被定为级。以至于某些毒舌元老叫他“接盘侠”。

    接盘就接盘,艾元老对此并不在意。艾懿心虽然不会说话,刚到临高的时候还是个文盲,但是学习能力很强,毕业的时候各项学习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到他手下几年,自学加上他的指点,已经是五道口的归化民干部中专业能力最强的人之一。要不是她是艾元老的女仆,他很可以提拔她担任一个重要的领导岗位,现在他只能满足于让她担任自己的私人秘书不仅是“生活的秘书”。

    艾元老在五道口长期负责财税工作,五道口体系里,财税工作一开始并不被重视。这也是无奈之举,不管是临高县还是琼州府,都不是富庶之地,农业尚且落后,更不用说工商业了。所以元老院的财政收入,很长一段时间靠得是“战利品”和“贸易”。后来逐渐开展的征收的,也主要是田赋和渔业税。海关虽然制定了进出口税和停泊税之类的税种,但是为了鼓励进出口贸易,很多是免征或者减征的,形同虚设。

    一直到临高的工商业繁荣起来,税务部门才算是真正开始活跃起来,税务部门的归化民干部们也才第一次领会到“元老院万税”征税这件事,大明即使在17世纪也是落后于国际先进水平的税种之多,税率计算之复杂,都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给了他们一次结结实实的观念冲击。

    现在艾元老就带着他在海南主要是在临高锻炼出来的税务队伍降临到广州来了。

    “晚上不用做饭,我会在局里吃。你把行李收拾下,明天一早搬到局里宿舍去。”艾志新吩咐道,“市政府总务处会派轿子和力工,你要听他们安排。不要一个人随便出门,现在广州城里可不太平。”

    艾懿心点了点头。

    艾志新要去的地方是税务总局广州分局说是广州分市,其实这个分局还代行广东全省的税务工作,大致伏波军能在哪里建立统治,税务工作就要开展到哪里。自然核心区、绥靖区和治安区之间的政策各不相同。

    要说权力,艾志新得到的授权之大,堪称空前绝后。除了海关关税之外,整个广州乃至广东的所有工商税、农业税、渔业税的征收全部在他的手中,专卖工作也在他的管理之下。在税种、税率和征收办法上有在“不违反大方向的前提下便宜行事”的权力。

    自然他得到这么大权力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要在极度复杂的环境下完成税务工作这担子可不轻。不但事情千头万绪,而且还要在人员机构都极度匮乏的情况下完成工作。同时,他还得配合好陈策的财经工作小组发行新币的工作。税务征稽不仅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更是稳定货币的重要手段。通过税收可以有效的强制商户收取和使用新货币。

    艾志新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被轿子抬进了盐课司现在门口已经挂上了两块牌子国家税务总局广州分局和财政省专卖局广州分局。五道口的财政收入里,食盐和烟草专卖也是一项重要收入,目前专卖局没有元老负责,亦是由税务局代理的从广义上来说专卖也是一种税收。

    他一路上已经习惯了积水和阴沟在六月的阳光下散发出来的臭味,此刻一下轿,却觉得空气一阵清凉。盐课司衙门是个老衙门,几乎和大明的历史一样长,而最近一次修缮也是嘉靖朝的事情了。这里墙高屋深,院落宽广,里面还有不少百年老树,郁郁苍苍。

    因为广州刚刚平靖不久,各主要出入口还有国民军的士兵站岗。艾志新联系到自己进城的时候轿子旁边还有日本人卫队的武士护送,就知道自己面对的局面有多复杂了。

    税务局和专卖局的工作人员已经在仪门相迎。甬道两旁自然分出了两群人。左边的是以胡学凡为首的归化民工作人员,一部分是从海南调来的,一部分是过去广州城工部属下的万盛号租栈的工作人员。这些是艾志新的税务局的基本队伍。右边的是投向后经甄选后留用的旧人员,衙门里户房的书吏、书手、粮差、河泊所和盐仓的大使、各色书办胥吏形形色色,从未入流的官,到胥吏等级最低的“隶”,一应俱全。

    胡学凡作为税务局公务员中级别资历最高者对新首长的到来表示了欢迎。随后,由盐课司的老吏带路去了办公室。

    办公室设在一个还算齐整的小院落里随着老吏走过那些高大的建筑才发觉这些房屋已经破败不堪,年久失修的墙壁上斑斑驳驳,长满了青苔和霉斑,屋顶上满是蒿草,有的还长出了小树。他听老吏说,这里有一部分房屋年久失修,早已锁闭不用。一些老的盐仓已经坍塌。

    这里可真够阴森森的。艾志新想。

    办公室兼宿舍的院落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布置上了家具和各种日用品。艾志新关照随行的办事员将自己带来的文件箱打开,整理装架。自己抓紧时间又将城工部送来的有关财税工作的情况汇编阅读了一遍。

    广州的财税情况比较复杂,这不仅是因为明朝的财税体系本身就很混乱,而元老院本身在广州和珠三角地区多年征收“合理负担”和“渔业税”,还在广州大量销售私盐。

    过去艾志新在临高就研究过大明的财税政策,不过琼州府实在太穷太落后了,当地衙门在税收上的具体实践少得可怜。现在看着广州府的税务资料,不禁有些大开眼界的感觉。

    大明不太重视工商税,除了田赋和盐课之外,其他税收统称“杂色”。而这杂色的征收,即混乱又复杂,虽然有明文的“部例”,到了各地却又是各行其是。

    这其中对地方来说最重要的税收是商税,其性质类似清代的“厘金”。只不过商税是有定额的,每个州县都有具体的商税额度,有的高得出奇,有的低得可笑。至于这个额度当初是以什么依据制定的,已经无人知晓了。

    官府派出胥吏在道路和渡口拦路收税,税率倒是很低,但是征收面极广,任何东西都可以课税,甚至一只鸡,一篮青菜也要交税。实行的是重复征税原则。也就是说一个农民带着蔬菜去市场贩卖的,路上要经过几个税卡就得缴几次税。

    派去税卡征税的胥吏和书办不但没有收入,还得完成额定的税金收入。于是商税的税卡就成了一种变相的包税制度,税吏税丁贪腐和勒索商民也就是必然的事了。结果就是民怨很大,征收的税金却微不足道,大量的税金层层中饱食,流入了私人的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