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四十九节 工商业税种

《临高启明》 第一百四十九节 工商业税种

    甚至出现了征得的税款不能抵偿征税成本的问题,以至于一些地方干脆取消了商税的征收,由田赋中浮收来补足。广州的商税虽然没有取消,却也半死不活。取而代之的是地方商税。

    倭寇平定之后,闽越两布政司另外设立了独立于原来户部商税体系之外的税课司局,在桥头和渡口设立税卡,税率由地方制定,收入用来支付军饷和地方防务,这些银子不由上交户部,所以地方衙门比较热衷于征收。不过,即使热衷征收,征收额度在艾志新看来也是微不足道,不能和广州这样的商业繁荣的大城市的地位相提并论。特别是他看到广州府下属的一个市镇,商税的收入只有区区170两,就知道里面的猫腻大得出奇。因为那个镇每年向元老院缴纳的“合理负担”就有450两银子。

    不过,艾志新并不准备以此为增加税收的突破口。商税其实就是厘金,尽管征收方便,税额也不但是影响商品的流通。他的目光放在了门摊税、房地契税和酒醋税上。

    门摊税是由地方政府向市镇上的永久性店铺征收的商业税收,因为古代社会并无完善的会计制度,官府征税也不统计店铺的铺本和盈利情况,基本上就是一种定额税。至于定得高是低,完全看运气而定。有的行业盈利极高比如当铺,却只缴纳区区45两一年的税收,街边的小铺子,一年却也得缴几两银子的税。

    广州的门摊税,是由各行的公会收取,没有组建公会的商铺,则是由官府制定牙商包揽代缴这里面的花样有多大,不问可知。

    艾志新看了下整个广州一府两县的门摊税总收入,每年可得大约一万多两这个数字相当不错,但是距离他的心理预期还少得很。

    房地契税,是按照卖价或者典价的3征收。不过这个税种在许多地方多年不征收,琼州府所辖各州县更是连征收纪录都没有。艾志新发现,广州府不但一直在征收,而且契税收入相当高,仅南海、番禹两县,每年在契税上的收入就有2000两之多。这大约是因为大城市商业繁荣,房地产的价格更高,交易更为频繁的缘故。

    至于酒醋税,这是明代延续宋代的税种,酒醋专卖在宋代是政府的一项主要收入。不过明朝对工商业的管理水平极低,并不能有效的控制酒醋的生产和流通环节,所以这项税收基本上是形同虚设。

    “大明的税负不是太重,而是太轻。”艾志新在五道口的新区财政工作会议上如是说,“潜力远远没有发掘,还吹什么大明如何如何,论到财政剥削效率,大明已经是个标准的落后国家了,不要说和欧洲国家相比,在东亚连日本都不如。”

    在艾志新看来,明政府的税收普遍存在征收效率太低的问题,征收环节中损耗极大,跑、冒、漏严重。说是大量征发使用无偿的“皂隶”来办事,实际的隐性人事成本大的惊人。

    要建立自己的税收队伍并不容易,特别是这支税收队伍在保持效率的同时还得大致保证大致的“廉洁”即使是在21世纪,有着制度保证和无数条文规章和内控稽查手段的现代税务机关里,照样有人出身贫寒却在开宝马住别墅。

    要以元老院现在的教育和行政体系来组建一支艾之新还看得过去的队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再者直接征税的问题甚多第一是耗费人力,过去农业税没有取消之前,征收农业税消耗的行政人事成本往往抵消了征收来得税款其次是容易激化社会矛盾,因为征税引发的矛盾甚至暴乱,古今中外都不乏其例。最后,现代税务是建立在现代财务制度上的,而大明的工商户使用的还是四柱结算法,较小的店铺甚至干脆只有流水账。

    要推行新税法,就必须改会计制度,要让商人习惯于现款不过夜,强迫他们采用银行票据交易,而不是直接用现金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收税却是迫在眉睫。

    如果采用简单的办法,那就是过去他们实行过得“合理负担”。即由元老院提出“负担”总额,再由纳税户开会评议,各自自报承担份额。这种征收办法阻力最现在广州已经建立了工商业联合总会,采取这种方法很容易见效。但是艾志新认为这是过去他们缺少政权组织的时候采取的便宜之计。

    如果采取这样的办法,那么税务机构制定的各种税率就毫无意义了,因为要么征收的税额低于税率,直接向工商户让出了利益要么高出税率,那么税收就变成了“摊派”。加重了纳税户的负担。

    最大的问题是一旦采用这样的做法,势必要通过工商总会和各个行业公会,等于让这些机构操持了税务权力,容易造成税务分摊不公和合法的逃税。

    艾志新认为,虽然广州的商铺没有现代会计制度,但是大多数商铺都采用四柱清算法,营业情况有账本可稽。而且明代无论官方还是民间,记账算账基本上是按照这套会计法,懂的人很多,可以找到不少现成的“账房先生”暂时利用。

    利用这些特点,他决定采取“自报实缴,轻税重罚”的模式来征收,由工商户自己进行报税,税务部门定期随机抽检各家店铺的营业收入和利润情况

    艾志新正翻看资料,几个士兵搬着几十本硬面本子进来了。一个办事员禀告道“首长,这是林首长要我移交给您的广州工商户资料汇编请您签收。”

    这些册子是市政府根据工商总会上报的名单和城工部收集的材料汇编成的上面罗列了所有“有固定店面的永久性店铺”,上到高举这样的大海商,下到街头巷尾的杂货铺子无一不有。里面相当详细的罗列了店铺的地址、经营范围、营业状况、掌柜姓名和雇用情况。除了城工部以前的积累资料之外,这些资料的收集全靠了入城以来的一系列行政工作清查户口、钉门牌、工商登记如果没有这些早期工作,艾志新除了靠工商总会去摊派“合理负担”之外,大概也玩不出什么新花样来。

    艾志新的皮包里已经作了一份基本的计划,大致来说他准备开征财产税、流通税和印花税这三大类,。

    第一列是财产税,征收对象是农地财产,商地财产,巨型宅地财产,以及商船,工矿等相关财产。具体到税种上他准备征收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车船使用牌照税、车船购置税、契税、遗产税和奴仆税。

    第二是流通税,征税理由用于维护商品市场秩序。营业税不分具体细目,大致来说只要发生经营行为,获得营业收入全都列入征税的范围自然是有一定的免征额度和范围。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从从新建立起来的广州的批发市场这个流通环节上征收。

    第三是印花税,地契更换,契约交易需要元老院的法律认可和保护。征税对象,船只的出航许可证贸易,地契证,房契证,经营许可证,股权证,各种证都需要元老院的威权的维护。

    最后是地方的行政附加税,附加在流通税环节上征收。艾志新和刘翔商议下来,决定开征城市清洁费、地方治安费、城市建设费和教育费四项。这四项税收由广州地方政府使用。其余税种全部为国税,征收之后再根据实际情况返还部分。

    海关方面的关税、停泊税和吨位税,因为这块不归他负责,他就暂时没有作计划,至于食盐和烟草专卖,他暂时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因为按照旧时空的专卖做法,是需要一整套班子的,他现在连税务机关都没法健全,当然谈不上搞专卖系统的。所以依然是采取在临高时候的办法在批发源头环节一次**税,然后由分销商分销的做法。至于对烟叶和盐场的垄断,这事情就可就复杂了,需要动用的资源也不是他这个财税局长能支配的。

    艾志新把册子大概看了几页,心里基本上有了底。这时候市政府派来了通讯员刘市长请他去开会。

    “什么会议?”艾志新刚刚进城,手上事情一大堆,屁股还没坐热就要开会,如果和财税工作没什么关系的,他就敬谢不敏了。

    “是关于风俗业整理的会议。”

    “你转告刘市长,我手头事情太多,就不来参加了”艾志新皱眉道。心想这刘翔也是当官当出派头来了,开个会也要凑人头。

    “刘市长说了,这会议和您有关。”刘翔大概早就知道他不准备去,特意关照了通讯员,“整顿会议上要讨论广州的风俗税问题”

    艾志新立刻改了主意“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