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五十三节 教育下一代

《临高启明》 第一百五十三节 教育下一代

    张允幂离开临高前,特别真诚的问过刘翔,当一个行政首脑是一种什么体验。只记得刘翔当时面露难色,瞪着张允幂看了好久。

    “行政工作大致分为事务官和政务官两种,但我们现在的组织方式和掌控的地盘大小使得两个类型的区别并不太明显,不过可以明确的说,如果是真心想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那么是绝对不可能出现报纸清茶一整天的那种混办公室的情况的。”刘翔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跟张允幂这样完全没有实际经验一切全靠想象的小鲜肉去解释。最后无奈之下,他唯有默默地给张允幂的笔记本上装了一个航海背景的模拟经营类游戏,然后告诉了她一种“纯粹自虐”的“全海域托拉斯”的游戏目标。

    “如果你真能自己达成242城全海域托拉斯,那么你大概能体会到一个比较负责的地区行政首脑110的工作量。”刘翔用一种既严肃又得意的语气对张允幂说“里面给你放了一个很好用的修改器,即使你用了修改器,那也不错,因为托拉斯是修改不出来的。”

    在熬过了对这个游戏落后多年的画质的反感后,张允幂离开临高后整个在香港的“业余时间”全部耗在了这个里面。经过一个月左右自己跟自己较劲,张允幂终于可以无修改地在波罗的海6港小区域建立了一个自给自足的小托拉斯贸易圈,然后她才发现,更多的麻烦开始了。

    冬天农作物停产,海面随机发生海冰封港

    地区需要扩大鱼肉供给,然而从过去的经验看不应该立即新建渔业建筑,而是先到木材生产基地扩建伐木场,到麻生产基地扩建麻种植地块,否则产业链会崩。

    军事封锁破坏了城墙外的生产,同时产生了大量流民,如果没有足够的物资储备熬过兵灾,整个贸易区域的生产都会崩溃。

    面对着整理后有两掌高的文件堆,张允幂摇了摇脑袋,把自己从刚才那发散的思绪中收了回来。“确实很类似啊!”张允幂不由得在心中生出了一点点小小的佩服。“不过实际工作更加复杂!实际工作里面可没有那种方便的数据查看外挂啊。”张允幂的摘要只是把公文讲的是什么事,有什么要求之类的给提要了出来,具体牵涉的各种数据、报表什么的还得刘翔自己去读、去分析,还有不少公文是只管提困难、提要求,具体情况什么的是不说的,这一类如果不打回重写的话,还得再安排人手去调研。

    目光落在右边单独拎出来的几份公文上,张允幂脸色便露出了嫌恶的表情。“这几个家伙的东西是越来越难看了,必须给说说了。”毫无形象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张允幂夹着这些整理好的公文起身了。

    咚!咚!咚!“刘叔叔!”

    “请进!”刘翔无力地回应着。

    “刘叔叔,这批的已经做好了,上面横着放的几篇我是彻底没辙了。”张允幂把那一大堆公文往刘翔面前一放,一脸委屈地说道。

    “嗯,我先看看吧。你就在这里把这几个都抄写一份。这一份你做一个签注,然后留档我的私人备忘录档。”刘翔直接把洪璜楠的“私人公函件”递给了张允幂。

    复印机什么的设备,当初就被认为是“非必需电子产品”,除了带了一台作为样品模板封存在仓库,根本没有带过。复制文件向来是通过文印室的打字机打蜡纸或者手工刻钢板来进行的。像这样重要的复制量极少的公文要留档备份,抄送他人的时候,就只能真的“抄送”了。而元老之间的重大涉密文件的抄录,更是只能让“政治上信得过”的人员来做,比如“身心都忠诚于元老”的生活秘书,再比如现在这样更加奢侈地使用元老。

    “这尼玛写的什么狗屁玩意!”刘翔打开了张允幂“搞不定”的其中一份公文,放眼望去那整齐的四六骈文结构瞬间就刺瞎了眼睛这还是没看内容。仔细一看,拢共四百多个字,除掉二三十个字形过于复杂写得挤作一团难以辨识的“艺术字”,剩下的不影响阅读的文字综合起来表达了这么个意思去年冬天广州罕见地下了雪,那是天地欢呼大宋归来的吉兆,但这雪严重影响了人民的生产生活,民间储粮不足,还要“合理负担”给军队支援,地方上强烈要求今年夏收的时候能免税。刘翔废了好大劲才“解读”出了这个文章的表面意思,但他又觉得这文章肯定还有什么“窍”因为有些字句用词、用典太难受了,比如吹捧配发的农具好用的时候,写的是“躬行之劳,妇孺任之,仰乎耝耒之美”,正常逻辑应该写的是“之利”,然而不管是正常逻辑还是上下韵脚、平仄,都不应该用这个“美”字,它却偏偏用了刘翔稍微分析了一下,就发现了其中关窍。

    “搞了半天,还在玩藏尾诗啊!”刘翔忍不住笑骂了出来,惊得张允幂也莫名其妙地抬起头望着他。

    “刘老师。什么情况啊?”

    刘翔某种特别的属性瞬间觉醒

    “嗯,这个新宁县的公文说的是当地地主阶级齐齐上访,要求我们施仁政,把今年的夏收税务给免了。理由嘛,一是去年冬天居然下雪了,而他们还交了一遍合理负担。”刘翔先说了说表面的理由。“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里。”刘翔点了点几个行尾的字,隔着两行点了一下。

    “美、芹、欲、献、太、守”张允幂跟着刘翔的指头在心中把这几个字默念了出来,然后瞪着一双不知所云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刘翔的表现欲马力全开。

    “美芹,语出列子杨朱,本来和鹅毛一样表示送的礼物虽然很菲薄但很有心意,不过用在我们这些大宋后裔身上还有个意思”刘翔顿了顿说“辛弃疾为了挽救风雨飘摇的宋王朝,曾经写过一个策论,就叫美芹十献。写这个公文的人,自比辛弃疾,这是想上位哪!”

    张允幂很疑惑,因为新宁县办的代主任归化民干部现在任县级正职的全用的是“代”是个归化民,印象中应该是澄迈的富农出身,以前的公文来往虽然写的有很多问题,但绝对不会像这篇这样玩什么骈文那个粗货根本没这个文化水平。

    疑问提出后,刘翔只是感慨了一下说“旧势力的反扑渗透方式还真是出人意料啊!”然而感慨之后却没多做什么解释,只是埋头换了另外一张公文看了起来。

    张允幂闹了个满脑袋问号,见刘翔似乎不想更多的表现,却也不再死缠,回头继续自己的抄写大业了。

    张允幂回头继续抄写,刘翔也不再说话继续看公文。其实刚才那篇骈文刘翔是当乐子看的,具体情况早就有政保方面通报过了。现在刘翔等的是进一步调查的结论,然后才好给下一步工作定下调子。不过那也是下一步的事情,现在更重要的是手头上的事情。

    最要紧的,自然是新币发行。好在现在这块有五道口多位干将到来主持,他只要做好支援配合工作就是,具体决策权在陈策他们手里。

    其次的问题便是城市综合治理。这件事千头万绪,做起来很不容易。悬而未决的问题就有一大堆,但是好歹把警察队伍给拉了起来,基层治理初见成效。对刘翔来说,警察系统是元老院在广州深入基层的通知的重要网络,几乎所有重要的民事工作都要通过警务系统和由警务系统管理的保甲系统执行下去。警务系统实际上也担任着收集社会基本民情的工作。所以广州的市政基本上是“行政警察化”。而即将开始的“风俗业整顿”,又是警务工作的一个重头戏。

    他正考虑着下一步怎么和慕敏谈具体的工作,张允幂忽然问道“刘叔叔,你们最近谈的事情,是不是要整理广州的妓院?”

    刘翔吓了一跳,这件事虽然并没有特别在小张面前避讳,但是他也从不在她面前具体谈论。毕竟这对女性来说多少有些尴尬。

    “的确是这样的。”

    “我有个问题。我们进城之后,事情千头万绪,比整顿妓院妓女更要紧的事情应该很多吧?为什么要先从这上面开刀呢?”

    刘翔咳嗽了一声,说道“这其实是一个行政问题,我先来考考你,为什么我们选择这个作为切入口?”

    “要说是为了妇女解放,我觉得不大象,”张允幂微微一笑,“是不是为了扩大市政府的财税收入?”

    刘翔含笑点头“这只是其中之一。”

    “其二呢?”

    “我们来到广州,做得是行政工作。其实行得是革命之事”刘翔看到张允幂开始撇嘴,流露出一种“又来了”的吐槽神情,便觉得学习院的政治教育没到根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