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五十六节 不想当秘书的张允幂

《临高启明》 第一百五十六节 不想当秘书的张允幂

    陆橙应声进来后一看,办公室里居然有三位首长其中一位还是有些绯色猜想的小元老。对刘翔,陆橙经过杜女王的培训后已经死心了,当然也许更大的原因是郭熙儿被收房后传出刘元老是个“萝莉控”的传言,很明显陆橙已经够不上萝莉的标准了。其次她如今对嫁给元老“妻凭夫贵”这事已经不怎么热衷了。

    作为新班子的“妇联主任”,其实妇女工作很少,因为在新解放的广州,族权和夫权还没有被打压,妇女工作根本没有执行的场景,倒是这个解放失足妇女运动兼顾了她妇联和政保两条线的工作内容。今天递上来的是一份关于建立“济良所”的报告,因为一进来就发现气氛有些诡异,陆橙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让刘翔签了收条就主动告退了。

    陆橙刚出去不久,丁丁也顺势退场“嗯,小邱在领会精神上确实不太到位,我回去给他好好补补课,你忙我先走了。”然后又是一番客套。送走闯入的丁丁,办公室里又恢复了平静,依然是抄公文的抄公文,看文件的看文件。

    啪的一声,张允幂终于把需要“抄送”的信件给抄完了,她对照着看了看,确定没有抄写错误了,才把文件的头尾向中间折起对齐,从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包里拿出自己的私印印在骑缝的地方洪璜楠的信并不长,才一页纸而已,没法做多张骑缝,所以只能单张对折加印。然后又在抄写的正文上用“抄送”的小印随机选了几个位置盖上了印章,才把这两份抄写件递给刘翔。刘翔稍微看了下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才在信纸背面写上了抄送的事由,最后用自己的私印在自己签名的位置来了那么一下。一切都弄完了,刘翔一边往写好抄送地址的元老间专用信封里塞信纸,一边心不在焉地想着别的事情。

    “刘叔叔?”张允幂又一次根据话题需要使用了致死打击。

    “嗯?”

    “我想做点实际的工作。”张允幂决定把话说开了。尽管使用了什么综合办公室副主任的名头,但从她和林子琪的通信中发现临高那边的舆论场里仍然有不小的声音说她干的就是秘书的活,让她被林子琪好一顿调侃。

    “啊?”刘翔的理工思维立刻陷入“综合办公室主任的工作也是很实际的工作,可以又深又广地接触这个广州府的政务运作,为什么她要说这是个不实际的工作呢?”的思维误区。

    “嗯,我看刚才那个陆橙最近干的工作就不错,我想,那个怎么说来着,下一下基层?”张允幂不知道是早就想好了还是刚刚看到陆橙才临时想起来,举了这么一个“实际工作”的例子。

    刘翔听了吓了一跳妹纸你知道现在是在搞“拯救失足妇女”工作不?那些生殖系统疾病可不一定是只有器官接触才会传播啊!你要加入那个工作,某个德棍知道了不得带枪上门来了!小妹妹你是专门来坑我的么?刘翔赶紧从生物学的角度使用了大量学术名词给张允幂解释了一番下这个“基层”可能遇到的风险,倒是把张允幂闹了个大红脸,并在心中深刻怀疑这个怪蜀黍是不是趁机

    在充分的交流后,刘翔终于理解了张允幂其实就是不想干名为“综合办公室副主任”本质上是“刘市长首席秘书”的工作后,刘翔不禁又挠起了头来。

    刘翔抠头倒不是为小张的新要求烦恼,他发愁的是,小张如果撒手不干了从现行体制上来说,元老是真的可以这样任性的那现在的机要工作交给谁呢?

    以前在琼山的时候,机要工作是交给郭灵儿的,这也是元老们的惯例有什么能比枕边人更可靠呢?即使这个论断不成立,从人的生物性上来说各位元老还是习惯性的把涉密的东西交给自己的生活秘书来管理。现在刘翔的生活秘书换了人,郭熙儿一来不是熟练工,二来她算是个“学不进去”的人,让她看往来公文做个摘要,一页纸没看完就能打瞌睡,三来这郭熙儿性子有点“漏嘴”,也许是年龄小阅历少,她说话很容易就被套出很多外延信息。比如第一次被郭灵儿送上床的那晚,刘翔在贤者时间稍微问了两句就让她说漏了嘴,把郭灵儿之前对她“你年纪小不适合生产”一类名为关心的叮嘱都说了出来又比如她对芹菜过敏,去食堂打菜的时候一般人只会对打菜的师傅说一声“不要芹菜”就完了,她却非要说“我不能吃芹菜”,却不知道这句话暴露了额外的个人信息,更悲剧的是如果打菜的师傅加一句“为什么”,她也会老老实实的回答“我过敏,吃不得”从临高到广州一路观察过来,刘翔早就把郭熙儿排除在了自己的工作时间之外了,要不然也不会顶着压力接受了小张做秘书长的安排实在是没有更多“可信”的人了。

    不过一路上刘翔也发现这丫头居然对服装设计挺有兴趣,学校里教学用的一些纸样款式她已经裁剪得精熟,自己还能用素描图画几个自己设计的样板,虽然中山装的上半身深衣下摆之类诡异的设计让刘翔完全莫名其妙,但不妨碍刘翔支持她继续发展这一爱好,在香港的时候紧急发信临高申购了一台试验款的脚踏式缝纫机,又给几个带服装设计天赋的和几个汉服党元老写信要求他们支援一些纸样、教材、设计图之类的,这些东西在进了广州后一个星期就陆续到位了,现在郭熙儿每天都在刘翔的官邸里搞自己的服装设计、剪裁,忙得不亦乐乎。

    刘翔的思路不知道怎么又岔到了郭熙儿身上,然后自然而然地又跳转到了那青春生涩的美妙嗯,赶紧把思路扯回来。刘翔在座位上扭动了一下,把身子更靠近桌子边了一些,一脸严肃地敲了敲自己的脑门,沉吟了一声“这个嘛”,然后从右手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递给了张允幂。

    “倒是有一个工作,不过要先提交政务院那边,通过了才能搭班子,你先看看。”刘翔想了想又说“而且,按组织原则来说,我现在只能让你主要负责某一方面的工作,不能调你到某个部门去,你一定要去也得走组织处的流程才行。”

    张允幂来了个大小眼式的扬眉不屑,不知道是不是在打心底里反对官僚主义作风。伸手接过了刘翔递过来的文件袋,张允幂就扫到了文件袋上的题目关于在广州开办干部培训机构的建议。

    “你知道,我们现在的干部队伍总体偏紧,大部分现在身居中级以上的干部都在担当着与他们能力不相称的工作,即使这样,这种不合格的干部还很匮乏。”刘翔说道,“这种不合格,即体现在专业能力上,也体现在政治思想上。你这些天大概也见识了这批人的报告。”

    张允幂点头表示同意。

    “而我们现在,更是亟需补充更多的基层公务员,这些人都得从本地招考。这些人和咱们带来的干部还不一样我们的影响力在这里是有限的,传播的信息是变形的,所以招募进来的,必然是深受旧思想旧观念浸染的一批人。”

    在海南的时候,“大政方针”一向有元老们把控,甚至很多具体事务都由元老们亲力亲为,归化民干部除了因为感恩、上进等个人因素跟着干以外,对于“为什么要这么干”、“这么干是为什么”并没有太多的理解。具体来说,所有归化民干部基本上对于“我们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个根本问题是缺乏认识的。

    三农干部也许知道自己要把自己管的那片地建设成宣传画上的一样,工厂的归化民干部也许知道生产目标一类的指令计划,懂一些技术但他们很少有人能说出为什么要给他们下达这样的生产任务、做出这样的产业安排他们缺乏对整个澳宋、对整个工业化建设的认知。这在澳宋力量蜗居在海南时并不明显,因为一切都有元老院指挥,归化民干部只需要按着指挥棒走就可以了。不明白的问题,元老随时可以解答各行各业几乎都有元老在第一线指导和参与工作。

    而到了广东,极度缺乏的干部数量不仅要求所有人必须一专多能,同时为了保证海南岛作为世界唯一的工业化区域能持续稳定输出产能、发展科技而不得不把绝大多数有能力指导工业化建设、指导国家建设的元老们留在海南岛,而新解放的广南东路尽管人口、面积都远超海南岛,却只能零零散散聚集起三十多个元老,加上在香港工作的元老,也不到四五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