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五十二节 跑马圈地

《临高启明》 第一百五十二节 跑马圈地

    洪部长按标准的流程应该是先跟德隆系接触摸底,然后派军代表跟着德隆系的人下去盯着就可以了。可政权交接的这段时间,德隆银行从中央银行往商业银行的身份转变,一时间千头万绪,无人对接。结果洪部长亲自下场接见具体村镇一级的联络员,直接把“合理负担”给接了手刘翔一到广州,看着这情况就愣了,洪部长您真的不是转运使啊!军方直接插手地方政务,还是村镇一级的地方政务,真的好么?

    没等他开始抱怨,五道口的“备忘录”就雪片一样的飞来了,提醒他这“不合规范”、政治保卫局也送来了“备忘录”,提醒说下面的联络员感到“不安”“不知道听谁得话才好”。

    “难道是我要他这么干得吗?!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找军方!”刘翔暗暗骂道,心想这事看来还是得找文总协调一下。想到这里他抓了下头皮,觉得自己的头发正在减少。

    正想着怎么应付艾志新的新一轮“备忘录轰炸”,他看到桌子上标注着“来文”的文件筐里又多了一份新得文件

    “洪部长”刘翔看着封皮上的那个姓名,嘴角一抽一抽的

    洪璜楠是以个人名义发来的元老之间的密件。这种函件说是“私人”,其实相当于“半公文”性质,大多是元老之间用来谈一些不想不能经过正式渠道的公事。因为正式的函件照例要“抄送留档”。这种可以“阅后即焚”的信件就很合适。

    里面谈得的确是件公事。洪部长为了“万全确保军队和广东行政机构的后勤供应”,要求划出一大片土地作为联勤的后勤基地。用来耕种、生产。地点他都看好了,就在广州府北部的慕德巡检司一带,水肥条件确实不错,而且因为巡检司本质上是“国道路口收费机构”,是广府一众官僚的小金库、自留地,所以当地地主势力并不多,熟地多是官地,荒地大多无主,产权结构难得的较为清晰。刘翔也早就看好了这块地,准备等梁心虎下一波把这块的土豪劣绅清理一道后就跟吴南海那边谈集约化大农场的天地会的广东农垦指挥部已经看上这里了。洪璜楠这一封“私信”过来,节奏可就被打乱了。

    当然,洪部长这么提也不是完全没根据的,他要承担华南军的后勤支援。这个后勤支援并不限于正在前线打仗的部队,也包括目前已经进驻各县和要地的国民军和行政班子。甚至在广州城里,大多数行政机关的后勤也是联勤总部经办的。包括刘翔本人,吃得都是联勤供应的伙食质量相当不错。洪部长办得伙食一贯的高标准香港的海产品、临高的加工肉食品、文昌的椰子、台湾的风干鹿肉、济州岛的土豆、浙江的柑橘都源源不断的弄来供应。所以弄一个农场“搞好后勤”,名正言顺,理直气壮。

    “你要办后勤农场,我还要办后勤农场呢!”刘翔想起王三苟和他汇报过,为了减少伙食成本现在蔬菜肉食都是从香港运来的建议在广州城外选官地开了个机关农场,自己种菜养猪。他觉得眼下屁股没坐热就搞生活福利恐怕会被人诟病,就暂时没同意。

    自己的福利还没干,先满足你的,哼哼,你想得倒是美。刘翔心想

    刘翔本来就对洪璜楠前期对地方政务乱插手就很不满,但那都是他上任之前,甚至是他表达就职意向之前就做下的事情,刘翔除了设法收尾、排除影响之外也没什么好喷的。再说进城以来,各部委机关放下背包就能开始办公,不能不说联勤的工作做得还是很到位的。不过这封“私信”的措辞实在令他不快。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越是琢磨里面的遣词造句,就越是心中不爽利这不仅是写条子,还是那种头上隔着好几级的上级给下面办事员写条子的风格。

    “洪部长,我是州刺史,不是州牧,你是后勤部长,不是转运使。”看第四遍的时候,刘翔终于下了决心回绝这事。

    不仅是措辞问题,关键这土地不能开口子,房地产是个敏感问题,邬德在他来之前和他打过招呼,涉及用地问题一定要慎重。

    “谁都喜欢好地方。大火一进城,跑马圈地在所难免。你得控制住这种趋势,一旦成了既成事实,再要调整就是拖家带口的一大堆人,牵扯到的利益不是你再给一块地就能解决的了。”

    “兄所言之事,干系甚大,弟不能独裁。若兄确有此意,唯有抄送原文两份,一份送与文德嗣处,提请广东元老小组会议讨论,一份送与临高提请元老院常务委员会议讨论”刘翔也不知道哪来的癖好,回绝别人的文书反而喜欢吊书袋子,故意写得文绉绉的。

    花了一刻钟时间,回信的草稿写完,刘翔又看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了,便又花了十分钟誊写在信纸上,亲自腊封之后,拉了下左边墙上第二个铃铛拉手这个拉手的线通过墙上的预留管道直接通到了隔着一个走廊的秘书处。没一会,敲门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进来!”刘翔头也不抬,直接招呼来人进门。

    “首长!通信员叶思曼向您报到!”来的正是回临高期间配给刘翔的通信员叶思曼。本来叶思曼只是临时借调给刘翔使用,但在临高短暂而繁忙且丰富的那个把月里,刘翔觉得这个叶思曼能力很不错,就直接把他要了过来。

    “走元老专用渠道,送到联勤办事处的洪璜楠元老处。”刘翔指了指已经用牛皮纸封装好并且腊封上印的信封,又问到“张主任今天的摘要做完了没有?”

    “报告首长!张主任的工作已经做完了,现在正在整理,过一会我就给您送过来!”

    “嗯,一会要她也跟着一起过来一下,这边还有别的任务需要她。”刘翔吩咐他把话带到后,就挥手让他出去了。

    张允幂现在是“广州市政府综合办公室副主任”,这个“综合办公室”在设立的时候扯了好几张虎皮,什么“大部制”啊,什么“提高办公效率”之类的。但实际上的原因嘛

    最开始张允幂从萧子山那边得了承诺,便跑到刘翔这边来“活动”。刘翔本就有点别样的心思,一听说这小美女要跟着自己到广州去,心中花都乐得开了好几季,满口就答应了下来反正是去散心嘛,去那边只要保证安全,玩也好宅也好都无所谓,而且天天能见面,那机会可就多了可等刘翔开始登船出发,到香港中转顺便接上一批已经等在香港的人手的时候,张允幂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很正儿八经地提出,她要“好好工作”,要“正式参加政府工作”,“我不是来玩的,是要来做出一番成绩来的”。这下又该刘翔抠头了,张允幂这小丫头能力如何刘翔可是一点底都没有,广州府刚刚“解放”,城市区、农村区的行政工作千头万绪,绝对不是一个完全没行政经验的小丫头能立刻上手的。做不成什么事倒是没什么大问题,万一她“圣母”一下,或者“赤色铁拳”一下,把事情弄砸了,刘翔可就要面对各个方面的压力了。

    刘翔思来想去,发现也只有一个位置比较适合安排她,那就是刘翔的私人秘书这个位置原来是郭熙儿的,不过私人秘书这种位置有一个也可以,一百个也可以。真要说起来,刘翔去了广州,手边上却没有什么值得完全信任的人去处理机要文书,张允幂的出现倒是非常适合她是个元老,完全值得信任。但这个位置在一众丝元老的心目中,那就是桃红色红得快发紫了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几乎成了某些元老的基本行动准则。至于秘书的本身职能,这些丝们是完全不清楚的,在这些人心中,秘书就是主人的床奴,仅此而已。张允幂是否受了这个影响,或者说接受了这种“常识”,刘翔不清楚,但即使把张允幂往最好的方向考虑,刘翔也不敢直接任命她为广州市市长秘书,这个任命传回临高,只怕某个德棍就要带枪上门了。

    张允幂正在逐篇逐篇的扫自己刚写的文件摘要。往来公文多了,尤其是现在这些基层干部普遍文化水平不高,公文的写作水平极低的情况下,刘翔不可能把时间花在给每篇公文批改作文上,因此早在他在琼州府上那一任的时候,他就让郭灵儿负责“预读”公文,写出文章摘要,刘翔则根据摘要的情况对不同公文采取不同的详略阅读方法。尽管张允幂被任命为“综合办公室主任”,不过她也明白,自己其实是在干秘书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