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六十九节 报案

《临高启明》 第一百六十九节 报案

    “什么?!不可能吧,明女再怎么也是你姐夫的骨肉,你姐夫家又不是过不下去,怎么会把她卖了?你们有先去找寻了吗?”李子玉有些惊讶。曾卷姐夫家的茶居,他们过去曾经去混吃混喝过。

    “还不是我姐夫那个扑街的续弦!”曾卷说到她气得脸都白了,“那婆娘一直就念叨着明女是个赔钱货,要把她卖给别人当丫鬟。她盘算这事有一段日子了。没想到竟真下这个毒手!”说着忍不住抽泣起来。

    曾卷原对这个外甥女原没有很多感情,但是姐姐过世之后,孩子就成了姐姐在世上惟一的遗念,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就完全不同了。

    “哎哎,好男有泪不轻弹,莫哭!”李子玉赶紧安慰道,“来,说说怎么回事!”

    “我前天给孩子们去送些零食衣物,从茶居出来正好看到诚仔、华仔就是我的两个外甥,你都见过的”

    “这我知道,拣要紧的说。”

    “诚仔、华仔两个在街面呆坐着,也不玩也不闹,我和他们说话,他们就都哭起来了,说明女不见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们说前天晚上便没见明女吃饭。”曾卷道,“我赶紧去找姐夫两口子,姐夫吞吞吐吐,那婆娘一口咬定明女是出去玩了,我再三追问,姐夫才承认明女不在,我问去哪里了,他们开始不说,后来被我问不过去,那婆娘便骂我多事,还说明女是自己跑了,后来又改口说是被拍花的捉去了我叫姐夫一起去找明女她也百般阻挠,这才和她争执起来被推搡倒地的”曾卷气愤地说完后又哭着向李子玉哀求道“玉哥你一定要帮我啊!这孩子丢了官府自来是不管的,现在我们一家要如何去寻啊呜呜呜”

    “曾兄莫急!这儿童失踪在我大宋是重案,你且稍坐,我叫阿贵来给你做笔录报案,我立即马上去向上级反映!”

    “玉哥,曾卷我发誓这辈子做牛做马都要回报你的恩情!”

    李子玉顾不上和他客气,他记得在万寿宫培训拐卖案的时候,教官特别提到拐卖案的“时间性”,能在头24小时内报案处置,找回来的可能性就较大。时间过去愈久,破案的可能性就愈小。

    他赶紧到刑侦科,向当班的刑警报告这个案情。

    当班的刑警正是高重九,刑警科的工作很多,他手头的各种大小案子就有十多个,不过儿童拐卖案是大宋警务系统中的“重案”,他不敢怠慢,赶紧关照先给曾卷做笔录,做好之后移送过来。

    “姓名?”

    “只有个小名唤作明女。”

    “年龄?”

    “今年有十岁了。”

    “性别?”

    “哎?女的女的。”

    “家庭住址?”

    “是我的还是明女的?”

    “自然是孩子的。”

    “六榕街141号万胜禄茶居是了。”

    “失踪多久了?”

    “前天晚上便不见了。要不是我今天去送点心的话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明女不见了。”一想到明女不知会碰到什么样的坏人曾卷就有些哽咽起来。

    曾卷在阿贵那里做了笔录这时候案子还没有上升到拐卖案的地步,照程序只能算是人口失踪案。

    高重九看了看笔录,看到李子玉亲自陪过来的,知道来报案的一定和这位李警官有什么渊源,自己不但不能漠视,还得显得亲切才行万寿宫第一期里,就属这李子玉混得好,看得出很受首长的青睐。

    要按照过去的规矩,衙门是不管此类的案子的。这广州城里一年失踪的妇女孩童没有上千也有成百,若要在以前大明的官府是决计不会管这类案子。拍花之类的案子,高重九当捕快的也破过些,不过多是偶然性的发现线索,深入侦缉,最后破获,很少有人报官之后破案的捕快一般也不管这类事。偶然才会有大户人家要求寻人的。

    快班的捕役们虽然“吃黑”是惯例,但是一般不吃“拍花的”的财香。这行不但离散骨肉,而且这一行行事诡异阴毒,即使公门中人也怕受他们牵连“有伤阴节”。

    不过,虽无勾结,却不代表公门中人不知道他们的活动。特别是捕吏都有大量的下层耳目眼线,要下力气,找到一个人并不太难。所以高重九先宽慰了曾卷几句,这才开始问具体的案情。

    然而看完笔录,又问了几句,高重九道“看样子是你姐夫自己卖的孩子。”

    曾卷急道“差爷你说得是。可是他死不承认,他那个扑街老婆更是刁恶,所以我才到警察局来报案”

    高重九道“你即是阿玉的朋友,我就不说拐弯话了。若是他自己卖得,咱们警察局还真管不着”

    曾卷急道“怎么”大约发觉自己态度不够恭敬这是在求人办事呢!

    李子玉也道“九爷,您就帮个忙吧!他姐姐就留下这么一点骨血,不能叫人给糟踏了!”

    高重九道“阿玉你客气了。我不是不肯帮这个忙,但是照这个报案法,先不说能不能立案,就算能立案也一点用都没有虽说如今把打拐作为重案来办了,但是大宋的法律也没说出卖子女是犯法。咱们去查,你姐夫只要拿出身契来,这案子就不是人口失踪案,警察也拿他没法子。”

    高重九是老公事,别看他当大宋的警察没几天,元老院颁布的几部涉及到日常办案的法律和条例,他都已经熟读过几遍了衙门里的捕快衙役虽然自己平日里为非作歹,但是在“法律意识”上却比一般百姓强得多,唬弄老百姓的时候律令信手拈来,能把人唬的一愣一愣的。这么几句话信手拈来,顿时让李子玉和曾卷哑口无言。

    “再者,按照大宋刑律,这报失踪案,失踪人是儿童的话照规矩要监护人也就是爹娘才行,阿卷只是舅舅,不算监护人。他来报这个案,局里直接就可以不立案处理。”

    “那那如何是好?”曾卷急得要揪自己头发了。李子玉赶紧安慰他,又道“九爷,你看是不是再想想办法?”

    高重九见火候差不多了,这才低声道“法子是有得。可是你得叫你朋友这么说”

    怎么说呢,直接报人口失踪是不成的,因为曾卷不是明女的监护人,他报案是不予受理的。

    “就说他的两个外甥诚仔、华仔说,看到明女和一个老太婆说话,然后明女就跟着她走了,他们在后面叫也听不到。”

    李子玉“啊”了一声,心想这是在伪造口供啊,不由得心里发憷,低声道“这不成了报假案了吗?”

    高重九道“你想办这案子就得这么说。这样便可以怀疑有拍花情节,按照拐骗案立案了。只要立了案,我带几个弟兄去那茶居,使点手段,三哄两吓就就能把那女孩子的下落给问出来了。接下来怎么办,就是你那兄弟的事情了。”

    李子玉只觉得这事有点不靠谱,但是他知道高重九这老公事说得有道理。光是监护人这道槛他们就迈不过去。

    李子玉思量再三,将曾卷叫到一边,如此如此的说了一番。曾卷当即表示没问题只要能救明女,他什么话都愿意说。

    “你可要想明白了,你那姐夫到时候只要亮出卖身契,警察局也拿他没法子。怎么救明女还得你自己想法子。”

    “只要能让我知道明女的下落,我一定设法救她出来。”曾卷气势满满。

    俩人商议停当,曾卷当即按照李子玉教的口径报案。高重九录完口供,就去办立案手续。

    拐卖案在元老院的警务系统里属于重大案件,案子一报上来,值班员不敢怠慢,当即汇报到正在局里值班的乌项那里,立刻开始立案调查。不一会儿鉴证科的警员便带来了一套标准人像卡,李子玉也知道这个东西,通过报案人对对象五官的描述,可以很快地拼凑出来一个人相来,用起来很是方便这倒也不算现代发明,古代衙门就有类似的做法,但是当时的人像写生水平很差,拼出来的画像往往和真人相差甚远,和这种栩栩如生的人像卡完全不是一码事。

    警员很快就按照曾卷的描述拼出一幅最像明女的拼图,李子玉拿着这张画像跑去复印室要求复印警察局自然是没有复印机的,用得是照相机的人像翻拍再印制的办法。印好至少也得明天了。

    虽然立了案,乌项却没有足够的人手安排下去,这时候高重九主动请缨“这案子我去办吧。”

    “你身上已经有十几个案子了。”

    “不要紧,这种拐卖案主要是搜集消息,我广州城里人头熟,打听个一二天肯定有下落了要是没有,估计就不好办了。”

    乌项明白他的意思“好吧,就由你去办!要尽快找到女孩子的下落,时间一长,人往外面一送就是石沉大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