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七十八节 专案组

《临高启明》 第一百七十八节 专案组

    “我的意见是最好打个电报,让新道教派个人来分析下。我记得张道长对中国传统邪教邪术都是有研究的。新道教里面应该有不少资料。”

    慕敏点头称是。又问尸检报告什么时候能出来。

    “工作量太大,我对人体解剖也没多少经验就是在医学院做过一些。而且尸体腐烂毁坏的也比较厉害。只能做一些大概的检测,不太准确。我弄一个粗略的检测报告,更详尽准确的,要等苏法医来看了。”

    根据刘三和法医科仵作的初步勘验,一共有三十具较为完整的尸体被发现,其中三个群葬坑二十九具,天字三号房地下一具。说“较为完整”,是因为多数尸体上都有五官、肢体、内脏的部分缺损,仅2号坑发掘的童男童女尸体保存完整。

    “除了这三十具尸体,从各处发现的尸体残骸非常凌乱,暂时我还无法断定这些残骸是从这些已发现的尸体上肢解下来的,还是另有其人。”刘三说,“我学得是中医药,对人体解剖学、组织学学得比较一般,要我拼凑对比遗骸是不成了。”

    “你就别谦虚了。”慕敏说,“其他呢?”

    “从已发现的尸骸看,受害者几乎全是女性和儿童。儿童的性别我还没有详细统计出来,不过大致是一半对一半。女性全为青年女子,我没本事做骨龄测试,无法确定每个人的年龄。只能从骨弥合角度看,成年人从十六七岁到三十岁,儿童从五六岁到十二三岁都有。”

    “禽兽!”慕敏咒骂道。

    “禽兽干不出这样的事情。”刘三苦笑道,“人性的恶,人心的黑暗面,真是难以想象”

    她忽然问道“你刚才说几乎全是女性和儿童,这么说里面有成年男性的骸骨?”

    “的确有。”刘三说,“在现场搜集到的人骨中有一个头骨,从眉骨形状看,是典型的男性头骨。”

    “只有头骨?”慕敏忽然警觉起来。

    “不清楚了,现场搜集到的骨骸太多,要逐一拼形才能知道了。”

    “这些受害者的死因呢?”

    “还没有逐一解剖,不好说。尸体有被采生的伤痕,有的内脏也被摘除,很难说具体死因。不过有几具尸体是被勒毙的这个无疑。”

    和刘三的谈话刚结束,又有人来通报刘翔和林佰光都到了市局,文德嗣也派来了一个秘书询问案件的进展情况。

    “请两位元老到我办公室来。”

    “事情怎么样?”林佰光一进屋子问道。

    “很复杂。”慕敏厌恶的嗅了下,屋子里似乎还残留着一股腐臭的气息,她脱下警服外套,又摘下无檐帽,丢在洗衣筐里。

    “老林你是抽烟的吧?今天特殊,我办公室里只管抽。”

    林佰光不动声色的点着了雪茄“现场很瘆人吧。”

    “岂止瘆人,简直丧心病狂。”慕敏一屁股坐在高背藤椅上,“杀人狂。”

    她大概介绍了下案情,刘翔和林佰光脸上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想不到这案子这么大!”刘翔说道,“巫蛊案,这可是泼天的大案子啊!”他虽然这么说,眼睛却奕奕有神。

    林佰光问道“案子有些眉目了么?”

    “当场抓获了十多个嫌犯,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慕敏说,“不过实话说,我对案情还是有些疑虑的,这么大的案子,站在前台都是些小喽啰罢了,未必知道的真正的幕后真凶。”

    “幕后真凶们,呵呵,总逃不脱本地的某些大户豪强。要不然他们敢这么猖狂?”刘翔腾的站了起来,点着了一支雪茄,竟似有些亢奋。

    慕敏疑惑了三十秒,立刻明白了刘市长的意思。不觉背后又是一寒。这刘市长是起了借机兴大狱的念头了,自古以来,这都是整治地方豪强的不二法门。不论是明初的空印案,还是清初的奏销案,无不如此。

    不过刘翔说得不无道理,这种事情没有地方豪强庇护是不可能的,关帝庙团头高天士出面维护,正说明了冒家客栈不但有保护伞,而且保护伞的势力很大。恐怕还不止一个高天士。

    “就现在我们掌握的线索看,关帝庙势力牵扯其中已经是肯定的了,只是还不知道牵扯有多深。”慕敏说,“我觉得,关帝庙的高团头真未必有这么大的胆子全搅合进去这在大明也是主犯千刀万剐的,从犯斩首的重罪。”

    “他搅合多深,不是由我们说了算么?”刘翔说道,“我看这个案子值得大书特书,宣传部门要做跟踪报道。以充分彰显旧社会的黑暗,充分体现我们执政为民的精神。同时也给广州城里城外的魑魅魍魉一个严厉的警告。”

    慕敏点头“虽说如此,我还是希望能造出真凶。这样才能告慰亡灵。给百姓一个交待,也给我们自己一个交待。我们不能白当这里的统治者啊。”她迟疑了下,“至于跟踪报道,我是没有什么意见,但是细节不能太多,免得打草惊蛇。”

    “好,我让宣传科每次出报道前给你一份样稿。”

    “真是迷雾重重啊。”送走了元老们之后,慕敏陷入了沉思。无疑,这案子牵扯到巫蛊邪术她真心不知道谁这么大胆,敢做这样的事情。巫蛊历朝历代都是凌迟处死,甚至株连全族的重案。就算是皇亲国戚,太子皇后这样级别的人物一旦沾上了“巫蛊”两字都难逃一死!是什么人这么胆大妄为,就在这热闹的广州城下干出这样丧天害理的事情?

    好在现在是人赃俱获,犯人都关押起来了,只要还能喘气,就要叫他们开口。她打了一下铃,秘书立刻从隔壁走了进来。

    “去把审讯科的解布辽叫来。”

    解布辽多年在皂班当差,人品不算太差,没干过太多缺德事。不但得了留用,在新东家手里夹着尾巴做人,卖力做事,因而相当受信任。

    审讯科留用的皂班人员很多,自然他们这些人干不了审讯工作,其实就是充当“白手套”的角色警察局留用他们其实也就是看中他们的“心理素质”。

    在审讯科工作相对要轻松一些,不用象其他科室一样在外面疲于奔命。解布辽今天刚刚“伺候”了几个被怀疑在江面上谋财害命的经营横水渡的疍民。了了一件差事,回家睡得正香。忽然有人敲门,没等他弄明白就被叫到市局里去了。

    “半夜三更的,有什么案子要办?”解布辽抱怨着跟着通信员一路赶往市局,人还有点迷糊。

    “我告诉你,出大案子了。”局里的通信员小声说。

    “什么案子?”解布辽顿时清醒了几分。

    “具体不清楚,不过今天从镇海门那边拉到双山寺的尸体就有几大车。怕是件惊天动地的大案。”

    解布辽一听,脑子顿时清明了过来,他倒抽一口冷气,乖乖,几大车尸体!

    到得局里,才知道要见自己的并不是审讯科的科长,而是局长慕元老。他立刻知道这案子的份量了。

    慕敏大致将案情经过说了一下。

    “现在抓了十几个嫌疑犯。我知道这类犯人口风极紧,大约还念过咒,服过药,号称能架大刑有的自知罪恶滔天,畏惧官刑难挨,唯求一死,会寻机自尽。所以我既要他们的口供,为屈死的百姓昭雪,还得留着他们的性命明正典刑。你明白么?”

    解布辽精神一凛,不觉又来了个旧式礼节,弯腰叉手道“小的明白!”

    慕敏道“你既然明白,就不要辜负元老院对你的信任。要尽快撬开他们的嘴,特别是他们杀人采生的目的是什么,幕后主使又是何许人。要真话,不许攀咬!”

    解布辽忙弯腰道“是!”他将慕敏的话回味了几次,这才道“首长,这是邪术杀生案,这群人大约都有邪法护体,小的斗胆,能不能预备些狗血、月经布用以破法”

    慕敏一怔,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道“你还真信他们有法术?”

    “是,是,小的糊涂!”解布辽暗骂自己糊涂,澳洲人最忌讳鬼神之说,自己张口就要“破法”,实在是自讨没趣。

    不过,不备这些东西,他又觉得心里没底。因为过去他也拷打过这种邪祟案子里的犯人。确实有人受刑的时候“面色自如”。每次都要用这些污秽之物去破法厌胜。

    然而有时候即使用了这些东西,犯人也未必会招,解布辽知道,凡是涉及此类案件的犯人自知不能容与世,往往十分坚韧癫狂,但求一死,有时候用尽酷刑也不能叫他们招供,最后往往是刑毙了事。要想叫他们招供,衙门里的刑具刑罚全不管用,往往要动用“非刑”拷打才能叫他们开口。

    然而澳洲人这里却极恶各式酷刑,虽然他们也用拷问刑罚,但是自有一番套路,除了鞭、板、夹棍之外,皂班留用的衙役已经不再用其他旧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