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八十节 闹鬼的衙门

《临高启明》 第一百八十节 闹鬼的衙门

    戴锷不满道“老崔,你以为这是什么事?这是一桩特大凶杀案啊。咱们不紧着去帮忙,扯这些淡干啥。”

    “一路归一路,破案要紧,咱们的专业也得抓紧。不然怎么提高我们在群众中的知名度呢?这可是扩大我们在广东影响的大好机会。我们总不能只在海南岛和山东传教吧。搞好了,可以在广州募一大笔钱,在广州也开上一个分基地,那时候是民望所归,元老院也没话说。”崔汉唐道,“我得在广州转个圈子,看看哪边的道观好,先搞一座下来。大伙都在跑马圈地,咱们也不能落于人后啊。”

    崔汉唐隐约提到的“大伙”,实际是说临高教会的人,前几天白多禄已经悄悄去广州,看哪里可以圈到地,修筑广州的第一座大教堂耶稣会的人已经许诺,只要能允许在广州建造大教堂,建设资金上他们会全力支持,还会从欧洲招募更多的工匠和艺术家来。

    “这个你就随意好了。我是不反对的。”戴道长对开分基地,暴信徒这类事情其实不怎么感兴趣。但是崔汉唐的话也在理,全局利益要考虑,本部门的利益也得考虑,“不过我话可得说在前头,如今广州是刘翔的天下,文总也在那里,小二十的元老窝在那一小块地方,你干啥都得有个准数,别给人揪了小辫子!”

    于是崔汉便出发了。他和苏莞搭乘的都是大波航运的蒸汽风帆混合动力版的1200型客货班轮。时速8节。除了办公厅派出的“专艇”之外是最快的交通工具了。

    虽说苏莞和他就住在紧挨着的两件头等舱内,苏元老本人长相亦属不俗,不过崔道长对她还是相当的敬而远之。修炼道法久了,看人都有些神叨叨的。总觉得这位女法医浑身都散发着寒气。

    一路无话,除了略有晕船之外,两位元老顺利的来到了广州城,在码头上受到了林佰光的迎接。

    码头上早就备好了两顶轿子,还有十多个卫兵和仆役负责搬运行李。

    崔汉唐不认识林佰光,可是知道眼前这位是元老院的传奇人物,现在广州也是常务副市长一级的人物,当下俩人仅仅握手寒暄了几句。

    “可把你们盼来了。”林佰光道。

    “几个玩弄巫蛊的跳梁小丑而已!”崔汉唐毫不在意。

    “现在情况又发生了变化,”林佰光有些歉意,“照理说,应该让你们好好休息一天再说,但是现在案情又有新得发展,只好请你们先谅解了。”

    “好,好。”崔汉唐连连点头,“都是为元老院服务嘛。”

    “这事比较古怪,你不反对我和你坐一定轿子吧?有一段路,正好和你说一下基本的情况”

    崔汉唐心想这案子虽然很大,也不至于把林佰光急成这样,其中大约还有什么隐情。虽然他并不乐于和人挤一顶轿子,但是正事要紧,只好点了点头。

    好在林佰光给他预备准备“挤”的轿子是原广东布政使的八抬大轿,轿子里很是宽敞。林佰光待轿子起轿,这才开始低声述说。

    原来就在65特大凶杀案发生的第二天,刘翔专门去了市警察局,和慕敏开了碰头会,又到专案组去讲了话,鼓舞士气。本来一切都很正常,然而当天晚上,事情却突然起了变化。

    当天晚上,刘市长和郭熙儿敦伦了一回,照理说,好事之后的贤者时间是睡得很熟的,然而这天晚上刘翔却睡得很不踏实半夜里窗子老是砰砰作响,就像有什么东西想要打破窗户钻进来。

    开始只是偶然的几下,过一会却变得很密集。接着又突然消失,然而过一会又重新开始。声音亦是时大时小。扰得刘翔无法入睡。

    他的住处原本就是广州府衙中的后衙的正院也就是过去董知府全家住过,后来又自尽的地方。解放广州那天,从后衙搬出去的尸体就有十几具,有服毒的,有悬梁的。照理说这是地道的“凶地”了。不过一来官衙多有百年以上的历史,经历过得世事变迁,生老病死之事甚多,原没这么多忌讳,二来元老院也不讲鬼神之说,刘翔搬进来住了几个月,也没什么异样。包括刘翔在内,早把这段往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然而夜深人静之际,接连不断诡异的声响,突然间将他的恐惧感诱发出来。瞬间,他在进入后衙的时候,院子里那一具具覆着白布的尸体闯入了他的脑海,有一具尸体散乱的黑色长发还落在覆布外面这场景清晰的仿佛就是昨天看到的一般。

    刘翔一阵发冷,竭力不去多想,他拧亮煤油灯,声音终于小了些。

    他犹豫了片刻,决定亲自看一看,给自己去去疑心。当下穿上衣服,又把须臾不离身边的防刺服套上,从枕头下将手枪取了出来,将子弹上膛。

    手枪套筒的“咔嗒”一声,令他的心安定了不少据说枪支刀剑都有压邪的作用,刘翔这样安慰自己,状着胆子走到窗边,猛得推开窗户。

    院子里什么也没有,偏房、厢房的窗户都是黑洞洞的,郭熙儿和那些仆役、卫兵应该都睡熟了,一对风灯在院门口发出昏黄的光芒。抬头望去,只见月华如水,深蓝色的天空好像高级的锦缎一样有质感,上面还飘着几缕白云。院子里别说猫狗鸟雀,连一丝风都没有,院中的桂树连枝条都没有摇晃一下!

    “嘶难道真的有”刘翔倒吸了一口冷气,强忍着按下那个颠覆自己三观的念头。

    再一想,这院子里就住着十来号人,而整个老府衙,除了用作大办公室的几处楼宇之外,连后面的马厩都住满了干部和士兵,就这院子的大门外,还有全副武装的警卫昼夜值班,有什么好怕的?

    好在开灯以后撞击窗户的声音没有了,刘翔早就没了困头,干脆穿好衣服,坐在桌旁泡了一壶黎母山乌龙茶看起文件来了,等了许久并没有什么异状这才放心的重新熄灯上床躺下,手里的枪却不曾放下。

    不过很快窗户上又传来砰砰的撞击声,如此反复折腾了数次,把他的神经重又刺激的紧绷了起来,要不是来自现代人的那种打死也不信世上有鬼的执念支撑着,估计他早就把“有鬼”两个字说出口了。

    就在这时,“刺啦吱”床后的小窗上传来一声刺耳的利刃划过玻璃的声音,将他最后的一点理智冲垮了,刘翔猛的坐了起来,打开房间里所有的窗户灯火,用有点变调的声音高喊“警卫员!!!!有刺客!!!”

    这一喊不要紧,外面的警卫立刻吹响了哨子,随着尖利的哨声,整个院子的灯都亮了起来,负责警卫的士兵瞬间都涌进了院子。他的警卫秘书直接撞开门挥舞着两支左轮枪冲了进来。刘翔长出了一口气,努力控制自己的双腿不再颤抖那个声音终于消失了

    刘元老“遇刺”自然引起了广州元老重视。不过保卫元老不属于警察的业务范围慕敏自然不能过问,她光是布置专案组的工作就很忙碌了。保卫元老是办公厅元老护卫总局的工作,而有人意图行刺元老属于“谋逆案”,归政治保卫局来处理,此事便移交给政治保卫局广州分局。

    午木亲自带着侦察员到刘翔住所搜索了一番,没发现什么异样,再询问刘翔的“遇刺”经过,却又语甚不详,午木当时就觉得刘市长是在撒谎。但是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刘市长明明惊慌失措,却又言辞含混。

    虽然午木觉得刘翔的神情反常,暗暗觉得蹊跷,但是对方是元老,他自然不能用某些手段来让他说真话,只好四面检查一遍就宣布收兵结束。

    对于刘翔来说,白天的一番折腾给了他很大的心理安慰。于是入夜的时候他很安稳的睡着了。然而到了半夜,窗户上再一次的响起了诡异的撞击声,不仅是窗户,连门扇似乎也有什么东西在撞击

    第二天一大早刘翔就气急败坏的带着一大帮警卫,乘坐轿子直奔警察局,一路上轿帘紧闭,连窗帘都没敢拉开,直到轿子抬进市局大院刘翔才在两个警卫的护卫下下轿了,然后就直奔专案组去了。

    专案组里高朋满座,林佰光、刘三等人都在专案组的办公室里开会,研究案情。刘翔顾不得打招呼,见到幕敏后第一句话就是“有人要杀我!!!”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惊得不是“有人要杀我”这句话,而是刘市长那憔悴的面容。

    慕敏赶紧道“刘市长,你不要着急!昨天午局长亲自带人过去侦察了,他那里已经把任务布置下去了。这是政治谋杀,又牵扯到元老,政治保卫局会下死力气追查的”

    刘翔颤声道“他们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