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八十一节 崔真人

《临高启明》 第一百八十一节 崔真人

    幕敏见他神情异样,一面安慰他,一面关照人将正在市局里的林佰光和刘三都请来。三人一起询问情况,刘翔不再隐瞒,把前两晚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中间还被做笔录的幕敏拦住详细询问了许多细节。

    大致来说每次他打开门窗,或者一叫人,声音就停止。第二晚又出现同样的声音之后,护卫总局派来的警卫秘书命令哨兵在门外窗下站岗,声音也消失了。

    “连续两晚都是叫了警卫之后声音消失的。虽然叫警卫再加个岗容易,可是我总觉得这事有蹊跷,”刘翔边说边擦汗,他看着幕敏“很可能是那伙搞巫蛊的邪教分子用了什么邪术魇魔,要害我的性命!”

    幕敏皱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虽说在公安战线上干得时间久了,多少见过一些诡异的事情,有些信“命”。但是对“闹鬼”是不信的。在她多年的经验看来,凡是“闹鬼”最后都是“闹人”。

    但是这话不能直接这么说,刘翔的精神十分紧张,甚至有些亢奋了,必须表现出充分的理解安抚他的情绪才行。

    “根据你所说的情况来看,元凶可能要对你下手了,不过这种手法确实匪夷所思,我看要现场勘查一下才能下定论。”

    “你看会不是真的是”刘翔迟疑地说道,赶紧又加上了一句“我也觉得这有点说不通”

    “肯定不会是闹鬼!”刘三打断道“据我对神秘事件的了解来看,不论再玄奇的手段,最后都能用科学来解释。”

    “哦?你了解巫蛊的事情?怎么不早说?”刘翔激动道。

    “你行医的时候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幕敏也好奇的问。

    “没有没有,”刘三尴尬的一笑“我只是过去经常看的走进科学栏目。”

    “噗”的一声,一贯老成持重的林柏光刚喝进嘴里茶喷了一地。

    刘翔恼怒道“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开玩笑,合着被魇害的不是你们是吧?”

    看他的脸色亢奋,由白转红,刘三忽然想起这位刘市长有甲亢,要闹出病来可不得了,赶紧道“你莫要生气,我没有取笑你的意思,但是我觉得凡事都有解释。你也不必疑心病太重了要不你住我哪里去?”

    最后还是幕敏心细看到刘翔难看的脸色安慰道“我看还是咨询下新道教的人吧。他们的人应该快到了。”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现在我们直接在他的住所周边都加了双岗,守卫所有的门窗,事情就没有再发生过。但是事情很蹊跷。大家一致认为这和65案件有联系。”林佰光说完这桩“府衙闹鬼”的事情,崔汉唐陷入了深思。虽然他并没有看到现场,看法却和刘三一样刘三的说法虽然搞笑,却是有道理的。

    显而易见的一件事就是,刘翔身边的确有“鬼”,就潜在威胁来说,这个“鬼”还是相当可怕的。崔汉唐原本因为晕船而有些萎靡的精神瞬间振奋起来了。

    轿子很快到了市警察局,为了办案的便利性,他和随员的住处就安排在这里的。

    慕敏在院子里迎接这位“顾问”,心里直犯嘀咕,虽然她知道这种案子专业知识必不可少,但是怕来得是一个“神棍”。

    眼见轿子落地,从轿子里先出来的林佰光,接着便“挤”出来一个壮汉,只见他身高180,体重大约也是180,头梳道髻,身着一袭藏青色道袍,背后一个龙飞凤舞的斗大道字。手持一根粗柄的拂尘,颌下留起一布络腮长髯,背后插着一柄桃木宝剑,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嗯,就是有些胖。

    这位胖版燕赤霞深厚,还跟着两个随从。一男一女都做道装打扮。一个是云笈观的道生,崔汉唐的徒弟,名叫“青云”,另一个是他的女仆小倩。

    “简直是武侠里的人物。”慕敏暗暗嘀咕,心里愈发觉得不靠谱。

    这三位后面,是高瘦白净的苏莞,这是慕敏的老熟人了。她因为严重晕船,此刻还是很脸色煞白,似乎还没有从晕船的痛苦中恢复过来。

    一番寒暄之后,慕敏关照人将苏法医先送去休息她现在的状态也不适合参加工作讨论,将崔汉唐迎进了专案组的会议室。

    因为案情复杂,牵扯又广,慕敏立刻就开始介绍起案情来。

    这几天,根据现场的勘验的情况,紧急制作了挂图和玻璃幻灯片。慕敏先大致介绍了65案件的发案经过和现场勘察情况,怀疑这是一起特大的邪术案件。

    “由于我们对这方面所知甚少,不清楚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又想要干什么,所以案情一直没有大的进展。”

    崔汉唐问道“犯人有口供吗?”

    “口供有,但是不多,有价值的更少,”慕敏皱眉道,“这些人大多是第一线的小喽啰,只负责执行做事最关键的是,我们的警察不论是归化民还是留用的衙役,都对这一套非常陌生,在审讯的时候无法辨别他们的口供真假,也不知道从哪里找突破口。效率不高。”

    这是慕敏最头疼的一件事,为了打开突破口,她已经发出了许可,允许审讯科里留用的老皂隶“使用一切手段”只要不死人,干什么都可以。但是结果却不如人意。有时候审讯人员可以感觉到犯人在撒谎,但是却无法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撒谎。因而在审问过程中十分被动。

    现在大致掌握的情况是,被捕的人大多是采生折割这行的,他们平日里隐蔽在岸上,俨然是普通百姓。每年择期出航,多以船为家,在珠江水系的各条江湖上流窜,伺机迷拐妇女儿童。再在隐秘处进行“加工”。视不同情况,或者杀以祭神,食其肉,以骨煅炼为丸,可架大刑,可去私胎,可治劳瘵,获利甚厚或以药刃残其肢体五官,造成瞽废之人,再转卖给乞丐以获重利

    从他们的供词中可以得知,这种买卖多是一家一户的个体经营,尽管船与船之间时常传递消息,交流“货物”,形成一个隐蔽的地下网络,但是并无组织,一般也不合伙。

    这次会汇聚到这里,是本行中一个姓富的人的招揽。说是有人要“做大活”,报酬丰厚,这才汇聚到这里。

    到得这里之后,才知道事情并不简单,但是领头之人身怀邪术,这些人不敢违拗,只能在这里干“本行”。

    “这个姓富的人,名叫富文,召集这些人的也是他。不用说,他也不是真正的幕后老板,然而此人的口舌很严,虽然多少吐露了些情况,但是对幕后真凶始终避而不谈,再三拷问也问不出来。不知道是吃了药还是修炼了什么功。”

    慕敏说到这里多少有些气馁。她看了看这个正捻着胡须的“真人”,说道“情况大致就是这样,材料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场我们也还保留着没动,要不要现在就去去现场看一看?”

    崔汉唐道“这个不着急,人都死了暂时多放几天也没什么。”

    慕敏听着满不是滋味,心想这“真人”还真是够心宽的。接着又听他提起刘翔的事。

    “我听林佰光说了,刘市长那里闹鬼了。情况我都知道了,这事情倒是不能马虎。我看还是先把这件事处理一下吧。”

    慕敏见他胸有成竹,想这样也好。毕竟刘翔是元老,优先处理能够体现出“关心同志”来。再者不论是闹人还是闹鬼,元老身边必有隐患,尽快去掉对大家都有好处。当下同意。关照人准备轿子和马匹。

    “且容我先更个衣再来。”崔汉唐说,“再准备些物件。”他问“行李都在哪里?”

    “都在后院。”林佰光说,“我带你去吧。”

    崔汉唐来到后院的宿舍里,他从临高带来的行李已经放在房间里了,青云和小倩正在收拾。

    他支开徒弟和女仆,先简单盥洗了一番,洗去风尘之色。再换上一件干净的道袍,带上各种道家的“行头”。别看外面看起来人畜无害,其实他那把拂尘是柄铁做的马尾下面还藏着一个核桃大的锤头,背后插着的宝剑鞘是桃木的,剑条却是从旧时空带来的正宗龙泉宝剑,道袍下面套着一身连体的不锈钢锁子甲,是他在旧时空自己做得这玩意可不轻,但是危急关头效果比防刺服有效多了起码可以抵御多种冷兵器。道袍的暗兜里还藏着一把电击器和元老标配的手枪这还不够,这货还有从警察那里搞来的专用催泪弹。

    这些东西份量很重,他平时自然是不能全带着的,但是今天是去现场,还是有备无患的好。

    一切收拾停当,崔汉唐在书桌上画了几张朱书符咒,连同朱砂、大小药瓶之类背了一包。这才慢悠悠的打着拂尘从房间里出来,说“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