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八十三节 装神弄鬼续

《临高启明》 第一百八十三节 装神弄鬼续

    正在院子里执勤的一个警察赶紧道“长,在后窗上,小人带你去看。”

    崔汉唐抬步来到后窗,这种四合院式的房屋原是没有后窗的,为了通风采光才开了后窗。并无多少奇特之处。

    因为后面没有廊檐,房屋是矗立在屋基上的,窗户便显得很高,崔汉堂1米8o的个头踮起脚尖也瞧不到窗户里面。旁边慕敏关照人拿一把梯子来。

    崔汉唐颤巍巍的爬上梯子,木头梯子被压得吱嘎乱响。爬上去定睛一看,果然看到窗台上有一个模糊不清的小脚印,只有一寸来长生有五指,确实很像小孩子的脚印却又小得多,指节也比人的要长。崔汉唐想了想,从兜里拿出个放大镜又在周围仔细观察,果然有新的现在离窗台十多厘米的玻璃上有三道若有若无的抓痕,痕迹极淡,若不是有些血迹还根本看不出来。

    “这个脚印我们已经提取了石膏模,”慕敏说,“一会拿给你看,细节更清楚些。”

    崔汉唐摇头道“不用看了,我已经知道了。”他略一思索从椅子上下来,面色有些阴沉的对刘翔道“居然是养鬼之术,事情有些麻烦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紧盯着刘翔的双目,见他听到这句脸色大变,腿脚一软,摇摇晃晃的就要倒下去。

    崔汉唐赶紧扶住他的身子,急吸了一口气,舌绽春雷喝道“镇定!”

    这一嗓子崔汉唐用上了十成力气,他身才魁梧,嗓门本来就大,又当教师多年也是练过的,这一下不但刘翔吓得一惊呆在当场,在场众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怎么样?”崔汉唐问道。

    刘翔松缓了一口气,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刚才不知怎么了,似乎是睡着了被魇了一般。怎么突然就睡着了……”

    此刻他心有余悸,他刚才的感觉就像是光脚走在一片长满水草的浅水湖泊里,突然沉进深水谭里去,被冷水灌进喉咙,被水草缠住脚腕,拉向黑暗的水底……

    崔汉唐忽然道“这里怎么有个熏炉?”

    果然,在正房后墙和院墙的狭窄的过道空间里,靠转角的墙脚处放着一个熏炉。

    熏炉并不出奇,只是个最廉价的陶制品。此时正慢慢的从镂空的花纹里冒着烟,一股淡淡硫磺混合着草药的气味,气味刺鼻。

    刘三道“这是我关照放得这里的衙署房屋都是老房子,背阴的地方往往有蛇虫出没这里的家蛇尺寸不小,虽然都是无毒蛇,还是吓着了不少人。所以在房屋的背阴潮湿的角落里放个熏炉,里面烧些驱蛇虫的熏香。”

    崔汉唐走过去,揭开熏炉看了看,面色凝重。他低声向慕敏说了几句,又提出要到刘翔的卧室里去看看。

    刘翔的卧室陈设很简单,除了尺寸有点过大的拔步床之外,只有桌椅衣柜之类最起码的家具。家具还都是过去府衙遗留下来的,已经很陈旧了。屋子是老屋,如果不是后墙上开了窗户,又把窗户纸换成了玻璃,不难想象屋子里的阴晦。

    崔汉唐在屋子里转了几个圈子,突然问道“这屋子原来是谁住得?我是说我们没来广州之前。”

    众人面面相觑,这问题谁也没想到过。还是午木了解的清楚“原是前广州知府的三个姨太太住得。这院子位置比较容易安置警卫,所以才选择作为刘翔的办公室和住所。”

    “这些人呢?”

    “董知府的家眷大多自尽了,这些人也不例外。”午木说,“有一个姨太太和她女儿活了命,如今就住在广州城里。”他看了看崔汉唐,问道“要把她们传来吗?”

    “不用了。”崔汉唐道,“都是在这里自尽的么?”

    “大约是吧。”午木点头,“估计也不会集合了再自杀。现场的报告我看过,当时情况很混乱,连丫头都自尽了几个。”

    崔汉唐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再看书桌上有个精致的青铜小香炉,里面积了不少香灰。便好奇的问道“怎么?老刘你还烧香拜神?”

    “哪里,”刘翔苦笑着摆摆手,“我有甲亢的这个毛病,这病作起来人特别亢奋,晚上睡不着。就找刘三配了点安神醒脑的熏香点点,感觉能安定不少。”

    崔汉唐也不再多问,招呼众人回会议室里说话。

    一干人在会议室里坐下,郭熙儿忙着端茶递水,崔汉唐也不多啰唆“事情很明显,有人请了茅山术士来想用邪法来刺杀刘翔制造一个大新闻,看来你们在广州干得事得罪了某个有力的大佬啊。”

    林佰光说“我们打到广州来就是造反,连崇祯这个皇帝都给得罪了,还谈什么大佬。”

    慕敏说“我看这事情十之是本地的缙绅大户在暗中捣鬼,抗拒改造。”

    崔汉唐摇头“皇帝不会行巫蛊之事,至于本地的缙绅大户,他们可没这个本事。”

    林柏光终于忍不住说道“你别扯些没用的,先说说刘翔的毒怎么解吧!!”

    “毒?”崔汉唐闻言疑惑道“刘市长中毒了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刘三听了终于也忍不住了一头黑线的说“不是你进门就说刘市长被人下蛊毒了吗?”

    “喔!误会误会,怪我没说清楚,刘市长他并没有中毒,他只是中了蛊毒确切的说,和……嗯……降头术相似。”崔汉唐说道。

    崔汉唐见众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连忙摆着手说道“别紧张,刘翔并没有中你们想象的那种毒虫,也不会浑身溃烂,变成异型什么的,他只是中了别人的“心降”而已。”

    “心降?”那又是什么邪法,严重吗?”旁边的郭熙儿急忙问道。

    元老们在谈话,她作为生活秘书插话自然是很无礼。好在崔汉唐也不计较。

    “这“心降”嘛说严重也不严重,说不严重吧,搞不好也是要死人滴。”崔汉唐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这可怎么办?!”郭熙儿一听脸都白了,似乎自个就要晕了过去。刘三终于忍无可忍,揪着他的胳膊说道“你小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阴阳怪气的,装神弄鬼的!你看你把人给吓的!!”

    崔汉唐拍拍刘三的手示意他松开,将郭熙儿端上来的茶推到一边,用手蘸了茶水在桌子上画着符“不是我故意绕弯子,而是想跟你们这些满脑子唯物主义的家伙解释这些巫术上的道道有些费劲而已。一会我再解释我这就给他解咒。”

    他说着起身肃立,慕敏问道“我们要不要出去?”

    “用不着。”崔汉唐说,“只是我解咒的时候请你们不要出声,更不要拦阻。”

    崔汉唐运用起自己新学会不久的催眠术来,他注视着刘翔的眼睛,双手牢牢的按住他的肩膀预防着他有暴起的动作,声音威严而且低沉的缓缓念道“你是元老院的元老,你是广州的市长,你是跨越时空而来的天之骄子,你是命运选择的主角,没有人能伤害你,没有谁能威胁你,你有5oo元老的帮助,你手握成千上万的武装,你是安全的,有我天道大教的护佑,你安稳如泰山!接下来跟着我诵读金光咒,每日诵持此咒自能保你平安!”

    崔汉唐的声音悠远而低沉,双眼之中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吸力,牢牢地牵引着刘翔的视线。刘翔只觉得崔汉唐是那么的高大,那么的威猛,全身似乎放射出金光来,他,就他的护法真神,有他在似乎确实非常的安全。

    刘翔不由自主的跟着崔汉唐缓缓地念诵起来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

    广修浩劫,证吾神通。

    三界内外,惟道独尊。

    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视之不见,听之不闻。

    包罗天地,养育群生。

    受持万遍,身有光明。

    三界侍卫,五帝司迎。

    万神朝礼,役使雷霆。

    鬼妖丧胆,精怪忘形。

    内有霹雳,雷神隐名。

    洞慧交彻,五炁腾腾。

    金光现,覆护真人。”

    说来也奇怪,随着咒语的念诵刘翔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崔汉唐引着他双目微闭,盘膝坐在地上。念诵了十遍金光咒,刘翔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眼中的红光已经消去,人也恢复了往常的冷静,即使林佰光这样的外人也感觉得原本混混沌沌的刘翔整个人都清明起来。

    慕敏、刘三等人面面相觑,心中有些疑惑、又有写不以为然,但是看到刘翔居然就这么平静下来都觉得不明觉厉起来,对崔汉唐不免又高看了几分。

    “这鬼火道士倒是有些道道。”林佰光忽然理解为什么当初本省的一个副省级领导会崇信个大伙看来就是个江湖骗子的“大师”。

    崔汉唐闭目静坐,休息了一会,这才对几人拱拱手“见笑见笑,贫道献丑了。”大家虽然觉得他说话不伦不类但也忍着没敢笑,纷纷表示不敢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