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八十五节 “惊”、“彩”、“尖”、“风”

《临高启明》 第一百八十五节 “惊”、“彩”、“尖”、“风”

    “我的慕局长,你不要小看自古以来的道术师,和欧洲的炼金术士一样,他们都掌握了大量的自然科学的知识和实验手段的不用这个弄出点异能、神迹靠什么来吸引信众?中学历史课本上也把这些人说成最早的化学家哩。培根、达芬奇这样搞自然科学的大拿,在那个时代都是被人视为巫师、炼金术士的。只不过他们空有经验,理论指导是错误的,所以才会走进死胡同。”

    刘三接口道“血清也不算什么高科技,屠户肯定知道。我在德国吃过白血肠,就是用猪血的血清。”

    刘翔长出了一口气说“原来是这样,不过光有蝙蝠还吓不到我,我感觉得到还有一种更加恐怖的东西隐藏在暗处,后窗那边有一种利刃划过玻璃的声音。”

    慕敏补充道“不错,我们在后窗的玻璃上现了划痕,还有某种很小的脚印。”

    崔汉唐点头到“我也看到了,那就是对方的第二招所谓的“尸婴”或者“小鬼”了!”见到众人面现不信的神色忙又接口道“本来啊,我以为对方下的是某种蛊虫,所以一来就要翻看刘市长的眼皮,结果现没有中蛊的迹象。再看到后窗的抓痕,就完全明白了……”

    “就凭这个脚印,我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小鬼,”林佰光说,“既然是生魂作祟,就是所谓的灵体,哪来得脚印?我看很可能是某种动物……”

    崔汉唐满脸愠色,好像一部被剧透了的电视剧。很不情愿的说“是这样。”

    “嗯?”慕敏一听对破案有帮助顿时来了兴趣“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嗯!”崔汉唐清了清嗓子,又喝了一口茶才故作神秘的说道“要说这养鬼啊,其实跟养蛊差不多,都是江湖术士的不传之秘!这俗话说得好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你别看术士们说起来玄而又玄的,其实真的用起来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招!!这说来嘛,可就话长喽。”

    众人一看,这是要说评书啊?刘三连忙道“说重点、说重点。”

    崔汉唐撇了他一眼“这重点就在于“惊”、“彩”、“尖”、“风”四个字上!“

    “这惊有的地方也叫腥活。一般是用不为大众所知的物理、化学手法处理道具,表演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效果来,使人惊疑不定,在心理上产生对术士的畏惧、敬仰和信任。另外,诸如画符、念咒、请降、作法等等,其实也是惊的一部分。”

    “腥,江湖切口里就是假的意思,倒是很贴切。”慕敏说道。

    崔汉唐点头“再说彩,慕局长既然知道江湖春典,就知道春典里把变戏法的叫做彩门。顾名思义,术士的彩也就是变戏法。比如这样!”

    说着话他快的把右手往袖子里面一缩,再伸出来的时候喊一声“fire!”

    打了一个响指,就见他的食指上燃起一朵蓝幽幽的火苗来,还不等众人吃惊他的左手一翻,已经多出一张空白的黄纸符来,只听他低低的快念了几声听不懂的咒语,突然低喝一声“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右手火苗往符上一指,不可思议的一幕生了那符上出现一个绿豆大的小火球,然后这个火球快的在符纸上游走起来,所过之处纸面上就出现了道道神秘的符文,顷刻之间火球燃尽一张完整的符纸出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都吃了一惊,虽然知道这其实就是一种戏法,近距离看来也很能震慑心魄。

    “自然,我的手指和符纸上都是用化学品处理过的,”崔汉唐熄灭了火焰,“这“彩”靠得是指手上的动作,要多加练习,快过人眼的反应度,基本就是魔术师的技巧。当然这是最简单的别看简单,这套东西在21世纪还能骗钱彩里还有一些大型的,类似大型魔术。腐道长在山东和各种教门斗法,这些教门都用过,当然更复杂,也更难破解。但是都可以归入彩这一类里。”

    “你该去当魔术师啊。”林佰光笑道,“就这手,上台演出一点问题也没有。”

    “哪里,哪里,其实我这点技术比不上情报局的张彪,至少变戏法我是纯粹的业余爱好者。”崔汉唐少有的谦虚了一下因为他虽然懂彩的花样,真正使用的手法技巧大多还是靠准魔术师张彪教得,欺师灭祖要不得。

    “这尖最厉害,是术士的看家本领,真功夫。一般有武、术、蛊、毒、降、星等等门类,广义地说,什么占星、航海、寻龙点穴都算是尖。都是各家各门的不传之秘。没有师门传承的江湖术士学不到多少尖,主要还是靠彩。

    “最后这风就是指观风望气、察言观色、踩盘子探路、打探消息之类。这都是本身的功夫,另外还要有媒人就是托儿帮忙布置场地、施放道具,答话套词等等,几路手法灵活运用那真是千变万化直至匪夷所思的地步。”

    众人听他说得精彩都忘了插话,也没人再催促他说重点了。还好崔汉唐自己及时把话兜了回来,开始说起这“养鬼”的秘术来。

    他继续说道“所谓养鬼有着种种恐怖的传言,制作过程极其恶心恐怖这里就不详细介绍了。无非是一些仪式上的东西,大抵属于惊字诀,有使人看到甚至只是听说了就感觉害怕,起到自乱心智的作用。但是里面的“尖”确实是有诀窍的。”崔汉唐又喝了一口茶,还砸吧砸吧嘴,似乎有些颇为神往的样子。

    众人原本觉得他神神叨叨的,但是一听之下还觉得挺有料的,不觉都有点入神了。

    “其实对术士来说养鬼跟养蛊基本上是一回事。都是通过寻找一些自然界中毒虫、毒草、异兽进行豢养、择优、杂交,使其性情更猛、毒性更强并且驱使它们害人的技术。使用提取的毒液或者叮咬来杀人。就像蛇毒一样,被毒蛇咬了如果别人不了解蛇的品种就找不到对症的解毒血清,从而无法解毒。有的擅长培养各种人体寄生虫,运用虫卵寄生来杀人有些绝顶高手还能培育一些诸如狂犬病、破伤风、嗜肉菌等杀伤性强的病毒、细菌之类的东西,杀人于无形。堪称古代版的生化武器,”

    慕敏说“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以前我陪社会调查部的元老去黎苗地区做原野调查的时候倒是也听说过有的村寨养蛊盛行,有什么五毒蛊、之类,当时觉得挺稀罕的原来小说里写得真有这么回事!”

    崔汉唐说“小说里写得也不是空穴来风啊。虽然五毒蛊的原理未必是五种毒虫互相吞噬,但是西南地区放蛊盛行,必然是有一定的真实效用的,很可能是使用了某种毒药之类。”

    “现在你具体说说这小鬼吧”慕敏是最关心案情的。

    “这第二种嘛……应该是一种小型猿猴类动物。体型非常小……”

    这下换成林佰光摇头了“猴子再小能小到哪里去?在屋面上跑来跑去,从里到外这么多的岗哨,都眼瞎了不成?”

    “我倒是听说有指猴这种级小猴子,但是它是亚马逊的丛林生物,要弄到中国来有点难度啊。”刘三对动物界多少有点了解。

    “小型的猴子又不是只有亚马逊才有。我就不扯马达加斯加的趾猴了就说福建武夷山就产有墨猴,这东西可以住在笔筒里,你觉得哨兵能看到它不?这种猴子的脚掌就很象小孩的手。术士养这种猴子,用特殊的方法让它的牙齿和爪子上含有多种各类致病的细菌或者毒液,被它抓伤或者咬到后不仅会中毒,还会生细菌感染,最起码也给弄个败血症,跟科莫多龙类似不过嘛对方没有想到刘市长的房间有玻璃。”

    崔汉唐呵呵笑了几声才又说道“这猴子体型又小,平时用爪子抓破窗户纸潜入屋内杀人于睡梦之中,可是你窗户上装的是玻璃,关上窗户它根本划不破,这才又逃过了一劫。”

    刘翔苦笑道“多亏我们是穿越者啊。”

    “要不说生产力的先进性不是白给的呢。”崔汉唐笑道,“至于这第三步嘛,就是利用冒家客栈那些恐怖的场景释放出想要咒杀你的信号。虽然冒家客栈的破获有偶然性。但是我毫不怀疑即使没有那两个误打误撞的警察,客栈的秘密还是会被现的。只不过那时候已经是人去楼空了而已。我想这几天街面上就应该有人在传扬妖人在客栈搞得那套玩意是在秘密作法咒杀刘市长了?这就是你中的心降了。至于刘市长为何这么容易中招?甲亢引起的精神衰弱是一个问题,还有另外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