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九十三节 内鬼和外鬼

《临高启明》 第一百九十三节 内鬼和外鬼

    青云大喜,正要提起兜把猴子给抓出来,忽然猴子出声凄厉的尖叫,仿佛鬼哭般,在这寂静的夜晚令人顿时毛骨悚然。 ┡⒈Z青云被吓得哆嗦,子都掉了地,幸而这为兜眼极密,猴子入之后已被缠绕住,仓促之间挣脱不开。急得在里面连连尖叫。

    青云正要下手去捉,崔汉唐喝止道“当心它的爪子,戴手套!”说着将子的杆转了几下,让兜缠得更紧。

    青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将挂在腰间的鹿皮手套戴上,这才小心翼翼的探手进去,将猴子揪住抓了出来。

    这边小倩已经准备好个竹笼子,将猴子装了进去。

    这会原已回房的刘翔和就在市政府工作的林佰光闻听“罪犯落”都过来了。

    崔汉唐洋洋得意的指着竹笼里的动物,道“你们看,这就是‘尸婴’了。”

    在值班室的灯光下,这只猴子反刚才的竭力想挣脱兜的活跃劲,躲在角落里动不动。刘翔眼望去,嘀咕道“这哪是猴子,分明是只老鼠!”

    乍看,这东西的确很象只大老鼠身体细长,有个相对于身体硕大的脑袋。体长不过三十多厘米,还有根长而蓬松的尾巴,形似扫帚。深褐色的毛又粗又长,只是脸和腹部的毛基白是色,颈部的毛很长还有白尖。

    灯光照到它的面部,刘翔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玩意可真够丑的!灰色的面孔上有对很大的黄色眼睛,还长着对非常大的膜质耳朵。在夜色下异常的诡异。

    崔汉唐示意将灯光转开,只见猴子黄色的眼珠在黑暗出神秘的幽光,看上去就令人不寒而栗。

    “这是什么鬼猴子?”林佰光问道。

    “实话说,我也没想到会抓到这个。”崔汉唐略略有些兴奋,“这东西真稀罕!还是进口货!”

    被抓到的是只原产马达加斯加的趾猴。这东西体型似大老鼠,跳跃的姿势象袋鼠,取食方式又极特殊,曾被列为松鼠或跳鼠类,甚至另立目。因为多在夜间活动,嗅觉和听觉非常灵敏。

    “……这东西稀罕,真得很稀罕。”崔汉唐连说了几遍,“我原以为是墨猴之类。没想到是这么个稀罕货!它的叫声你们都听到了,说鬼哭都行,长相又实在可怕,走路是跳跳――简直是僵尸附体啊。据说马达加斯加当地人对这种猴子非常忌讳,认为被它跳上身子就会死亡,因此是见到就杀,还要把尸体钉在木桩上,以此把厄运赶走。”

    林佰光制止了他滔滔不绝的自然科学课程“这么稀罕的品种,能驯养?”

    “能!”崔汉唐点头,“趾猴对人类有很大的好奇心,经常会主动接触人类。否则怎么会有猴子跳上身子会有厄运之类的传说?而被猴子跳上身子就会死,很可能这种猴子带有某种致命的病毒或者细菌……”

    他这说,林佰光和刘翔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哎哎,这只是我的脑洞,真要接触了就会死,它的主人不早就死了。”崔汉唐说着拿起带套子的小棍子,从竹笼缝隙里伸进去,稍晃动套住了猴子的上肢,不顾它的嘶吼跳动,硬是给扯了出来。

    “你们看它的前肢――其实后肢也是――除了大拇指是扁甲外,其他各指都是尖爪。”崔汉唐说着小心的指着,“它的指特别灵活,能够将树皮里的虫子抠出来……”忽然他不说话了,叫道,“小倩!把百宝囊里的镊子拿来!再取几个瓷盘子来!”

    崔汉唐拿过钳子,关照青云拉住猴子的上肢,自己小心翼翼的用镊子在猴子的指爪尖上拨弄了番,轻轻拔,将物件放在个白磁盘。

    “不要动,这东西有毒。”崔汉唐正色道。

    几个人凝神看去,盘子里的是个乌黑的指环般的东西,类似于贵妇人们戴得指甲套,只不过尺寸小得多,做工极其精巧。

    那猴子被拔掉了指环,在笼又跳又叫。看样子很是愤怒。

    “应该是用所谓的百炼钢之类的上好钢料打造的。”崔汉堂用镊子钳起,在灯光下仔细的看着,“这手工,啧啧!”

    “在我后窗上划玻璃的就是这个东西?”刘翔问道。

    “没错。”崔汉唐点头,“这种猴子在森林里取食的时候,喜欢用指敲打树皮来判断有无空洞,再划开挖取里面的虫子――这种习性正好被人利用来训练杀人的技巧。你看这玩意多锋利,般的糊窗户的纸、纱、布之类怎么抵挡的住!而且这指甲套乌黑,还刻了许多细纹,很可能是用用什么毒药毒液炼制过。划破点皮肤就够让人命呜呼了!”崔汉唐指着猴子的左上肢,“我估计另只指上也有。”

    刘翔听到这里,不由得出了声冷汗。再看着笼子里又跳又叫的猴子,只觉得暗暗庆幸!若非有玻璃窗护体,自己此刻大约已经进了翠岗。

    林佰光问道“不过它到底是怎么找到刘翔住得的房子呢?你说得气味引导……”

    “当然是有内鬼引路了。”外面传来了午木的声音,崔汉唐听他语气从容,略带自得,知道他多半也得了手。

    只见午木穿着政治保卫局的黑色制服,昂然而入,身后两名政治保卫工作人员提着箱子和公包,气派十足。

    “内奸抓到了。”林佰光问道。

    午木轻轻点头,其实这个内奸是谁,今天白天他就已经知道了。但是他直留到崔汉唐“抓鬼”成功之后才下令实施秘密抓捕。犯人的背景深厚,要办成“铁案”必须有过硬的证据才行。

    刘翔的面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他有点神经质的开始四面张望。

    院子里,除了他们几个元老,便是崔汉唐的徒弟和护卫总局、政保总局等与案件有关的工作人员了。原本经常在这里出入的“刘办”和总务科的工作人员个都不在。

    午木示意了下,两名政治保卫局工作人员立刻将手的箱子打开,取出几个物件来。其个在场的人都很熟悉,正是总务科配的驱蛇虫的熏炉。

    “这个熏炉大家都很熟悉,”午木说着打开熏炉,拿起双火筷子,从里面夹出块没烧完的药锭,“这是刘大夫配得蛇虫的药――是陈李济做得。案之后我请他再三核对过,药锭没有问题。问题出在这里……”午木拿起把勺子,从灰烬里舀出少许粉末,放在桌面上的瓷盘里。

    “这灰烬看似都是样,其实里面混合了少量其他香料。”午木说着拿起药锭放在盘子里,用火柴点燃。

    烟雾缓缓升起,笼子里原本缩在角的猴子突然变得十分兴奋,在笼来回跳动攀爬,吱吱乱叫。

    “可是这熏炉不都是随机使用的吗?”刘翔急匆匆的说道。

    “熏炉的确是随机使用的。不过有人可以在把熏炉放下之后再放入香料。”午木说道,“香料的数量很少,大约对方是计算好得,基本上可以和药锭起燃烧干净,不留下痕迹。最关键的是,此人不但可以在熏炉里‘加料’,还能清掉炉灰,甚至直接将熏炉调包,所以我们那天研究的放在屋后的,本身可能就是只没有问题的熏炉……”

    “不,不,不,你们这样推测简直是在拍推理剧!点严谨性也没有!”刘翔的情绪有点失控,“我要和慕敏谈谈!她是专业的!”

    午木说“慕局长这会应该正在审讯嫌疑犯――要不是当场人赃并获,我们还真没想到……”

    “什么?!”刘翔这下跳了起来,“为什么不通知我就直接抓人?!”

    午木没有接他的茬,继续说道“猴子应该就是顺着这个气味的信标摸到刘市长住得地方的。至于具体他住哪个房间。他卧室里宣德炉里燃得安神香则是另个信标……”他看着崔汉唐,“道长你的推测全啊。”

    崔汉唐谦虚道“哪里,哪里,还政保的同志干得好啊。”

    刘翔猛得冲到午木面前,大声道“你把郭熙儿带到哪里去了?!”

    午木淡淡道“她正在前面接受组织问话――你放心内奸不是她,不过她也不干净。”

    听说内奸不是郭熙儿,刘翔的脸色顿时由白转红,明显的舒了口气。不过听到后半句眉头又皱了起来,他这会有些意识到自己刚才过于失态,咳嗽了声问道“怎么个不干净法,她个小孩子,能有什么问题?”

    “具体情况还在讯问过程,”午木面无表情的说道,“不过可以肯定的点是,郭熙儿是你身边的小喇叭,很多你身边的具体情况都是她泄露出去的。至于她还有没有其他问题,我们正在调查,所以这几天她不能在你身边服务了――具体什么结论要等调查结束之后才会有。就我个人的看法郭熙儿不适合在元老身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