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九十五节 下落

《临高启明》 第一百九十五节 下落

    “执政大臣亦可世袭,曹丕若不篡汉,曹家代代相传亦无不可 ”道人道,“所以就有这第二种传言宋帝只是个汉献帝般的人物,澳洲直由丞相的子孙以相的名义,代行帝权听说,髡贼的头领,名唤得四的,就是信公的后代”

    胡管家寻思着,“可是您老也说过,这事不靠谱……”

    有关德嗣是天祥后人的说法好几年前就有了眼前这位道人当时就受自家主人的委托,秘密前往与天祥有关的各处坟地踏勘家的风水有无变化

    天祥在北京就义后,遗体葬在北京小南门外五里道旁另外同乡张千载将天祥的指、安葬于家乡江西富田家村,氏后人繁衍生息于此

    不但这两处墓地道人都去踏勘过,他还不远万里到过广东,四会县的天祥母亲之墓――母自广东启程赴北京希望能见公最后面,途收到公就义的消息,病逝于四会;广东连平县的“二女墓”――据说其两个女儿在投奔他的途病逝于此――也去看过,都没有现什么异象

    “再者,这相的后人都是明白载于史册的,”道人道,“他共就两个儿子佛生和道生,都是病死军,虽有个女儿柳娘存活到他尽忠之时,毕竟也算不上家的嗣脉……”

    说到这些问题,胡管家自然只有聆听的份了

    “……相被送到大都之后,他的二弟天璧和妹妹懿孙来见哥最后面,对信公身后事有所安排当时便计议将天璧的儿子过继于信公这在信公写给弟兄弟信说过‘升子嗣续,吾死奚憾……’足见当时丞相自己及氏家人都认为他的儿子皆亡,只能过继兄弟的儿子来继承脉香火了如何谈得上有儿子逃亡出海,另立大宋呢?”

    “所以道长的意思是……”

    “我看这最后个传言最有可能髡贼根本不是什么宋人之后,不过逃亡海外的莠民,不知从哪里得了些异术,沐猴而冠,在外建国如今见原多事,便伪托大宋名义,用以蛊惑人心,图谋天下罢了!”道人拳头砸在桌面上,油灯跟着跳动着,“我看了贵主人搜集的髡贼书无数,行用句从不避历朝宋帝名讳,不少书干脆直书‘赵构’、‘赵匡胤’,‘北宋’、‘南宋’……如此种种,若真是奉大宋为正朔,岂能如此悖礼妄为?”

    “这么说……”胡管家捏着胡须琢磨,“我们得查查这个得四到底是何方人士,祖坟在哪?”

    “正是这正是贫道想禀报贵主人的”

    “那……“胡管家低头在屋子里踱步,“前面我们算白忙活了?”

    道人重新拿起了罗盘,仔细辨认,许久,方说,“也许吧,不过贫道觉得,先前的卜卦施法也不算白费,至少,他赵家的气运并没有兴起,这是可以肯定的了”

    李子玉这几天浑浑噩噩的,犹如在梦在寻找明女的过程不经意间破获了冒家客栈的大案子,从上到下都说他运气爆棚,祖坟冒青烟了虽然他没有被调入专案组,但是人人都知道李子玉升职换岗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

    虽说没有调入专案组,冒家客栈大案引的巨大波澜还是把他牵了进去广州市局的警务系统几乎全部围绕这案件运转起来李子玉连着好些天都忙得昏天黑地,根本顾不上明女的案子,高重九被调到专案组去了,干脆没了踪影――其实便是知道他在哪里眼下也不便去打搅

    然而曾卷那边也不能不有所交待李子玉刚干上治安工作,资历浅,经验少,不像留用的老公人那样有自己的“耳目”可用,只好借着工作之余,在各处茶居打听情况,

    他现在有“虎皮”在身,又跟着高重九办案“亮过相”,因而各处都很敷衍他然而直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有时候得到消息赶去,却又是不相干的人

    这么折腾了十来天,眼瞅着点消息也没有,李子玉想着是不是干脆用点手段,找个借口把曾卷的前姐夫夫妻扣个“嫌疑犯”的帽子,抓到局子里好好“招待”番,他们自然就将明女的下落给招出来了

    这么干却是有很大的风险,李子玉毕竟是新人,对澳洲人的“无所不知”又颇为畏惧,犹豫了几天也没敢下手

    这天李子玉正在写报告,却见高重九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阿玉,别写了!”高重九也不客套,低声说道,“明女有消息了!”

    李子玉猛得站了起来“在哪里?还在广州吗?”他不得不急,要是将明女被卖到外地去,哪怕只是到东莞这样的地方,宗族豪强势力根深蒂固,高重九也无能为力

    高重九却不说话,示意他到僻静处说话

    李子玉时懵懂,然想到冒家客栈案里有大量的儿童尸骨被现,莫不成找到了明女的遗骸?想到这里他的脚都软了,脸色大变

    “这个你可以放心,人还在!”高重九见他面色忽然白,知道他的想法赶紧先给他吃了颗定心丸,“你且随我来”

    俩人来到办公室外的院子里的僻静角落,高重九这才开始说正事

    这些天他都在专案组办差,自然没有精力再为李子玉的事情去奔走了不过冒家客栈案里牵扯到大量的人口失踪案件,他可以名正言顺的调动警力去调查广州城内的各种人口失踪和买卖案件,而且有“特大凶杀案”这顶大帽子在手,任何人在为别人保守秘密之前都要好好掂量份因而很快就得到了靠谱的消息

    “人还在广州城里,”高重九道,“我查到个私牙,十多天前他曾经经手卖过个女孩子,体貌特征和明女很相似!我问过他,他说这个女孩子是从小南门关厢的户黄姓人家卖出来得!”

    “黄姓?这不对啊,曾卷的姐夫姓曹……”

    “他现在娶的老婆姓黄”高重九提醒他道

    这下李子玉想了起来,他们去曾卷姐夫的茶居的时候,这女人叫做“曹黄氏!”而且高重九也说过,她的娘家在“小南门关厢”

    “这么说……”

    “没错”高重九轻轻点头,“明女是被曹黄氏带到娘家卖掉的”

    “这个歹毒的妇人!”李子玉咬牙切齿的猛拍了下墙壁,他赶紧又道,“多谢九爷了!不知现在明女的下落何处?”

    “据人牙说,这曹黄氏原说要找个大户人家卖去当丫鬟,听说又要保,得钱还少,便说还是卖给妓院当琵琶仔如今就在访春院”

    既有确切消息,李子玉喜出望外,忙不迭的称谢高重九低声道“你我是自己人,我也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不必客气,只是此事我无法出面,只能你自己去办――你且记得,这事虽是‘私’,办起来却亦得在‘公’字上站得住脚”

    李子玉用力点头,感激道“多谢九爷提点!”

    送走了高重九,李子玉回到办公桌前,怎么“化私为公”他心里已经有了底,治安科眼下的主要工作之就是“风化业整顿”对妓院进行巡视检查,看看妓院是否按照管理条例执行落实情况是治安科的日常工作,重点就是查问有无“收买、逼迫妇女从妓”的行为

    虽然管理条例的第条就是禁止收买女子为妓,从业人员必须遵循“自愿”原则,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些胆大的人在白花花银子的引诱下依然铤而走险,有市场就有人倒腾,有人通过“私牙”依旧在做这样的买卖,几天前就有两家行院私买妇女被人举所以以“加强巡察”为借口去访春院是名正言顺的事情

    李子玉先去办了相关手续,带着本组的惟组员赵贵出了因为最近生了特大案件与人口贩卖有关系,所以去可能与人口贩卖有关的场合进行调查巡逻的,都要另外配备国民军人员所以同行的还有几个国民军士兵

    进了乐坊街,李子玉熟门熟路,直奔管仲庙这样的日常巡察工作照规矩是要叫本甲组头陪同的,方庙祝正在竹榻上喝茶歇息,见警察来了,忙不迭起身相迎

    李子玉也不废话,道“日常巡检,随机抽几家行院检查下条例的落实情况”

    方老头子苦着脸道“差爷!不是前天前才查过吗?您老这么三天检,五天查的,大伙还怎么做买卖……你老就不能体恤大伙点……”

    李子玉在治安科混了段日子,如今也随时拉得下脸来了,当下扳着脸道“我倒是想体恤你们,谁叫你们前几天又有院子私买女子了?自己放明白点,老老实实的照着条例做生意,自然太太平平的省得拉去扒裤子挨鞭子还得倒给银子这叫什么?叫犯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