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第一百九十七节 画舫

《临高启明》 第一百九十七节 画舫

    李子玉其实对这群粉黛并不关心,只将目光投向了“琵琶仔”   访春院是个大行院,常年蓄养的“琵琶仔”有六七个之多,大得有十一二岁,小的还在总角之间大得已经习得一身的风流妩媚之态,小的却还懵懂之间

    然而内并无明女的身影李子玉有些着急,高重九的消息一般是很可靠,如果说明女不在这里,说明韩乔姐一定是把她藏了起来

    “玉爷,这是全院的花名册,请您老过目”黄相已经端着一叠账册过来了按照新得管理条例的执行细则,各家妓院都要“台账健全”,以备治安科随时查验

    太复杂全面的台账,对行院来说也的确有点为难,所以目前只推行两种,一种是花名册,行院里的从业人员,上到老鸨,下到扫地打水的粗使妈姐,有一个算一个,都要登记造册另一种便是按照客栈惯例,推行访客登记,只要在妓院过夜的,都要做登记

    李子玉翻开花名册,慢慢的从第一页翻起,其实他并不细看,直到翻到登记“琵琶仔”的那一页上才仔细看去上面一共登记了七个名字,即有入院之后的“花名”,后面还有本名――这都是条例规定的访春院做得还算挺规范

    可是这七个名字里不论花名本名都没有明女的名字,他想到既然曹黄氏是在娘家把她给卖了的,很可能会冒姓黄,然而这几个女孩子里没有一个姓黄他又仔细看了一遍琵琶仔们,人数也对七个

    李子玉放下花名册,问道“院人都到了?!”

    韩乔姐忙道“都到了!都到了!”黄相使了个眼色,韩乔姐赶紧又道“有位月婉姑娘,原是我们行院的,不过她已被梁家大公子梳拢了去,如今算是梁公子的外室,虽还住在院里,却是不接客,亦不归院里管……”

    “这个我知道”李子玉点头上次他跟随练霓裳来“调查”的时候就知道了这种情况在行院里很常见,“我是说,还有没有不在册上的人了?”

    韩乔姐心里一惊,心想莫非这个警察知道了什么风声?她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方老头,满面堆笑道“哪里,哪里,奴婢怎么敢坏了您的规矩!确实都在册子上了,要说有,也就是月婉姑娘院里几个丫鬟妈姐――可她们都是梁府上的人,和奴婢这里不相干呀”

    她的这个微小举动让李子玉看在眼里,知道里面必有蹊跷,心里顿时有了底当下合上本子,和颜悦色道“韩大娘你说得话我信得过!这名也不用点了不过如今条例上有放火防盗的治安规定,不知道你们都落实了没有?”

    韩乔姐赶紧道“玉爷,这些事既是您老吩咐下来的,咱们怎么敢不落实?上次关照预备的水桶、防火的沙子什么的,都预备好了你要不信呀,奴婢这就带您过去瞧瞧”

    李子玉哈哈一笑“好,好,我也有心要去检查一番既然如此,就请你派个人带路,我要在行院里检查一下”他不等韩乔姐开口,又道,“至于诸位就先请大家在这里稍候片刻了,等我检查完了还要宣讲条例不可散开”他对阿贵道“你带着弟兄们在这里维持秩序,莫要惊扰了大家也莫要走散了,我一会就回来”

    赵贵赶紧应道“是!”

    不让众人散开,行院里无人走动,他要找起人来便简单了许多,也省得他们寻机将人转移

    韩乔姐又是一惊,这李子玉来得果然蹊跷!警察临检,她是没权利回绝的,何况李子玉临检的理由不但光明正大,自己刚才还亲自邀请他“不信去瞧瞧”!这原是一句嘴上打滚的话,没想到居然给他立刻接了过去

    十岁老娘倒绷孩儿,着了你这个孺口小儿的道!韩乔姐心暗骂面上却依旧满脸笑容,道“好好好,容奴婢在前引路……”

    “这怎么可以,”李子玉微微一笑,“大娘您是这一院之主,不敢劳烦我看就这位姚嫂子带路吧”

    韩乔姐还要再说话,见他的面色毫无商量余地,只好道“是,是”转头对姚嫂道“姚嫂子,你去给玉爷带路,要伺候好了!”说罢使了个眼色

    虽说有些担心,不过韩乔姐也不是完全心里没底因为最近警察时常来乐坊街随机检查、宣讲,所以她也预做了些准备工作

    姚嫂赶紧福了一福道“奴婢知道!”

    李子玉点了几个精干的国民军士兵跟着他一起进去,一进一进的院子察看

    这访春院子面积甚大,重重建筑回廊院落兜转曲折,绣闼雕甍,不但让出身贫寒的国民军士兵啧啧称奇,即使有点见识的李子玉也觉得大开眼界

    因为人员已经在前院被集起来,各院都是静悄悄的,空无一人姚嫂子带着李子玉一行人,按照李子玉的要求,一个个的院落走过来眼瞅着已经到了后院,依旧没有明女的踪影,他不由得有些焦急

    他原怀疑明女被藏在哪一间屋子里,然而一路上他要进哪个院子就进哪个院子,要进房姚嫂子也不拦着,摆明了理直气壮没有人的意思他心想莫非高重九的消息是错的?然而他想起刚才和韩乔姐说话提到有无不在册的人,韩乔姐对方老头的询问的眼色――这里面必然有猫腻

    人,一定还在院里,多半是藏在什么地方李子玉暗想,看着姚嫂胸有成竹的模样,他想,今天非得把你这个窑子翻个底朝天不可!

    从后院出来,姚嫂子显然是松了口气,道“玉爷!这访春院上上下下的屋子,可都给你瞧到了您老还有什么吩咐?”

    她看得出李子玉心焦灼,然而还是做出若无其事的表情,心暗暗得意任你有官身,还不一样喝老娘的洗脚水!这才当了几天差!

    李子玉站住脚步,平稳了下呼吸,想到在万寿宫培训的时候,老师说过,要从细微寻找线索那么刚才自己走过的地方有什么被忽略的么?

    他这样想着,忽然看到后院的墙上有个小门,用手一指道“这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也不是,外面是河埠头”姚嫂子陪笑道,“出去就是驳岸”

    “打开!”

    “这个,”姚嫂子没料到他要开这道门,不由得一愣,嚅嚅道,“玉爷,这门外就是江边,跨过去便是院外了……”

    “我叫你打开就打开”李子玉冷着脸,“你说是驳岸就是驳岸了?”

    姚嫂这下抓瞎了,她迟疑道“这个,奴婢没这后门上的钥匙……”

    李子玉看她脸色彷徨,知道这门后必有蹊跷,忽然喊了一声“来人!”

    身后几个士兵应声踏上几步李子玉道“给我把门砸开!”

    士兵们立刻应了,举起步枪就要砸这下姚嫂慌了,赶紧道“莫砸,莫砸,奴婢这就去取钥匙”

    “你跟着她去”李子玉关照一个士兵

    姚嫂无奈,只得取了钥匙,将门打开

    门外,果然就是白鹅潭石头的驳岸上修有台阶台阶下,正系着一条画舫

    李子玉眼睛一亮,问道“这是你家的画舫吧?”

    乐坊街上的各家行院,多有自己的画舫,用来做水上冶游之用平日里多系泊在后门的河埠头上

    这艘画舫上悬的是“傍寒”牌匾,正是访春院是画舫――李子玉来访春院检查之前,已经学着高重九等人的做法,事先做了一番功课,对访春院的情况大致了解了些

    姚嫂的脸色大变,强作镇定道“这画舫不是奴婢院的,大约是谁家一时找不到靠泊的地方,借了这里停泊……这也是常有的事情……”

    李子玉“呵呵”了两声,心里顿时有了底

    何晓月此刻正被关在画舫的舱房里,这些天妓院里的手段让她饱受折磨,早已将誓死守贞的念头抛开,有了委曲求全的念头姚嫂见火候差不多,改用怀柔手段,让人把锁住她的手铐脚镣解开,又给她取了几帖棒疮药敷上厨房每日送来得饭菜亦是有荤有素的精致小菜,昨晚上的饭菜,居然还有一小瓶苏州花露酒――她已经多年不闻酒味了

    这样的糖衣炮弹攻打之下,何晓月意志渐渐消磨,心理防线也渐渐崩塌姚嫂时不时来再来劝说几句,已然是放弃抵抗了,前几日慕云过来教她弹琵琶,何晓月如何不知这是为卖笑作得预备,却也不敢不想再说个“不”字,半推半就的学了起来

    虽说是已经人了命,然而想到自己下半生就要沦为倚门卖笑的娼妓,何晓月在夜深人静之时也会不由自主的感到绝望,默默的以泪洗面,甚至起了一死了之的念头

    然而自古艰难唯一死,何晓月虽然屡屡想到要“死”,最终还是下不了这样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