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二百零一节 波谲云诡

《临高启明》 二百零一节 波谲云诡

    练霓裳冷笑道“这不是访春院的地?地契可还在市政府里存着呢。”

    “地契是谁家的,奴婢不知道也管不着,但是这院子如今是梁府的外宅。没有我家老爷、公子的吩咐,谁都不许进。若要进来查案,请你们老爷派人到本府上取张帖子来。奴婢自当扫阶以待,”丫鬟道,“现在么,还是请回吧。恕不远送。”她说着高声道“送――客――”

    这丫鬟傲睨自若,完全没把练霓裳一干人放在眼中。李子玉多少有点知道练霓裳的脾气――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而且对明国的一切都极为仇视,尤其是官吏缙绅,简直是视若寇仇。不由得暗暗担心会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

    她要真拔枪把这丫头给毙了怎么办?李子玉暗暗忧虑,别说这是个“有脸”的大丫头,就是普通一个仆役,被人打死了梁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果然,练霓裳只简短的下了一道命令“下士,上刺刀!”

    一声令下,国民军士兵齐齐拔出刺刀,瞬间插上步枪,一排雪亮的刺刀瞬间在院中闪耀。两个原本迎上来准备“送客”的家丁不由得都缩了一下,露出了胆怯之色。

    正在这关头,只听忽然有人高叫“且慢!”

    声音即高且尖,院中诸人不由自主的都顿住了。

    随着声音,只见一个女子从正房快步而下,几乎一路小跑的疾走过来,直到练霓裳面前,噗通一声跪下,先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道“奴婢月婉,给这位差官请安。”

    这一下波谲云诡,不但练霓裳等人怔住了,连着院中的奴仆也都愣了。

    李子玉定睛看去,见这女子十八九岁年纪,姿容昳丽,一双秒目微濡。着一身深蓝色织锦孺裙,裙裾上点点梅花。外罩水红色褙子,乌黑的秀发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简洁之余又不失清新优雅。

    这就是梁公子梳拢的“外室”了。李子玉心想,这样的女子,虽说是个老举,可是自己过去别说一亲芳泽,就是连看一眼都难如登天。

    他原以为这必是个娇纵艳丽的女子,没想到居然肯如此的低三下四。

    练霓裳也怔住了,半响才道“你就是月婉?”

    “是,奴婢就是。”月婉低着头回道,“才时奴婢在后面歇午,不知差官到来,下人们愚鲁,多有得罪,请差官莫要计较。奴婢在这里赔罪。”说着又磕了一个头,又道,“冒犯差官,总是奴婢管教无方。差官若有什么责罚,奴婢不敢有怨。”

    李子玉做梦也没想到情势居然转变的如此之快。月婉如此做低伏小,顿时把练霓裳原本要强制搜检的气势给挫了下去,一时间竟想不出什么话语来应对。

    月婉见状又道“几位差官请先到前厅,待奴婢奉茶。有什么差遣,尽量吩咐,奴婢一定照办,决不违拗。”

    练霓裳道“你且起来说话!”待她起身,这才说道,“茶就不必喝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刚才也讲过了,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月婉连说了几个“是”。练霓裳便问起明女的下落。

    “这个女孩子确在奴婢院中,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叫明女……”月婉道,“若是差官找得是她,奴婢这就叫人带她出来,交给差官。”

    李子玉原以为她要百般推诿,死不承认,没想到她立刻就承认了。练霓裳大约也有些意外,问道“既如此,为何你的婢女不认?”

    月婉低声道“总是奴婢管教无方。您老明鉴,她是梁府上的红人,平日里多少有些娇纵。”说罢她转身道“随雲!”

    那大丫鬟原叉着腰,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听到月婉叫她,立刻回道“奴婢在。”

    “跪下!”月婉一声喝斥,随雲浑身一颤,一双妙目已然红了,却不敢违拗,噗通一声跪下了。

    “差官办案,你一不来回我,二不与差官相商。无礼狂悖之极!你平日里读得书都到哪里去了?!”

    随雲虽然满脸的不服气,却一句话也不敢回嘴,月婉训斥一句,她便在地上磕一个头,说声“奴婢该死”。眼泪却止不住的淌下来。

    李子玉知道这婢女平日里多半心高气傲,被月婉如此折辱,羞愤可想而知。不由得心中隐约有些同情。

    月婉训斥了几句,道“梁全,梁顺,取家法来,打她四十板!”

    家仆们赶紧应了,立刻跑着取了家法来,将随雲拖翻在地,噼噼啪啪的打将起来。

    “总是奴婢的不是。”月婉低声下气道,“若这里还有人有什么不是,差官要带回去审问的,奴婢亦无二话。总之全由差官发落便是。”

    练霓裳这下如同拳中棉胎,一点力都着不到。正想说什么,忽然后面有仆妇带着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李子玉一眼便认出这是失踪了十几天的明女!

    只见她衣着整齐,脸色也还算好。大约吃穿上没受多少委屈,只是一张小脸满是惊惧胆怯之色,想得出这些天她受得苦楚。

    若不是有高重九、练霓裳,还有澳洲人,明女便是永堕风尘,万劫不复了!再想到自己这些天来来回奔走,到处追寻明女的踪迹却又屡屡扑空……种种甜酸苦辣,顿时涌上心头,不由自主的走上几步,叫了声“明女!”将怯生生的明女一把搂入怀中,眼泪竟止不住的掉下来。

    明女原受了不少惊吓,有些木讷,李子玉是这些天来她看到的第一个熟人――舅舅的好友。她原是被打怕了“不许哭”的,如今被李子玉拥在怀中,多少天的委屈害怕顿时爆发出来,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边哭边道

    “玉舅,玉舅,你怎么才来啊……”

    李子玉原打得主意是装作和明女不认识,以免露出“假公济私”的尾巴,此时却再也无法隐藏心中的情感。生怕有人要夺走她一般的紧紧的搂住明女道“玉舅来救你来了!你莫怕!玉舅这就带你回家!”声音也哽咽起来。

    在场的诸人无不动容,几个警察心中都明白了几分,一个个唏嘘不已。练霓裳虽面无表情,眼圈却也红了。道“莫要哭了,人找到了就好。先带回去录个口供……”

    月婉在旁紧咬嘴唇,心里已经完全明白了怎么一回事。韩大娘是犯了忌,买了不该买的人!这下不仅毁了访春院,连带着梁公子这边也会受牵连。不由颤声道“总是韩大娘是有眼无珠!奴婢亦是一时糊涂,缺一个小婢女,见她聪明伶俐,便要了过来,不知犯了老爷的虎威,罪该万死……”说着又跪下了。

    练霓裳道“你起来!”她心里还有个疑问,问道“即是要个小丫头服侍,为何要选生辰八字和属相?”

    “多谢差官大人大量。”月婉起身,赔笑道,“这也是有个缘故的,奴婢身子一直不好,前不久请个相面的看了看,说奴婢八字有问题,身边服侍的人都要配着八字和属相,免得冲克了。”

    这话倒也合情合理,练霓裳点点头,她又问了几句院中的情况,月婉回答都很明白,没有含糊其辞的地方。正说着话,家丁过来回报“四十板已经打完,请姑娘发落。”

    李子玉转眼望到院中,只见刚才还颐指气使的随雲卧在春凳上,发髻散乱,满脸是汗,疼的浑身颤抖。

    月婉原满脸堆笑,此刻面色一变,冷声道“再打二十。”

    家丁一愣,却也不敢不从,只好退下去继续行杖。院中噼啪起落的板声和随雲渐渐低落下去的呻吟呼痛之声交织在一起,裙子上渐渐渗出血迹来,在场诸人面露不忍之色。

    家主责罚奴婢,只要不死人不算犯法。再者这是梁家的家务事和案情无关,练霓裳自然也不便干涉。至于梁家的仆婢,那是更不敢多话了。

    赵贵这会却忽然插话了,他走上一步,对着月婉道“月……姑娘,不要再打了……要死人的……”

    月婉原见他虽也穿着澳洲人衙役的公服,可是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土气木呐,原没把他放在心上,没料想他会突然插话求情。迟疑了一下道“这位差爷宅心仁厚!您老放心,这是小板,奴婢打小挨惯的――打不死人的!如今多教导她几板子亦是为她好!”

    她看到练霓裳脸上的表情很不好,忙又道“既然这位差爷说话了,且饶她这遭!”说着转头朝着院中喝了一声“停吧。”

    “原是决不轻饶的,如今有这位差爷给你求情,”月婉正色道,“还不上来谢过!”

    随雲已经迈不开步子,两个仆妇左右搀扶着,勉强来到台阶前,在赵贵面前跪下,喘息道“谢差爷恩典……”说着便要磕头。

    赵贵双手乱摇“使不得,使不得。莫磕头了。”

    月婉道“今日有这位差爷为你求情,就这么饶过了日后若是再有这样自作主张擅作威福的事情,定要打断你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