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二百零五节 新机会

《临高启明》 二百零五节 新机会

    “华夏时事版块,第一则――”

    小茶居里,曾卷拿着报纸,正在读报。身边几十个茶客,一个个都凝神倾听。

    这在茶居读报的活是张毓介绍給他的,自从张毓家得了贷款扩大经营规模之后,他的读报赚外快的生涯没时间继续下去了,再者这几个小钱他也看不上眼了。便推荐了曾卷去――读报不仅要识字,更要理解报纸上数不清的“新话词汇”,一般的读书人只能读,对其中的意义茫然无知,所以这活还得“通髡务”的人才做得下来。

    要在过去,念得不过是澳洲人刊物上的话本小说,传奇志异之类,不过自从澳洲人占了广州之后,愈来愈多得人对这个新鲜出炉的“大宋”有了浓厚的兴趣,也对澳洲人的种种施政有了关注――毕竟他们在城里的种种作为都是和广大市民的生活息息相关。

    曾卷这样的人便很是吃香了,不仅一般的小市民对他另眼相看,连带着附近一些大户瞧见了他也都很是客气,有的还拿着报纸和抄来的公告请他去解说上面文章的内容。

    “年初参与攻破凤阳、挖掘明国皇室祖坟、焚烧朱元璋曾经出家的皇觉寺的流寇头目李自成所部,已确信于本月攻入关中平原,明国都督洪承畴与该部多次交战皆未能取得决定性胜利。本报观察员认为李自成部应会向咸阳方向运动,并试图围攻咸阳城……”

    “因部分流匪向京杭大运河区域运动,明国朝廷以担心运河漕运被流匪破坏,已正式下文命令今年江浙地区的漕粮全部到上海县集中,然后由海运运往天津卫……”

    ……

    “国际时事版块,第一则……”

    “本月进入澳门的英国商船带来了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今年四月中旬,英国东印度公司与葡萄牙驻印度果阿总督达成协议,葡萄牙方面允诺英国商船可以自由进出,税务和物资补给上享受葡萄牙商船待遇;同时英国东印度公司承诺向葡萄牙在果阿、锡兰等印度地区殖民地销售火药等军事物资,并承运葡萄牙库存在澳门的澳宋产军火产品……本报观察员认为荷兰与葡萄牙在印度、婆罗洲、龙目群岛地区的殖民地争夺将日趋白热化,而名义上同时统治葡萄牙的西班牙王国政府似乎对此无动于衷,英国这一举动充分说明了英国并不满意荷兰在亚洲地区的行动……”

    “朝鲜李朝不顾我元老院在济州归属问题上的一再忍让,漠视济州岛自古以来便是我国领土的事实,近日再次派遣船舰和士兵侵扰我济州领土。我济州驻军予以迎头痛击,全歼来犯之地。外务省近日发出严正警告,希望李朝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马尼拉最近崛起的传奇人物范·拿诺华伯爵新近开启了一项事业,其在巴拉望岛的东南沿岸圈出了一片专属开发区。这位曾经在多个地方神奇地开掘出金矿的‘掘金者’这次能否再现奇迹呢?本报特别采访了几位在澳门休整的西班牙船长……”

    ……

    “大宋解放区时政要闻,第一则……”

    “第一艘飞剪式贸易快船的主体已在香港造船厂完工,本月下旬即可进入舾装阶段。该船将很快投入到大宋与欧洲的贸易航线上。”

    “昨天,第八届职业技能等级考试圆满结束,考试成绩将在本月下旬张榜公示。本次考试涉及的工种包括钳工、车工、电工……第九届职业技能等级考试将在今年十月份举行,据悉此次考试将首次在海南省的临高和三亚两地之外新设济州、高雄和广州三个考点,以方便当地参考人员……”

    “本月,三亚电报交换总台落成,标志着海南全省环岛电报工程的全面竣工。近期将进行电报收发测试。投入运营之后,来自天涯海角的讯息只需几分钟便可传递到临高、海口……”

    “济州岛国营马场传来喜讯,这一批次新诞生的马驹全部存活。”

    ……

    “本地要闻,第一则……”

    “刘市长今日视察旧贡院改造工地。经过过改造之后这里将作为广州市行政管理学校。担负广州和广东全省的干部的培训和进修工作……”

    “冒家客栈特大杀人案又有数名嫌犯落网,警察局表示,仍有部分嫌犯外逃中,希广大人民群众提高警惕,时刻注意身边有无可疑任务和事件发生,及时向本组牌甲或就近派出所报告,警务机关将给予提供有用消息和扭获嫌犯者一定奖励……”

    丁丁到广州之后,《羊城快报》的版面大幅度扩展了,增添了国际、国内、文化生活等多个版面,当然大多数内容还是从《临高时报》上转载的,但是本地新闻的采编也花了一定的力气。

    因为这份报纸不但牵扯到元老院在广州的各种命令和政策,在内容上亦属于丰富多彩,喜闻乐见,很能娱乐贫乏的市民生活,报纸的影响很容易便扩散开来了。

    时政版面虽然不多,上面的消息却不少,曾卷一条一条的念下去足足用去了一个小时。

    读报口干舌燥不去说他,读完了很多人还有问题要他解说。

    “阿卷,这电报是什么东西,如何能传送信件?”

    “这济州岛又在哪里?为啥朝鲜人要和我们争?”

    “公务员考试,便是澳洲人开得科举吧。”

    ……

    曾卷一条一条的都解说一番,有的他自己也不知道,只好随便瞎扯了糊弄一番。但是大家最感兴趣的,还是冒家客栈的案子。

    “冒家客栈的案子,除了缉拿逃犯之外,还有下文吗?”

    曾卷摇头道“今天没有新消息。”

    冒家客栈案自从发案之后,一直是广州市民茶余饭后的谈资,报纸上连载的案情纪要成了最近茶客们最关注的新闻。

    见众人有些失望,没有新得问题了,他才道

    “今天的内外时政版都念完了,我去休息,一个时辰,哦,两个小时后念生活版。”曾卷擦了擦额头的汗,大口喝了一碗陈李济的凉茶。也不管围着的这一圈闹哄哄的听客,径直走到后堂去了。拿起棕树叶打制的扇子好好地扇了几分钟。稍稍定神便不再多耽搁,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公共基础知识手册》开始了复习。

    “阿卷!你果然在!”

    曾卷正在摇头晃脑死记硬背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曾卷抬头一看,却是那同窗好友张毓,手中提着一个食盒。

    “阿毓你又来送茶食?太破费了!莫要再送了,你们到底也是小本经营……”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毓笑道,“一会你去阿玉那里把这个带去吧,给明女尝尝――核桃酥大约你们也吃厌了。我现在送的是个新玩意。”张毓故意话头说半截,吊着曾卷的胃口。

    曾卷却没有流露出馋相来,叹道“这次真是对亏了子玉兄了!”说罢眼圈顿时红了。前几日李子玉派人说明女已经找回来了,他一路狂奔赶到李子玉家,和明女两个抱头痛哭――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对这个外甥女竟有如此深厚的感情,澳洲人的书上说凡事都是失去了才知道最宝贵。这一刻,他对此有了刻骨铭心的感受。

    感激高兴之余,曾卷暗暗惭愧,自己也是七尺男儿,也是读过书明事理的人。事关自己的至亲骨肉,自己却完全无能为力,若不是李子玉倾尽全力,明女多半是找不回来得了。

    无论如何,一定要考上澳洲人的公务员,日后才有机会回报李子玉的恩情了。因为这几日愈发“发奋”了,连出来赚钱的时候都带着复习资料。

    “阿玉还真是有义气!”张毓道,“还有一桩喜事,我昨日收到识新的信了!”

    “哦?!”这下曾卷瞪大了眼睛――陈识新去临高的时候广州还是大明的――“他在临高怎么样了?”

    “他在信里说,他到了临高,受了洪首长的推荐,如今跟着一个西洋人学画画。不用付学费,澳洲人还发给他生活费。日子过得不错。澳洲人说了,他们很需要会画画的人,学成之后自然有饭吃,叫我们不要担心。他最近会回广州来探望父母,到时候再一聚。”

    “想不到识新也发达了。”曾卷说道,为朋友高兴之余,对自己到现在还是“碌碌无为”有了一种强烈的焦灼不安感。

    市井传言华夏兴,元老皇。澳洲人的到来带来了大把的机会,他的小伙伴们一个个都抓到了,自己却还什么都没有……

    “等他回来了,我们一定要好好聚一聚,当浮一大白!”张毓沉浸在美好未来的向往中,哼唱起最新的澳洲小调来“今天是个好日子……”

    曾卷却没他这么快活,他另有心思就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他还要抓紧背书呢。扭头又开始念一段、背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