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二百零七节 广州龙脉传说

《临高启明》 二百零七节 广州龙脉传说

    眼瞧着俩人就要为“张道长”的道行深浅问题争执起来,张毓忙道“这事,我还真多少有点知道哩。”

    这下,立刻就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

    张毓和澳洲首长有关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他这话一出口,立刻就是“权威”的身份了。

    其实洪元老根本就不在广州,更别说向张毓透露多少消息了,但是他现在已经是在宣传部门注册的“舆情员”,不但平日里要向上级部门汇报民间舆论,也要做“引导”。

    因为元老院对丁部长的宣传工作的结论是“总得方向是正确的,总的效果是好的”,所以这回他虽然到了广州亲自抓文宣,却只能管《羊城快报》和一些宣传策划上的事宜,“舆论导向”之类的较为敏感的工作全部交给了另一位元老。

    这位秦元老一到广州,就举办了第一届广州舆情网络培训班,成员全部来自和元老院有相当关联的当地土著和他们的家眷。按照秦元老的高论目前只有既得利益集团能发自内心的拥护元老院,只是为了几张流通券的都是靠不住的――不但靠不住,拿钱干活免不了敷衍了事。

    不管他的理论是否符合现实。张毓就当上了这个差事,干得还挺起劲。他倒不在乎每个月领那几张流通券,关键是这件事与他是“专业对口”,他过去读得那些“髡书”,如今算有了用武之地了。

    当然,舆情员是秘密工作,他作为一个商家少爷,也没很多时间泡在茶馆里和人吹水。不过商家平日里交游广泛,遇到合适的机会扯几句,倒比一本正经在茶馆里说话来得有效。

    冒家客栈的案子一开始,广州的元老们中有人认为应该“严格保密”,以免传出去“有骇物听”,还会造成对“新社会”的抹黑。不过多数元老还是反对“捂盖子”,事实证明这种事情不可能保密,一旦传播出去,被人添油加醋,只会越抹越黑。还是主动透消息比较好。

    因为案子牵扯到政治阴谋,且还在侦察过程中,案情透露多少合适是个重点。为此文宣部门和侦察机关进行了讨论,制定了“两个舆论方向”的材料。

    第一个,自然是报纸上的“官方消息”。内容以简要的案情介绍为主,重点突出“拍花”和“人口拐卖”的罪恶行径,同时指出其中有“巫蛊”“邪术”的迷信成分在内。但是对案情和侦破过程不作太具体的描述。

    第二个则是“小道消息”,由舆情员在各种场合发布。为了防止消息过于整齐划一,还专门编了十多种“宣传材料”,重点都是小市民感兴趣的内容,比如抓到的“尸婴”实际是一只猴子;办案现场的巫术细节和毫无效用的阵法;广州的龙脉传说;澳洲人侦查的科学性……

    虽然是小市民感兴趣的内容,但是核心却是“反对封建迷信”和“元老院的先进性”。

    这些说辞张毓全都学习过,现在大伙正在讨论龙脉的事情,正是学习资料上有得东西,当下脸上露出了“有料”的笑容。

    众茶客多年在吹水的环境中浸淫,早就了熟悉了这种笑容,当下一个茶客立刻給张毓斟上茶来,急切道“你且说说,这妖人坏广州龙脉的事情?”

    “龙脉?龙佢老母!”张毓开口先来个“语惊四座”。

    为什么说“语惊四座”呢,因为广州有“龙脉”,秦始皇挖断马鞍岗坏广州龙脉这些事在明末就已经流传很广了。否则屈大均也不会把这一传闻收录到《广东新语》里去。

    “我不是风水佬,也不懂风水,只是看不惯人装神弄鬼而已。”张毓一本正经地讲了起来,主旨很简单大致就是否认广州有龙脉这回事。

    “就说从这大伙都知道的马鞍岗说起好了。这次冒家客栈案里,据说逃走的妖道要在马鞍岗埋设镇物,以免澳洲人重堵马鞍岗缺口,修复龙脉。可是这事实在不靠谱……

    张毓侃侃而谈,先从时间序列看上去最早的第一个故事讲起。那就是秦始皇凿马鞍岗的传说按照堪舆的观点广州城的前身番禺城“负山带海”,地理位置十分险要。同时,番禺城本身地势依山傍水,中间有宽阔的平地,有其地势像“飞龙吸水”,即白云山像一条巨大的苍龙盘踞在珠江的北部,而越秀山就是这条龙脉的龙头。

    据地方史志记载,番禺城北面有个叫马鞍岗的地方,秦王朝时岗上常常有怪异的紫云黄气出现,有占卜者认为这里是生龙口所以会冒天子气。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听说广州有紫云黄气出现,怕影响到大秦王朝,特派人前来岭南凿破了马鞍岗。

    “……诸位都是广州城里的老住户了,自然知道本城周围,叫做‘马鞍岗’的地方至少也有五六处,不过说到破龙脉的那一处,便是大北门外象岗山与越秀山的相连山脉的一段。”

    众茶客点头,张毓说得这些他们都知道,并没什么新鲜的。不过既是“吹水”,自然要“从头慢慢道来”才来得尽兴。

    “既这豁口是人工挖出来的,这个浩大工程由谁来完成?”张毓说得兴起,清了清嗓子,“秦始皇那会,广东还是百越的地盘,没有州县,不通驿道,道地的化外之地。不可能派个太监来宣旨就挖了。来挖的只能是派来征伐百越的几位秦朝大将了屠睢、任嚣和赵佗。”

    这下茶客们都有了肃然起敬的敬畏感。虽说只是三个人名,没看过史籍的人是根本不知道的,别说这些最多只是“识字”,多半还是“不识字”的普通市民,就是正儿八经进了学的举人秀才也未必知道这三位是何许人也。得愿意在史学上下功夫的读书人才会知道。

    张毓暗暗得意,卖弄道“先说屠睢。他第一次征百越很快就失败,还没摸到广州的边他老人家自己就挂了,打仗还来不及,根本来不可能把大量士兵用在挖土上。

    “再说任嚣和赵佗?这就更不靠谱了。”张毓呷了一口茶慢悠悠地说“要挖断马鞍岗还是需要很多人力的,任嚣筑番禺城虽然不大,但他同时要修筑各县城池。将手下人马分驻各处,不断镇压小股的百越余孽,不要忘了,当时有南海、桂林、象郡三个郡,加起来十几个县呢。老任怕是没这个闲心,也每没人力去挖山。”张毓竖起一个手指。

    “任嚣没多久就挂了,而赵佗就更不可能挖龙脉了,这一正一副两统帅早已有不臣之心,要不是任嚣早死,秦亡之后在南越称帝的也许就是任嚣本人也未可知,任嚣在临终的时候嘱咐赵佗,‘番禺负山险阻,南北东西数千里……可以立国’。你说他都要自己立国了,何苦要挖自己的龙脉?诸位说这哥俩会老老实实按照嬴政的指令挖龙脉吗?”张毓再竖起另一个手指。

    众茶客点头称是。他们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详细的从历史从逻辑上来考据一个传闻,不但合情合理,且丝丝入扣,众人不但觉得新鲜,更是发自心底的感到敬畏。连茶居的老板伙计也听得入了神。

    张毓继续道“实际上马鞍岗开凿要到洪武朝了。大伙大约都听老辈人讲过,前朝的时候广州是三座城,到大明才变成一个城的。当时将三城连为一体,再往北扩,越秀山是广州城外最高的地方,修筑新城的时候便也包进去,也策应安全。假如不凿马鞍岗,这北门打算开在哪儿?”

    “这么说,马鞍岗的开凿是本朝――明朝的事情喽?”有茶客吃惊的问道

    “正是。”张毓道,“这都是地方史志上有得东西。一看便知。”

    众人听完不禁恍然大悟,啧啧称奇之余,又有人问起永嘉侯建镇海楼又是怎么一回事?

    张毓慢条斯理地说“这个传说是这样的,据说大明肇始,永嘉侯朱亮祖收复广州,听信风水先生之言,恐越秀山有天子之气,在奏请朱元璋和刘伯温批准后,遂在山上建镇海楼,企图镇越秀山的王气。”

    “但这里有几个疑点,一是假如秦始皇的传说成立的话,广州龙脉已断,再建也无用,根本用不着镇压;二是假如说有天子之气的话,历朝历代在越秀山埋葬的官宦大户,平民百姓不知凡几――大伙都是去过越秀山的,满山都是墓碑――也没见过谁家出了皇帝。”

    虽说镇海楼到底有无镇压之意张毓并没有彻底的否定,但是镇海楼没盖之前广州便已经存在了千年,山上葬人的坟墓一层一层不知凡几,却没出什么像样的皇帝,这可是铁得事实。

    张毓说到这里,肚子不觉有饿了,不由看了几眼别人桌上的“粉果”,老板不待众人吩咐,赶紧取了一碟过来请他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