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二百一十六节 抓捕(一)

《临高启明》 二百一十六节 抓捕(一)

    在他的身后练霓裳咬着牙默默地跟随着,随时保持戒备的态势,就算是滑倒了也一声也不吭的默默爬起来跟上。

    她原本作为户籍科的副科长用不着参加缉捕行动,不过广州的资深警察本来就缺少,有过完整训练的警察指挥官就更少了,所以便自告奋勇的申请参加行动――在她心目里,自己到广州来有戴罪立功的性质,为此特别去向慕敏争取来得。

    慕敏因为崔汉唐坚决要求在抓捕的时候打头阵“你们不晓得他们这种妖人的门道”,也有点担心他的安全,练霓裳的身手她还是相当有把握的,就指派她跟着崔汉唐――“时刻保卫首长的安全”。

    练霓裳自然知道这是慕局长给她表现的机会,当然了要是万一着崔道长有了什么闪失,她可真是万劫不复了。

    在她身后,是充当本地向导的几个警察,他们多是熟悉大北门外地形的当地人。不过,还没有人在深夜来过这里,几个人脸上都流露出极度紧张的表情来。

    他们受训不足,对夜间野外徒步也没有经验,加上精神高度紧张,很快就已经气喘如牛了,一路跌跌撞撞的向前走,勉强保持着不掉队而已。

    在他们身后,是一小队国民军步兵,却是各有千秋即有腰挎砍刀,背负弩机的黎苗山地连的士兵,也有腰挎双刀的拔刀队士兵,还有穿戴着圈套皮革和藤制防护装备,手持盾牌,头戴钢盔的防暴队士兵。

    抓捕人员抵达坟院外围已是四更,天色正是最黑的时候,月黑星稀,四野一片漆黑。抓捕队悄悄的坟院四周布下了天罗地网。按照计划,抓捕队在黎明时分趁着天色微明,能见度较好的时候发动袭击,将妖人一举擒获――慕敏要求尽量“活捉”。

    要不是有这个要求,实话说也轮不到崔汉唐打头阵。

    崔汉唐抵达阵位的时候已经浑身大汗淋漓,气喘如牛了。他一屁股坐在一块断裂倒卧的墓碑上,在一座荒坟背后气喘如牛的喝着水。

    这里就是特侦队监视哨所在地点。潜伏在这里的特侦队员小声小声道“首长,就是这里了。”说着指了下方向。

    崔汉唐喝了几口水,从坟堆后探出头来,顺着特侦队员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百米开外,地势微微隆起,黑漆漆的只能勉强看到一堆黝黑的建筑。他默默的举起自己的红外望远镜,在镜头里他看到了一道破败的围墙,门户紧闭,四周环绕着许多高大的树木和。墙外树下草深过膝,勉强有一条小路通过荆棘来到阶下。

    围墙虽然破败,高度却不低,以他体格要翻墙难度大了点,崔汉唐心想,看来还是得直接撞门冲进去。

    他抬手看了看手表,此时已是将近凌晨四时,再过一个多小时天就要亮了,他和慕敏约好,五时开始行动。

    “大家就地休息,轮流监视!”崔汉唐说道。

    眼看着东方渐渐露出鱼肚白,天光微微放亮,崔汉唐看了看手表,时针已经接近五点。他点了点头,示意开始行动。

    两个负责开路的黎人国民军士兵点点头示意明白,拔出砍刀,一前一后猫着腰潜伏过去。他们接受过潜入训练借助门外的杂草树木互相掩护着靠近,眼看到了门前几步远的地方突然脚下绊了一下,草丛中传来一阵悦耳的铃铛声。

    两个人顿时面色大变,情知触动了机关,偷袭不成已经变成了强攻,便一跃而起,向门户前猛扑过去。

    崔汉唐暗骂一声要遭,起身便往冲前,突然觉得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软绵绵的,接着小腿上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他吃了一惊连忙低头看去,原来脚下踩着一条小蛇。这蛇不大也就1米来长,全身有黑白环相间排列――正是一条剧毒的银环蛇,蛇的肚子被自己踩在脚下,一条细长的尾巴不住的甩动,蛇嘴正死死的咬在自己靴筒上。

    崔汉唐暗叫一声侥幸,这条蛇明显是有毒的,幸亏他们今天为了增加防御护面积都穿了长靴或者用了厚裹腿。当下抬起另外一只脚狠狠地踩了下去,把舌头从脖子处踩到了地上,脚下加力碾了碾,腾出的另一只脚又跺了下去,四五脚之后把个蛇头踩得稀烂,眼见是再也活不了了。

    这一会的功夫,两个打头的黎人士兵已经几步冲到门前,将砍刀从门缝里插了进去一挑,动作很熟练但是门闩并没有打开,原来里面是用门环插住的,只得用刀尖插进门缝一点一点往外拨。

    门栓不开,按照后备计划两个国民军防暴队员已经端着撞门槌从后面赶了上来

    崔汉唐却等不及他们跑过来,低吼一声“闪开!”

    只见他助跑了几步带着风就冲过来了,两个黎人士急忙闪在一边,崔汉唐头一低,身子一侧,一肩膀撞在了门上!

    崔汉唐身高接近1米80,体重超过180斤,又穿了一身20多斤的锁子甲,全身上下200多斤,这一跑起来都带着风。砰地一声撞在门上,不但门闩断成了两截,连门框都晃了几晃,顿时从门楣顶上连着泥土掉下一个黄皮葫芦来。

    崔汉唐甩了甩有点发晕的脑袋,活动活动肩膀,刚想自吹自擂几句,突然瞥见地上滚动的葫芦。

    那葫芦经这么一摔,掉下几块泥封,葫芦肚上露出几个眼来,葫芦里还发出嗡嗡地声音。

    崔汉唐突然脸色大变,喊一声“快跑!”

    不等别人反应过来,他自己三两下把道袍脱下拧了拧攥在手中,同时拔腿就往外跑。

    两个黎人士兵看见崔汉唐这么生猛的一撞都有点吃惊,正要突进去,却看见崔汉唐拔腿就跑,不禁呆住了

    等他两个想明白情况不妙再想跑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从那葫芦里钻出一群半个手指那么长的马蜂来,这些马蜂比一般的胡峰要大出一倍,身体乌黑发亮,借着早上的微光可以看到身上黄色的条纹,略一盘旋就冲着他们扑了过来。

    黎人士兵久在山区,自然知道这马蜂的厉害,立马撒腿就跑,一个反应略慢落后几步顷刻便被那群胡蜂一扑,连蛰了几下。疼得满地滚动哀嚎,片刻就伏在地上不再动弹。

    那群马蜂蜇了人以后也不飞走,就在大门口围着葫芦上下翻飞。众人一见这马蜂毒性如此厉害一个个再也不敢贸然上前

    崔汉唐暗骂了一句废物,在原地转了几圈把自己的道袍穿好,从随身的百宝囊中摸出个东西来。却是临高自制的发烟手榴弹,他猛得一拉朝着门前直摔了过去。

    这罐子掉在地上,顿时碎成几片,众人不知道这道士弄什么玄虚,却间罐子里顿时冒出滚滚白烟来,顷刻便将整个门户笼罩起来。

    老的归化民的军警自然知道这是发烟弹,新人个个瞪大了眼睛,心道这是什么法宝?

    崔汉唐却顾不得得意――发烟弹固然能驱散马蜂,可是自己的视线也被遮挡了,要是这妖人趁乱逃走,岂不是反而便宜了对方。他顾不得烟雾散去,大喝一声道“快,上!”

    发烟弹的效果不错,葫芦旁已经掉了一地的死马蜂,有些马蜂还没死透在院子里的地上扑棱着。

    院子虽然大,里面却没什么建筑。只有三间正房看上去还像样,两旁都是些后来搭建的长排小房,已经破败不堪了,破败的门窗都敞开着,望进去里面停得都是一口口的棺材,很是瘆人。

    国民军士兵们立刻散开搜索,崔汉唐带着人直扑正房。练霓裳有心要冲在前面,却被崔汉唐拦了下来

    “当心机关!”他说着,适宜大家和正房拉开距离。

    正房的门窗都关着,刚才这一闹,若是妖人还在里面,必然要有所行动。崔汉唐虽说自告奋勇要打头阵,其实对敌人到底会耍什么花样并无确切的把握。毒蛇、马蜂他刚才都已经见识过了,下面又是什么呢?

    好在他们现在已经冲进了院子,将四面都已经围困的铁桶相仿,这妖人只要还在房中,是决计逃不出去的。

    正想着,到后院搜索的士兵也回来了,报告说后院除了一个厕所之外,别无他物。

    “上催泪弹!把这妖道给我赶出来!”

    崔汉唐一声令下,几个防暴队员立刻举起霰弹枪一阵猛射,顷刻之间便将正房的一扇窗户的窗扇打得粉碎,随后一口气投入四五枚催泪弹,三间正房里顷刻之间便冒出滚滚浓烟,一股辛辣刺鼻的气味顿时弥漫在空气中。

    正房里面立刻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喷嚏声,崔汉唐大喜,这妖道还在!他暗道只要人还在,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不由得故作轻松的说道“一个小小的毒蜂葫芦就敢拿出来显摆,既然咱们进不去,就让他自己走出来!”说完神气的把手往身后一背,傲然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