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二百二十节 活尸

《临高启明》 二百二十节 活尸

    巫支祁昏昏沉沉地张开了眼。他只觉得浑身痛楚,可是到底哪里痛却又说不清楚。自从被捕之后,他就被投入这暗无天日的屋子里严刑拷问。

    晕厥又醒来,不断的重复,巫支祁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无间地狱”,然而他自持多年来修炼的“架大刑”之术,不论怎样的苦刑都算是熬了下来。

    可惜自己贴身秘藏的秘药和符箓没了!他在痛楚中暗暗咒骂那个有雷法的胖道士,这几种秘药,有的可以迅速止血疗伤,有的能让人不知痛楚冷饿,也有服下去便升仙的毒药……巫支祁对自己的前途并不抱有期望自我了断是最好的结局。

    然而现在要寻死也难如登天。肿胀的口中塞了皮枷,别说咬舌自尽,便是说话都说不出来。他全身一丝不挂,连头发都被剃得精光,想上吊都找不到绳子。现在身处狭小的砖室中,长仅容他蜷着腿躺下,宽仅容转身,站起身来,天花板就在头顶。四壁光秃秃的铺砌瓷砖,室内仅有一个木桶充作便溺之用。门是用拇指粗的铁条编的,砖室外是一片空白的砖铺地,微微有些光线投射进来,虽然视野受限,但仍可分辨出他是在一间大屋中。

    屋子中平日里一片死寂,髡贼守卫每隔一段时间巡视的脚步声就是惟一的声响。脚步自远至近,再从从门前经过。任何不必要的响动,都会招来守卫的厉声呵斥以及不知什么东西的惩戒――每每会让人发出尖锐的号叫声。从这些痛苦的哀号中巫支祁知道这屋里不止一间砖室,冒家客栈被抓的其他人应该也关在这里――因为他不止一次的听到富文的哀号声。

    “哼,都是无能之辈!”这些人的生死,巫支祁自不放在心上,

    “吱――嘎――哐!”铁门撞在砖墙上的声音陆续响起。

    “出来!”“出来!”守卫们粗暴地将犯人们一个个从砖室里拖出来。巫支祁认出了冒家客栈的里的各色人等等,个个形容委顿,麻木中透出惊恐。

    这是作甚,巫支祁心里想着,可是要上路了?

    他并不怕死,甚至还巴望着能赶紧死。可是他们这样的囚犯注定不得好死,从他干上这勾当开始,师父就告诉过他,干这行万不可落入官府之手,否则必是千刀万剐的下场。

    比起死亡,他更害怕被那木石道人抽去的一魂一魄――道人说了若是他敢有叛卖之举,便灭了他的一魂一魄。死后三魂六魄不全,便是阎王爷也不肯收,只能做个永世不得超生的孤魂野鬼!

    想到这里,巫支祁不由打了个冷战。

    守卫们将犯人一个个靠墙呈“大”字形牢牢锁住,大屋的铁门开了,进来几个奇怪打扮的人,他们身着白色箭袖连裤衣,戴着手套,穿着及膝的靴子,好像都是用油布制成,只露出头脸。怪人们大多用挂在两耳上的一块布挡住脸,只露出眼睛,只有两个人露出面孔,但他们的腰间还挂着奇怪的面具。男人认出这两人正是午木和崔道长,解布辽不在其中――他壮硕的身形很好辨认,男人稍稍松了口气。

    午木点点头,守卫们立正敬礼,鱼贯离开了牢房。午木似笑非笑地扫视了这排犯人“巫蛊?采生?你们这班杂碎!”他从鼻孔里嗤了一声“都是不入流的玩意!今天,叫尔等开开眼界,知道我元老院的手段!”说罢,他对崔道长点点头“道长,可以开始了。”

    崔道长兴奋地搓了搓手,将随身的小皮箱放在桌子上。巫支祁心中一紧又要炮制我等了吗?

    皮箱打开,里面却不是各种吓人的刑具,只是一个银白色非金非玉的方盒子。崔道长翻开盒子盖,将盖子内侧朝向犯人们,却是黑漆漆一片。犯人们正疑惑间,只见道长在盒子上按了些什么,盖子突然发出了亮光,显出影像来,犯人们不禁瞪大了眼睛。

    画面上显出了一些背影,破烂的衣衫,骨瘦如柴,枯黄的头发,佝偻着背,垂着双手,拖着脚,用一种奇怪的步伐蹒跚地行进。这不就是随处可见的饥民么,有什么奇怪?男人暗暗地想。画面渐渐转到了人影的正面,裸露出的皮肤是铅灰色的,布满了交错的伤口,胸口甚至露出了肋骨,灰黑色的肠子从肚子上的口子中流出来,挂在两腿间。男人的心里一紧,这绝非活人!似乎为了印证他的判断,画面一转,显出人影的脸。“啊!”有人控制不住叫了出来。人影的脸就是活骷髅,鼻子已经烂掉,仅剩两个黑窟窿,眼珠浑浊干瘪,嘴唇也已经烂光,露出枯萎的黑色牙肉,黄色的门牙异常的狰狞显眼。“吼!”人影突然发出巨大的吼声,黑洞洞的嘴巴似乎要吞噬一切。

    “啊――”犯人们齐声尖叫,墙壁上流下几股水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骚味。

    “这就受不住了?”崔道长鄙夷地挥手扇了扇空气,“杀人碎尸,剥皮拆骨,烹尸炼丹,你们也算经过点场面,怎么?没见过活尸?乡下土包子!”

    画面继续转换,仿佛是高处俯视,目之所及,脚下几丈到处是黑压压的活尸,向着空中伸出如林的枯瘦手臂,五指箕张,指甲锋利如刀。

    活尸们吼叫着,画面里满是腐烂的狰狞面孔。巫支祁身上渗出冷汗,这一定是无间地狱!突然,一个男人惨叫着掉到活尸们的头顶,无数的枯手立刻牢牢地抓住他全身,瞬间淹没在活尸的面孔中,画面上只剩活尸们攒动的头颅组成的海洋,以及几抹血色。

    这是要把我等喂活尸?巫支祁恐惧地想。接下来画面又是一变,一个髡贼女子惊慌地逃跑,四周是慢慢围上来的活尸,女子尖叫着,竭力躲避着活尸的枯手,身上的衣衫被扯得七零八碎,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很快,女子被活尸团团围住,发出绝望的惨叫。女人倒在地上,身上的衣物已撕得精光,雪白的肉体上布满了青灰色腐烂的枯手。活尸们揉捏着鲜活的肉体,女人已叫不出来,断断续续发出凄惨的哭声。一只活尸张开大嘴,嘴角挂着绿色涎水,凑近女人的脸颊,缓慢、坚定地咬了下去。

    “啊――”女人重新发出高亢的惨叫,活尸左右摇摆着头,慢慢地将这块肉撕扯下来,女人的脸上多出个血坑。更多的活尸纷纷张开大嘴,向女人的全身各个部位咬去……一直活尸挪到女人两腿间,跪下,将女人的两条大腿扛到肩上,往前一挺。。。。。活尸前后耸动着腰,女人已发不出声音,头歪在一边,脸上血肉模糊,僵直地躺在地上,胸腹上是几个活尸的头颅在蠕动,白色的小腿挂在活尸肩上,随着挺动的节奏晃动着。另几只活尸从后面爬过来,托住女人的小腿,朝小腿肚上咬了下去……活尸继续在挺动,肩上的小腿渐渐变成了血淋淋腿骨,活尸们发出愉悦的嚎叫……。

    画面暗下去。巫支祁仿佛从梦魇中醒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崔道长的声音响了起来“尔等活着就是个错误,于世间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处。”他提高了声音,“尔等的性命一文不值,尔等的罪孽百死莫赎!”他嘿嘿笑了两声“所幸,在我伟大的元老院治下,没有无用之物,就算是尔等――”他故意拖长了声调,好像要吊起犯人的好奇心,“……也是有用的。刚才你们看到的,你们将统统被制成活尸!”他又停顿了一下,让犯人们细细消化这个震撼的消息。“你们将被抽取二魂四魄,从此不会造反,不会思想,更不会死!就算把你们剁碎了,你们也死不――魂魄不全,阴曹地府都容不得你去,只会受永生永世的无边痛苦――成为元老院的奴隶!你们的妻女,将会做成尸妓!被劳改队的犯人、矿坑里的奴隶,千人骑、万人睡!你们没有出头之日,你们要偿还你们的罪孽!这样的日子,将伴随着你们一生一世,生生世世,直到千年万年!”

    崔道长的声音并不大,但这几句话像恶毒的诅咒,不,是残酷的预言,狠狠地击打在犯人们的心头,带着余声在他们脑海里回荡。

    “首长饶命啊!我要揭发,我要赎罪……”一个犯人突然崩溃,失控地哭嚎了起来。

    “啰嗦!”崔汉唐不满地哼了一声,手朝下一挥。

    一个怪人上前一步,挥起了手里的短棍,“啪”一声重重击打在犯人张开的嘴巴上,鲜血飞溅,顺便把他的惨叫堵在了喉咙里。一颗牙齿撞在巫支祁的脸上,打得他脸颊隐隐作痛。犯人一声不吭地晕死过去。

    “哈哈哈哈……”崔道长发出恶魔般的笑声,“急什么,等你们变成活尸,凡是你们知道的,元老院都会知道。哈哈哈哈哈……”说罢他一挥手,“先把这个原意赎罪的带出去炼做活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