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临高启明 > > 二百四十二节 除旧布新(五)

《临高启明》 二百四十二节 除旧布新(五)

    广州的西关外,原是一片水网纵横的平原地带,不过近城部分开发甚早,西关外在隋代即有居民聚落,形成了“坊”,旧时空广州城残留的“扬仁”、“德星”等巷名和路名都是当年的坊名。所以这一带颇有些街道民居。

    但是西关外的街市也就到此为止了,再往西走,便是农田村落了,期间河流纵横交错,湖泊池塘星罗密布,一派水乡泽国的农村风光。此时西关并没有什么西关大屋。全都是小型村落,在村外可以从这一头望到那一头,住上砖砌院落的,不是大户人家也至少是个小地主,大多数都是竹子抹黄泥墙,外面上门板的房子,而坚固的蚝壳墙房子是殷实人家才有的。

    在靠近上下九甫的地方,有一座庙宇,名为西来庵。

    这座古庙虽规模不算太大,却是旧时空有名的华林寺的前身。而西来庵本身的来头也不小。据说当年达摩祖师渡海抵达广州,后人尊崇他是来自西方佛国的高僧,便称他最初登岸的地方为“西来初地”。这个名字一直沿用下来,而达摩到达广州后建筑的寺庙便是西来庵,是历代广州的五大丛林之一。

    在距离西来庵不远的地方,有一座不知建于何年何月的破庙,原名已不可考,众人都唤作“金花寺”,据说原是西来庵的下寺。关帝庙被当地官府收回重修之后,原来猬集在该庙内的关帝庙人马便强占了西关外的这处寺庙,作为自己的窦口所在地。

    西来庵的和尚自然不是一般的和尚,然而面对这群号称“天王老子也不怕”,缙绅官员都避之不及的无赖,和尚们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不要说完全沦为乞丐王国的金花寺,便是这西来庵里,从山门到二门,廊檐下日日夜夜亦聚集着许多乞丐,日夜喧哗骚扰香客,和尚亦不敢过问。

    高家先祖把窦口安置在这里,自然是有用意的。因为清代以前,西关平原尚是主要的航运区,这里纵横密布的河涌不但作为航运通道而存在,而且不少和西濠、大观河相通,可以沿西濠一路上溯到越秀山附近的避风港。也可以沿柳波涌、荔枝湾涌等西关主干流到荔枝湾避风――繁忙的航运区自然有不少油水可捞。

    金花庙的自被高家先祖霸占之后,已经过了百年,乞丐们里自然不会花钱修缮房屋。里面的建筑破败不堪,佛像供桌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当初的正殿还算完整,这里便是广州总团头平日里办事的“大堂”。

    别看高家世袭的总团头不过是个乞丐头目,“官威”却着实不小。这殿宇里一样有公案、公座,两边陈设有水火棍、枷锁之类的刑具。门口还有两个手持木棍挺胸叠肚站班的乞丐,颇有衙门的风范。整个“公堂”里特别显眼的,便是在公座旁竖着的一根大棍,足足有一丈高,碗口粗,裹着黄布。这便是所谓的“杆子”了。

    “杆子”据说为皇帝御赐。凡乞丐作奸犯科,团头即可请出杆子,当场打死不论。不过,这也是说说而已。从来没人见过这杆子脱下黄布套是什么模样,再者团头要处死一个乞丐有得是办法,根本用不着这么繁琐的手续。

    从“大堂”往后走,走过高家的师爷们办事的院子,过了中门,便又是另一个天地了,乃是高家的私宅所在,与前面的即破且脏的乞丐窝相比,堪称别有洞天。

    高家历代虽是“团头”,实则从未当过一天乞丐,一家老小亦是呼奴使婢的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虽为地位卑贱人所不齿,吃穿享用,等闲的大户也比不上。

    不过,最近的高宅却有些冷清,前不久高天士突然“暴毙”,丧事虽已办过,却还在守孝期,高家虽是乞丐团头,这起码的“孝”还是要讲的,新继位的团头高令项成自然不能公然宴饮唱戏享用――他的几个兄弟对他的继位的事情并不服气,都虎视眈眈着。

    家中即不太平,外面更是危机四伏,各路大骨聒噪不安,高令项也没心情饮酒作乐。

    此刻,由“大爷”升级为“老爷”的高令项正斜倚在湘妃竹榻上,几个婢女或端着冰镇荔枝,或打着蒲扇在旁侍候。

    屋外的廊下站着的是莫家来的管家,大热天走道,热的满脸滴汗,却只能陪着一脸笑,擦都不敢擦一下,等着他叫进。

    澳洲人刚在广州城拆偏铺那会,莫容新便叫儿媳带着厚礼来省亲。说是要给老爹祝寿,好嘛,这寿没做过多久,老爹就一命呜呼了。高令项一见到莫家的人便觉得不是味。

    高令项今年正是不惑之年,要说以往,他这样的大户的嫡长子,壮年死老爹没准还是件喜事,至少他的老婆便是这么觉得的,但是他一点也“喜”不起来。

    眼下内忧外患,老爹活着,指使下面的大骨如如臂使指,自己却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靠着爹的亲信和母亲娘家的势力,才算把各路大骨摆平――说是摆平,实则下面暗流涌动,只要一有机会,那几个大骨还有兄弟们难保又要跳出来生事;更别说外面还有澳洲人虎视眈眈了――他大略知道,高天士的突然去世和最近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巫蛊案”有关。

    巫蛊这事可不得了,高令项问过爹手下的几个得力手下,结果这几个人个个含糊其辞,但是从他们闪烁的言辞之中,他知道这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这可是夷灭九族的大罪啊!高令项差点没把下巴吓掉,自己老爹精明了一辈子,怎么会掺和到这里面去?!他不敢往深里多想,只将高天士房里的各种信札记细细翻阅了一遍,将可能与此事有关的东西全部一火焚之,又派亲信到各窦口暗中打听,有无具体的知情者,预备着慢慢的将他们一一灭口。

    眼看着澳洲人没什么表示,高令项心中稍安,他想到澳洲人来了之后,老爹居然毫无表示,已是失策,再掺和进巫蛊案更是自寻死路。澳洲人眼下虽不动生色,但是一步步的夺去关帝庙人马的财源,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没法维持这个摊子了――大家跟你混,明着是兄弟伙世代的义气,暗地里就是个“钱”,他高家维护不了各路窦口的财路,大骨们要你这个团头何用?

    说到底,老爹没有及时的去投靠澳洲人,换个“大宋广州府总团头”的下来。如今再要去投靠,未免有些晚了!

    他这些天都想着如何搭上澳洲人的线,最好是能搭上一二个澳洲大官,送上一笔重礼――哪怕把自家的金掏空也在所不惜。只要能保住广州总团头的位置,什么都好说。

    这会莫家突然派人来拜,还馈赠重礼,不知又在打什么算盘。不过莫家的是澜院的掌院,每年要从这院头上弄许多银子,这会来找自己,必然还是和院的事情有关。当初莫家派自己的妹子来给爹送重礼贺寿,便与承宣大街上的那十多间院的偏铺有关。

    这澜院最近并不太平。澜院的院董、管事,多是一帮广州的“劣绅”们把持,借此将丰厚的院产把持为己有,借此肥私,对院内念的士子却十分刻薄。士子们几次起来相争,都被莫荣新、钟艾教这院的“哼哈二将”使用种种手段给压制下去了。这会改朝换代,而且听闻澳洲人清正廉洁,院里的士子便又起来闹事了。

    想到这这亲家爹当初让庶出子娶自家的妹妹便有些屈尊纡贵的意思,自己去莫家送亲的时候,莫家也是遮遮掩掩,似乎让自己上们辱没了他家的门风一般,别说礼遇,连整个仪轨都是草草了事。不但气得妹子的母亲三娘哭,爹也满脸的不快。

    往日里不把自家放在眼里。如今又压不住几个酸子,非得找人帮手!想到这里高令项冷笑了一声坐了起来。道:

    “进来吧。”

    这一声招呼,原本站在廊下垂手侍立的管家才小心翼翼的跨过门槛,走进放着冰块,凉爽宜人的外房。

    莫家的管家到金花庙送礼,明面上的说法是为了庆贺他继位当团头,暗地里是有一封信托事的。管家进门到现在一直站在门外的廊檐下,虽不至于被日头晒,屋外的热浪也让他的脸红成了熟虾皮,心里骂了不知多少句乞公。

    莫家在广府士紳中虽口碑不好,属于“劣绅”一流,好歹也是有过功名的。明面上一府两县的官员、城里的大小缙绅还是要给些面子的。莫管家去投贴送礼被如此冷遇,也算是头一遭了。

    一见高令项已经坐起来了,他连忙满脸堆笑,上前见礼。

    “这是什么规矩,莫管家来了怎么连个座都没有。”

    旁边的丫鬟连忙送来瓷墩和凉茶。莫管家坚决不不入座,连说:“没这个礼数!”

    。